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逃
啵啵复啵啵2019-09-08 14:364,131

  简单目测,北侧围墙与这栋楼的间距大概是七八米,而此时原本散乱的丧尸,早已全部汇聚到了楼的前方,除了零星的几只丧尸还在围墙附近游荡外,这里算得上很干净了,至于墙外则更是茂密的杂草,乍一看,从屋顶助跑后跳下去,说不得就落在围墙外了,可是先不考虑普通人是否有能力跳这么远,单单面对这十多米的高度,跳下去不受伤的可能性便太低了,就算谢春秋是个自愈能力很强的晶人,他也不敢带着伤在漆黑的野外瞎晃悠,更何况还有一个普通人谭淑媛了。

  顺着边缘往楼下望去,多数房间的窗户上都有防盗网,以谢春秋所想,只要沿着防盗网悄悄的爬下去,凭着那一双锋利的晶爪想要割开围墙上的铁丝网简直是易如反掌,就目前来看这不失为一个稳妥的办法。

  想到这里谢春秋有了打算,便起身故作淡定的走回楼道附近,此时六只丧尸组成的防线仍旧稳固,众人也心安理得的坐在房顶远远看着楼道里面血腥的丧尸大战,至于谢春秋之前的行为并没有引起他们的重视,此刻只有谢春秋才清楚,这些丧尸恐怕能够支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丧尸的整个正面已经被抓的血肉模糊,森森的白骨更是隐隐可见,缺少了血肉的支撑,这些丧尸的行动力也在下降,虽然从背后看起来依然勇猛,实则已是强弩之末,朝小楼的正面望去,楼下汇聚的丧尸还有一大堆,心知时间紧迫谢春秋一把便拽着谭淑媛往楼顶的东北角方向走去,相对于别的地方这里距离大群丧尸的位置相对比较远,并且也离楼道附近的众人比较远,当他拉着谭淑媛从那帮人身边走过时,自有离的近的,如同躲避瘟疫一般远远闪开,未了还会骂骂咧咧的小声叫嚷两句,自从他们开始排斥这个人之后,他的表现一直很温和,这无形中助长了众人的胆量,毕竟柿子要挑软的捏。

  “这是要去哪呀?”被拽起来的谭淑媛有些茫然,经过之前的一番折腾,此时的她也颇为困乏,不过仍旧顺从的随着谢春秋,只是满脸的好奇。

  “我们得赶紧从这逃出去!”看了看不远处的那些人,谢春秋待走远了几步才敢轻声说给谭淑媛听。

  “这不是好好的吗,干嘛要跑,还有那些给咱们挡道的丧尸是怎么回事,是你叫过来的吗,你什么时候有这么腻害的能力了?”像个问题宝宝一样的谭淑媛,一但是打开话匣子就开始喋喋不休,一边被谢春秋拽着走,一边问着他各种问题。

  “这些丧尸撑不了多久了,咱们得快点,剩下的等咱们安全以后再慢慢和你说!”也顾不得多解释,再三确定这下面没有丧尸后,谢春秋便准备爬下去。

  只是事到临头却又再次泛起了愁,从这里爬下去他自觉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可是谭淑媛行不行呢,万一失手说不定就得落个粉身碎骨的下场,就在谢春秋考虑是不是得背着她爬下去时,只见谭淑媛凑过来问:“要从这里爬下去吗?”

  见到谢春秋点头,谭淑媛皱着眉头面露难色,许久才似是鼓足了勇气道:“我也不能老做拖油瓶,待会你现下,万一抓不住了你可得接着我啊!”

  这番话倒是让谢春秋有些刮目相看,没想到关键时候谭淑媛竟然如此果断,虽然此刻她看向楼下时嘴唇都变成了白色,可眼神当中却丝毫不见怯懦。再次感应着六只丧尸的状态,心知不能再耽搁了,谢春秋率先抓着屋顶的边缘,借着有力的双臂缓缓的将自己放了下去,随后凭着之前的印象用脚试探一番后,便将一只脚勉强踩在了防盗网上的一处横梁,用力的踩了两下,觉得足够结实后,他才敢将所有的重量都放到脚底,与此同时左手下探,待抓到防盗网后,才彻底松开了右手。

  而此时依旧站在平台之上的谭淑媛则一边看向谢春秋,却又不停的回头张望,挂在了防盗网上的谢春秋自然不清楚上面发生了什么,只得问道:“那边怎么了?”

  谭淑媛答:“那些人怎么也往这边走过来了?”

  听到这话谢春秋内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于是他急忙道:“别管他们,你赶紧下来,我拖着你!”

  谭淑媛闻言很顺从,照着谢春秋刚才的样子就要往下爬,只是还没等她将两只脚都探下去,平台上的脚步声已经急促的接近了,只听一人大喊:“别让他们跑了!”随后便只见一只粗糙的黑手伸出,一把便拽住了谭淑媛的胳膊,而后不顾她的挣扎,强行将她拽了上去,正当谢春秋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只见那个又黑又丑的男人探出脑袋往他这边看来,随后流里流气的道:“你不厚道啊,我们给你吃给你住,现在丧尸还堵在楼道里面呢,作为晶人竟然想先跑,你走了留下我们老大一个人怎么挡得住那么多丧尸,而且那几个挡道的丧尸也是听你指挥的。”言罢谢春秋只听到身后传来碎碎念的声音:“对呀对呀,说来也怪,也不知道他会什么邪术,这丧尸怎么就肯乖乖听他的话?”

  面对黑脸丑男的质疑,谢春秋一脸冷漠的道:“你们大可一起从这里爬下去,也没有人拦着不是,快放开我媳妇!”

  黑脸丑男一脸欠揍的的表情,随后摇头道:“那不行,从这里爬下去太危险了,还是待在屋顶安全!”

  谢春秋强忍着怒火道:“既然你们不愿意走,那我也没办法了。”

  黑脸丑男继续摇头道:“我们不走,你也不许走,这就你和老大两个晶人理应在前面堵着丧尸,听说你们晶人不是都不怕累么,慢慢杀说不得赶天亮就解决完了呢!”

  看着此人一副泼皮无赖的嘴脸,谢春秋的双眼都要喷出火来,若不是此时挂在半空当中手脚不便,非得一爪子将他的脑袋给削下来,面对这种市井无赖一般的人,谢春秋心知仅凭说恐怕是无法解决问题了,就在他考虑是不是要爬上去给他们点教训时,只听上面传来一声女性的尖叫,接着只听谭淑媛愤怒的道:“你干什么,给我滚啊!”

  接着只听几个男人猥琐的道:“老王要说还是你眼光毒,没想到这面罩之下果然是个大美女!”接着便是一群男人猥琐的笑声。

  这一下谢春秋被彻底激怒了,急忙大喊道:“都他妈干什么呢,离我媳妇远点!”

  黑脸丑男一边回头猥琐的看了谭淑媛几眼,一边啧啧道:“你小子艳福不浅啊,这么极品的女人都能找得到,要不这样把,你先上来,反正也是闲着,我们那个老大你也见了,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们都上过她,说起来都算是她的男人了。”说到这黑脸丑男猥琐的一笑接着道:“我们做主把她给你玩,你老婆你肯定都玩腻了,不如给我们兄弟们玩一玩怎么样?”言罢身后又传来谭淑媛的几声尖叫。

  谢春秋此时脸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一双眼睛当中更是冒着丝丝红光,只见他阴沉的盯着黑脸丑男道:“我最后问你一次放不放?”

  黑脸丑男毫不在意的道:“你现上来再说。”言罢黑脸丑男只见谢春秋已经不再仰头看自己,心中只当他已经屈服,于是暗自得意,同时看着身后被彻底扒去一身脏袍,露出婀娜美丽身材的谭淑媛,面露惊艳之色,同时心中已经幻想着待会该用什么姿势玩弄这个尤物了,甚至不自觉的还隔着厚厚的裤子挠了挠,而其余男人也都是一脸的兴奋,更有控制力差的已经朝谭淑媛凶钱的馒头伸出了狼爪。

  而此时楼道内,原本还在与尸潮互相撕咬的六只丧尸却突然停止的攻击,随后毫无征兆的扭头便朝屋顶冲了过来,看着六个正面如同被割草机绞过一般的丧尸,原本还在神伤发呆的柳媚被吓了一跳,随即看着以这六个丧尸为首,朝自己冲来的大批丧尸,她倒也反应极快,立马连滚带爬的就往出跑,待她跑出楼道之后见到众人都围聚在屋顶的东北角,更是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同时嘴里大声的喊:“快逃,尸潮冲上来了!快逃啊!”

  众人闻声都是一脸茫然,甚至于很多人猥琐的表情还挂在脸上,直到借着月色看到紧随柳媚身后的尸潮时,众人才终于反映了过来,眼见情况急转直下这帮人难免慌了神,有人见到尸潮往这个方向冲过来,便立马沿着屋顶的边缘往西北角跑了过去,自然也就几个六神无主的也下意识的随着他跑了过去,只是尸潮当中也很快分出了一小部分追了上去,显然是想要将这最后几个人类一网打尽,眼见于此,以黑脸丑男为首的一撮人,已经顾不得考虑尸潮为什么突然就冲上来了,而是学着谢春秋,笨拙的沿着屋檐往下爬,不过眼看丧尸已至眼前,极度的紧张使得很多人还脚下还没有踩稳便松开了把着的双手,结果自然是随着一声闷响后重重的甩在了地上,脑浆四溅仿佛一个被摔碎的西瓜。

  而此时解脱束缚的谭淑媛见此情景也是有些慌了阵脚,加之这帮普通人也急于爬下去,全都挤在更容易攀爬的窗户正上方这一小片位置,所以一时半会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位置,眼看尸潮涌来这可把她急坏了,于是眼见黑脸丑男占着她之前的位置,正战战兢兢的把着屋檐想要将脚放下去,谭淑媛想到刚才的事便火从心底起,于是一方面为了求生另一方面为了泄愤,她竟然抬起一只脚朝黑脸丑男的脸上踹了过去,黑脸丑男原本还将注意力集中在,下面的谢春秋身上,却觉头顶一暗,再抬头看去时只能看到一个大大的鞋底了。

  谭淑媛这一踹是含恨而出,不知是不是受到谢春秋的影响,当黑脸丑男喷着鼻血一脸惶恐,绝望的从二楼屋顶摔下去时,她内心竟满是畅快的感觉,而后眼看丧尸临近她不再犹豫,动作麻利的爬了下去,谢春秋看到谭淑媛下来才肯再次缓缓的往下爬,而这一切都被紧随其后狂奔而至的柳媚看在眼里,情急之下她也顺着谭淑媛之前的位置爬了下午,而此时谢春秋的右侧随着一声尖叫响起,只见一个人影从二楼屋顶飞跃而下,只是正如之前他所预料的那般,那个人影拖着长音往前方快速落去,却只是勉强落在了围墙的正上方,随着那人被固定铁丝网的角铁穿透,声音也戛然而止,紧随其后一连串的丧尸也如同下饺子般自楼顶落了下来,丧尸对于生人的撕咬本能甚至让它们克服了暂时失重的不适,只见一个趴在防盗网上的倒霉蛋被一只下落的丧尸凌空抓住了头发,而后顺着下落时的惯性,便要将他给拽下去,剧烈的痛感自头顶袭来,倒霉蛋甚至都能感觉到背后正想要张嘴撕咬他的丧尸哈出的口气,这一刻倒霉蛋求生的意志战胜了一切,不顾那几乎要使其晕厥的痛感,他猛的一甩脑袋,随着一阵凉意过后头顶上瞬间涌出了鲜血,待看到那只拽着他头皮的丧尸被摔断脖子时,劫后余生之下他咧着嘴哈哈大笑,只是几乎就在下一秒另一只丧尸便自他的正上方砸了下来,笑声就这么戛然而止,只留下一具姿势扭曲的尸体。

  右边所发生的一切谢春秋都看在眼里,为了以防万一,他连忙命令那六只丧尸再次组成尸墙挡在了他们正上方的屋檐上,所幸缺少了背后的目标,尸潮也懒得理会这几个让它们摸不着头脑的同类,于是伴着不远处接二连三的花式跳楼,以及各种音色的尖叫,谢春秋三人默默无声的开始向下爬,只是看着楼下因为响动而围过来的尸群,他却泛起了难。

继续阅读:争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