牺牲?
啵啵复啵啵2018-12-03 23:424,083

  看到如此多都丧尸迎面冲来,谢春秋瞬间汗毛炸立,扭头便跑,只见他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已经看傻了的二女身前,左右手各拽着一个便往围墙边跑去,与此同时五只丧尸则在他的授意之下迎着奔涌的尸潮冲了上去,纵使敌人有百倍之巨,它们也毫无惧色,虽肉烂肢残,也没有停下进攻的步伐。

  这时候指望通过它们杀死别的丧尸来拖延时间显然是不切实际的,谢春秋很理智的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就是拖拽,只见这五只丧尸仿佛乞讨一般,看准了便冲上去抱住一只丧尸的双腿,未了还扬胳膊扬腿的想要拌倒更多丧尸,只是它们所面对的敌人数量实在是太巨大了,在这相对开阔的环境之下,面对汹涌而来的尸潮,这五只丧尸的行为无异于螳臂挡车,脆弱的经不起一丝拍打,不过刚刚拌倒几只便被紧随其后的尸潮所淹没,连一个眨眼的功夫都没有,对于这些胆敢阻挠自己吞噬血肉的同类,狂暴的尸群迅速的给予了回应,只见自尸潮当中四散的肉块和飞溅的黑血便是它们的结局。

  此时三人才不过刚刚到达围墙之下,感受到五只丧尸的气息已经消失,谢春秋还未等谭淑媛停下脚步,便已经焦急的将双手拖到她腋下,随后爆喝一声,同时双臂发力,竟将谭淑媛高高的抛了上去,只见谭淑媛轻轻一抓便已经扒在了墙头,随后谢春秋亦准备用相同的动作将柳媚也抛过去,怎奈尸群潮此时已经到了他的背后。

  被一大群丧尸包围是种什么感觉,此时的谢春秋可能答不上来,因为这时他的大脑早已一片空白,虽然丧尸的眼睛早已浑浊无神的翻了白眼,可是那当中对他血肉的觊觎,谢春秋还是可以清晰的感受得到,出于本能他毫不犹豫的挥出了双爪,只见他双臂臌胀,蠕动的肌肉上尽是盘根错节的血管,仿佛被开水烫过一般浑身的皮肤都变成了红色,一双眼睛更是绽放出比丧尸还亮的红光,体内的能量流转,一双晶爪内似是有光斑来回游动,面对数百倍与他的敌人,战斗或许只会持续很短的时间,但是他必须战斗!

  “快走,帮我照顾谭淑媛。”对着身侧的柳媚喊出这句话,谢春秋义无反顾的冲向了尸潮,浑身散发出如同猛虎下山一般的气势,只见他怒吼着迎向最先冲过来几只丧尸,手臂大张全力挥出了利爪,同时腰部用力扭动,力争让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肉都发挥潜力,随即锋利的晶爪与坚硬的黑骨碰撞在一起,一阵让人牙酸的摩擦声响起,即便手臂上传来的阻力颇大,可谢春秋还是凭着过人的臂力以及一往无前的气势硬生生将这一抓给轮圆了,随后只见那几只丧尸额头上出现了三道黑线,而后大量的黑血自黑线当中溢出,随着身后丧尸的摇晃它们的天灵盖立马与身体分家连带着头皮滚落在地,脑袋当中乌黑的血液与其中灰白的大脑晃晃悠悠如同一碗放了黑糖的豆腐脑,只是还未等他喘一口气,后续的丧尸便要自他的两侧冲向正在爬墙的柳媚,谢春秋见状当机立断,一双手臂大张完全放弃了对自己的防护,随后重心下移做出弓步硬生生将它们拦在了身前,不管这群丧尸如何抓挠,仿佛金刚不坏之身一般的谢春秋依旧没有丝毫要松手的意思,未了脚下用力还硬生生的将这一群丧尸给往后退推了好几步,这一刻仅他一人的怒吼声便已经完全盖过了整个尸潮的阴啼之声。

  这时只听身后柳媚焦急的大喊:“快把手给我!”

  扭头望去,此刻她已经骑在了围墙之上,此时因为正全力以赴的与尸群角力,谢春秋的脸早已涨的通红,浑身的肌肉更是不停的抖动,只是维持现在的状态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气力,恐怕只要他一转身,便会瞬间被无数只丧尸给淹没,只见他勉为其难的从紧闭的嘴缝当中挤出一个字:“走!”而后全身发力往前一推,只见尸潮竟然被他推的倒退一步,随即借着这个空档他再次挥舞起锋利的双爪。

  此时的我谢春秋早已进入忘我的状态,全部的心神都浸入到了每次一的攻击当中,脑眼手完美的配合之下,往往之前两三下才可以解决一只的丧尸,此时只需一击便可以杀死好几只,并且每一次攻击看似用力奇大,不过往往一招用老之际,便能通过柔韧的动作化解其惯性,随后又能借力毫无间隙的再次打出一击,往往是一击更比一击的威力强。

  以柳媚的视角看来,谢春秋的攻击便如同一曲舞蹈般,如同一缕浮空之水,游走于污浊的尸群当中却丝毫不受其影响,面对这充满美感的我攻击,若不是脚下的丧尸渐渐围了过来,柳媚或许能坐在围墙上看很久。

  看着眼前逐渐将谢春秋与她分隔的尸群,柳媚心中清楚这个于群尸中起舞的男人恐怕走不了了,一种难言的情愫在心头突然爆发,这一刻她将自己的嘴唇都咬出了血,这一刻那个她心甘情愿为其做小三的男人似乎又回来了,想到当年他也是以一副瘦弱的身躯阻挡着壮硕的野猪,从而给了她生的希望,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她再次感受到了被人保护的感觉,只是这一切是那么的短暂,或者说她醒悟的太晚,当她跳下围墙的时候谢春秋起舞的身影已经被她刻在了心间,含着泪水,强行拉着想要翻回去的谭淑媛,这一刻起柳媚的人生有了新的目标,替他守护谭淑媛。

  与此同时连续的超负荷攻击,极快的消耗了谢春秋的体力,肌肉的酸痛感逐渐强烈,虽然此刻他的意志强大到可以完全忽略这些身体上的不适,可身体机能的下降却是他无法阻止的,眼看着力量一点一点下降,直至一击打出只能在丧尸脑门上留下几道伤痕,早已进入忘我之境的谢春秋没有感到恐惧,只是在心底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即右臂便传来一阵剧痛,扭头看去一只趁机而入的丧尸已经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肩头,面对这灵丹妙药一般的血肉,丧尸撕咬的比平常更加疯狂,紧接着更多的丧尸也趁着谢春秋与那只丧尸纠缠的空隙围了上来,眼见于此虽说手上动作不停,可谢春秋的内心其实已经放弃了对生的祈愿,在可以预料到的几秒钟后,他将被群尸分食,只是可惜才刚刚得到了百洁的一些消息……

  此时东侧小楼的屋顶上,三个身穿迷彩紧身衣的神秘人正透过枪上的瞄准镜看向被丧尸包围的谢春秋,只见他们看起来似是橡胶质地的紧身衣,将身体从脚到头都给完全包裹在了里面,乍一看有些像潜水服,而嘴上则带着一个金属质地的口罩将口鼻严严实实的包裹了起来,从上面微微凸出的两排圆柱来看应该具有防毒面具的功效,只有一个镜片的眼镜之下,则露出一只麻木冷漠的眼睛。

  只见当中一个观察谢春秋的神秘人道:“目标已经陷入极度危险,有大概率死亡!”

  站在最左侧的那个神秘人闻言不敢犹豫立马道:“干涉!”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另外两个人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只见主枪管之下的榴弹发射器发出嗖的一声,伴随着一阵徐徐而起的青烟,谢春秋不远处的尸群突然炸开,热浪将无数残肢卷向空中,而后又迅速的洒落在地。

  突如其来的爆炸甚至让谢春秋都暂时忘记了被丧尸撕咬的痛苦,还在他有些惊慌失措的时候,接二连三的爆炸开始出现在他的四周,强烈的气浪从不同的方位拍打在他的身上,仿佛被武林高手打了无数掌,难受的几乎要吐出血来,整个人更是被震的发昏,双耳嗡嗡作响,若是个普通人此时可能已经晕厥过去了,不过作为晶人谢春秋竟然逆天的快速适应了,经过最初的惊慌与不适之后,眼看着爆炸只是围着他转,谢春秋明白这是有人在救他,于是一方面暗自松了一口气,另一方面则努力稳住身形开始向四周张望。

  此刻正在射击的神秘人们并没有刻意隐藏,所以寻着声音看去,谢春秋很快的便发现了站在屋顶的他们,虽然一时半会还搞不清这些人是怎么回事,不过生的大门的的确确是再次为他打开了。

  借着尸群被爆炸冲散的空档,顾不得理会个别突破爆炸圈的丧尸,谢春秋强提精神仿佛一头牛一般横冲直撞的朝着围墙跑了过去,当最后一次爆炸在他的身后响起时,已经骑上围墙的谢春秋此时再看向东侧小楼的屋顶,那三个人神秘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恍惚之间他并没有死里逃生的喜悦,而是看着爆炸留下的痕迹觉的有些不真实,那些神秘人的奇怪着装和精良的装备与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的所见大相径庭,难道现在还有隐藏着的正规军?抱着疑惑,最后看了一眼下面的尸群,他纵身翻出了围墙,丧尸的智商还没有高到懂得从围墙的缺口处绕行,趁着这段围墙还算牢固,谢春秋大步朝着主路的方向跑了过去。

  迎着初升的太阳,谢春秋身体上的不适大幅的减弱了,可是这一夜的激战实在是令他积劳过多,迷迷糊糊的沿着路跑了很久,感受着阳光的温暖在体内缓缓的游走,强烈的睡意渐渐袭来,终于当碰到路边一节矮小的灌木之后,他往前一栽便滚入了路边的草丛当中,睡魔蒙上了他的双眼屏蔽了他的感知,无尽的困意将他牢牢的按在了地上。

  睡梦当中,身穿紧身迷彩衣的人再次出现,只见他左右手反握两把黑色的匕首,不停的朝谢春秋刺来,那人招式凌厉谢春秋根本无法阻挡,不一会就被刺了好几刀,对于死的恐惧使他只敢不停的后退,可神秘人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他,不但继续逼近,手上的匕首也开始往他的要害划来,终于,在巨大的压力之下,谢春秋对着神秘人的脖子挥出了自己的右手。

  啪,随着一个响亮的耳光过后,谢春秋有些木然的睁开了双眼,眼前是一个脸型消瘦略微有些黑的年轻人,一头浓密的卷发和粗眉毛让他看起来有些像个印度人,眼见他又要扬起巴掌拍过来,谢春秋连忙抬手道:“醒了,醒了!”随后便赶紧坐了起来,晃了晃仍旧有些胀痛的脑袋。

  随着他坐起来,原本围在四周的人群也轰然退后了好几步,唯独这个卷毛依然蹙着眉打量着谢春秋的全身,只见他问道:“你是一枝梅基地跑出来的?”

  见到谢春秋点头,他接着问:“里面还有活人么?”

  谢春秋犹豫了一会才道:“应该没有了。”

  听到这话,一旁一个男子突然就跪在了地上嚎啕大哭,而手上还捧着一张老旧的相片,周围则有几人象征性的安慰了两下。

  这时卷毛再次扭过头来,看了一眼谢春秋肩膀上的伤口道:“还能动么?”

  谢春秋有些纳闷,于是道:“当然可以呀!”

  卷毛又道:“那你跟我们走一趟吧,放心我们会给你报仇的!”

  谢春秋听到这话更加郁闷了,他又没死何来报仇一说,不过随即顺着卷毛的目光看到肩头上的伤口时便了然了,此时他的晶爪已经收回,这个卷毛把他当做一个被感染的普通人来看自然会有这话,想清原委谢春秋便道:“丧尸是从西侧围墙攻进去的,就那一个开口,我已经成了这样了,就不跟你们去了。”

  卷毛闻言点了点头道:“也好,那你好好休息吧!”言罢却从腰间掏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谢春秋的脑袋。

继续阅读:土法治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