在路上
啵啵复啵啵2019-05-27 15:073,927

  谢春秋闻声吓了一跳,这个最近与他朝夕相处的声音太熟悉了,回头看去谭淑媛果然俏生生的站在那里,此时她正依着墙角神色慌张的左右张望。

  挂着满脸的不可思议,谢春秋表情夸张的问:“你怎么没死?”

  “你才死了呢!”谭淑媛不甘示弱的怼了回来才接着说:“那天你们走了之后,李斌他媳妇鬼鬼祟祟的跑了出来,我一时好奇就跟着她走到了内卡这,结果没过多久整栋办公楼都给炸了,吓死我了!”说完还心有余悸的揉了揉胸脯。

  谢春秋咽了口水,才好奇的往她身后张望:“那怎么没见李斌他媳妇?”

  谭淑媛道:“还在楼里躲着呢,我把她叫下来?”

  谢春秋思考片刻还是点了点头,既然谭淑媛没事,他其实还是很同情李斌的遭遇的,如过不是太麻烦还是帮帮她好了。

  不一会谭淑媛便带着一个相貌乖巧挺着肚子的女人走了过来,看肚子最起码也有六七个月了,在见到谢春秋时她眼神闪烁有些惧怕,心知这女人必然知情也不想戳穿,于是便附在她耳边道:“一会你回去找高杉,就说那晚担心李斌出事出去找他了,高杉不会亏待你的,李斌的事除了我和赵石玉别没人知道,你大可放心。”

  说完拍了拍她的肩膀又塞给她一点食物就要拽着谭淑媛往出走“那李斌现在在哪?”背后的孕妇焦急的问着,或许她已经知道答案了,只是不愿相信罢了。

  这时谢春秋却灵机一动,想到赵石玉为人正直又无人照顾便道:“去问赵队长吧!”说完拽着谭淑媛便走出了基地,直至火种基地从视野中消失也再没有回头看一眼,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了。

  鲜少有机会走出基地的谭淑媛起先还神气十足的在前面又跑又跳,感叹着自由的气息,只是不过半个小时后她便已经累得直嚷嚷要休息了,心知趁早赶路的重要性,谢春秋只得无奈的将她背了起来,换来的却是谭淑媛一脸的阴谋得逞,只是感受着肩头两团荡漾的柔软,也不知道是谁得了便宜。

  一路背着个美女也不觉得累,脚程颇快的谢春秋赶中午已经到了东卫城外,此时镇口的原木早已经不见了,似是因为人手有限直至两人走到东卫城的大门口附近时才看到在路上设卡的晶人。

  见到这位名义上的队长与谭磊的女儿很亲热,一小队的晶人颇为热情的将他们请了进去,领头的晶人更是对着谭淑媛小姐长小姐短的叫着,可见往日里谭磊的威望有多高,在听闻两人要去源火基地是,这位叫王辉的晶人颇为担心的道:“上次三级丧尸悄无声息的摸到了源火基地附近,到现在他们都没查清楚是从哪来的,你们这时候去那边可得小心一些,毕竟源火基地不像咱们这边有规整的卫城,除了基地以外都是些附庸散乱的小基地,里面什么人都有尤其以小姐的姿色……”后面的话王辉没有说,不过谢春秋还是想得到,一个大美妞摆在一帮牲口面前会发生什么是个男人都想得到,想到以后还要面对这些麻烦,谢春秋就有些头疼,甚至隐隐有些后悔当初答应谭磊的要求。

  不过本着做人不能言而无信的原则,谢春秋还是再次背着谭淑媛踏上了旅途,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在她极其不情愿的情况下给脸上抹了很多泥土,头发也给弄的乱糟糟的,只是即便如此仔细打量谭淑媛的美仍旧这挡不住,到最后不得不如同有信仰的女子一般套了个宽大的袍子才肯罢休。

  出了东卫城路两侧的景物开始发生了些许细微的转变,原本的庄稼地渐渐被杂草所取代,路面上也开始多了许多杂物,双手揉捏着软软的豚肉,谢春秋一边四下张望一边暗有所思“仅从王辉的只言片语,与这路两旁的情况来看,源火基地要远比火种基地混乱的多,如果真的如高杉所说,源火比较抵触晶人,那么自己以晶人的身份进入其中必然会受到很多的阻碍”想到这里原本就缩回去一半的晶爪便彻底缩进了手掌内。

  一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今天天气很好朵朵乌云遮挡了烈日,一阵一阵的微风让人感到舒爽,当谭淑媛从谢春秋的背上醒来时已经能够看到不远处的一片围墙了,约莫三米高的围墙上还用铁丝网再加了两米,从外观上看应该是一片占地面积不大的厂房,看到门口有人,谭淑媛有些兴奋的拽着谢春秋的耳朵,使劲的在背上摇晃,全然不顾薄衣所带来的清晰触感,这姑娘到现在已经完全放飞自我了,估计谢春秋现在将她按到树上正法,她也会配合的帮忙脱裤子。

  “前面两个人给我站在那不许动!”一个浑身是毛的粗壮汉子举着手里的砍刀指着正在靠近的二人

  见这人面相凶恶,又人生地不熟,谢春秋客气的道:“兄弟我们是火种基地来的,要去源火基地,能不能在这借宿一晚?”

  那粗壮汉子与身边的人对视一眼后再次重复道:“你们站在原地不许动!”说罢两人便谨慎的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还在上下打量着二人。

  一般来说单独一两个普通人是不敢单独跨基地活动的,虽说这些老牌基地周围几乎已经不存在丧尸的威胁了,可变异兽却在这几年日渐猖獗,往往一头变异狗就可以轻易要了人的性命,更别说那些原本就野性十足的动物了。

  所以基于这个前提一般普通人最少都会以五六人的小队为单位行动这还是在全副武装的前提下,而晶人由于个体实力比较强则可以最少两人行动,唯一敢单独在众多基地间来回跑的也只有驭兽师了,当然前提是他所饲养的战宠得震得住场面,往往动物之间的感应要更为敏锐,只要战宠足够强别的变异兽多半会选择绕行。

  所以此时看起来像普通人的谢春秋两人便看起来颇为怪异,再三确认了两人不是晶人或者感染者之后,这两名粗壮汉子才敢靠近问:“就你们两个普通人?”看到谢春秋点头,那人又接着盘问:“你们去源火基地干什么?”

  “听说家里有个长辈还活着,我们去找她。”半真半假的回答了这个问题,谢春秋仍旧表现的不亢不卑。随后这两人又问了几个问题谢春秋也是一一回答。

  直至这两人再也无话可说的时候,却不知怎么的仍旧不肯放两人进去,谢春秋见状态一拍脑门清楚自己犯了糊涂,随即从胸口掏出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布袋子,将两块饼子分别递给了二人,看到食物他们终于是眼前一亮喜笑颜开的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随即热情的道:“我最喜欢你们火种基地的饼子了,顶饱又好吃比我们的伙食好多了!”说着话两人已经带头往大门的方向走了过去,只见另外一个白瘦一些的人一边走一边道:“话得说在前面,我们只能给你们领进去,至于能不能在这借宿还得是老大说了算。”

  谢春秋本也就没指望两个饼子能解决多大的事,一边应付着身边抓着自己手乱摸的谭淑媛,一边回道:“那是自然的,两位大哥能给我引荐你们老大就很不错了!”

  看到谢春秋说话客气,又给了些食物,那个白瘦的又道:“不过我得提醒你们一下,我们老大见不得基地以外的女人,所以一会最好让你媳妇在外面等着!”

  谢春秋闻言与谭淑媛面面相觑,暗道这位老大也是挺奇葩的了!随着几人走进大门,那名满脸胡须的粗壮汉子并没有跟进来,而是重新站在了门口,这个小营地的大门构造其实与火种基地如出一辙,左侧表面光滑的大铁门是闭着的,只有在需要车辆进出的时候才会开启,右侧则有一个供单人进出的小门,当几人跨过小门之后白瘦守卫便与右侧门卫室里的人道:“蔡大姐,您给开下门,这两位见要见老大。”

  “他们找老大干什么?”只听声音便知道这位蔡大姐是位不好惹的中年人。

  “他们想借宿一宿,这不得老大批准么!”白瘦守卫似是有些惧怕这位中年妇女,语气上多有恭敬之意。

  怎料这位蔡大姐脾气颇大,闻言直接破口大骂:“小白脸你是不是疯了!什么人都他妈的带到老大那!这两个人要是感染了尸瘟了!”谩骂间一只胖乎乎的手还从防盗网内伸了出来对小白脸指指点点。

  小白脸见状也不敢反抗,连忙点头哈腰的赔礼道歉,只是这位蔡大姐并不愿意就此罢休:“我看你最近就是欠操,今晚就给我滚过来,看我不扒了你的裤子……”之后便是这位蔡大姐颇为生猛的情景描述了,其言语之粗鄙,足把一旁的谢春秋听的冷汗直流,看向这个被叫小白脸的男子也是一脸的同情,只是想想一个肥婆要在他身上驰骋,谢春秋就不禁要流下同情的泪水,而谭淑媛则早就捂上了耳朵满脸羞红。

  “咳咳,蔡大姐这两位就在我身后呢!”小白脸似是也无法忍受这番言语,于是小声的提醒。

  蔡大姐闻言戛然而止,随后便是一阵尴尬的沉默,许久之后才听到她仿佛自言自语的道:“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要见老大。”接着一阵叮叮咣咣的响动之后通道尽头的那道铁门便被打开了。

  迎面望去一个约莫一米七左右的粗壮女性,正穿着一身稍显陈旧的绿色碎花长裙,因为肥胖她那油腻的短发之下是一张布满肉梁的大胖脸,只是与之前想象中不同,此刻蔡大姐的表情有些微妙,不但不凶恶,反倒透出一股子亲切……温柔?额又有些迷离,这一番表情上的变化虽然细微却又复杂,不过幸亏她的脸够大谢春秋还是清晰的捕捉到了表情背后的含义,只是那双直勾勾的眼睛却让他颇为不自在。

  “蔡大姐您好,我们两是从火种基地来的……”又将之前的那番陈词重述了一遍,见识过这位大姐的厉害谢春秋说话更是小心翼翼的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跑这么远找亲戚也是有心了,路上没碰到什么危险吧,找的亲戚是家里什么人呐?”蔡大姐仿佛和善的邻居一般拉着家常,可是当她看向一旁的谭淑媛时脸色却刷的一下就变了,仿佛川剧中的变脸一般道:“哟你媳妇身材可真好呐,吃不饱饿的吧!而且还不爱干净瞧这脏的!”

  被这位大姐一番莫名其妙的吐槽,谭淑媛有些委屈的瘪着小嘴,只是因为在面纱之下倒是看不到,而谢春秋则一边偷偷揉捏着她的手以表安抚,一边陪着笑也不回嘴,随后似是觉得太无趣,胖大姐也暂时放过了谭淑媛道:“你们跑这么老远去找小姨,你妈妈在天有灵也会感到欣慰的,这年头这么重情重义的年轻人可不多了,蔡大姐我今天就破例准许你们两个进来。”说完便挪开了自己墙一般的身体,给三人让出了一条道来,只是当谢春秋从她身旁经过时,看到那充血抖动的身体着实把他吓了一跳,那一瞬间甚仿佛有一种被变异兽盯上色错觉!

继续阅读:一枝梅基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