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你爱她,她爱他,他爱它
啵啵复啵啵2018-11-25 00:253,758

  回头望去一位地中海大叔正站在厨房的门口,看他腰间的围裙,应该是这里的一位火夫,此时他正举着一把大炒勺一脸悲愤的指着蔡大妈。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勾引他了,你是不是没事找事!”谁知道蔡大妈不但没有一丝心虚的意思,反而更加大声的给怼了回去。

  “我一进门就看见你离他那么近还说没有!”大叔也不甘示弱的说道

  “厨房就这么大点地方,那小刘还快挨着我屁股了呢,你怎么不说他啊!”说罢还指了指自己身后正在熬粥的小刘,可怜的小刘被蔡大妈点了名,吓的一哆嗦勺子都掉进了锅里,不得不手忙脚乱的想办法从滚烫的面粥中捞出勺子。

  被这么一怼大叔有些嘴笨,竟然哑口无言了,许久才哆哩哆嗦的指着身后那几位正在灶台忙碌的男男女女道:“你们一直都在里面,你们说蔡淑仪刚才有没有勾引这个小白脸!”

  “得这下也成小白脸了!”一脸黑线的谢春秋无不尴尬的想着。

  看得出这两位在这一枝梅基地里都是强势之人,众人左右为难只得摇了摇头,也不知是想表达,不清楚还是没有,眼见没人肯帮自己,大叔愤怒之下抄起旁边的那盆土豆就泼向了正在做饭的几人,同时骂道:“蔡淑仪惹不起,就敢惹我欧阳靖桦!”

  随着到处乱飞的土豆,众人被搞的鸡飞狗跳,许多土豆都掉进了那两大锅面粥里,所幸土豆虽然没有刮皮不过都洗过了,众人对大叔还是很畏惧的,即便如此也只是默默的将土豆从新收拾到了一起。

  似是觉得无趣,此时这大叔终于扭头走了,只留下站在那里胸口大幅度起伏的蔡大妈,过了一会蔡大妈也碎碎念的快步走出了厨房,只能隐约听得到要去找小白脸之类的话语。

  其实最为尴尬的还是谢春秋,不过所幸那个大叔到最后也没有找他麻烦,随即与厨房里的人打了个招呼便心惊胆战的带着盆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当重新回到屋子时,谭淑媛听闻东边有专门洗澡的地方于是强行脱了谢春秋的衣服,又带着他唯一的一身换洗衣服便往井边去了,不要以为谭淑媛是要边洗澡边好心的帮他洗了,只是因为那晚溜出来的急,没有换洗的衣服罢了。

  穿着一条黑色短裤的谢春秋撇了撇嘴只得老老实实的躺在了床上,此时夜已黑了下来,那边的厂房内众人已经趁着还看得见东西在吃饭了,谢春秋枕着一包的饼子与肉干却没什么胃口,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感觉到身体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少食少水还是其次,回忆起最近的一些事情,谢春秋渐渐觉得自己貌似变的比以前暴躁了许多,对于动辄开膛破肚的暴力行为似乎也乐在其中,这可与他以前的性格大相径庭。

  咚咚咚,随着一阵敲门的声音响起,谢春秋被迫打断了思路,门没有锁,能敲门的肯定不是谭淑媛,因为只穿着内裤,他便开了一条门缝探着脑袋向外望去,来人竟是那位美艳的少妇老大。

  少妇看着谢春秋怪异的姿势,颇有些好奇的往门内张望:“你这是怎么了?”

  “老大,我媳妇把我衣服拿取洗了!”谢春秋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毕竟是在一位美艳的异性面前,只穿着内裤的情况下万一小弟要是抬个头,那可就尴尬死了。

  少妇捂嘴一笑,风情万种的说:“你又不是我们基地的人,干嘛叫人家老大,叫我柳媚!”未了似是才反应过来一般,做惊讶状说:“那你该不会什么都没穿吧!”

  谢春秋赶紧摇头否认:“那倒不至于,还有一条内裤呢,额……柳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想了想他还是没敢直呼这位老大的名字,这个世界里一个女人能管二百多号人,肯定都不简单。

  柳媚娇声娇气的道:“这不是开饭了嘛,过来给你们送点吃的呗!”这时谢春秋才发现柳媚另外一只手上还端着一个碗,里面除了之前见到的面粥之外,还加了野菜和土豆块,白绿相间看起来倒也让人有些食欲。

  想到她贵为一个基地的老大还亲自来送饭,谢春秋心里就有些不踏实,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对一个过客犯不着如此热情。

  于是谢春秋客气的一笑:“我们就是个借宿的还劳烦柳姐您亲自给我们送饭,这可受不起呀,你看我这没穿什么衣服,怕脏了你的眼,要不你放在门外吧,我等你走了自己拿!”谢春秋没敢直接拒绝,因为一但这个柳媚真的有什么目的,恐怕软的不行说不得就会来硬的,在人家地头上任凭谢春秋的晶爪有多锋利,恐怕也对付不了一拥而上的人群。

  柳媚闻言有些不高兴的嘟着嘴,努力的在一位风情少妇的脸上装出些许稚嫩感:“怎么!好心给你送饭,都不愿意用手接呀,我可不干这热脸贴冷屁股的事,要是不接着我可就走了!”

  话说到这谢春秋已经没办法了,只得硬着头皮从门缝里探出一只手来接碗,并暗自打算只要柳媚要让他当面喝了这碗粥,那么就假装手滑给摔了,无外乎其它只是怕被下药而已,龙门客栈他可是看过的。

  不过变化总比计划快,谢春秋算计了半天,可当他松开门把手接过那只碗时,柳媚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推开了门,与此同时眼神中情欲的味道也是大涨。

  而谢春秋则心中一惊下意识的便要去挡下面,不过想到穿了内裤也就缓了下来,只是面对着柳媚的视奸他还是有些不自在,一双手臂无处安放。

  “柳姐你这是干什么。”随着柳媚的逐渐逼近,谢春秋只得慢慢后退,没想到退了几步之后,柳媚竟然顺手将门给合上了。

  “还不知道小哥你叫什么呢!”柳媚一边抚摸着自己,一边娇媚的问询

  “我叫谢春秋,柳姐你别这样我媳妇要回来了!”谢春秋没想到猜测了半天,结果这个女人却是来劫色的,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只得将谭淑媛给搬了出来。

  柳媚闻言动作一顿才说:“我也是女人,又洗澡又洗衣服的可不得个把小时了,快来!柳姐难受!”言罢便扑向了谢春秋。

  这要是个丧尸或者变异兽谢春秋可能早就给它开六个洞了,只是面对这个抱着自己上下其手的美艳少妇,谢春秋只得一边享受着一边暗自骂娘,还别说这娘们的力气还挺大!

  感觉到谢春秋反抗的力度减小了,柳媚心中得意,于是一边继续抚摸着他一边道:“想不想要柳姐,想的话你就得留下来,这样以后柳姐就能天天陪着你了,放心你老婆也可以留下来,咱两的事是秘密!”

  此话一出谢春秋便瞬间清醒了,看着眼前的美人依然卖力的挑逗,可他的内心却有一句MMP一定得讲,这年头招聘个人都这么拼的么,试想哪个公司招聘个小职员还得老总陪睡!

  清楚了她的目的,温柔又强势的推开柳媚后,谢春秋考虑再三才小心翼翼的说:“柳姐,我此去源火基地是为了寻亲,这事我肯定得去做的,当年我妈临死前最后的遗愿就是这个,我不能不孝啊!”一本正经的胡编乱造,要是谭淑媛在这估计都能给笑喷了“再说了,我一个拖家带口的普通人,您也犯不着费这么大代价留下我吧!”

  被谢春秋推开又听了他这一番话,柳媚也瞬间收起了她的魅惑之相,挺着一张脸面容冷峻,双手插在胸前微微歪着脑袋,此时才活脱脱是一副大姐大的表情:“行了行了,少TM给我在这讲故事了,你去源火找亲戚是真是假我不清楚,你就是一晶人,我还看不出来么?”

  谢春秋闻言一惊,强装镇定的道:“柳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看我这光溜溜的哪像晶人了?”说着话还张开双手转了一个圈。

  柳媚闻言也有些纠结,一手托着下巴,桃花眼玩味的看向谢春秋的内裤,似是自言自语的道:“也对呀!除非你和我一样!”说到这柳媚表情有些怪异的看向了谢春秋,同时还夹带着一丝羞红。

  听了她的话谢春秋暗道:莫不是这个柳媚也是个晶人,并且也有伸缩晶体的本事?

  只是不等他回话,柳媚便再度开口道:“你老实告诉我,你的晶体是不是长到里面了?”此时小房子虽只有他们二人,可柳媚还是将朱唇贴在谢春秋的耳朵边才肯用蚊子般的声音说话。

  谢春秋听到这话,只以为这个柳媚果真与他一样能够伸缩晶体,便犹豫了片刻后点头承认:“对……长到里面了,用的时候再伸出来!”既然被发现了,她又同为晶人,不如大方的承认且看看她怎么说。

  柳媚闻言红唇张成了O型,表情惊讶的问:“还能伸出来啊!”未了眼睛还不停的往谢春秋裤裆望去,接着又自言自语道:“也对哦,你是男的能伸出来很正常!”

  谢春秋不明白为什么男的能伸出来就正常了,可是他却知道了,这位柳媚的晶体应该是伸不出来的,为了不刺激到她,本着低调做人的原则,继而出声安慰道:“也就只能伸出一点点而已!”说着两根手指微微一张比了一个约么三厘米的长度。

  柳媚闻言又是一惊,随即失望之色也涌了上来,颇为失意的道:“才这么点啊!那能干什么!”

  谢春秋安慰道:“这也没办法啊,咱们这种体质本来就不常见,得过且过吧!”

  “没想到你还挺开朗的嘛,就是可怜了你老婆!”说着话柳媚神色渐渐缓和了下来

  也不去细想这话是什么意思,谢春秋更在意的是,自己的伪装到底哪里露出马脚,要知道一但在源火基地内暴露那可是非常危险的事,所以他刨根问底的道:“柳姐,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我是晶人的吗?”

  柳媚闻言白眼一翻道:“问你老婆的呀!一位在洗衣服的姐姐说一个又脏又臭的女孩和她说,老公一路从火种基地把她背到这,然后竟然告诉那位姐姐你是普通人,大家又不是傻子!”

  谢春秋闻言捂着脸有些无语,只是刚想说话门却再次响了起来:“老大,老大你在里面吗?”听着声音竟像是那个小白脸。

  柳媚闻声并没有回话,而是将食指放在嘴前,对着谢春秋做了一个禁声的姿势,只是外面的敲门声并没有就此停止,反而愈加频繁起来,随即小白脸的声音再次传来:“老大我知道你在里面,刚才我都看见你进去了,快开门吧兄弟们都在门外了!”

继续阅读:尸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