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潮
啵啵复啵啵2018-12-09 10:243,876

  柳媚闻言有些恼火,一边开门一边骂道:“小白脸你TM有病吧!”随着门被打开,小白脸正一脸严肃的站在门外,而背后还围了一群高矮低胖的汉子。

  此时见到门被打开,大家都是使劲的往里望,待瞧见只穿着一条内裤的谢春秋后瞬间变炸开了锅,只见这帮人群情激奋的喊:“那男的把裤子都脱了,肯定是想强奸我们老大,打死这个狗日的!”说着众人便要往房子里冲,所幸被站在前面的柳媚给拦住了。

  “都给我滚!谁TM给你们说我被强奸了,你们发什么疯啊!”柳媚喊的很大声,以至于用力过猛都咳嗽了起来。

  见此情景众人也立马围了上去关切了起来,只见有人拍背有人递水,更有人说着宝贝别生气之类的肉麻话,单把一个拉出来看,他的做派俨然是一副男朋友的姿态,只是当一群人都是这样子时,未免看起来就有些奇怪,而更诡异的是柳媚竟然也欣然的接受着这一切,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抵触或者反感。

  谢春秋看在眼里,又想到柳媚之前的行为,不禁大胆猜测:莫不是这些男人都是柳媚用刚才那招骗回来的?想到她要与这么大一群人承欢,谢春秋再看向她便有些浑身都不自在。

  眼看气氛缓和下来,柳媚才擦了擦嘴角说:“你们都先回去吧,待在这算什么事?”

  小白脸满脸委屈的道:“可是你都好久没碰过我们了,凭什么这个新来的就可以!”后面一帮人也都头如捣蒜。

  柳媚闻言脸一黑道:“谁不听我的话,以后连手都别想碰一下!”

  这句话威力颇大,众人虽然万般不情愿,可还是一边想用杀人的眼神瞪着谢春秋,一边不情不愿的散去了,眼看着就这样被一群吃醋的男人给记恨上了,自始至终都没有机会解释一句的谢春秋,未了只能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有一位晶人作为助力,对基地的发展是很有帮助的,虽说看起来战斗力很一般,可柳媚仍然不会轻易放弃的,就在此时身后一个声音却响了起来:“春秋刚才怎么回事呀,门口为什么围了……”当抱着脸盆走进来的谭淑媛看到屋子内还有其他人时,便止住了声。

  而柳媚也回头望了过去,此时的谭淑媛因为进了屋刚刚摘下面巾,看得出来她已经洗的干干净净,略显湿漉的头发正松散的披在肩头,白嫩粉红的脸蛋更是让人有啃上一口的冲动,谢春秋那身稍大的粗布衣服没能完全遮盖她完美的身材,胸前被撑起了两个半圆,而下半身的迷彩裤因为太长则被她卷起了裤腿,露出一节如同葱白般的小腿,当两人站在一起时,谢春秋才真正理解了什么叫青春逼人,即便柳媚再怎么风情万种,打扮的妖娆美艳,可依旧敌不过谭淑媛那属于少女才有的气息。

  短暂的尴尬后,最先开口的是柳媚,只见她先是面露惊讶,而后脸色一沉看着谢春秋问道:“这时你老婆?”

  待见到谢春秋点头后,又阴着脸道:“你们两个现在就给我滚出去,一会把你老婆捂严实了,基地里面的男人要是想对她干点什么我可拉不住!”

  谢春秋见这柳媚突然翻脸,先是一愣,随后便理解了,如果之前的猜测成立,那么这基地里的男人大恐怕部分都是她靠色诱的手段骗过来的,可如今一个比她漂亮得多的女人出现,自然会对她的地位产生隐隐的威胁,本着防患于未然的目的,赶他们走便很合情合理了。

  理清缘由,谢春秋便清楚该怎么办了,于是开口道:“柳老大您看这天已经黑了,我这时候出去无疑是死路一条,您放心出了门我媳妇还是那个又臭又脏的女人,绝对不会让咱们基地里别的人看到!”

  柳媚闻言暴怒的吼道:“那刚才呢!她洗的干干净净的从厂房那边走过来,也没人看到吗,遮住脸是生怕别人没注意到吗?”

  被柳媚一句话怼了回来,谢春秋有些尴尬,还在想着应该怎么说服这位老大让自己过夜的时候,只见不远处厂房顶端的一块水泥平台上,却突然冒起了浓烟,谢春秋见状还有些不明所以,可柳媚却脸色巨变,而后不再理会二人径直往冒烟的地方跑了过去,心知可能有大事发生,谢春秋拉着蒙上脸的谭淑媛也跟了过去。

  此时原本已经安静下来的厂房内已是人声嘈杂,男男女女都拿起各式各样的自制武器走了出来,随后只见一位房顶上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小男孩顺着梯子溜了下来,待看到人群中的柳媚后,便跑过来道:“报告老大,刚才我看到北边约两公里处有大量分散的人影晃动,行动迟缓形迹可疑。”

  众人闻言皆是脸色一变,虽说最近几年已经难得见到几只丧尸,尸潮更是已经许久未见,可并不代表大家已经忘记了它的恐怖,当年无数丧尸所形成的的尸潮一路东行,所过之处可是连人骨都剩不下的。

  柳媚也是眉头紧皱,随后夺过男孩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亲自登上了屋顶高台,这时周围的人则都出奇的安静,大家屏息凝神望向柳媚,一方面是因为丧尸对声音的敏感程度还在嗅觉之上,其次则是因为没人想要遇到尸潮,看着正在用望远镜看向北方的柳媚,即便是谢春秋也被吓到不敢说话了,若真是尸潮那麻烦可就不是一般大了,可即便用猜的也能知道,这时天色渐黑,一大群人莫名其妙的在草丛里晃晃悠悠,难不成是饭后散步么!此时同样想到这点的好些人已经吓得发起了抖,更有个别的裤子都已经湿了。

  许久,迎着众人期许的目光,柳媚脸色则黑到能滴出墨水,只见她缓缓走下来后,无力的摇了摇头道:“应该是尸潮”

  短暂的沉默之后,随之而来的是众人压抑的嘈杂,方才全民皆兵的架势土崩瓦解,大部分年纪稍小的女性都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些心理素质差的则已经瘫坐在了地上,相对的那一群极少数的男性以及年纪稍长的女性则默默的在那里做着准备工作,只见他们或是往胳膊上缠木条,或是回到房子,将冬日里才用的厚衣服穿在身上,面对不是单单靠人多就能解决问题的丧尸,小营地的混乱凸显无疑。

  所幸柳媚不亏为一方老大,眼见众人乱成一锅粥,她立马道:“大家都不要慌,所有人带着武器先往厂房中央聚集,这尸潮数量不多,应该只是路过这里,咱们只要保持安静不让它们发现就不会有事的!”所幸往日里柳媚积威已久,再三劝说下即便是最脆弱的那几个也重新站起来执行了她的命令。

  待到这些没有战斗力的平民散去,这里便只剩下包括谢春秋在内的四十余人,除了几位身材魁梧的大妈全是她的那些伴侣,只见柳媚对着站在当中的蔡大妈道:“蔡大姐你带着大家去把大门加固一下,以丧尸现在的速度到咱们附近还得一小会,要是人手不够就去厂房里挑几个胆子大的。”

  蔡大妈点头应许后便带着余下的人往西侧的小楼走了过去,而柳媚这时才看着谢春秋低声道:“就咱们两个是晶人,为了你自己也得帮帮我们!”

  谢春秋点了点头,也不废话直接问:“数量不多是多少?要是好几百只,别说我是晶人,就算是变异大象也得给咬死。”

  柳媚闻言眉头一皱:“我也不知道,刚才也是为了安抚他们,外面太黑了我只能看到那边人影晃动,不过不是很积极罢了。”

  谢春秋闻言二话不说便从柳媚的手里夺过了望远镜,待站在屋顶这个约莫三四层楼高的水泥平台上时,身边的那堆柴火还微微的向南冒着青烟,朝北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灰蒙蒙的景象,约莫一公里的地方确实有许多人影在杂草丛中艰难的移动,不用望远镜谢春秋便可以确定它们是丧尸无疑,待端起望远镜后,谢春秋先是左右前后一看粗略算出这群丧尸恐怕有五六百之巨,并且从他们高抬的双臂来看显然是不好对付的那种,只不过奇怪的是,除了大部分衣着褴褛的丧尸之外,当中还夹杂着一小撮穿着类似黑蓝色特警服的丧尸,从衣服的成色来看还比较新,火种基地那帮守卫所穿的衣服虽然类似,但和这个一比便如同保安服与警察制服的区别,而最醒目的当属其中四个身穿白大褂的丧尸了,洁白的颜色在这一片深色的世界中看起来尤为扎眼,谢春秋一边思索着这些丧尸的来源,便听到耳边传来柳媚的声音:“怎么样,你看得到有多少丧尸吗?”、

  “大概五六百只吧,走的很慢应该是没有发现我们”谢春秋也不惊讶,依旧端着望远镜向远处眺望,顺着丧尸行走的轨迹往北望去,不远处便是晋岭了,只是这台望远镜倍数不高却是看不太清了,随后放下望远镜的谢春秋顺嘴问:“源火基地的守卫都是什么样式的着装?”

  柳媚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可还是回答道:“这附近也只有你们火种基地有那么多资源能给守卫配衣服,源火基地那帮都是乌合之众哪有什么统一着装。”随即看着眉头紧皱的谢春秋问:“问这个干嘛?”

  谢春秋摇了摇头,心中虽是疑惑可大敌当前也只能放在一边:“待会要是不被发现还好,要是被发现了凭咱们两个和那帮平民恐怕都不够塞牙缝的!”未了谢春秋又抱怨道:“你们这基地里能打的也太少了吧!”

  似是同为晶人的缘故,柳媚闻言也不遮掩,不服气的道:“你当我想这样么!就那几十个男人还是我牺牲身体换回来的,不然我们一帮女人孩子连生存都是问题!”

  “怪不得叫一枝梅呢,你们这以前全都是女人吧!”谢春秋自作聪明的猜着。

  只是话一出口,柳媚便横着眉毛生气的道:“你家基地才全是女人呢,要不是那源火基地干的好事,我至于这样干吗!”随后看着谢春秋迷惑的神情,柳媚便解释道:“源火基地那帮人不是东西,放着晶人不用非得拴着,却又从我们十三个小基地里抽调男人来组了个什么巡逻队,美其名曰集合力量,结果光上次三级丧尸袭击源火基地的时候就死了一半。”

  谈话间尸群已经离基地的北侧围墙越来越近了,而屋顶上的两人都是屏息凝神的注视着它们的一举一动,生怕有一点响动便会招致丧尸的注意,而下面一位一直等待信号的妇女也在看到柳媚挥手后满脸铁青的进了厂房,此时厂房内众人聚集在一起,却连一丝呼吸的声音都没有发出,看到妇女的信号后,一位母亲不由自主的埋着头,将捂着孩子口鼻的手紧了紧,似是捂死他也不允许发出一点声音般,再看正门,一排木桩也早已死死的顶在了上面,那三四十个人则手握砍刀铁棍蹲在门口压阵以待。

继续阅读:惊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