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岭的夜
啵啵复啵啵2018-12-19 05:173,554

  关于夜晚,自从来到这里,谢春秋已经听到太多的警告了,无一例外,夜晚在所有人的描述下都是如同地狱一般的存在,仿佛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当中会突然冲出一只青面獠牙的饿鬼,将那些胆敢在此时出现的人啃的骨头渣都不剩。

  当谢春秋忧心于该如何过夜的问题时,杨凯等人已经默默的在捡拾周围的木柴了,对于火的驾驭让人类向文明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它驱散了黑暗,寒冷以及野兽,帮助人类烹煮食物,迈向文明,时至今日火依然在人类的利用下发挥着它的功效。

  “今晚只能在这休息了,晚上我和其他人守夜,你就好好休息吧!”杨凯一边给谢春秋交代,同时又将一根四指宽的布条交给了他,这是从死去的那几位队员身上分下来的物资。

  谢春秋拿着布条有些不明所以,难不成这是要他效仿神雕侠侣,睡绳床?看着谢春秋的表情,杨凯这才恍然,于是解释道:“晚上太危险了,一般非得要在野外过夜,我们都是选择睡树上,虽然不太舒服,不过胜在安全,绳子捆在腰上可以防止掉下来。”

  谢春秋恍然大悟,也不推脱,四下打量了一阵后,朝附近一颗相对较矮的白桦树走了过去,作为队伍中的强者,保证他随时处于良好的状态,也是为了全队的安全做保障,所以战斗至余即便谢春秋什么都不干,也没有人会提什么意见,而谢春秋要付出的代价便是冲在危险的第一线,当然这事情并没有人和谢春秋商量过。

  这颗白桦树距离摆弄那堆木柴的人大约有七八米远,相比较于动辄二十几米高的平均高度,这颗只有十多米高的树确实可以称得上相对较矮了,可即便如此,竖直光洁的树干也不是谁都能爬得上去的,这颗桦树不是很粗,直径只有五十公分左右,只见谢春秋双手成环抱着大树,而后脚下用力一蹬,便往上窜了一米多,如此循环往复,不一会他便坐在了大树高高的分叉处。

  有过在树上睡觉经验的人或许才能够知道,树木主干的分叉处才是最佳的位置了,向四面八方延伸的树冠从这里起始,让这里形成了一个被众多树枝包裹出的碗状凹陷,即便白桦树与其他的温带树种相比,凹陷处要小很多,可也勉强能容纳一个人半卧在这里。

  俗话说得好艺高人胆大,谢春秋并没有小心翼翼的躺在那里再用绳子勒紧自己,而是如同蜘蛛一般,借着树枝的支撑,将十多米长的布条绑在了上面,不一会,当一张“蜘蛛网”被他绑好以后,谢春秋便舒服的躺在了里面,感受着大树微微的摇摆,他想怎么躺就怎么躺完全不用担心掉下去的问题。

  此时闲来无事再看向下面,摆弄木柴的人们也正在埋头苦干,只见他们借助砍刀后面的锯子,将一堆粗细不一的柴火都锯成了长约半米的木棍,而后将一些枯草落叶先均匀的铺成一个直径三米的圆,接着又将锯下来的木屑以及剩余的枯草堆在了中心位置,再以次为中心,将木棍不论粗细均匀的竖直摆放成一个圈,靠近圆心的一侧则轻轻的压着那堆木屑,如此再木棍组成的圆圈外重复这个过程,不一会一个由木柴组成的巨大圆盘便出现在了地上,乍一看像一个太阳,看着那个直径三四米的巨型木柴堆,谢春秋有些迷惑,不太确定这个东西是不是火堆,所以只得耐心的继续观望。

  随后只见他们再次扒拉出一堆枯叶干燥又均匀的撒在了柴火堆的上面,这才小心翼翼的将中间那一堆木屑给点燃了,木屑和枯草都是遇火就着,可又不是那么的耐烧,所以随着火势的逐渐变大,一旁的人又赶紧将一把早已准备好的细小树枝丢了进去,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略微有些潮湿的树枝引得火堆冒出徐徐轻烟,又很快的燃烧了起来,随后又迅速的将周围一圈木柴给点燃了,此时考究的柴火码放方法便体现出了价值,因为木柴都是外圈压在内圈的中间位置,所以火势在经历过最初的旺盛后,便一直处于一种不温不火的状态,偶尔随着一阵清风飘过,才会再次冒出一阵火焰,待到最内圈的木柴烧了大半的时候,外面那一圈木柴也终于被引燃了,如此一来一个不需要添柴的火堆就这么形成了,看着那燃烧的速度,恐怕还真能着到明日凌晨,这时谢春秋才恍然大悟,同时心中也暗暗佩服起了那个想出这种办法的人,虽然人类再次为了躲避野兽回到了他们上古祖先所栖息的树上,可下面的这个火堆却在证明着人类终归比他们的祖先更加优秀。

  入夜,森林中的各种叫声此起彼伏,连带着随风摇摆的大树,让本就没什么困意的谢春秋更加睡不着了,半靠在树杈上面,他仔细的聆听着那些掺杂在一起的叫声,想象着声音的主人该是一副什么模样,通过这次的河马,谢春秋细心的发现了一些变异动物的规律,似乎原本个头越小的哺乳动物,在变异后体型增长的幅度便会越大,例如变异鼠亦或者变异猫,而相对于原本体型就较大的动物,其增长幅则相对小一些,例如今天所见到的河马,相比较老鼠那种明显增加四五倍的体型,河马的增长幅度最多也只有一倍,如果所有变异生物都参照这个原则的话,那么不同物种之间的差距便会被缩小,当然即便如此,增长一倍体型的大象也远不可能是增长三四倍的家猫可以匹敌的,想到往日里被驯化的即会按摩又会画画的亚洲象,谢春秋不禁暗想,要是能驯化几头那玩意岂不是横着走了!

  当然这一切只是谢春秋的设想,如此大的体型之下,这些本就野性十足的动物会不会再接受人类的奴役还是一个问题,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夺得这个星球控制权的正是这些动物,而人类则会与丧尸一起渐渐沉沦最终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也不一定。

  此时已至深夜,打眼望去,除了少数几人睡觉的姿态比较放松外,其余的人其实身子都是紧绷的,无论是为了保持平衡还是因为吵闹的兽嚎声,这种环境下一般人都难以入睡,这还是他们看不到远处山林中那些若隐若现的兽影的前提下

  此时风更大了,谢春秋所在的这棵树仿佛变成了秋千,大幅度的左右摇晃着,即便他再艺高人胆大,可在这十几米的高空上还是会让人觉得心惊肉跳,而相比较之下,睡在矮树之上的人便要舒服的多,空气的流动带走闷热,凉爽与疲乏的双重夹击之下,大部分人终究是抵不过睡意的侵袭,身姿渐渐软了下来,更有几人的背包因为挂的不牢固而被风吹落在地也不自知。

  抬头看天,月亮与星星似乎都被风吹跑了一般不见踪影,生活经验告诉谢春秋,一场大雨或许即将降临,这于被炙烤多日的大地与植物是件好事,可于他们来说却是件坏事,大雨不但会阻碍他们的行动,还会洗涮掉那些丧尸留下的痕迹,更严重的或许还会引起山洪泥石流要了他们的命,想到这里谢春秋不觉露出了些许忧色,只能寄希望于这场雨来的晚一些了,想到这谢春秋又叹了一口气,谭淑媛还好吗?

  大风让整座山林都发出了沙沙的响声,连之前感到刺耳的兽吼声都被压了下去,火堆更是顺着风剧烈的燃烧了起来,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动,火星子漂出好远才会渐渐熄灭,让人担心会一不小心点燃整座山林。

  不过即便是拥有夜视能力的谢春秋,都没有注意到一个在随风飘荡的草丛中匍匐前进的身影,灰黑色的横纹毛皮让它完美的融入当中,白色的爪子则被它小心翼翼的藏在了肚皮之下,如果此时有人能和它对视,那么看到的将是一对猩红的竖瞳。

  一旁巨大的火堆早已经因为大风的助燃,烧到了外围,离野兽所在的位置很近,尽管偶尔会有火星飘到它的身上,可它依旧没有太大的动作,只是小范围的肌肉会在皮毛下轻微的颤动。

  此时它警惕又略显慌张的看着一旁矮树上沉睡的人类,在确认他们没有注意到这边后,便继续缓慢的往树下爬去,而它的眼睛正盯着掉在杂草丛中的那个背包。

  此时风更大了,十几米的树杈之上,呼啸的大风从周身刮过,仿佛一个抚摸谢春秋全身的痴女,整棵白桦树更是如同一个巨大的秋千,被那个女人推的来回摇摆,如此巨大的摆动幅度下,谢春秋不得不抓着树干才能保证不被甩出去,即便身体素质好,他也不敢保证从这个高度摔下去会不会变成一滩烂肉。

  此时已经深深后悔了的谢春秋,也顾不得周边会不会有什么虎视眈眈的猛兽了,粗略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在发现一切无恙之后趁着大风中断的间隙,立马便顺着树干滑了下去,为此还悄悄的动用了晶爪,完全没有顾忌此时正可能在某棵树上放哨的人。

  也就在这时,野兽终于缓慢的匍匐到了背包的旁边,仿佛一个胆小却富有经验的小偷,它小心翼翼的叼起了背包后,灵活的调转身形,准备原路返回,不过这会的它,显然是因为东西已经到手,动作上便要松懈很多,也不怕被树上的人类发现,就在它经过那颗白桦树时,谢春秋也正巧滑落到离地面约两三米的高度,随着他纵身一跃,稳稳落到了柔然的杂草丛中,在抬头却正好和叼着背包的野兽面对面,一个做贼心虚的小偷被从天而降的人类拦住了去路,一个本就在上面晃的心惊肉跳的人类看到了一头变异兽,那一瞬间双方都是惊的心头一跳。

  0.5秒后只见野兽目露惊惧之色,而后身子向左侧一闪,躲开谢春秋后立即向着山林当中跑去,紧随其后谢春秋也从最初的惊吓当中回过了神,看着在草丛中跳跃奔跑的身影,他终于后知后觉的反映了过来,这只大猫从神态表情到毛色怎么看都与雯子的战兽狗剩无二!

继续阅读:雨夜追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