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执
啵啵复啵啵2018-12-02 16:094,071

  原本的计划显然已经不适合于现在的情况了,眼见楼下那群丧尸正张扬舞爪的在分食那些坠楼的人,已经位于二楼窗台的谢春秋怎么也不敢往下爬了,再看看头顶谭淑媛微微颤抖的身体,心知她恐怕坚持不了多久,无奈之下他只得打起了眼前这间屋子的注意,从窗外望去不大的房间尽收眼底,在确认安全之后,谢春秋便小心翼翼的在防盗网的两端挖了起来。

  这种老式的防盗网已经很少见了,与常见的钢材焊接一体式防盗网不同,这种防盗网是由一根根的圆柱形铁条镶嵌在木制窗框内的,所以这便给谢春秋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如若是那种纯钢材的框架,且不说晶爪能不能砍得开,就是砍时发出的声音便已经足够要了他们的命了,此时只见他小心翼翼的用爪尖一刮,一小片木屑便掉了下来,随着表面绿色的防腐漆脱落,风吹雨淋之下窗框的质地已经变的非常松软,在锐利的晶爪之下不消一会,一根铁条便被谢春秋悄无声息的抽了出来,随即小心翼翼的将它放在了窗台内。

  随后谢春秋侧着身子开始尝试着从防盗网的缝隙中往进钻,所幸他上算不得粗壮之人,除了胸口处比较挤还是勉强能钻得进去,待跳进屋子后再次粗略的打量了两眼,又赶紧从窗户探出脑袋去招呼谭淑媛,只是包括柳媚再内,当两女钻这个缝隙的时候,却都不约而同的掐住了,看着卡在外面的屁股和胸,谢春秋不禁暗想这身材好也有坏处呀,不过所幸这些部位都是些软乎乎的肉,于是本着助人为乐的纯净想法,谢春秋不得不伸手去帮助她们改变一下这些部位的形状好使其能顺利的钻过来,入手柔软手感极佳,谭淑媛比较年轻相对的要更富有弹性一些,柳媚则是绵软无比,手上只消用力便会深陷其中。

  待两女都顺利进入屋内后,与微微羞红的谭淑媛不同,只见柳媚神色麻木,也不理会谢春秋,而是径直往墙角的那个衣柜走去,看着她轻车熟路的样子,这里应该正好是她的卧室。看着柳媚不善的脸色此时的谢春秋便有些没底,毕竟刚才一时冲动之下,他可是害死了这位老大的男朋友们,于是为了之后的安全着想,他还是决定试探一下这位光杆司令的态度,如若她有报复的想法,说不得……:“柳姐,你没事吧?”

  柳媚斜了他一眼并没有回话,而是扭头继续在衣柜里找着什么,看到她不说话谢春秋一时有些不知该怎么办,总不能问她我害死你那么多男人你恨不恨我这种话吧!

  却见此时谭淑媛突然开口道:“柳姐,那些男人你肯定不喜欢他们吧?”

  柳媚手上的动作一顿,点了点头才幽怨的道:“我品味还没有那么差。”

  谭淑媛故作不解的问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和他们那样……”

  柳媚闻言幽怨的说:“还不都是为了这个基地。”

  “那刚才的事……”

  谭淑媛话虽只说了一半,可柳媚还是能理解的:“我跑过来时就看见你把黑旋风踹下去了,之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好端端的要撤走那六只丧尸。”这话说到最后已经是在质问谢春秋了。

  听到这话谢春秋其实暗自松了一口气,心道只要她不是直接扑上来要为亡夫们报仇,就说明这事还有回旋的余地,于是只见谭淑媛绘声绘色的将之前的事情说了出来,未了谢春秋还继续添油加醋的将黑旋风对柳媚的评价说了一番。

  柳媚就这么站在衣柜前耐心的听着二人将事情的因果讲完,即便是听到谢春秋那些加了料的话,柳媚也依旧面容平静不喜不悲,站在衣柜前敞开的柜门挡住了她的双手,只看得到胳膊在动,却是不知道她在捣鼓些什么,待二人说完柳媚喃喃的道:“那群人是什么东西我太清楚了,基地里都是女人他们平日里私下干些什么我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姐姐妹妹们没到我这告状我是不会管的,我们容着他们目的无非是想找个依靠,妹妹你这么漂亮,他们会干出那种事我信。”只是话到这里就听咔嚓一声,谢春秋闻声色变,随即只见柳媚竟然自衣柜当中抽出了一把半自动步枪,接着只见她转身对着二人满脸悲愤的道:“可这基地里二百余号妇女儿童呢,她们也得罪你们了吗,这些年为了能让这里的人活下来你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同时伺候三十个男人是什么感觉你知道吗,到头来竟然全让你们给毁了!”说道最后柳媚的情绪已经越来越激动,表情也开始变的狰狞了起来,枪口更是渐渐的对向了二人。

  心知遭逢巨变这个女人已经有些失心疯,谢春秋便首先将谭淑媛护在了身后,而后努力装出一副温和的样子安抚道:“柳姐发生这一切我们也不愿意看到,可是这真的只是个巧合,如果我们和尸潮有关也不至于把自己困到这里啊!”

  只是柳媚并不相信他的说辞,一边摇头一边道:“就算尸潮只是个巧合,可基地里那么多人凭空尸变却绝对与你们有关系,今天基地里就你们两个外人,说不得那些尸瘟病毒就是你们传染的,不然为什么蔡大姐它们会听你的指挥!”

  面对柳媚的责难,谢春秋一时间哑口无言,也是这控尸的能力来的太过于突然,也太过于耸人听闻了,普通人很容易便会将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此刻谢春秋的内心倍感委屈,可是显然他也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不过换句话说即便这事真的与他有关系,面对黑洞洞的枪口,那也是怎么都不敢承认的,无可奈何谢春秋一边装作要上前解释缓慢的靠近柳媚,另一边则开口想要继续哄哄这个女人。

  “柳姐,你听我解释。”说话间谢春秋的肌肉早已崩的紧紧的,目光更是专注于柳媚扣着扳机的右手。

  只可惜因为太过于紧张,谢春秋的行为怎么看都有些不自然,柳媚见状眼神一冷森然的道:“你们男人都是骗子,去死吧!”言罢径直扣动了扳机,只见黑洞洞的枪口在黑暗中喷出一股耀眼的火光,巨大枪声在狭小的房间内回荡,震的整个房子都嗡嗡作响,而谭淑媛则早已绝望的闭紧了双眼,不忍看到谢春秋血溅当场的画面,谢春秋的晶体并不擅长防御,这一点她再清楚不过了。

  随着嗒嗒嗒三声枪响过后,屋顶被打的溅落了一大片水泥渣滓,谭淑媛更是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尖叫,此时再看谢春秋,脑门之上也早已布满冷汗,同时右臂努力前伸,利爪弹出,而爪尖则堪堪抵在枪管之下,此时开枪时的巨大震动让他紧绷的右手都有些发麻,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没敢有丝毫的放松。

  眼前的这一幕让柳媚有些不敢相信,没想到如此近距离的三枪,竟然会在谢春秋的干扰下全部落空,虽说她并不擅长于射击,可这也太出乎意料了。

  天知道这个女人会不会继续开枪,所以趁着这一瞬间的机会,谢春秋身体突然暴起,一步便冲到了柳媚的面前,同时右臂发力,将枪口高高抬起,以防误伤身后的谭淑媛。

  柳媚见此情景也不甘示弱,几乎下意识的便要再次扣动扳机,不过早就盯着她右手的谢春秋自然不会给她这个机会,几乎就在冲上来的同时,他的左手已经利爪弹出朝着扳机的位置挥了下去。

  眼见利爪将至,柳媚被逼无奈只得将扣着扳机的手指抽了出来,随着枪身上被划出三道爪印,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谢春秋的这一击,一击不中,他也不气馁,而是顺势将伸右臂往前一探,便死死的抓在了步枪的准心处,随即用力一抽,柳媚反应不及,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步枪朝着谢春秋的身后飞去,随着步枪落地,早有准备的谭淑媛立马过去将枪抱在了怀里,随后也不管会不会开枪便有模有样的端着。

  刚才那一下子弹几乎是贴着谢春秋的头顶飞上去的,如今危险接触,受到惊吓的谢春秋一气之下便踹在了柳媚的胸口,虽然同为晶人,但柳媚的体质明显要比谢春秋差了不止一个档次,受了这全力一脚后,立马倒飞出一米多远,随后被身后的墙壁所阻挡,咚的一身便靠座在了地上,表情更是十分的痛苦,捂着胸口几次想要站起来却都没有成功。

  看到柳媚失去威胁,谢春秋才愤怒的指着她骂道:“你TM就是个傻逼,我把你们基地的人都给害死了有什么好处,我要真诚心给你们这捣乱还会把自己给套进去,你是不是让男人玩多了,脑子都秀逗了!”也是刚才那一下把谢春秋吓坏了,此时依旧有些惊魂未定的他发泄似的对着柳媚谩骂到。

  谢春秋的话说的难听,加上刚刚挨了揍,想到已经一无所有,柳媚便再也忍不住抱着脑袋哭了起来,未了还瓮声瓮气的道:“我男人走的时候就给我留下这个基地,他嘱托我要照顾好它的,现在什么都没了……”说道痛处柳媚哭的更伤心了。

  谢春秋也不是一个暴躁的人,其实真如柳媚所说,那她也是个无依无靠的可怜人,想到为了亡夫的遗愿,和那么多妇女儿童能够生存,连自己都搭进去了,谢春秋便再也恨不起来了,对于刚才她失控的行为也能够理解,于是在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后,他便开始观察起屋外的情况,毕竟刚才那么大的动静,天知道丧尸会怎么样。

  先往窗外一探脑袋,谢春秋的脸立马就黑了下来,只见此时楼下无数丧尸早已密密麻麻的拥挤在窗户的正下方,一张张麻木而饥饿的面孔全都高高扬起,看起来非常渗人,见此情景,谢春秋又连忙往房间的另一头走过去,要知道前面的窗户外可就是楼道了,沿着过道的一排窗户都有两层遮光度比较好的窗帘,小心翼翼的撩开一角左右看了看,出人意料的过道里竟然没有一只丧尸,未了又经过那个毛躁的门洞在另外一个窗户角再次确认了一番,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只要这边没有丧尸围过来,他们暂时便是安全的。

  再次回身时,谭淑媛已经将柳媚扶到了一旁的床上,竟是丝毫不记恨这个刚才向他们开枪的女人,再看那杆步枪则被她随意的丢在一旁,见此情景谢春秋也是暗骂这姑娘心可真大,刚才那女人还开枪要杀了他们,现在竟然就敢再次把枪放在她旁边,同时赶紧走过去将枪拿了起来,略带警惕的看着柳媚,只要她敢对谭淑媛有什么不鬼,这次谢春秋将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这个女人,不过哭也哭了闹也闹了,此时的柳媚似乎发泄完了情绪,竟低着头乖巧的听着谭淑媛的劝慰。

  “大哥他活着肯定不愿意看到你样子,我相信一个真心爱你的人肯定会希望你能够过的好好的,如果他知道这个基地已经成为你的负担,那他在天有灵肯定会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在我看来事到如今其实对姐姐你反而是个解脱,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我们就看开点吧,毕竟前面的路还很长,将过去埋在心底,精力充沛的去面对新的一天,不瞒你说我和我老公认识的时候,我父亲已经……”女人的友谊似乎就是这么的奇怪,上一刻还你死我活的柳媚,竟然随着谭淑媛的劝慰缓和了下来,随即也是妹妹长,妹妹短的吐起了心中压抑多年的不快,而谢春秋只得有些懵逼的在一旁看着,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窗帘的缝隙处一闪而过的阴影

继续阅读:求生之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