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落
啵啵复啵啵2019-08-16 16:574,077

  挖坑这种事看起来简单,可真的上手则是另一种感觉,往往一个新手累的气喘吁吁手上都是泡也挖不了几个,可放在老手那里却能举重若轻,又快又好,显然眼前这些人正是后者,当一个两米深的大坑出现在谢春秋眼前时,才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不但如此挖出来的土也已经被堆在破洞的两侧,组成了一个简单的土墙,这样一来便能最大限度的控制尸群的走向,直到此时谢春秋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竟然想要活埋丧尸,不过想到那些丧尸的疯狂劲,恐怕只要吸引得当,就算前排的丧尸发现深坑不想跳,恐怕也会被后排蜂拥而至的丧尸给推下去。

  随着拿铁锹的人退开,早有下一批拖着枯枝烂叶的人围了上来,两米多的坑算不得太深,所以往下丢的枯枝烂叶也是适可而止,接着在杨凯的授意之下,一个人提着十升的油桶便走了过来,随着略黄的液体被浇在坑内的树枝之上,浓烈的汽油味便飘了过来,由此可见为了对付这些丧尸,杨凯也是下足了血本,当万事俱备之后,众人站在坑的另一侧看着那个破洞严阵以待,当中又以手持钢叉和枪的人站在最前面。

  接着只见一个人拿着一个烂铁盆和木棍走了过来,即便之前众人的表现如何的淡定。,可这一刻包括谢春秋在内的所有人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急促了起来,这一切准备工作的看起来还算充足,至于能不能抵挡住尸群其实谁的心里都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最近几年内大规模的尸群在源火基地也就出现了这两次,这点谢春秋要是知道了恐怕现在就得跑。

  随着杨凯一声令下,提着铁盆的人开始卖力的敲打了起来,咚,咚,的的声音很亮,仿佛是一面铜锣一般,尤其是在这个安静的地方,听起来尤为刺耳,随着声音开始向四周游荡,那基地里很快的便回荡起一个个凄厉的声响,随即哒哒声大作,尸群积极的响应了这群胆敢挑战它们的人,渐渐的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谢春秋只感觉到自己脚下的土地都开始轻微的颤动了起来,随着第一只丧尸拐过墙角,后续那黑压压的一片紧随而至,蜂拥而至的尸群愤怒而亢奋,却偏偏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面孔,尸群还未到呼啸而来的腥臭之风已经拍打在了众人的脸上,即便是一直表现的最为自信淡定的杨凯此时都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插在口袋里的手更是微微的抖动着,若不是他们人数众多能够互相壮胆,又有面前这么大一个坑作为“天堑”,恐怕早已溃不成军了,至于谢春秋则要淡定了很多,晒了大半天太阳的他早已恢复了体力,昨天可以独战群尸,今天有这么多人自然更是不惧。

  眼看尸潮就要越过围墙上的缺口,杨凯赶忙掏出一盒火柴划燃了一根,随着火柴被都出,一缕细小的火苗开始在空中打转,众人的目光也都聚焦于此,只可惜这么多道焦灼的目光并没有让火焰变的更加旺盛,反而是在一阵微风后,随着一缕青烟坠入了深坑当中,众人见状脑袋上的冷汗刷的一下就冒了出来,杨凯见状赶紧用颤抖的手掏出了第二根火柴,只不过越紧张越容易出错,眼看着丧尸已经冲到坑边,杨凯却接连划断了两根火柴,情急之下谢春秋也顾不得客气,一把夺过了杨凯手里的火柴,这一摸才知道,原来因为紧张火柴盒都被杨凯手心的汗给打湿了,这样划下午就算把一盒火柴都用光恐怕都别想点着。

  无奈之下谢春秋只得拿起一根看起来比较粗壮的火柴往自己裤子上猛的一划,随着一阵青烟冒出,在大家的期许之下,这根火柴终于嗤的一声冒出了火苗,不过到这时候谢春秋依然没有着急将它丢出去,而是一手拱起轻轻的护着,另一只手将火柴倒拿,随着火势渐渐变大,不敢再耽搁,看准坑内一块湿漉漉的地方,谢春秋便将火柴弹了出去,下一秒熊熊的烈火自坑内喷涌而出,热浪逼的众人往后连退了五大步,热气流在深坑上方汇聚随后冲天而起,发出一阵呼啸之声,也就在此时打头的丧尸刚刚好跌入了其中。

  丧尸恶臭,污秽,对血肉充满了贪欲,仿佛是人类恶的集合,它们始于人类又反噬人类,即便面烈火,它们也不会停止对人类的讨伐,火海当中丧尸依旧坚定的想要迈出下一步,可在高温的炙烤下已经开始呲呲冒油的双腿却再也不能动弹,紧接着它们又伸出双手想要爬行,可早已烧焦的手指却在一阵晃动之后化成黑灰,随着热浪冲天而起。

  当丧尸眼球爆裂,滚烫的脑浆自口鼻流出之时,它们终于为忤逆烈焰而付出了代价,只是丧尸永远都不会懂得什么叫前车之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无数丧尸前仆后继的钻进了深坑当中,滚滚的黑烟紧随而至,在天与地只见拉扯出一条长长的黑线,在烈焰的加持之下,深坑仿佛化身为一条通往异界的黑洞,正将尸潮一点点的吸进去。

  见到成效颇佳大家也都没有闲着,早有一批又一批的人托着刚刚砍下来的树枝走了过来,而后又被众人简单分解之后丢进了坑中,此时的烈火烧的更旺了,以至于不少往里面丢木柴的人都被烤掉了眉毛,眼见成效不错,站在一侧的杨凯这才放下了心,回想起刚才谢春秋的行为,于是扭头道:“刚才谢谢你了。”说罢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难为情。

  谢春秋闻言摇了摇手表示不必感谢,既是救人也是救己。

  杨凯见到谢春秋反应冷淡,料想他是因为即将尸变而惴惴不安,所以本着还人情的态度,杨凯问道:“你还有什么心愿么,说出来,或许我能帮到你!”

  谢春秋闻言轻轻一笑也不反驳,半开玩笑的道:“我想找几个人,如果能在临死前见到她们便心满意足了。”

  见到谢春秋的要求简单,杨凯自然乐得帮他,随即认真的道:“那你说说看,如果在源火基地的范围内我会尽力而为。”

  谢春秋便道:“第一个是我老婆,她叫谭淑媛,今天随着一枝梅基地的老大柳媚先逃了,要是能知道她是否安全,我便心安了。”

  顿了顿谢春秋又接着道:“还有一个人叫百洁,她是我的小姨,当年我妈临死前叮嘱我务必要找到她,而我得到的最后一条消息便是她在病毒爆发时逃到了冒县,如果能够见到她,我也有脸去见我妈。”这一番话半真半假,却也说的真情流露,仿佛真的如同一个将死之人一般。

  杨凯闻言表情却是有些怪异,谢春秋的话让他很同情,可所提的人名他却的的确确听说过:“柳媚我知道,可是如果她先逃出来理应去源火基地报信,我们从这条道过来时可没有见过她们,至于你说的百洁我还真的听我父亲提及过,如果我没有记错,她应该是从蓉城大学跑出来的!”

  听闻杨凯的话,谢春秋是又惊又喜,没想到随口一提竟然真的问出了下落,于是他焦急的问:“对是从蓉城大学跑到这边的,你父亲认识她吗,能不能告诉我她现在在哪?”

  杨凯闻言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以前也是无意中听我父亲提过,他也是那会从蓉城大学跑过来的,不过具体的事情他没有和我说过。”

  “那你能引荐一下家父吗,她对我真的很重要!”这时谢春秋已经情不自禁的抬手抓住了杨凯的双臂,可见他内心的激动之情。

  杨凯闻言摇了摇头,表情有些痛苦的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谢春秋闻言有些诧异的道:“为什么?”

  杨凯回答:“其一你身染尸瘟病毒,即便一时半会不会变异,基地也不会允许你进入的,其二……我现在都很难见到我父亲,更别说你了。”

  谢春秋听到前半句话,情急之下就想要亮出晶爪证明自己,可听到后半句话,尤其是看到杨凯纠结痛苦的表情后,便心知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无奈之下他只得暂且耐着性子。

  “那您说柳媚如果没有去源火基地,她还有可能去哪里?”既然百洁的消息已经有了方向,谢春秋便转问起了谭淑媛的下落,这个女孩在昨晚的表现让他印象深刻,此时眼看她失踪,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杨凯思索了许久才摇了摇头:“这附近最近的便是源火基地,按说于公于私她们都应该去那里的,除非路上遇到了什么。”言罢杨凯略显同情的看着谢春秋,显然他已经在往不好的方向想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可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以二女的实力,一但遇到厉害的变异兽,恐怕连逃跑都做不到,想到谭淑媛被变异兽啃食的残缺不全,谢春秋的内心便如同猫抓一般的难受。

  此时冲出来的丧尸已经大幅度的减少了,而那个大坑也已经接近被填满的状态,只见当中好多焦黑的四肢已经探出坑外,这无形中给后续的丧尸铺平了道路,渐渐的开始有浑身着火的丧尸跨出了深坑,不过好在数量不多,围在坑边的联防队员也早有准备,用钢叉推,用枪打,总之一切都在控制范围内,却在这时,又有二十余只丧尸自墙内拐了出来,当中身穿蓝色特警服的四只尤为显眼,头上更是带着具有防护作用的钢盔。

  众人虽然都注意到了这几只异类,不过也没有过多的在意,大家仍旧按部就班的,敲盆,添柴,推丧尸,只是当着二十余只丧尸跨入火坑当中时,众人却渐渐发现有些不对劲了,由于尸体已经堆满,深坑的阻碍已经消失,而密密麻麻的尸体也极大的压制了火势,此时这二十余只丧尸竟然有全部跨过来的趋势,见此情景,那几位拿枪的自然不敢再犹豫,端枪,瞄准,射击一气呵成,现在汽油与子弹一样珍贵,在生产力极度有限的状况下,这些物资几乎可以划为不可再生资源。

  因此枪手打的很慢,或许往日里为了节省子弹,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速度慢,效率高的射击方式了,不过此刻这一点却显的尤为致命,起先,领头的四五只丧尸在即将跨出火坑的时候便会被一枪爆头,可紧随而至的特警服丧尸却因为头带钢盔而硬接了好几发子弹,这样一来枪手的射击节奏便被瞬间打乱,面对已经跨出深坑的丧尸,他们依旧顽固的使用点射这种方式,妄图继续通过爆头来解决这几只特警服丧尸,而手拿钢叉的人也赶紧提着钢叉围了上去,想以此来给身后的枪手再争取一点时间,正当他们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对付这几只丧尸时,紧随其后的其余丧尸则立马从侧面冲了出来。

  “后退”杨凯见状,对着那些手持钢叉的人便爆呵一声,出于担心他自己却赶忙冲了上去。普通人的力气不比这些可以晃动双臂的丧尸,在它们的全力冲刺之下,一柄钢叉并不能阻止它们前进的步伐,眼看着一只丧尸越来越近,一位小伙子首先承受不住巨大的心理压力,丢下钢叉转身便跑,而此时杨凯却不顾迎面而来的丧尸,下意识的便想要重新捡起那柄钢叉。

  丧尸又怎会放过这送上门来的食物呢,伸出双臂便兴奋的扑了过去,全然不顾背后燃烧着的小火苗,当杨凯在周围人的惊呼声中抬起头时,面前已是一张充满恶臭的血盆大口,想要躲避显然已经来不急了,时间只允许杨凯露出一个惊恐的表情。

继续阅读:合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