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本
啵啵复啵啵2018-12-22 15:433,565

  随着灯光亮起,谭淑媛下意识的遮住了双眼,许未见到亮光,此时突然的刺激下她不自觉的染湿了眼眶,即便如此她还不忘得意的道:“你看吧,还真被我猜中了!”

  如此看来是自己钻牛角尖了,想到这里谢春秋却面色诡异的往顶端的灯光看去,这里的灯都有电,可为什么电梯没有电呢,怀揣着疑问谢春秋开始打量起了这里,同样的水泥墙面,这里的却看起来异常干燥,老式的棕红色塑料扶手上下延伸了很远,乍一看,这楼道与任何一栋稍有年头的建筑中的都毫无区别。

  试探着走进楼道内,往后看去书柜一侧的墙壁上写着一个大大的阿拉伯数字1,如果这是代表楼层那么这里应该就是一楼了!

  回头再看谭淑媛,她已经渐渐适应了光线,此时正眨巴着眼睛好奇的往这边张望,而狗剩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竟然直接往下行的楼梯处冲了过去,任凭谢春秋怎么呼唤都不顶用,它的速度很快转瞬间便消失在了楼梯的拐角处。

  既然这里原本就有电,那么雯子坐电梯下去便是极有可能的,而狗剩之所以这么急匆匆的冲下去,多半也是急于寻找它的主人,考虑再三谢春秋还是决定跟上去看一看,随即他自腰间摸出手枪,交给谭淑媛简洁的道:“你待在这里,我下去看看,那个包里有食物,手枪你拿着以防万一!”

  可是谭淑媛闻言立马将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不行,我怕又把你丢了,要去一起去!”

  “可是柳媚还需要人照顾!”谢春秋一指躺靠在墙角的柳媚。

  谭淑媛闻言面露犹豫之色,随后跑到防盗门边,咔嚓一下给关上,又检查了一下柳媚的状态,这才重新回到谢春秋身边道:“这下就不怕外面有什么东西闯进来了!”

  看着谭淑媛倔强又有些期许的眼神,谢春秋很想在这个时候点一点头,可是他并没有忘记此行的原因,那么多丧尸从晋岭附近涌出,又在这发现如此隐蔽的建筑,况且雯子与她师傅也正是为了追查丧尸的来源才失踪的,但凡是个正常人,在这时候都会很自然的将这一切联系在一起。

  想到那些可怕的丧尸,即便是谢春秋都不由得心底发虚,假如在下面遇到一群丧尸他自保都尚且困难,如果再带上谭淑媛这个拖油瓶,恐怕又得和上次一样被逼玩命了,于是他暗自咬牙狠下心来故意指责她:“柳媚是为了你才受这么重的伤,现在还昏迷不醒,你就这么把她丢在这也太没人情味了吧!”

  谢春秋的语气很平淡,不过听在谭淑媛的耳中却很扎心,她此时为了和谢春秋在一起确实故意忽略了柳媚的情况,这话无可反驳。只见她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落寞的后退了一步,很显然谢春秋的话多少有些伤着这个女孩了,见此情景谢春秋也只能叹一口气,为了两人的安全考虑只能如此了,于是最后丢下一句:“我走了以后你现把书架合起来,风大容易着凉!”便朝着狗剩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这里的楼梯很陡,每一个台阶都有二十多公分高,起先谢春秋走的还比较慢,虽然整个楼道内除了平整的水泥墙之外空无一物,可本着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原则,还是看清楚了再往前走的好,这与胆量无关,对于生存的需求根植于每一个生物的基因当中,简单点来说就是怕死!

  向下的楼梯每十三阶就会拐一次弯,粗略估算下来,这一层台阶就有最少两三米的落差,即便如此谢春秋还是连着下了四层却仍见不到底,期间他尝试着从楼梯中间的缝隙当中向下看,却发现早已经被封死了,无奈,在不发出声音的前提下,谢春秋只得尽量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当他默默的数到第八层时,眼前的楼梯终于走到了尽头,而明亮的灯光也到此为止,昏暗狭长的楼道尽头是一扇对开的金属门,此时看起来厚重的大门已经被拉开了一小半,空气从里面涌出在最狭窄的地方发出轻微的哨声,这正是谢春秋之前听到的,这扇金属门看起来很特别,表面光滑平整上面反射着金属最根本的银灰色,并且整扇门完全没有任何把手之类的东西,可以预见假如这扇门合上那么从楼梯下来是无论如何都打不开的。

  从门外往内看去不远处正对的便是一面墙壁,小心的四下打量,在确定没有任何异常后,谢春秋便轻轻的走了进去,约两米宽的走廊横向延伸了很远,除了几个花盆当中干枯的不知名树木外走廊里空无一物,地面是被打磨的很光滑的雨花石,看起来有些八十年代的感觉。

  站在当中,向四周看去并没有类似开关一类的东西,不过反正也看得见倒也不是特别在乎这个,看向两侧一样延伸到很远的走廊,此时谢春秋愈发觉得这地方内有乾坤,单单只是这条走廊最少便有五十余米长,两侧一扇一扇的门都关着,而且偏偏又如此寂静,连一点人气都没有,谁也不知道这些门后到底有些什么,是一堆积满尘土的杂物,亦或者一群变异丧尸,未知领谢春秋感到些许紧张。

  贴着靠门这一侧的墙,水泥墙面传来的冰冷触感能让谢春秋多一些安全感,至少不用担心那些有可能偷偷从黑暗中插向后心的匕首或者利爪,这仿佛被迫害妄想症一般的行为,让此时的谢春秋看起来多少有些神经质,不过这也再所难免,在一个封闭幽暗的环境下,又有极大的可能存在大量丧尸,怎么小心其实都不为过,为了摸清这里的状况,谢春去终究还是向面前的那扇屋门走了过去。

  随着嘎吱的清脆响声,谢春秋的一对利爪早已经伸展到了极限,可映入眼帘的却是一间看起来乱糟糟的房间,里面除了一些散乱在地的书本纸屑以及些许杂物之外什么都没有了,看起来就像是经历过一次匆忙的搬家,小心翼翼的走入其中,最内侧的那扇磨砂玻璃门是关着的,看起来像是个浴室还是厕所之类的地方,随意的捡起脚边的一张a4纸,上面写着一堆谢春秋看不太懂的数据参数,似乎是某种实验的实验报告。

  继续又翻看了一些书本资料,除了几本发行日期为18年7月20日的花花公子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值得谢春秋留意的了,如此看来这里恐怕是某个实验室,说不得之所以这么凌乱便是当初尸瘟病毒爆发后,急于撤离所造成的。

  此时,见到这里很“干净”,谢春秋便安心的准备转身离开,这么多房间他并不准备挨个查看,只要了解一个大概便足够了,当前的主要目的还是先找到狗剩,说不得此时狗剩早已经找到了雯子,他倒是不太担心雯子在这里遇到丧尸,毕竟她师傅的那一对大猫可不是一般的厉害。

  扭身刚刚走出三步,谢春秋左脚下的那块木地板便发出咯吱的声音,同时脚下明显能感觉到有些下陷,低头望去果不其然,左脚下面的那块木地板都已经被踩弯了,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块弯曲的木板下明显是中空的。

  难道是暗格,换揣着疑问,谢春秋蹲下来小心翼翼的取下了那块木地板,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盒子,精心的缝剪让它呈现出漂亮的菱形花纹,边缘位置则用铜线包裹,虽然因为氧化已经失去了光泽,不过依然可以感觉到这个盒子的古朴漂亮,轻轻的捡起来,盒子颇有些份量,一阵打量后,谢春秋从侧面轻轻的扣开盒盖,里面赫然放着一本同样材质的书本,这样看来应该是一套东西。

  精致的东西总是让人爱不释手,虽然这玩意现在的价值可能还不如几张草纸,但这并不妨碍谢春秋将它拿在手里把玩一番,待看够了盒子之后,谢春秋便小心翼翼的将里面的书本抽了出来,翻开第一页,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旭东两个字,而名字之下,还写了一行小字,记录生活的点滴,如此看来应该是个日记本了,看到这里,谢春秋便来了兴趣,日记本中往往会有一些有用的信息记载其中,无论是关于这里还是这个世界,都对谢春秋有莫大的用处,于是再次四下打量一番确认安全后,他便轻轻的打开了笔记本

  2018.7.26 晴

  按照公司的指派,我第一次来到了传说中的晋岭实验室,这里隐秘在深山老林中,空气清新就连水都是甜的,说实话这一刻我恨不得找个泉水叮咚响的地方好好的睡他一下午,可是主任说了,必须先收拾好自己的行李。

  2018.7.28 晴

  工作展开的太快了,以至于我还没有机会亲近大自然便要开始繁重的工作,可偏偏之前的团队走的时候太没品,竟然仿佛逃难般丢下一堆垃圾在里面,即便如此那个监工似的主任也还是对我们的工作进度不满意的大呼小叫,所以我们到底是工人还是研究员?

  2018.7.29 天气完全不清楚

  这是我待在潮闷的山体当中的第三天,实验用的动物不知什么时候早已经送过来,被老老实实的关进笼子里了,主任要求我们赶在八月一号之前完成第一阶段的所有准备工作,说实话像我们这种靠脑子吃饭的人,哪里需要准备什么,还不是因为之前的团队将这里搞的一团糟!

  2018.8.1

  连续不断的加班之下,终于赶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任务,现在是八月一号的凌晨,我开始有些想念家里的父母了,公司说天亮之后会组织大家与家里人进行视频通话,说实话出于保密收了所有通讯设备这件事我真的很!讨!厌!

  老妈还是那么啰嗦,这种地方我去哪找一个女朋友,别说女朋友了即便是女人都是稀罕东西,整个团队里竟然只有隔壁禽类组有一个长相极其尴尬的女人,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们身体健康就好,可是真没想到公司竟然如此给力,这么快就将父母接到了总公司下面的住宅区,希望他们在那里可以认识新的朋友吧!

继续阅读:第三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