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变
啵啵复啵啵2018-11-27 01:523,670

  黑夜中微风拂过两人僵硬的面颊,此时他们都目不转盯得看着不断接近的尸潮,该来的终归来了,二百米,一百米,随着丧尸的接近,谢春秋甚至能听到它们所发出的声音,不同于有目标时的暴躁状态,此事的尸群显的有些茫然,步路蹒跚摇头晃脑看起来并不比一个八十岁的老头强多少,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错觉,时不时的还会活动一下颚骨一开一合之间发出清脆的哒哒声,可谢春秋并不会被这些错觉所迷惑,他深刻的体会过这些家伙的骨头有多硬。

  当第一只丧尸触碰到北侧的围墙后,它们并没有如谢春秋所想像的那般在原地打转亦或者攻击围墙,很显然他低估了丧尸的智慧,几乎毫不犹豫,所有丧尸在接近围墙后,都会沿着围墙往更近一些的西侧走去。随后惊奇的事情发生了,待到丧尸走到围墙的拐角处时却没有转向继续南行,而是随波逐流一般的继续西行。

  见此情景,最开心的莫过于柳媚了,只要尸潮西行,很快便会离开他们基地,由此便可有惊无险的躲过此劫,至于之后这群丧尸该怎么办,恐怕便是火种基地该头疼的了,毕竟他们有成建制的晶人部队,想来应该可以对付这些家伙。

  与此同时谢春秋的心情则要纠结很多,一方面他和谭淑媛暂时安全了,可另一方面火种基地却又危险了,如今东卫城不过三十几号人守在那里,肯定不会是这群丧尸的对手,而火种基地此时又刚刚结束动乱百废待兴,面对突如其来的丧尸大军恐怕也不能很好的处理,不过即便如此谢春秋也断然不会扯着嗓子将丧尸引回来的,所以只得无奈的看着它们慢慢悠悠的往西走去。

  却在此时身后原本向南飘的烟柱突然一阵摇摆,之后竟然渐渐的往西飘了过去,而端着望远镜全神贯注看着尸群的柳媚却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却是更靠火堆的谢春秋因为被烟熏着了才扭头看了过去,原来是风向改变了,当他细心的注意到这个细节时,出于谨慎,便拍了拍身边的柳媚压着声音道:“柳姐问你个事情!”

  柳媚听到谢春秋说话有些生气,于是也压抑着声音扭头指责道:“你能不能不要说话了,丧尸还没走远呢!”说罢还指了指墙角那最后一点丧尸。

  谢春秋也顾不得与她争辩,继续道:“丧尸对人身上哪种气味最敏感?”

  柳媚不明所以,可还是答道:“血腥味,怎么了?”

  脑洞大开的谢春秋闻言脸色有些诡异,看着更加向西倾斜的烟柱道:“你猜丧尸会不会闻到厕所里飘出的姨妈血的味道?”言罢还指了指西侧围墙内的土茅厕。

  柳媚这时才反应了上来,看着西斜的烟柱脸色发白,随后赶忙用望远镜密切的注视着远去的尸潮。

  不幸的是,不久后那条没入黑暗中的丧尸长龙又重新出在了柳媚的视野之中,而谢春秋则要看的清晰得多,似乎是因为角度的问题,几乎所有丧尸都会在五六百米开外绕一个很大的弯才重新往基地西侧围墙的方向跑来。

  此时闻到血腥味的丧尸已经被完全激活了,几乎是在一瞬间黑夜当中亮起了密密麻麻的微弱红光,紧接着密集的哒哒声响彻在众人的耳旁,厂房内的平民在听到这个声音时,压抑许久的情绪终于崩溃了,恐惧开始弥漫在心头,而这份恐惧正是源自二十年来用无数同类的生命,一时间细小的哭声抽泣声四起,骚味臭味更是让人无法呼吸,此刻他们已经全然沉浸在了自己被生撕活咬痛不欲生的幻觉当中了。

  而前门那三四十人因为离得较远,还毫不知情的蹲在那里,心知一场恶战已经再所难免,谢春秋毫不犹豫的对着他们喊道:“我们被发现了,丧尸从厕所那边攻过来,快拿着木桩过去顶墙!”

  话音刚落,反应最快的并不是这些人,而是那些寻味而来的丧尸,随着沙哑的吼叫声丧尸彻底的兴奋了,眼中更是红光大盛,随即如洪水一般的尸潮,急速拍打在了围墙之上,冲在最前面的很多丧尸因为用力过猛甚至将双臂都给撞折了,而紧随其后的丧尸亦是如此,全然不顾面前的那些肉垫,随着一团黑血在墙面上爆开,第一排的丧尸终是无法承受背后同类推搡的巨大压力而被挤爆了头,面对如此疯狂的冲撞,那堵看似结实的水泥墙自然也无法承受,以冲撞的中心区域向两侧延伸约七八米,均出现了两道肉眼可见的缝隙,无数混凝土渣滓更是如下雨般往下落,直到这时前门的众人才刚刚赶到。

  不敢有那怕一丝的犹豫,即便是肥如蔡大姐那样的人也都动作麻利的将左右肩上抗的两根木桩顶在了明显已经凹陷的围墙之下,眼看着下方情势危急,柳媚早已丢下望远镜冲了过去,而谢春秋则有些心不在焉的往前门处张望了一阵,夜间走出基地固然危险,可好歹是个九死一生,而尸群一但攻破基地那么则必死无疑,跳下屋顶,看了一眼厂房中面露惊恐之色的谭淑媛,谢春秋默默的打算着。

  而此时西侧围墙边,因为众人果断及时的处理,在一排木桩的支撑下这一段围墙勉强撑过了丧尸的第一次冲击,只是随着尸潮都堆挤在围墙外,西侧这一整片围墙都得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眼看着围墙上方的铁丝网摇摇晃晃,众人既惶恐又不知所措,仅凭他们的力量根本无法阻止丧尸推倒围墙,甚至于加上厂房内的诸多平民也不可能,说不得还会因为声音或味道更加刺激到尸群。

  姗姗来迟的谢春秋也将目前的状况尽收眼底,考虑退路不代表他不会出力,毕竟逃出去也是一种赌博行为,未知的黑暗中到底会碰到什么他也无法确定,所以不到最后一刻,断然不会轻易放弃这里。

  此时听着墙外丧尸发出的密集噪音,谢春秋甚至都能脑补出他们为了争食血肉而互相推搡的场景,只是想到拥挤的尸潮他却灵感突现,立马便对着众人喊道:“快去把墙角的那些塑料薄膜扛过来,我们用火烧死他们!”话音未落他便第一个冲了出去。

  其后的小白脸等人也都连忙跟了上去,事到如今有人能够想出办法,总好过傻傻的站在这里,所以也顾不得这人是不是想抢他们女人的家伙,面对生存的压力,大家都爆发出了无尽的潜能,约二百余斤的塑料薄膜,竟然一人一捆吭哧吭哧的便抱了过来,随即谢春秋率先扯下来约两米长的薄膜,接着抓起一把土撒在了当中,当众人看的不明所以时,飞快的将塑料薄膜给揉成了一团,由于有当中的土压重量,用手抛了两下分量刚刚好。

  此时恍然大悟的众人自然有样学样,而已柳媚为首的几人则急忙去厨房找了些柴火过来,当火焰升起,一堆褐黄色的塑料球摆在地上时,紧张的准备工作终于完成了。

  此时围墙外,原本用水泥刷的平整光滑的墙面已经在丧尸的抓挠之下露出了里面的红砖,甚至于某些地方连红砖上都有了深深的抓痕,配上墙面上随处可见的裂纹实在是触目惊心。

  随着一团火球从天而降,即便丧尸光感很弱可面对如此近距离的光源,这只依旧带着眼镜穿着白大褂的丧尸还是下意识的抬起了脑袋,紧接着这团火球便在它的脸上炸了开来,粘稠的塑料溶液夹带着火焰以它的脸为中心向四周溅射了两米有余,引得这一片区域内的五六只丧尸都着起了不同程度的火,起先些许火星或许还不足以对它们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可是因为塑料足够耐烧,渐渐的这些丧尸身上诸如衣物头发之类的也被引燃,而这只是个开始,紧随其后几十发火球同时翻阅围墙砸在了尸潮当中,一瞬间墙外火光连天,夹带着臭味的浓烟在上空汇聚成一团而后又继续向西飘了过去,即便是站在上风处的众人也隐约闻到了这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一开始围墙的晃动频率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减缓,甚至于某些地方已经开始往下掉砖块了,这可把正在往外扔塑料球的谢春秋吓了一跳,不过随着五十几发塑料球被丢出去,围墙外的晃动便越来越小了,随之兴起的是几乎要翻过围墙的大火,眼见于此众人更是将剩下的塑料球一股脑的丢了过去,才终于敢松一口气,眼见那几捆塑料薄膜已经被用去了大半,在见识到它的威力后,柳媚便有些心疼的制止了他们,作为一个女人任何时刻她都不会忘记精打细算。

  与此同时厂房内诸多平民自然也看到了远处围墙外的大火,随着好消息传来,只当这场危机多半是要过去了,于是皆松了一口气,虽然墙外偶尔还会传来丧尸磕牙的哒哒声,不过这并不妨碍这些平民发泄自己的情绪。

  只见转瞬之间,他们便开始欢呼着,跳跃着,有的相互拥抱,有的则痛哭流涕,甚至于其中很多还似是兴奋的不停颤抖,而后又被身边的人一把抱在怀里以示安慰,面对如此多的丧尸他们竟然未死一人这无论放在哪里都是值得庆祝的,甚至于用什么方式都不过分。

  只见一位被搂在怀里的小女孩似是感受到了温暖,渐渐的不再颤抖,而是张开嘴轻轻的吻着趁机拥抱她的小男孩,先是脸颊,脖颈,之后又忽然向上含住了耳垂,小男孩见过基地里的男人们和女人们在一起干这种事,那种神秘莫测是他长久以来所向往的,女人们痛苦又迷离的表情使他印象深刻,此时感受着女孩口中的灼热与湿滑,内心激动的男孩不自觉的将抱着她的双手又紧了紧,正当他想要效仿那些男人热情的回应她时,却突然觉得耳朵一阵巨疼传来,不由自主的便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只是却被周围人更加巨大的欢呼声所湮没。

  当男孩想要放手推开女孩时,女孩已经率先咬住了他的喉咙,鲜血自口中吐出,仿佛溺水一般的沉闷声音自涌出的血泡中传来,仿佛灵魂要被抽离身体,他再也无法支撑自己的身躯,渐渐无力的滑落在了水泥地上,表情中尽是对这个悲惨世界的留恋,以及茫然无措,这个他所爱慕许久的女孩为什么要这样对他,直至即将合上眼的那一瞬间,一双猩红的双眼一闪而过,他才释然的离开了。

继续阅读:腹背受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