踪迹
啵啵复啵啵2018-12-22 14:173,921

  狭小的拱形空间很利于收聚声音,谢春秋即便再小心,可每走一步还是会发出轻微的嘎吱声,拐过弯,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顶高约有四米的宽阔走廊,左侧则是两部电梯,电梯门紧闭也没有任何指示灯亮着,显然已经断电很久了,走廊的尽头则有一间紧闭的防盗门,看起来很厚实,而狗剩的脚印正是延伸到门前才渐渐消失的。

  从电梯来看,这里的规模恐怕不小,可是谁又会在这里建立如此隐蔽又庞大的建筑呢,作用又是什么,怀揣着疑问,谢春秋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那扇防盗门,从狗剩之前的表现来看,显然没有认出自己,如果贸然出现在它的面前,避无可避之下说不好会使得它贸然的攻击自己,谢春秋可不想也不愿意与这只大猫战斗,于是不知怎么想的,在他发现门把手是死的以后,便咚咚咚的敲了三下门,这突兀的声音回响在走廊当中久久不肯散去,无形中给这里加持了一股诡异的氛围。

  随着敲门声落下,谢春秋清晰的听到里面发出一阵骚动,似乎还有压抑的惊呼声,虽然非常的细微,不过在这种环境下依然被谢春秋细心的捕捉到了,意识到里面或许还有人,谢春秋不免猜测起来,那不成是雯子和她师傅在这里面,于是他轻轻的试探道:“有人吗?”

  里面一片寂静,甚至于方才的骚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谢春秋又出声问:“有人在里面吗?”

  这次终于有一个胆怯又紧张的女声传来:“你是谁?”悦耳又让人浮想联翩的女中音,谢春秋对这个声音很熟悉,不过想到她竟然与狗剩在一起却是有些惊讶和不敢相信,于是试探这问道:“是谭淑媛吗?”

  里面人闻声一顿,随后防盗门被嘎达一下打开了一道缝隙,一个有些憔悴的漂亮脸蛋探了出来,虽然她什么都开不清,可是谭淑媛还是敏感的认出了来人是谁,只见她寻着模糊的身影一下子便冲进了谢春秋的怀里,而后大哭不止,嘴里还呜呜的道:“我以为你死了,我以为你死了,柳姐说什么都不让我回去找你!呜呜呜!”未了还不忘在谢春秋的衣服上抹一把鼻涕,谢春秋也是有些惊喜,他怎么都没想到竟然会碰到谭淑媛,出于好奇拥着谭淑媛的同时他还一边朝里面看去,想看看还有没有别人,而迎面便看到狗剩正有点懵的看向这边,虽然大眼睛中警惕之色未减,不过更多的却是不理解,显然它对这个之前一直追着自己的家伙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跟它身边的人类紧挨在一起显的有些不理解。

  抱着谭淑媛好一阵安慰之后,她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谢春秋的怀抱,随即谢春秋迫不及待的对着狗剩破口大骂道:“狗剩,你特么是瞎子么,睁大你的狗……猫眼看看,我是谁!”说着还指了指自己的脸,完全不管一只猫能不能理解他的话。

  狗剩先是吓的往后退了一步,待看到谢春秋没有靠近的意思后才歪着脑袋打量着他,似乎在努力的回忆着,好一会它才耳朵一扬,对着谢春秋喵喵的叫了起来,似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未了还用爪子蒙住了自己的双眼。

  眼看着狗剩认出自己,谢春秋这才敢走进屋子,随即立马便看到了躺在墙角的柳媚,只是几日不见,却见她浑身都是被野兽啃咬留下的伤痕,尤其以右臂和小腿,都有两块明显的凹陷,分明是被生生撕掉了两块肉,看起来触目惊心,若不是胸部还在微微的起伏,谢春秋只会以为她已经死了,即便刚才谭淑媛那般哭闹,她也丝毫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这一幕看的谢春秋目瞪口呆,甚至都忘了理会狗剩,看到谭淑媛伸着双手摸索着走了过来,谢春秋连忙伸手拉着她,这才问:“柳媚这是怎么了?”

  谢春秋这话一问,谭淑媛咧着嘴便又想哭,随后强忍着用委屈的声音道:“那天早上柳姐拉着我一直逃,她只说你托她照顾我,剩下的什么也不说,当时我特别担心你,就想回去,可是她死活不肯,我力气又没她大就给硬拉着走出去好远。”说到这谭淑媛似乎回想起了什么,眼泪不自觉的从眼角往出冒:“谁知走出去没一会就碰到好几只大狗,我们没办法就一直往北边跑,一路上柳姐护着我边打边跑,好几次都被狗给咬住,又硬是挣脱开了,到最后搞的一身是血,肉都被撕下来好几块,因为流了好多血她那会都迷糊了,即便这样她还一直念叨着要照顾好我!”

  听到这里谢春秋不由得鼻子一酸竟然差点流出眼泪,柳媚这个女人就是个死脑筋,可偏偏就是傻的这么让人可怜的,她答应死去的男人照顾好一枝梅基地,就肯拿身体去换来安稳,她答应谢春秋要照顾好谭淑媛,就宁可让变异狗啃咬自己的血肉,也不让谭淑媛受一点伤,谢春秋平生第一次生出欠别人的感觉来,随即凑到柳媚的身边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伤口,在发现所有的伤口都有愈合的迹象后才松了一口气,到底是晶人,即便再弱生命力也是顽强的,这才放下心来继续问:“那你们怎么跟狗剩混在一起的?”

  谭淑媛疑惑的道:“狗剩是这只大猫的名字吗?”

  “对,它是我一个朋友的战宠。”

  谭淑媛道:“那天我们一路打一路跑,到后来柳姐实在撑不住,就昏过去了,刚好这只大猫冲出来救了我们,而后我们两个连拖带拽的把柳媚安顿在了这里,因为柳媚好久都没醒过来,我也不敢走太远,就一直待在这了。”

  看到地上被打开的背包,谢春秋对着狗剩道:“你是想给她们找吃的?”

  狗剩继续睁着大眼睛,两侧的胡须动了动,一脸呆萌的喵了一声,未了还一歪脑袋,一副卖萌装傻的模样。

  谢春秋看的也是一头黑线,想想也是,自己脑子有问题么,竟然想到要问一只猫,随即便开始打量起了这个房间,屋子不大,进门的左侧有一排显示器,而显示器对面的墙上则有一排架子,上面除了一些防爆盾和警棍之外,大部分位置都是空的,最左侧的那面墙上却突兀的装着一个书架,如果不看书架,这里便是一个标准的警卫监控室。

  “这里是什么地方?”谢春秋有些好奇的询问着谭淑媛

  “不清楚,我也是稀里糊涂被这只大猫带到这里的。”谭淑媛自从刚才揪住谢春秋的衣角便怎么也不肯松开了,生怕他丢了似的。

  谢春秋无奈,只得再次看着狗剩试探道:“知道雯子在哪吗?”

  这次狗剩倒是有了明显的反应,只见他毛茸茸的耳朵立的竖直,嘴里喵喵喵个不停,随即走出防盗门,在电梯的位置不停用爪子轻轻抓挠,谢春秋见状试探着问道:“雯子在这里面。”

  狗剩叫的更凶了,一双前爪也离地开始整个压在了电梯门上,吓得谢春秋赶紧把狗剩拽了回来,要知道电梯离层后,这扇看起来很结实的不锈钢门,其实是用浅的滑轨固定在上面的,但凡有巨大的推力便会松脱,到那时候出于惯性掉下去是再常见不过的了。

  狗剩的意思谢春秋大抵明白,虽然搞不清楚这里明明没有电,雯子她们是怎么乘电梯的,不过还是凑到电梯门旁,双手反向插入缝隙当中,而后用力往两侧拉去,随着谢春秋的动作电梯门被很顺畅的推向了两旁,接着夹杂着霉潮味的风便自电梯井中吹了出来。

  小心翼翼的依着门边往下望去,几根绳索一直向下延伸了很远,即便以谢春秋良好的视觉,也只能勉强看到最下面电梯舱的顶部,试探着喊了两声,却没得到任何回应,谢春秋只得无奈的暂时回到房子内。

  听到声音,表情平静了很多的谭淑媛问道:“有什么发现么?”

  “没有,电梯井很深,我喊了两声,也没有人回应,况且这里也没有电,雯子不太可能从这里下去。”谢春秋客观的分析着,动物到底能不能理解人类的语言,这本身就是个问题,或许刚才狗剩就是纯粹的想磨爪子,只不过凑巧谢春秋问了那句话。

  谭淑媛闻言努力的回忆了一下:“那可不一定哟,因为这里太安静了,所以我好几次都能听到下面传来的声音,有点像是机械运行时的那种嗡嗡声!”

  谢春秋闻言眉头一皱疑惑的问道:“这里都是厚实的水泥地面,你从哪听到下面传来的声音的?”

  谭淑媛一指书架的方向道:“那边,不过只是偶尔会有,我也不太确定哦!”顺着谭淑媛所指,大概便是书架的位置。

  谢春秋便凑近书架仔细的观察了起来,书架约有两米高,乍一看是那种带木纹的木制书架,因为这里太黑谢春秋也分不清它到底是什么颜色,可是当谢春秋用手触摸之后,入手却是一片冰凉,竟然是金属质地,而那些木纹这样看来是绘上去的无疑了,只不过绘的惟妙惟肖罢了,随即谢春秋又轻轻的敲了敲书架的内壁,响声沉闷与他的预期不大相同,给人一种很厚实的感觉,一般这种情况,要么书架很厚实,要么背后便是实心的。

  不过当谢春秋将耳朵贴在上面,仔细聆听之下似乎是有那么一些细微的声音从书架后面传来,电影里这种暗门的开关都是被伪装成一本书,或者书架上的装饰品,不过望着这空空如也的书架,谢春秋又泛起了难,四下摸了一摸发现真的没有一点机关的痕迹,谢春秋只得在别的地方找了起来,监视器前倒是有很多按键和旋钮,不过试了半天也没什么反应,想想那沉闷的响声,谢春秋又不认为自己能拆了那玩意,于是颇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谭淑媛早就听到了谢春秋的动静,这会听到他叹气便问:“那里怎么了?”

  “书架应该是一扇暗门,可是怎么都找不到打开的机关。”谢春秋的表情颇为无奈。

  谭淑媛眉头微蹙,咬了咬嘴唇道:“要不你推一下看看,说不定人家就没机关呢。”

  谢春秋闻言有些好笑:“都做成暗门了,没有机关,那人是傻子么”嘴里虽然吐槽着,谢春秋还是走到了书架旁,好歹总是要试一试的。

  起先,他站在书架的左侧用力一推,书架纹丝不动,而后又站在正面,试着把书架往出拉,也没有反应,谢春秋便准备放弃这种无意义的尝试,不过想到有可能是自右向左打开的,便耐着性子准备再试一次。

  毕竟反正也找不到机关在哪,试一试也不会耽搁什么,也好死心,于是没报什么太大的期望下,谢春秋一只手将书柜往左侧一推,可随着滑轨滚动的声音,书架竟然真的往左侧横移了过去,随即那股同样充满霉潮气息的风便也涌了出来,谢春秋见状心中一喜,继而手上用力使劲的将书柜彻底推向了左侧,随着一条仿佛消防通道般,可上可下的楼梯出现在谢春秋的面前,沿着上行与下行的楼梯的顶端,一盏盏光线柔和的顶灯也亮了起来。

继续阅读:日记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