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追逐
啵啵复啵啵2019-08-16 16:553,976

  这不过是无月黑夜中匆匆的一瞥,此时月黑风高即便谢春秋有夜视的能力,看到的也不过是稍显模糊的黑白色,看着两三步就已经跑到五米开外的大猫,他犹豫了,那野兽又跑进了茂密的山林中,且不论会不会遇到诸如花豹一样强大的变异兽,便是能不能追得上都是个问题,不过0.1秒钟之后谢春秋还是脚下一蹬朝着大猫的方向奔了过去。

  “狗剩!狗剩!”一边跑他一边大喊着狗剩的名字,若是这大猫真是狗剩说不得便会停下来,只可惜伴着他喊出去的声音天上先是一道滚粗的闪电直劈大地,耀眼的电光在一瞬间将山林照的惨白,紧随其后一道震耳欲聋的雷鸣声响彻山林,声音之大竟引得周身的空气都为之颤抖,紧随而至的大风沿着山脊一路向下冲来,仿佛奔腾的兽群一般穿过密林与尖石狠狠的打在了谢春秋的身上,逼得他不得不暂时停下脚步来稳定身形,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雷鸣与大风,即便是重心较低的大猫也因为嘴里叼着的背包而举步维艰。

  谢春秋对它的呼唤一直没有停止,不过暴躁的飓风并不想入了他的愿,更何况随着那一道闪电过后,乌黑的天空当中仿佛有断开的高压电缆一般,闪电一道接着一道的砸落在晋岭深处,伴着雷鸣也是不绝于耳,面对大自然的威力,大猫那随着电光闪烁的眼睛当中露出了深深的恐惧与敬畏之情。

  即便面对如此恶劣的天气谢春秋也没有放弃的打算,而大猫更是因为恐惧跑的更快了一些,一人一猫就这么在山林当中展开了追逐,顶着巨风又是上坡,全力奔跑下耗费的体力是平时的五六倍之巨,更何况谢春秋每跨出一步便会因为巨风而倒退半步,整个人从侧面看起来仿佛一个精通于太空步的舞者,至于狗剩更是好不到哪里去,猫科动物的奔跑方式是前后脚,分错蹬地用力的,所以它们的凌空时间更久,再加上嘴里那个起到风帆作用的背包,没有倒退已经很不错了。

  所以不过十分钟,一猫一人便都已经累的气喘吁吁,而朝身后看去,营地的位置竟然仍旧依稀可见,目测不会超过五百米,此时不再担心会暴露的谢春秋终于弹出了他那一对晶爪,而后手脚并用的向前攀爬,这一幕看在惊慌的大猫眼中更是把它吓的够呛,只以为这个人类要攻击它,于是也弹出自己的猫爪开始拼命的朝前爬去,相距二十几余米,大猫只能看到他张着嘴露出一嘴的牙齿,却听不到任何声音,要知道对于动物来说,露出牙齿即是威胁也是警告。

  猛烈的罡风也早已吹醒了那些在树上沉睡的人们,他们一边紧抱身下的树干,一边祈求着老天赶紧让这可怕的风过去,完全没有意识到谢春秋已经不见了。

  兴许是他们的态度比较虔诚,当第一滴雨砸在树叶上时,风终于渐渐消散在了无形当中,起先细小的雨滴砸在杂草树叶上发出响亮清脆的滴答声,仿佛一个八音盒,虽混乱却很悦耳,可不过几秒种后,滴答声便开始渐渐密集了起来,声音也越来越大,随着鹌鹑蛋大的水球一颗颗的从天上砸下来,滴答声终于被更加猛烈的噼啪声代替,与之前相比仿佛暴躁的死亡重金属乐,刺激着所有能感应到声音的生物,久旱之下,这场雨注会来的猛烈。

  趁着风停的间隙,谢春秋这次的喊声终于传到了大猫的耳朵里,狗剩听到身后有人叫它,下意识的回头看了过去,世人都以为猫拥有夜视的能力,可是严格意义上来讲,其实只是因为它的眼睛能够聚集微弱的光线,帮助它在夜晚看的更清楚,所以假如周围真的没有光线或者光线很微弱,那么猫也是看不清的,而此时狗剩只能模糊的看到远处那个张牙舞爪的身影,相较于皮肤与样貌,晶爪和牙齿要在黑夜中更加明显。

  狗剩见状浑身打了个寒颤,一双本就被响雷炸的有点懵的大眼睛中尽是恐惧,它不能理解这个看起来很危险的怪物为什么会叫它的名字,只知道下意识的远离。

  谢春秋此时也是有些恼火,刚才的那一回头他可以百分之一百的确定,那就是狗剩,可是这家伙不但没有停下来,却反而夹着尾巴跑的更快了,气的谢春秋想搓秃它的猫头,不过这一切都得建立在他能追得上狗剩的前提下。

  随着雨势渐渐变大,混合着泥水与落叶的山林开始变的湿滑了起来,谢春秋几次踩在上面都差点滑倒,身上更是被雨水与溅起的泥点所覆盖,而狗剩也好不到哪去,被打湿的皮毛一簇一簇的贴在身上,仿佛一瞬间就瘦了两大圈,正当谢春秋以为狗剩会一直这样往晋岭的深处跑去时,却见前方突然地势放缓平整了起来,而狗剩则自这里一拐弯往西跑去,谢春秋紧随其后也追了上去,只是当他跨上这片平整的土地时却是一愣。

  这一片沿着山腰向东西两侧延伸的平地宽度约有七八米,靠内的那一侧有明显的人工挖掘痕迹,以至于原本平滑的山势在这里被硬生生的截去一块,并且虽然同样是土地,可这里即便被雨水浸泡过后踩在上面也没有松软的感觉,可见应该是经过处理的,平台上除了那些不挡道的参天大树之外,并没有任何低矮灌木或杂草,若是从空中俯瞰,因为树叶的遮挡下面的情况很难察觉。

  一边跑着,谢春秋不自觉的便联想到了那些丧尸,这里的突兀是否与那些玩意有关?于是不自觉的便提高了警惕,缺少了植被的阻挡,又是在平整的路面上,谢春秋惊喜的发现终于能甩开膀子跑了,只是这个喜悦来的太过短暂,看着前方狗剩渐渐远离的背影,谢春秋心急如焚,可即便他使出了吃奶的劲,也跑不过四条腿的动物。

  众所周知,同等的天气情况下,山里的温度要低很多,一方面是因为茂密的植被,更大的原因则是由于海拔,海拔每上升一千米平均气温便会下降六度,加之此时又是夜晚,白天集聚的少量热量使得雨水被快速的蒸发,不一会竟然渐渐的升起了薄雾,这无疑又给谢春秋增加了难度。

  起初谢春秋还可以看到狗剩在前方若隐若现的身影,可随着雾气越来越重,别说是狗剩了,连路两旁的树木都开始变的模糊了起来,犹如实质一般的雾丝在他身边飘过,仿佛轻轻飘荡的羽毛,却又一触即散,这种情况下谢春秋只得无奈的停下了脚步,此时环顾四周,他才发现,周围已然变成了一片灰蒙蒙的世界,周遭景物早已难辨,况且方才只顾着狂奔追赶狗剩,根本没有记下来时的路,即便此时视线良好,想要回去恐怕也得费一凡周折

  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此时天上已经只有微微的细雨落下,浑身湿透了的谢春秋随着运动时的热血退散,终于开始感觉到了冷,很明显晶人可以忍耐高温,可是对于低温却似毫无办法,夏日的夜虽然下过雨温度也不会太低,谢春秋倒是不用担心会失温,只是闲暇时看过不少野外求生节目的他却深知,山林中遇到大雾天最好的选择便是找个合适的地方原地休息,更何况这里可是变异兽横行的晋岭了,正当他已经在四下打量,想在这浓重的雾气当中找个安全的地方待着时,地上的脚印却引起了他的注意,后面一个大圆前面四个小圆,虽然不是很清晰,不过谢春秋依旧可以辨认出那是猫科动物的足迹,见此他心中一阵狂喜,也顾不得考虑太多,顺着脚印的方向便继续前进,平日里干事应谋而后定,可紧急状况下却只能靠着急智走一步看一步了。

  大雨过后的山林重新安静了下来,除了偶尔回荡的几声兽鸣外,整个山林里都没有丝毫的响动,配上弥漫的大雾实在是有些寂静到恐怖,不过谢春秋将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地面上却是没有在意这些,并且相比较以前,作为一个生活在安逸环境下的普通人,他的胆量在这世界当中似乎出奇的大。

  地上狗剩的脚印一直都在平地的范围内,这对谢春秋来说是一件好事,如果它踩在落叶上恐怕便会彻底失去踪迹,起先脚印的跨度还很大,基本上每隔两三米才有四个紧挨在一起两前两后的足迹出现,可以看得出此时的狗剩应该还在狂奔当中,可继续往前追了几百米后,便开始散开并呈现一左一右前后交叉的模样,可以看得出此时的狗剩似乎觉得已经摆脱了谢春秋,所以开始用走的了。

  在大雾当中又是摸黑行走,若不是谢春秋那逆天的夜视能力,此时他恐怕早就摸不着北了,即便如此他依旧跟的很辛苦,一个多小时后,狗剩原本均匀走在平地外沿的脚印却突然消失不见了,谢春秋见此眉头一皱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下意识的看向雾蒙蒙的山坡,五米开外什么都看不到,仿佛那是一道万丈深渊一般,难道狗剩从这里又下去了?想到这里谢春秋并没有急着追下去,而是蹲下来仔细看起了地上的那一片踩了很多下的脚印,那些脚印深浅不一,方向也不尽相同,看起来乱糟糟的,似乎是狗剩在这里原地踱步犹豫了很久,不过很快,谢春秋就细心的发现了当中的不同之处,那些脚印虽然杂乱但是深浅却很有规律,除了两个较大的爪印很深之外,其它的其实都是浅浅的一点,而那两个大爪印的方向却是斜向平地的内测,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谢春秋顺着这两个爪印往前又走了约三四米,而后地上再次出现了一堆爪印,谢春秋心中一喜暗道:看来是猜对了,这狗剩恐怕就藏在附近,不然也不会刻意的在这里布下迷局,有了刚才的经验谢春秋很快的就分辨出了它落地时与起跳时的四个爪印,其实这很简单,相对于前爪后爪的爪印要大一些,并且前扑时总是会前爪先落地,而起跳时则永远都是后爪用力,所以如此三番之后谢春秋屏息凝神的走到了一处倚着挖掘出来的断层,藏在杂草从后的小铁门前,铁门锈迹斑斑可以看得出很久都没有人打理了,绿色的油漆已经掉了大半,不过上面一个褪了色的LOGO还是清晰可见,那是一个圆形图标,当中一只凤凰盘旋其中,似是想要挣脱这个圈逃出去,看起来栩栩如生。

  站在铁门前,谢春秋将耳朵附在门上听了听,并没有任何声音,同时心生疑惑,这狗剩难不成还会开关门,且不考虑这里是做什么的,谢春秋试着用手推了推门,随着轻微的嘎吱声,门被推开了一条缝,沿着缝隙往内看去,仿佛窑洞一般的圆拱型空间内由水泥浇筑而成,不知是大雨还是长期的潮湿,水泥的表面看起来微微有些潮湿,却是不见青苔,等了一会,没有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谢春秋便大着胆子将门又推开了一点,此时门内空间已经全部展示在了他的面前,圆拱不大只有三米多宽,往内看去约四五米远的地方有一个向右的拐弯,四周空无一物,只有地上一串清晰可见的泥脚印,正是狗剩留下来的,看到这个谢春秋便笃定的往内部摸了过去,临进去还不忘小心翼翼的合上了铁门。

继续阅读:踪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