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层
啵啵复啵啵2018-12-22 23:093,830

  2018.8.4

  今天主任把我们叫到一起开了一个会,说实话我很失落,恐怕躺在溪水边睡觉的梦想暂时不能实现了,我们将进行的这个实验项目竟然要求全封闭环境,这就意味着这一年里我都得待在这个不见太阳的山洞里,不过能够获得的好处便是结束以后可以返回总公司,干一份薪资待遇优厚且舒适的工作,最主要的是,能吃到老妈包的饺子了。

  这么多天来我们第一次看到美女,说实话看惯了丑的,再突然来个漂亮的总觉得有些不真实,据说是来将其他分部的几个实验体暂存在这里的,也不知道会待多久,据说隔壁几个已经准备趁明天早餐时搭讪了。

  往后又翻了几页,大多是这位叫旭东的研究员在吐槽一些琐碎的事情,不过这种日记如果仔细研究,对了解这个实验室的详细情况还是会有一定帮助的,换个时间谢春秋还是要好好研读一下的,不过此时此刻显然并不是一个好时间,于是谢春秋便将日记本小心的塞进了背包中,背包的材质不错,即便经历了之前的风吹雨打 里面的东西也依然干燥。

  咚!就在谢春秋准备走出房间时,背后猛然传来一声响动,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直把谢春秋吓了的心跳都漏了一拍,神色紧张的赶忙扭头寻向声源,同时一双利爪已经微微扬起,眼睛则迅速的在不大的房间内寻找声源,很快屋子最里面的玻璃门引起了他的注意,只见漆黑环境下磨砂玻璃门上,一个手掌的阴影隐约可见,时不时那只看起来干枯修长的手还会微微蜷缩一下,仿佛是应激反应下的肌肉抽搐。

  好半天谢春秋被吓飞的三魂六魄才渐渐归了位,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真的是太吓人了,任凭一个胆量再大的人也得在这种情境下也会发怵。

  看着那只手,谢春秋可不会天真的以为这扇磨砂玻璃门的背后会有一个活人,于是他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随即右手晶爪抬至与肩齐平,而左手则放在门把手上轻轻的将门拉了开来。

  随着玻璃门被缓缓打开,入眼所见是一个状若枯骨的丧尸,此时它正摇摇晃晃的站在那里,眼中红光暗淡看起来像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谢春秋看了它好几秒,丧尸才反应过来,随即只见它眼中冒出兴奋的光芒,动作迟缓的往谢春秋这边凑过来。

  是因为长时间没有进食的原因吗,看着眼前慢慢靠近的丧尸,谢春秋疑惑的猜测着,他对丧尸的有限了解使其只能这么联想,眼看着丧尸的枯手近在咫尺,谢春秋只得将晶爪刺向了它的脑袋,随着一种仿佛扎在松脆木板上一样的触感传来,一堆石油一般粘稠的黑色液体便从额前的那几个窟窿中流了出来,比之前所见的所有丧尸都要浓稠,散发出的臭味也是最浓烈的。

  满脸厌恶的看着地上的尸体,谢春秋在确认不大的卫生间里再没有丧尸之后,这才从那堆废纸中拿出几张擦拭起了晶爪,虽说晶爪收回时,附说在上面的污物会被指缝间的肉刮掉,可没有人会愿意这么恶心的东西粘在手上。

  此时谢春秋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到不是说他因为杀了一只状若枯骨的丧尸就觉得这里安全了,而是通过这只丧尸,他基本能够确定两次进攻的丧尸正是源自于这里,而这还仅仅是他随意打开的一间屋门,那别的屋子呢。

  想到此处,谢春秋的第一反应是先回到走廊,将通向楼梯的那扇门给合上,如果待会有丧尸趁机从这里溜到一楼,而谭淑媛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又推开了那个书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厚实的金属门并不如想像中的那么沉,谢春秋轻而易举的便将门给合上了,此时他才发现金属门的内测竟然伪装成了水泥墙的模样,一但关上之后严丝合缝,根本看不出来一丝一毫的痕迹,为了以防之后找不到出路,谢春秋便在门前的地上用晶爪刻了一个x,再次检查一番,确认没有问题后他才朝着走廊的深处走去。

  这里的走廊竖直四方看起来很周正,似乎是因为在边缘位置,当直行走到尽头之后,除了一条右拐的路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岔路了,拐过这个拐角映入眼帘的却又是一扇防盗门,门很大将整个过道都挡了个严实,门锁是朝谢春秋这边的,看起来目的是为了不让里面的人来这里,想来是因为那里有条密道的缘故,跨过门当往前再走了几步后,周围的环境又有了很大的不同,首先原本两米宽的走廊在这里被拓展到了约三米宽,而原本很普通的木皮门也被漆白的铁门所代替,上面还偶尔有标注着诸如杂物储藏室,之类的名牌,与这里一对比,之前的那一排屋子恐怕是处于闲置状态的。

  继续往前走了约十几米,左侧一个门牌上“监控室”三个大字引起了谢春秋的注意,不知道这个监控与楼上的那个是什么关系,此时,一阵微微的清风自走廊中吹过,谢春秋的皮肤感到微微的凉意,既而想到之前从那扇金属门进来时呼啸的风声,看来这一层似乎并没有完全断电,最起码通风系统是运行着的。

  想到这里谢春秋却是突然脑袋中灵光一闪,若是这里有电,那么找到配电室是不是有可能恢复电力,那样的话就可以利用监控寻找雯子,这显然要比他在这里瞎转要快的多,并且反正也得继续往前走,若是找不到或者没办法恢复,大可按照现在的笨办法继续找就是了。

  想到就干,谢春秋便继续沿着走廊谨慎前进,可没走出去多远前方便传来一阵隐隐的响动,听起来沉闷却又乱糟糟的,他闻声心中一凛,随即脚步放缓轻声轻脚的走了过去,此时这条三米宽的走廊也已经临近尽头了,前方则依旧是一个右拐的拐角,站在拐角处谢春秋悄悄的探出半个脑袋向发出响动的地方看去,只见三只丧尸正伸着双手动作凌厉的朝一个身影扑过去,而那个身影则更加灵活的跳转横挪躲避着它们,即便每次都是险之又险的避开抓来的枯手,可还是会时不时的用爪子狠狠的抓上一把,只是面对丧尸如果不能击破要害,这些伤口却是没有任何意义,照这样下去,当它的体能下降便迟早会落入这群丧尸的手中,而这个身影正是之前先跑进来的狗剩。

  这是谢春秋第一次知道原来丧尸会袭击人以外的生物,眼看狗剩有危险,他没再继续观望,毫不犹豫的挥舞着双爪冲了上去,这些丧尸相较于刚才碰到的那只便要厉害的多,无论是坚硬的骨头还是灵活的身手,都与那日在一枝梅基地碰到的无二,只是面对久经洗礼的谢春秋,即便这些丧尸再多一倍也依然不是对手,眼看着狗剩一个躲闪不及被一只丧尸扯住了后腿,可任凭它如何撕咬挣扎那只丧尸也还是强行将脑袋凑过去准备狠狠的咬上一口,谢春秋及时的一脚,将那只丧尸踹的在地上滚了三圈,接着右手直刺,对着面前一只还未反应过来的丧尸便刺了过去,随着咔嚓的一声脆响,这只丧尸的脑袋才拧过来一半便定格在了那一刻,随后整个身体一软,便形状扭曲的倒在了地上,此时另外一只才反应过来,待看到身后有个人类时,它双眼透露出兴奋的光彩,随即也不理会狗剩,径直朝谢春秋便冲了过来,显然相比较于变异猫它更喜欢晶人!

  愚笨的丧尸只知道啃咬与进食,又怎么评估敌我双方的实力差距,丧尸的额头虽然坚硬,可最终也不能免去被爆头的下场,连刺两下后谢春秋的晶爪终是从最坚硬的额头上给戳了进去,随即面对远处那仅剩的一只,还不等谢春秋上去了解它,狗剩已经率先扑了上去,面对这只方才抓住它后腿的家伙,狗剩下口时又狠又准,其实细说起来猫科动物的攻击方式并不适合对付丧尸,它们杀死猎物的惯用手法多半都对丧尸没有任何作用,不过狗剩显然早已经学会了与时俱进,只见它先是一扑,便将刚刚起身的丧尸再次扑倒,而后用整个身体的重量踩在丧尸的胸口上,短时间内控制住丧尸的行动,这才一口咬住了丧尸的脖颈,要换成一般的猫科动物,此时便会紧紧咬住喉咙然后等待猎物窒息而死,不过这一招对丧尸收效甚微,所以只见狗剩牢牢的咬住丧尸的脖胫后,猫头猛然一用力,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嚓声,那只丧尸的脑袋便扭曲的歪向了一边,竟是娴熟的扭断了它的脖子。

  待到确认身下的丧尸不再动弹之后,狗剩这才满脸黑血的凑到了谢春秋身边,只见它像狗一样微微张嘴喘着粗气,未了还不忘对着谢春秋喵上两声,如果和未变异之前很多人家中养的猫来对比,这家伙应该算是猫中的话痨了,看它累的慌,谢春秋便从背包里拿出水壶给它小心翼翼的灌了两口,待到狗剩呼吸平稳后,谢春秋才试探着问道:“找到雯子了吗?”

  只见狗剩闻言重新爬起来走向一侧的墙壁,谢春秋这才发现原来那里是电梯门,当中一个电梯门已经被扒开了一半,从上面的痕迹来看,或许正是因为狗剩扒开了这扇电梯门才将这三只丧尸给放了出来,而此时它扒在了另一部电梯门上,看着狗剩的模样谢春秋会意,待将狗剩拽回来后便打开了电梯门,看到里面依旧空空如也,狗剩的眼中露出了些许失望的表情,耳朵也怂拉了下来,向下看去电梯仓的顶端已经清晰可见,应该是在下面一层,不过即便如此目测垂直距离也在十米开外,试着轻轻的喊了两声,下面静悄悄的并没有人回应,刚才的楼梯到这一层已经到底了,可这下面的一层又该怎么去,难道真的只有电梯可以通下去,这是谁他妈设计的,暗中骂了一句谢春秋只得无奈的收回了脑袋,此时他需要找到配电室的理由似乎又多了一个。

  四下打量,电梯正对的是一扇对开的透明玻璃门,凑在门前往对面看去,大约三米外还有一扇一模一样的玻璃门,使得这当中被隔开了一块空间,说是玻璃可用手敲打声音却很沉闷,用手推了一推也没有反应似乎已经上锁了,眼见于此谢春秋便想用晶爪当玻璃刀使在上面划上一个洞出来,可随着一阵令人浑身发痒的尖锐声音之后,看着那所谓玻璃上浅浅的划痕谢春秋却震惊了,自己的利爪有多锋利他心里清楚,可谁曾想这看似普通的玻璃门竟然坚韧程度还在晶爪之上,无奈,既然此路不通谢春秋只得带着狗剩继续沿着面前的走廊直行,通过刚才的那两个拐弯来判断这里整体就是一个长方形的空间,继续沿着走廊走下去说不好最终会拐回入口处,不过这也是无奈之举,如今只能寄期望于找到配电室了。

继续阅读:聪明的狗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