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生之路
啵啵复啵啵2018-12-03 10:034,203

  两个女人凑在一起聊天真的很可怕,只见两女你一言我一语从自己不幸的遭遇扯到怎么在有限的条件下保养皮肤,竟然完全不在乎现在所处的状况,时不时的还会悄悄的看一眼谢春秋,随后神色诡异的低声耳语,不同于她们,站在窗边的谢春秋则满脸愁容,往远处望去窗台的位置几乎与围墙是齐平的,甚至于还可以微微的看到一些墙外的杂草,只是再往楼下看去,密密麻麻的丧尸却始终没有散去,除非他们能从窗台飞到围墙上否则想要逃出去真的有些不太可能了,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以谢春秋的性格,终归就这么闲着也不是办法,于是想到头顶上那六只丧尸,谢春秋便再次将心神放在了那里。

  透过丧尸的感知,此时屋顶上除了一撮一撮的丧尸之外已经空无一物了,在选择是直接喂丧尸还是冒险跳下去时,人的想法出奇的一至。貌似是受到刚才枪声的影响,此时大部分丧尸都集中在了东北角,在这时谢春秋不得不感叹这六只丧尸用起来真舒服,没错,只有舒服这个词可以形容他的心情,即便是经过刚才的一系列混乱,在谢春秋都已经完全忽视它们存在的前提之下,这六只丧尸依旧紧挨着彼此执行着他的最后一个命令。

  控制着丧尸绕过尸群,谢春秋决定先用它们去查探一下附近的情况,好看看能不能找到别的逃生路线,屋顶的状况与之前相当,除了楼下的尸群已经聚集到围墙这里外,并没有什么变化,无奈他只得控制着丧尸下楼去转转,刚一跨入楼道,所见便是一副炼狱一般的模样,缺少了推搡拥挤的尸群阻挡视线,此时楼道内之前丧尸交战的地方看的一目了然,只见原本白灰色的墙壁上随处可见溅射状的黑色血液,许多细碎的肉块则随着已经半凝固的血液晃悠的粘在墙上,甚至于屋顶上面也有很多,地上更是黏腻不堪,即便是刚才亲身经历这一切的谢春秋,此时也是在屋子里暗自咂舌。

  此时已至后半夜天上的月亮已经渐渐在向西边滑落,老式的楼内因为层高比较高,所以从屋顶下到二楼还得拐一个弯,待转过弯后,顺着楼梯往下望,便可以看到位于楼梯前方二楼的一小节过道,而过道的东侧尽头正是谢春秋他们所在的屋子,此时在月光的照耀下,楼道呈现出一种荧光一般的灰白色,与刚才的那一幕相比到是清爽了许多,暗自吐出一口浊气,谢春秋便继续控制着丧尸们下楼,只是当它们快要走完这段楼梯时,随着视角的转变,谢春秋却隐约发现左侧的楼道内似乎漂起了一小节布料,不过因为风的原因很快的又落了回去,想到这不正是他们所在的位置,谢春秋的心便咯噔一下提到了嗓子眼,那是什么东西?抱着疑问他赶忙控制着丧尸走向了二楼的过道,随着丧尸拐过墙角,眼前的情景让他瞬间头皮发麻,只见整个过道内不知何时竟然悄无声息的塞满了丧尸,而他刚才所见的烂布料正是一只丧尸身上的破衣服。

  更为惊悚的是,往里看去,可以清晰的看到最前端靠窗户位置的几只丧尸竟然十分拟人的,正弯着腰往窗户内张望,看到这一幕谢春秋不由自主的往窗户的方向看了过去,不过所幸有厚厚的窗帘阻挡倒也不必直接面对这些家伙,只是想着尸群与自己就隔着一道不太结实的窗户,还是令谢春秋有些难安。

  回身看看仍旧手挽着手热烈的小声聊天的两个女人,谢春秋一边快速走过去,表情冷峻的制止了她们的交谈,一方面轻手轻脚的走到窗户边再次仔细检查了一番窗帘,所幸这件是柳媚的卧室,所以平日里窗帘都拉的很严实,倒也没有暴露太多。

  通过丧尸,看着被围的水泄不通的过道,谢春秋明白,事已至此,这里肯定是不能再继续待下去了,可这上下背后都有丧尸,着实也让谢春秋倍感头疼,此时看到他的反常举动,谭淑媛也是露出了一个问询的表情,谢春秋不敢说话,于是指了指窗户外面,而一侧的柳媚则大胆的走到了窗户边,而后蹑手蹑脚的从窗帘的外侧轻轻掀起了一角,随即便脸色大变的捂住了嘴退了回来,看得出来她是强忍着没有让自己叫出声的。看到她们已经清楚了事态的严重性,谢春秋便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在了窗外的围墙上,事到如今从这里逃出去恐怕是唯一的选择了。

  此时为了更直观的观察门外尸群的动向,谢春秋将很大一部分精神都集中在了六只丧尸的身上,在看到身边对它们丝毫不理会的丧尸后,他突然灵机一动,若是利用这几只丧尸制造噪音将尸潮引到别的地方,是不是就有逃生的机会了,可随即怎么制造出足以瞬间吸引所有丧尸注意力的声音却又成了个问题,显然仅仅通过这些丧尸去捶打物体所发出的响动,是不足以吸引分散在周围的全部丧尸的。

  不过当看到放在一旁的步枪后,谢春秋便有了办法,只见他将那杆步枪重新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而后又打开了弹夹,在看到一排黄橙橙的“花生米”时,便欣慰的笑了,随即赶忙走到之前他们下来的窗户边,再次小心翼翼的削掉了一根铁棍后,便向上将步枪给丢到了屋顶上,与此同时人高马大的蔡大姐已经哼哧哼哧的再次爬到了屋顶,随后捡起地上的步枪便往楼下的广场走去。

  只要利用好枪支所发出的巨大噪声,尸潮便有很大的机会被全部吸引到楼前广场上,届时他们便可以趁此机会顺着窗户滑下一楼翻墙开溜,此时随着蔡大姐提着枪离开大楼,为了以防万一,另外的五只丧尸啧还是远远的站在二楼西侧的过道内对这一小群丧尸进行着监视,只要一有不对谢春秋也便能第一时间察觉,随着蔡大姐晃晃悠悠的走到广场上,眼看万事俱备,谢春秋便拉过两女附在耳边说:“待会枪声一响,只要楼下的丧尸散开,咱们就立马往下爬,趁机翻墙逃出这里!”

  看到二女点头,谢春秋又连续砍下几根防盗网上的钢条,好让二女一会逃跑时能顺利一些,此时天边鱼肚泛白,已是黎明的前夕,在这美好的预兆之下,谢春秋再三确认无误后,指挥者蔡大姐扣动了扳机。

  随着一阵短促的枪声响起,稍微安静下来的尸群再次咆哮了起来,几乎一瞬间,几乎所有的丧尸都寻着声音的方向狂奔了过去,为了更好的吸引丧尸的注意力,谢春秋在控制着蔡大姐点射几发之后,便暂时停了下来,与此同时则悄悄的将脑袋探出窗外,只见此时楼下原本汇聚的尸群已经在开始推搡着往小广场的方向移动了,只是因为数量太多而暂时造成了阻塞,眼见有成效谢春秋一阵欣喜。

  而此时蔡大姐的身边已经围满了那些率先抵达的丧尸,因为枪声的突然停止此时它们正暴躁的围着它蔡大姐打转,似乎想找出那个隐藏在这里的人类,不去理会它们,本着试验的态度,谢春秋这次控制着蔡大姐小心翼翼的进行了瞄准。

  随着一阵枪声再次响起,原本在蔡大姐身旁瞎晃的一只丧尸已经被爆了头,虽说以丧尸的感知模式瞄准这件事对它们来说很困来,不过通过谢春秋的精确控制,以他的脑子带为瞄准之后进行射击被证明还是可行的。随着枪声,周边那些疯狂的丧尸立刻朝着枪的方向便扑了过去,没有发现可以攻击的目标,在巨大噪声的刺激下,尸群开始胡乱的攻击,面对一群丧尸,即便是身强体壮的蔡大姐都被退了个踉跄,手中的步枪更是险些被夺去。

  眼见于此,再次朝楼下看了一眼后,发现尸群已经渐渐远离这里,谢春秋一咬牙,指挥着蔡大姐将步枪的扳机给扣到了底,随着一连串的枪声响回荡在广场之上,这里仿佛瞬间变成了一个拥有无穷引力的黑洞,只见四面八方的丧尸都疯狂的朝那里涌去,并且以蔡大姐所在的位置为核心,极度密集的丧尸开始层层叠叠的压在了一起,混乱之下丧尸也不在顾忌身边的同类,开始漫无目的的胡乱抓咬起来,深陷其中的蔡大姐更是被众多丧尸围攻,身上的赘肉如同豆腐块一般的被剥离下来,即便如此直到胳膊被扯下来之前,它都没有松动扣着扳机的手指。

  此时再次看向楼下,靠近小楼拐角处的大批丧尸早已看不见踪影,除了零星的两三只之外,已经算得上非常干净了。

  机不可失,谢春秋一方面控制着五只丧尸开始下口往围墙的方向移动,一方面率先跳出窗户,迅捷的往地面爬去,倒不是说他贪生怕死想要先逃,地面上那三三两两的丧尸,能够迅速解决的也只有他一人,并且以他的身手,完全可以在之后两女爬到一半的时候直接接住她们,这样一来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至于将五只丧尸叫过来,则是为了以防万一。

  当谢春秋小心翼翼的扒在一楼防盗网的上端时,只见他一双利爪缓缓探出,而后看准位置,便扭身一跃而下,一双爪子则在半空中已经瞄准了正下方的两只丧尸,随着扑哧两声,借着下落时的力量,锋利的晶爪直接齐根自两只丧尸的天灵盖而入,随后不敢有丝毫停顿,谢春秋顺势将双脚踩在两只丧尸的身上,双手发力便又将拔出来的爪子插向了一侧的另一只丧尸,从人颅骨的构造来说,前额的骨骼是最厚的,而两侧太阳穴位置的骨头则是最薄的,深知这个道理的谢春秋毫不犹豫的便选择了自两侧将晶爪插入这只丧尸的脑袋,全力以赴之下,这只丧尸也是毫无知觉的被秒杀,接着他连气都不敢多喘一口又径直扑向围墙下的两只丧尸。

  与此同时谭淑媛也率先爬出了窗户,只是以她的身手,想要爬下来恐怕还得一小会,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刻意抢在柳媚之前,虽说刚才二人还相谈甚欢,可面对生死她并不会与这位姐姐客气。

  随着那两只丧尸也被谢春秋干净的解决了,四下张望了一下,最近的丧尸也在楼的西侧,并且此刻它也正跪在一具尸体前啃的正香,并没有理会他们的打算,于是谢春秋又赶忙一个助跑,在墙上连蹬两步脚后借着晶爪的固定,一气呵成的爬上了围墙,随即挥舞着晶爪对围墙上的铁丝网一阵挥砍,早已锈迹斑斑的铁丝网自然经不起切割,几下过后一人宽的空档便被生生砍了出来,接着便有又马不停蹄的跳回了围墙内。

  而此时两女也正好一上一下的吊在了防盗网上,在谢春秋的示意之下,先后跳了下来又被他稳稳的接住,只是因为柳媚的位置较高,这一接之下却是让谢春秋手腕的伤口再次裂开了,虽说晶人愈合能力强,可这不过才过去几个小时,如此深的伤口自然没有愈合,于是鲜血再一次溢了出来。

  所幸柳媚反应也算快,赶忙从身上扯下一块布料便包在了谢春秋的伤口上,未了还麻利的打了一个结,谢春秋见状也没有在意,摇头阻止了要来查看的谭淑媛,随即一指围墙示意二女赶紧过去,只是当转动视线之时,刚好瞥了一眼西侧的那几只丧尸,却把他吓了一大跳。

  只见原本低头啃食的丧尸,此时已经瞪着干枯凹陷的双眼看向了他们这边,而嘴角还挂着几缕带血的皮肉,随即这几只丧尸瞬间弹起,舍弃了眼前的美食,朝着三人的方向扑奔了过来,与此同时背后的五只丧尸也已经走到了近前,随即谢春秋只感觉这五只丧尸竟也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扑向自己,接着他看向手腕上被血染红的布料,脸色刷的一下便白了,显然他的鲜血要比这些尸体更具有吸引力,接着只听大楼的拐角处传来一阵密集的响动,随后只见一大群疯狂的丧尸便拐过墙角奔向三人。

继续阅读:牺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