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尸
啵啵复啵啵2018-12-02 11:383,868

  看着摇摆不定的尸墙,谢春秋犹豫再三还是一咬牙将利爪搭在了自己的手腕上,事到如今只能赌一把了,随着锋利的爪子划过,他的手腕立马便渗出了血液,只是看着血流的速度恐怕是不能满足蔡大姐那种体型的丧尸,于是谢春秋不得不强忍着疼痛对着伤口狠狠的再来了一下,随即便有大量的血液溢出,血的味道四散开来,激的尸群更加的躁动,眼看尸墙崩塌在即,趁着血液还在手腕上打转,他赶忙将胳膊递到了蔡大姐的嘴边,闻到这仿佛灵丹妙药一般的血腥气息,即使是受到支配状态下的蔡大姐也险些暴走,张嘴便要向他的胳膊手腕咬去,所幸谢春秋已经预计到这种情况的发生,于是在他专注的控制下,蔡大姐只是连喝了他三大口血之后便住嘴了,而后趁着伤口还有少许血液渗出,谢春秋又将手腕递到了那个小女孩的嘴边,这种体型娇小的少喂些应该也可以把,看着吃相相对文气些的小女孩谢春秋不自觉的想着。

  先给蔡大姐喂血是因为它是这六只当中实力最强的,而给小女孩喂血则是因为它是当中实力最弱的,随着血液融入两只丧尸的身体,它们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了些许肉色,随即只见它们立定原地任凭前方尸潮如何推搡的浑然不动,将头高高仰起的同时,长到极限的嘴里一股似有似无的喘气声,随即全身的关节处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这个过程持续的时间并不太长,不过短短几十秒后两只丧尸眼中红光大盛,身体也以比之前柔韧许多的动作开始微微活动,看在谢春秋眼里,这两只丧尸虽然外表变化不大,可一个甩手一个扭头只见却似是充满了力量,于是谢春秋便试探的对着它们发出了命令“进攻!”

  下一秒,两只原本表情木讷的丧尸,便一皱鼻头露出一口黑灰的牙齿,一双胳膊更是高高抬起仿佛索命的女鬼一般直冲目标的脖子抓去,只见它们黑灰色的指甲深深的嵌入目标的脖颈内,一用力黑血便仿佛挤海绵一般从指尖的缝隙中往外冒,一张大嘴更是毫不留情的咬了上去,在谢春秋的指挥下,被掐住的丧尸脖子很快便被撕掉了一大块肉,面对同类的攻击,这只丧尸最开始显的有些茫然无措,不过一块块肉被生生撕下来之后,仿佛是求生的意志作祟,它终于也开始奋起反击,只可惜它所面对的是肥硕的蔡大姐,虽然它的每一口下去蔡大姐的身上都会少一小块肥油,每一抓都会扯掉一缕皮肤,可是这完全不会对身为丧尸的蔡大姐造成任何影响,反而是这种行为似乎更加激怒了它,只见蔡大姐一边更加用力的掐着它,一边对着已经掏出一个洞的脖子疯狂的啃下去,无数的筋肉与血管伴随着乌黑的血液被掏了出来,即是它再怎么挣扎也无法摆脱蔡大姐那铁箍一般的双手,终于随着一节颈椎骨被蔡大姐生生扯下来,这只丧尸才不甘的歪着脑袋滑落在地,与此同时小女孩竟然用双手折断了自己目标的脖子也完成了击杀,二它们所受的伤则微乎其微,喂血之后的丧尸强的显而易见。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而丧尸之间的战斗又是如此的原始又血腥暴力,以至于身侧的柳媚都看呆了,待发现明显变强的蔡大姐和小女孩后,她一咬牙也有样学样的将自己手腕给割了开来,此时此刻为了生存她不能矫情,谢春秋看在眼并没有阻止,反而控制着另外几只丧尸小心翼翼的将柳媚的血喝了下去,照例是刚才的那般变化,只是在谢春秋感觉起来,这两只丧尸的实力却是要比蔡大姐和小女孩弱了很多。

  不过聊胜于无,毕竟谢春秋也没有那么多血液能够供给这六只丧尸,只是喂了两只已经让他有些微微头晕了,眼看四只进化过的丧尸一阵抓挠撕咬便使得他们压力骤减,于是一不做二不休两人便忍着疼再次划开了伤口,一人又喂了一只丧尸,随着接二连三的噼啪声响起,六只丧尸皆是张合着下颚发出哒哒声,看起来要比刚才精神了很多,随即在谢春秋的授意之下它们便探着胳膊杀进了尸群,丧尸间的战斗已经足够血腥暴力了,如今一群丧尸的战斗更是用血肉横飞来形容最为贴切。

  其实深究起来这个级别的丧尸撇除病毒来说并没有什么杀伤力特别强的攻击,毛糙的指甲以及一口黑牙便是它们所有的武器,所以在无视普通外伤和病毒的丧尸之间,互殴看起来竟然颇具一种暴力美,只见这六只丧尸在谢春秋的指挥之下大开大合,专挑脖颈这种容易下口又致命的地方攻去一时间楼道内血肉四溅,皮毛横飞看起来好不热闹,而紧随其后的谢春秋与柳媚也是丝毫不手软,往往最致命的一击都是由他们打出。

  只是如此高强度的战斗并没有持续很久,随着时间的推移之前已经放了大量鲜血的柳媚首先感到了体力不支,手上的动作也是越来越顿,与此同时谢春秋的体力到是尚且还可以,只是脑袋上青筋微微凸起,几滴汗水却不自觉的滑落,脑袋更是有些微微的发昏,他没料到精确的控制丧尸竟会如此耗费心神,眼看身边的柳媚胸口快速起伏,心知需要休息的谢春秋便打算指挥着丧尸再次组成尸墙,狭窄的楼道内只能容得下三只丧尸并排而立,可是面对这些差不太多的同类,三个只能看未免又有些吃亏,于是谢春秋便控制着丧尸低的站前排高的站后排,而后两排各站一节台阶,这样一来有了高低差,便成了六只丧尸对付两三只丧尸,只见前排的小女孩一边抱着一只秃瓢丧尸的腰,一边在它的胸口处狠狠的撕咬,从女孩的背后乍一看还以为是个“小萝莉与猥琐大叔。avi”与此同时站在它身后的蔡大姐则在台阶侧衬托下比这只秃瓢还高了一个脑袋有余,于是本着能啃着哪是哪的原则,只见蔡大姐一双肥厚的熊掌从两边吧唧一下夹住那颗光亮的脑袋,随即便张开血盆大口咬了下去,看见在降低了控制强度后,这些丧尸依然打的有声有色,谢春秋不禁暗道:汝可识得此阵!

  眼看局面还算稳定,二人紧绷的神经终于松缓了一些,随即只见柳媚也不管地上有多脏,径直便坐在了上面,而谢春秋的反应则要强烈一些,天旋地转的感觉让他差点躺倒在地,大口的喘着粗气,他扶着楼梯把手甩了甩昏昏沉沉的脑袋,即便如此他还是强忍着不适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屋顶,假如丧尸突破尸墙这样做也能给他一定的缓冲空间。

  只是当他跨过木门,迎接他的却是一群人诡异的眼神,控制丧尸的能力太过于耸人听闻了。

  “说不得蔡大姐等人会变成丧尸都是拜他所赐,如果不理远点可能会被他传染上尸瘟也变成丧尸吧!”抱着各种心思,除了谭淑媛丝毫不嫌弃肯上前搀扶谢春秋,其余人都是不自觉的大退了好几步,这些怪异的我想法一但产生便如同魔鬼一般不停的滋生,过了一会稍稍缓过劲来的谢春秋才再次站直身子,还不忘朝楼梯口看了两眼,当看到尸墙暂且牢固之后,他便准备趁此机会在楼顶转转好找一下有没有可能的逃生之路,只是当他扭过身子时,那些原本就警惕心很强的人们竟然逃一般的四散开来,有些原先离的近的更是吓的脸色发白。

  只见当中一个又黑又丑的男子指着谢春秋道:“你不许过来,离我们远点!”众人闻言也都点头附和

  谢春秋见状先是一愣,待看到大家那充满畏惧与厌恶的眼神后,便立刻反应了过来,这种眼神非常的讨厌,因为这会使他想起悲惨的童年,微微叹了一口气后,颇有些心灰意冷的谢春秋便原地坐在了尚有余温的黑色沥青地面上,感受着屁股下传来的温热,看着身边谭淑媛关切的眼神,谢春秋并不想和这些人置气,因为与这些人费口舌实在不值得

  此时仍旧坐在楼梯口的柳媚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从太阳下山到现在才七八个小时,可她付出一切所维护的基地便毁于一旦,此时能够略微松一口气的情况下,看着眼前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她心中便一阵阵的抽痛,当初她给这里的厂长当小三,别人都以为她是为了钱,可是一个乡下小厂的老板有家又有老,其实能给她的经济条件实在有限,若不是因为感情以她的姿色大可去城市里当个外围什么的也比在这赚的多,当病毒爆发时男人的家人都死光了,看着拉起铁丝网的男人她只以为从此以后可以在这里过上甜蜜的小日子,女人不就是这样么,有了爱什么都可以不要。但当满身血污的厂长拉着她的手说:带着这里的人活下去,柳媚便只得怀着巨大的悲伤将对厂长的爱付诸于这个一枝梅基地上,或许自那时以后一枝梅基地便已经是厂长了。

  一时间楼顶上这些人各怀心思,除了远处丧尸打斗时的响动之外再也没有了一点声音,许久之后当谢春秋将心神重新集中在那六只丧尸身上时,却脸色突然一变,此时在尸潮前仆后继的车轮战之下,它们已经变的面目全非了,前排小女孩和另外一个小个子男性丧尸已经被啃掉了大半的头皮,即便是脸上也有很多大大的血窟窿,乌黑的血液正不停的往出渗,看起来极为惨烈,而后排的三只也好不到哪去,诸如蔡大姐此时两只手上的小拇指早已不翼而飞,更别提臃肿手臂上那一个个很深的血窟窿了,甚至于胸前都被咬掉了很大一块,剩下的脂肪组织依旧还呈现着如鸡油一般的黄色,随着身体的晃动而上下起伏。

  只是因为丧尸背对着众人所以虽然他们不时张望,却也没有发现异常,战斗力高又听话的小弟被咬成这样,一方面他有些许的心疼,但更多的还是担忧,大群的丧尸还拥挤在楼下,恐怕继续这样下去六只丧尸迟早会被啃成白骨,至于继续上午帮忙也不太可行,他们的体力支撑不住,而周围这十来个满脸警惕之色的普通人自然也更是指望不上,且看他们手里拿着刀眼睛却往他的方向瞄来,能不动手砍他便已经是万幸。

  本着务实的原则,既然不能再在这耗下去,那么便只能想办法逃出去了,于是打定主意后谢春秋便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这倒把周围那些人吓的够呛,也不理会他们,谢春秋自顾自的走到屋顶的边缘,却绝口不提现在的情况,一方面告诉了他们只会导致自乱阵脚,其次这些人已经不值得他去救了。

  此时再往下看几乎所有的丧尸都拥挤在这栋小楼之下,看着那仍旧密密麻麻的尸群,谢春秋更加肯定了不能耗下去的打算,于是他便伴着众人不解的目光开始围着边缘位置转圈,时而蹲下时而趴下,当一圈走下来之后他还是敏锐的发现了一条有可能逃生的路。

继续阅读:出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