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法治尸
啵啵复啵啵2019-08-16 16:564,491

  见此情形,谢春秋吓得立马抬手去挡,同时赶忙问到道:“你这是干什么?”

  卷毛闻言有些纳闷的问:“你都感染了,我总不能放任你变异了去祸害别人吧!”接着语气温和的宽慰道:“放心不疼的!”

  卷毛的话把谢春秋听的有些牙疼,看向四周这一群人的数量还不在少处,并且全都是青壮年的男性,估摸着反抗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这样一来就只有亮出晶人的身份才能免去被枪决的下场,于是他试探着询问:“你们是源火基地的?”

  看到卷毛点头谢春秋牙更疼了,直吸冷气,天知道这些源火基地的人会不会在知道他的身份后给带上镣铐,生命很重要自由价更高呀,无奈之下谢春秋只得道:“那我还是先带你们过去把!”一枝梅基地里有大量丧尸,或许待会他可以趁乱溜走也说不定。

  而卷毛闻言也是欣冉同意,显然之前的手段也不过是为了逼谢春秋就范罢了,接着只见卷毛对着身后喊道:“吴鑫你过来!”

  随即一个约莫十八九岁,嘴边还布满绒毛的小伙子跑了过来:“杨凯哥有啥事!”

  杨凯一拍吴鑫的肩膀道:“交给你个任务,从现在开始你就一直盯着这个人,不管我们干什么,处于什么情况,你都不要管,只要他有尸变的迹象立刻开枪打死他。”言罢将手枪再次检查了一番后交给了这个小伙子。

  吴鑫闻言郑重其事的接过了手枪,而后便用一双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谢春秋,直把他看的浑身不自在。

  接着只见杨凯对着谢春秋道:“兄弟,不要怪我,相信你能理解吧!”

  谢春秋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想说个没事却感觉到无比的别扭,这个杨凯见状也不多言,现在在他的眼中谢春秋只是一个将死的普通人,若不是有些利用价值估计早就脑袋开花了,随即只见杨凯又凑到那边个哭泣的男人身边,好一阵安慰,随后才招呼着众人列队前进。

  随着周围的人员散开,谢春秋才得以看清整只队伍的全貌,粗略估计约有五百余人的队伍看起来也是浩浩荡荡,当中拿枪的只是极少的一部分,从他们的着装来看也相对要好一些,之后大部分的人则都是诸如砍刀之类的冷兵器,而最后面还有约几十辆三轮车跟在后面,车厢上盖着雨布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装了些什么。

  出于好奇谢春秋对着一旁的吴鑫道:“小老弟,你们这是要去清理丧尸吗?”

  吴鑫一脸严肃认真的看着他,却并没有要回答的意思,谢春秋也不着急而是劝道:“我这不是还没变成丧尸呢么,你现在没必要把我当成敌人嘛!”

  吴鑫似是觉得这话有道理,才勉为其难的回答道:“对。”

  想到这只看起来战斗力很一般的队伍,要和数量等同的丧尸交战,谢春秋便很不看好这次行动,于是出于好心对着身边的男孩劝慰道:“我之前从里面跑出来的,那里现在少说还有五百多只丧尸,你们就拿着这些刀枪棍棒可打不过呀,要不你去把情况和那位老大说明一下!。”

  男孩板着脸回答道:“这个不用你操心”

  一句话给谢春秋怼了回来,他也来了气,既然不听劝那一会可就别怪他不帮忙了,于是接着问:“那你们是怎么知道这里有丧尸的,是不是有人报信?”问这话的目的无非是想打听两女的下落,在谢春秋想来这些人会知道这里有丧尸,无非是柳媚给他们报的信。

  只是吴鑫却说:“昨晚你们这动静太大了,又放烟又冒火的,所以今天一早,基地就派了侦察兵骑着摩托过来查看了。”

  说到这谢春秋抬头看了看正当空的太阳,才意识到竟然已经是中午了,随即不死心的又问:“那你们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两个年轻的女人?”

  吴鑫闻言问道:“还有幸存者吗,我们过来时没有见过。”

  听到这话谢春秋心里咯噔一下“这两人该不会出事了吧”心里这么想着他就有些慌,可是眼看着身边男孩腰间别的枪,却也无可奈何“或许她们走的不是一条道。”随即只得在心中自我安慰。

  队伍走的很快,不一会便远远的看到了一枝梅基地的围墙,想到里面一群一群的丧尸,谢春秋便有些发憷,更是不清楚这只装备算不得精良的普通人队伍,哪里来的自信觉的可以对付那些家伙,这时只见走在最前面的杨凯一抬手,整只队伍便停了下来,而后在他的示意下,包括谢春秋在内的几个人便被叫到了他的面前,只见他一指谢春秋道:“这位兄弟是一枝梅基地的唯一幸存者”

  看到一帮人齐刷刷的看向他,谢春秋有些局促的点了点头,杨凯随即继续自顾自的说:“谢春秋,你给大家说一下里面的情况吧,尤其是丧尸的类型,分布的位置,以及数量。”

  谢春秋闻言认真的道:“早上我是翻北侧的围墙逃出来的,到那会大部分丧尸都集中在围墙的附近,这些丧尸是从北边过来的,手脚灵活力气也很大,数量大概在五百只左右。”

  杨凯托着下巴面色严肃的道:“怎么又是北边!”

  一旁的人也附和道:“是呀上次那只三级丧尸好就是从北边过来的。”

  杨凯闻言叹了口气,目光也遥遥的向北方那一成片的山峦看去,随即也不见他回头:“那基地里的人有多少,撇过死的应该也都变异成丧尸了吧!”

  谢春秋回道:“大概二百多人吧,除掉之前我们杀的,现在加起来一共就五百多。”

  杨凯闻言面露惊讶之色,对着谢春秋上下打量了一番才道:“这么说你们竟然杀死了二百多只丧尸。”在得到谢春秋的再次确认后,眼中便多了一抹敬佩之意。

  随即杨凯又对着另外几人道:“大家都听到了吧,大概情况就是这样,据侦察兵了解的情况,围墙的开口在西侧,综合谢兄所说的情况来看,还是对我们比较有利的,没什么问题咱们还是按原定计划来。”

  这几位点头后便立即回到队伍当中开始招呼其余的人,大家安静而忙碌的做着准备工作,而一旁的杨凯则不知从哪摸出一个望远镜开始张望起来,百无聊赖之下谢春秋只得将注意力瞥向队伍当中。

  只见近处,几辆三轮车被推了过来,而后大家从车厢拿起一些破布缝制而成的衣服,护袖等开始往身上套,从其棱角可见的形状以及厚度来看,里面应该是加了不少填充物,这套装备看起来不重,在另外一个人的帮助下,很快的便能穿戴出来,只见穿上装备的人,诸如胳膊,腿,脖子这些较容易被丧尸攻击的部位都被严严实实的包裹在了其中,出于好奇,谢春秋问着身旁的吴鑫:“这些人穿的是什么东西?”

  吴鑫道:“防护服啊,是我们老大发明的,里面都是很厚的塑料泡沫,一般的变异兽,丧尸都咬不透这个。”

  谢春秋闻言恍然大悟,仔细一想塑料泡沫虽然看起来不太结实,不过以丧尸的牙口想要咬穿这玩意还真的不太可能,至于变异兽,谢春秋情不自禁的想到了那头花豹,却是抱有了怀疑的态度。

  再往后看,这些人倒是没有穿戴什么,而是从一辆三轮车上一人摸了一把铁锹,铁锹样式各异,有普通干农活的尖头铲子,也有工地上常用的平头铲,甚至还有少量的工兵铲,看到这里谢春秋却是有些疑惑,搞不清楚他们要干什么。

  就在这时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传来,谢春秋情不自禁的便捂住了口鼻,与丧尸的那种臭味不同,这种臭味很明显就是大量的屎尿才会发出来的,循着味道往那边望去,果不其然只见四辆三轮车被推到了人群当中,车上的雨布已经扒去,每辆车上都有两个约一米多高的白色大塑料桶,此时桶盖大开,臭味正是从那里面飘出来的。

  谢春秋这下更迷惑了,这些人不是要清理丧尸么,怎么还般这么多屎过来,这次不需要他问,吴鑫早已经看到了他眼睛当中的迷惑,于是解释道:“丧尸一般嗅觉和听觉比较发达,视觉则差很多,只要身上不出血,把这些屎往身上一浇离的稍微近一点丧尸也发现不了,这也是我们老大发明的。”

  听到男孩的解释,谢春秋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要被颠覆了,原来屎还可以这样的,随即又看向了一旁表情严肃的杨凯,不禁暗想这个人到底经历过什么才会发明出这种办法。

  随着队伍全部准备就绪,最有味道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他们排成几排,从那几辆三轮车旁经过,而自有几个手里拿着大勺的人会往他们身上浇粪水,似乎是为了遮盖体味,那些浇粪的人格外认真,包括头顶,腋下胸口甚至脚面都没有放过,当中有一些人似乎经历过这些,神色相对要淡然一些,而那些明显是第一次的人则浑身都在打抖,远离大粪的本能甚至还在远离丧尸之上,从他们抽搐的脸肉就可以看得出此刻有多难受。

  正当谢春秋暗自庆幸,以前在火种基地没有这种办法的时候,站在粪车边上杨凯却冲他招了招手,一种不好的预感出现在他的心头,只是不等谢春秋扭头却被身后的吴鑫推了一把,未了他还刻意露出了腰间的手枪,没有办法他只得极不情愿的走了过去,毕竟还要去源火基地找百洁的下落,总不能现在和这些人翻脸吧。

  只见杨凯亲自舀起一大勺粪水,对着谢春秋道:“咱们都得过去,为了一枝梅基地死去的兄弟姐妹,你忍一忍啊!”说罢便对着谢春秋泼了过来,那一刻他的利爪几乎就要不受控制的弹出来,身体更是出于本能的想要躲开,可最终还是被他用极强的意志力给控制住了,随着黏腻细化的触感以及“沁人心脾”的味道传来,就像是一个被强迫的少女,当之前所有的挣扎都依旧无法避免这一刻的到来时,内心中便会生出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所以随后的第二勺第三勺他便要好了很多。

  甩掉黏在手背上的一块,一只充满味道的队伍就这么浩浩荡荡的朝着一枝梅基地走去,为了安全起见,杨凯选择避开尸群聚集的北方,转而从前南侧的大门经过绕到西侧,远远望去,倒塌的围墙附近只有零星的两三只在那里晃悠,看到丧尸,原本就安静的队伍更是连呼吸都变的小心翼翼。

  “那边有一个五六米宽的开口,丧尸就是从那里攻进去的。”指了指地上全是焦尸的那一片,谢春秋尽量压低了声音。

  杨凯闻言点了点头,此时身后各分队的领头人也都围在这里,只见杨凯指着一个穿防护服的道:“叫点兄弟贴着墙走,把那几只落单的先引过来杀掉。”

  那人闻言点了点头,不一会约十几个手持防暴钢叉或砍刀的人便沿着围墙悄悄的摸了上去,靠近围墙的目的是为了不与围墙内有可能存在的丧尸有视力接触,至于防暴钢叉加砍刀的组合,也使得普通人对付起丧尸要相对安全一些,想到这里,谢春秋对这位统领队伍的杨凯也颇具敬佩之心,队伍管理的规整有序,他自身也颇具少年老成的气势。

  就在谢春秋暗自对杨凯评价的同时,这只小队已经接近了离他们最近的一只丧尸,当他们接近到丧尸五米左右的位置时,只见那只丧尸先是一愣,随后有些不确定的往他们所在的位置看了看又嗅了嗅,接着才慢吞吞的走了过去,很显然这身伪装对丧尸造成了很大的迷惑性。不等它再靠近,两个手持防爆钢叉的人已经分别朝着丧尸的腰部和颈部插了过去,大大的钢制圆弧刚好将丧尸套在其中,随后只见插在颈部的那个人高高跃起整个人倚着钢叉向前用力,丧尸一时站不稳便被推倒在地,而后他们两人便借着体重死死的将这只丧尸按在了地上,不等它再有动作,自有几位拿着砍刀的人凑上来将其脑袋给砍了下来,这一套配合一气呵成干净利索,也不用与丧尸接触,不可谓是个对付单个丧尸的好办法。

  随即当这一小队人依次将其余几只丧尸也解决之后,杨凯便远远的往围墙的破洞内望了几眼,在通过不同的角度观察,确定了围墙附近没有大量丧尸聚集后,拿着铁锹的队伍便在保护之下悄悄摸了上去,待行至距离破洞约十米的位置时便开始挖起了土,看得出来他们还是十分小心的,为了铁具之间不会发生碰撞,他们人与人之间的间距留的颇大,就这样随着一圈人几铲子下去,一个四五米宽七八米长的大坑已经有了雏形。

继续阅读:下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