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背受敌
啵啵复啵啵2018-11-28 01:564,416

  陷入欢庆氛围中的人们并没有发现黑暗中发生的一切,依旧疯狂的发泄着尸潮带给他们的恐惧,相比之下站在人群外围的谭淑媛便要淡定了很多,除了暗自送了口气之外并没有要融入其中的打算,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多年来一直被谭磊保护的很好,对于尸潮的恐怖也算不得太直观,所以即使担心,但却远远没达到那些人的级别,这也是她之所以淡定的原因所在

  于是乎,随着小男孩也再次站起来时,人群中终于开始出现了小范围的骚乱,最先发现这一异变的谭淑媛,立马对着人群的方向高喊:“有人尸变了!”

  只是她得到的回应只是周围几个人善意的微笑,显然大家把她的话当成了助兴的玩笑,其实这时候只要仔细倾听,便可以分辨出繁杂声音中的那声尖叫,接连喊了好几声之后,眼见根本没有人理会她,谭淑媛一咬牙只得本着拽走一个是一个的想法,一把从一位妇人的身边抢过了一位三四岁的小女孩,而后头也不回的往谢春秋他们的方向跑去,只可惜那位陷入狂欢的母亲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依旧和身边一个中性打扮的中年妇女热情的拥吻着。

  当谭淑媛冲出厂房时,正好碰到迎面跑来的谢春秋,他是准备爬上屋顶好观察一下墙外的状况的,见到她怀中抱着一个小女孩并且神色恐慌,于是好奇的问:“你这是怎么了,抱的谁家小孩?”

  情急之下谭淑媛也顾不得与谢春秋解释,而是一手抱着小女孩一手又拽着谢春秋边跑边说:“里……里面尸变了!快跑!”

  谢春秋闻言一惊,下意识的便回身往厂房内望去,拥有夜视能力的他要看的更清楚些,只见厂房内两只疯狂的丧尸正无比兴奋的穿梭在人群只间,说不清是谁的血液已经将它们染红,仿佛归于江湖的大鱼,每一次钻入水中都会带起红色的水花,人群见状都惊恐的四散而逃只想离这些恶魔远一点,只不过互相推搡拥挤的人群反而给了它们绝佳的捕猎环境,或许是出于传播病毒的本能,这些丧尸并不流连于某一具肉体,而是匆忙的咬死一个人后便扑向了下一个目标,要知道死人尸变起来可比活人快多了。

  看到这一幕的谢春秋惊的眼睛都快凸出来了,他想不通这些人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尸变了,这似乎与东卫城的遭遇如出一辙。

  不过现实显然容不得他去慢慢分析这些事情了,明白事态的紧迫性,他一把接过谭淑媛怀里的孩子,而后反客为主拽起她便往西侧围墙的方向跑了过去,就算已经决定要跑,可至少也得给柳媚等人通知一声,不然等他们腹背受敌做了枉死鬼,说不得还会回来找他的麻烦。

  此时远远望去,西侧围墙外的熊熊大火已经很明显的弱了下来,而墙下的那帮人却不知为何聚集在了一起,再往前跑了几步,只见火光的映衬下,一个人正高高扬起手中的砍刀,而后往被众人围绕的中心位置砍了下去,看到这一幕谢春秋心中一惊,硬生生的止住了前进的步伐,在这紧急关头这里又出了什么坏事?

  随即谢春秋从人群的缝隙中仔细分辨,看到了最为熟悉的小白脸,此正他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浑身都是鲜血,难道这群人也尸变了?暗自考虑着谢春秋有些拿不定主意,就在他犹豫踌躇的时候,人群中的柳媚却似是拥有第六感般突然一回头,待看到是谢春秋后更是满脸焦急的向他招手,见到柳媚暗自松了一口气,他便将心放回肚子围了上去。

  眼前众人的喜色尽退,取而代之的是惶恐与凝重,人群中躺着的正是小白脸,凌乱的伤口上涌出的是掺杂乌黑的血液,只见柳媚惊恐的对着谢春秋道:“他突然就上来咬我,怎么好端端的就尸变了?”

  谢春秋心知时间不多,于是赶紧道:“不光是小白脸,厂房里面现在全是丧尸,这里恐怕是守不住了!”

  “我……感觉……有点不对劲,你们……”却见此时蔡大姐浑身颤抖的站在那里,嘴里说出的话也渐渐变的含糊不清,直至最后嘴巴只是机械般的张合却再也没有一点声音,而脸色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青灰色“哒哒哒”随着蔡大姐的牙齿碰撞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响声后,大家闻声色变,身边几个人更是立马跳开了好几步,而不远处之前在厨房与她吵架的地中海大叔则是满脸不可思议的想要上前查看,却又犹豫着迈不开步子,短暂的沉默之后,谢春秋最先反应过来,不再考虑隐藏实力的问题一双利爪弹出,冲着背对他的蔡大姐直接挥了过去,只是这看似凌厉的一击却在众人惊讶的眼神注视下挥了个空,到不是说这次偷袭被蔡大姐发现了,只是它凑巧冲向了面前的地中海大叔,速度之快爆发力之强完全不是一个胖子应该拥有的。面对如此体型的丧尸,即便这个人是他的老婆,地中海大叔还是吓得一边屎尿横飞,一边慌不择路的反身往围墙边跑去,虽说这位大叔用尽了全力想要甩开身后的蔡大姐,怎奈事与愿违面前这道高墙,无情的拦截了他奔向生路的步伐,随后还不等他变向,蔡大姐已经用坦克般的身躯狠狠的撞在了他的身上,而后在惯性之下又连带着撞向了围墙,随着一声巨响烟尘四起,那脆弱的围墙再也无法承受,霎时间土崩瓦解,掉落的砖块向中间塌陷,也将那一对夫妻埋在了里面。

  众人几乎是在绝望的眼神当中,看着那面饱经摧残的围墙被撞塌了好大一片,约莫五六米宽的距离已经足够装一扇对开的朱红大门了,借着火光向墙外望去,近处的丧尸早已倒了一大片,多数丧尸的上半身已经被烈火烧成了黑炭,由此可见这个塑料燃烧球的威力还是相当可观,只是透过火光往外围望去,成群的丧尸依旧在游荡着,此时被响动所吸引正不顾余下的烈焰冲了过来。

  不用任何人发号施令,眼见围墙已破,尸潮将至,所有人都在下一秒转身往那三栋小楼的方向跑了过去,毕竟相比手脚僵硬的丧尸,爬到高处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此时包括谢春秋在内的所有人都像是无头苍蝇一般,显然除了跑之外他们根本来不急考虑下一步该干什么,涌入基地的丧尸数量并不在少数,之前的火攻只是消灭了一小部分而已,更多的丧尸则是由于烈焰的阻挡而暂时失去了目标,此时重新汇聚的尸潮正朝着不远处唾手可得的血肉挥舞着干瘦的双手。

  所幸之前众人反应及时,即便此时尸潮跑的比众人稍快,也足以在被抓到之前躲上屋顶,只可惜死神并不想让他们如愿以偿,随着侧方厂房内冲出大群丧尸,一时间跑在后面的人便有了被包抄的可能。

  面对危险,原本的一群人,很快便自觉分成了两群,跑在后面体力较弱的一部分因为被包抄过来的丧尸截断了直行的路,无奈之下只得左拐上了位于西侧的那栋小二层,而以谢春秋为首跑在前面的一小部分人则继续跑着直线,冲向了靠北侧围墙的那栋楼。

  相较于刚刚尸变还怂拉着两条胳膊的丧尸,那些随着尸潮游走过来的丧尸显然要厉害的多,无论是力量,智力,还是速度……

  只见此时原本就已经逐渐拉近距离的丧尸,因为人群的左拐迅速的接近了跑在最后的人,待吊听到身后响起的哒哒声时,再回头已经只能看得到一张乌黑的血盆大口了,丧尸的一双手臂看似干枯而又瘦弱,却能轻松的将这个“膘肥体健”的猎物死死的扣住,任凭他如何挣扎还是逃不了在绝望中被活生生啃食的下场。

  这一群人能跑在最后本就属于当中体质偏差的,如今又被两路丧尸围攻,于是接二连三的被扑倒在地,每一个人的死亡都会为前方的人争取些许时间,可即便如此当这一群人爬上二楼屋顶并堵上那扇木门时,原本二十余人的队伍也已经只剩下八个了。而相比较之下谢春秋等人便要相对轻松得多,大部分丧尸都被那群人给引走了,只有一小股厂房内跑出来的丧尸还勉强的吊在后面,且不说他们跑的慢,即便是追上来也受不得一个普通人的全力一击。

  同样是二楼楼顶,当背后的木门被两根钢筋卡死以后,咚咚的砸门声不绝于耳,心惊胆战的听了半天,在确保这些家伙暂时进不来之后,诸如谭淑媛等普通人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汗水更是刷刷的往下流,相比较之下谢春秋与柳媚两个晶人则要好很多,此时柳媚正在焦急的看向西侧小楼的屋顶,刚才那一大群人吸引了丧尸的注意力,此刻她只想知道他们有没有安全的逃到屋顶,而谢春秋则有些担忧的打量着屋顶,目前来看这边暂时是安全的,不过等到天亮之后便不一定了,九月的太阳还是很毒辣的,加上这屋顶之上又空无一物,如果一天之内尸潮不退,到那时候暴晒一整天已经脱水的众人再想逃跑只会难上加难,而尸潮会在一天之内退去么,不用看老天爷的脸色便已知答案。

  不过暂时来说他们还可以坐在地上苟活一阵,想到这里谢春秋也随着谭淑媛的拉扯缓缓的坐在了地上,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距离他们逃到屋顶上已经过去了个把小时,正值深夜天空中繁星点点,月牙露出些许微光使得众人勉强可以看得着近处的景物,休息了这么久,众人的情绪也终于缓和了下来,即便如何畏惧门外的丧尸,可为了活着也只有挣扎着去面对了,于是乎众人开始小声的议论着应该如何逃出这里,有说跳楼的有说杀出去的,这些听在谢春秋耳中只是不住的摇头。

  与此同时西侧楼顶的那几个人,境遇则要差的多,听着背后猛烈的砸门声,即便是再饿再累也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巨大的精神压力和较差的身体状况也使得几人逐渐失去了理智,只见之前大门口见过的粗壮汉子靠着门对不远处躺在地上睡觉的一个人道:“二娃该你顶着门了,我不行了得休息一会。”

  “嗯。”二娃轻轻的回应了他之后却并没有任何要起来的意思,而是一动不动的继续呼呼大睡。

  与北侧不同,他们这边的门显然承受着更大的压力,那些力气更大能够挥舞双臂的丧尸几乎全部都在他们这边围着,若不是楼梯狭窄容不得太多丧尸并排,恐怕这扇门早已经被丧尸给拆了,可即便如此假如没有人使劲顶着门的话,那不过用四根螺丝固定的合页也无法承受长时间的连续撞击。

  眼看二娃依旧躺在地上,粗壮汉子有些生气,于是在连续叫了几声都没有得到回应后,他便一脚踹在了二娃的脑袋上,只是兴许是累了,这一脚没有拿捏好位置竟把二娃揣出了鼻血,随即在一声嚎叫之后,二娃便蹭的一下捂着鼻子跳了起来,人在长时间的精神紧张之下难免会有暴力倾向,尤其是放在这位有些起床气的二娃身上,只见他拿出无可匹敌的姿态,红着眼睛甩起巴掌便扇在了粗壮汉子的脸上,声音之响亮连隔壁屋顶的谢春秋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粗壮汉子本就看着这二娃来气,说好的一人一个小时,他却整整多在这顶了半个小时,此时又被狠狠的他狠狠的打了一耳光,身体的痛感心中的羞辱敢都让他丧失了最后一丝理智,于是也二话不说抡起了拳头进行回击。

  一时间拳交相交,肉与拳的碰撞声不绝于耳,就在两人打的热火朝天时,感觉有些吃亏的二娃情急之下便摸起了身边的砍刀,而粗壮汉子此时已经完全打上了头,眼看这人竟然连刀都摸到了手里,于是连忙四下张望一阵之后顺手便将插在门把手上的钢管给抽了出来,只见武器在手,他犹如孙悟空附体,一手铁棍耍的虎虎生风,一套劈扫撩刺虽是基本招式却也把二娃打的节节败退,随着二娃不敌被一脚踹到在地时,他以胜利者的姿态看着脚下这个面露恐惧之色的人,心中尽是发泄过后的畅快,环顾四周原本视若无睹的人似乎也因为见识了他的超凡武力,而吓的节节后退,正当粗壮汉子用铁棍指着二娃准备放几句狠话之时,却只觉脖颈一疼,再想要回身时便双眼一黑失去了知觉,血顺着脖颈处的巨大伤口喷涌而出,无神的瞳孔中微弱的反射出一个个蹒跚而行的影像。

继续阅读:特异功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