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
啵啵复啵啵2018-12-14 23:013,757

  此时反应最快的刘哥率先扣动了扳机,只见他站在一块巨石之上,面容冷静的进行着三连发的点射,任凭被咬穿大腿的男子叫的如何凄惨,也始终不急不缓。刚开始的几枪并没有明显的效果,任凭子弹打在怪物棕黑色的皮肤上,它自坦然的咬着那个人,甚至还慢慢的拖回水中,若不是大家用的是同一批子弹,众人只会以为刘哥打的是空包弹,面对这么大的目标当然也不是刘哥的枪法不行,一方面因为被咬的男子挡住了中间很大的一块区域,刘哥不得已只能小心的对边缘位置进行射击,其次则是因为这怪物的皮竟然出奇的厚,仔细看去,那些棕红微黑的皮肤上其实已经有很多小孔了,不过若不是随着河水带出的些许红色,任谁也不会注意到。

  当然,这几枪刘哥试探的意味也更浓一些,眼看情况如此,他对周围的人大喊道;“这东西皮厚,找弱点打!”

  能够被称作佼佼者也是有理由的,在经过那一瞬间的慌乱之后,众人在刘哥的指示下立马端起了枪开始寻找怪物身上可能存在的弱点,于是乎那些皮肤颜色较浅的位置便立即成了他们尝试攻击的目标,一时间枪声此起彼伏。

  谢春秋此时也有模有样的端起了步枪,面对这只嘴大到可以把一个强壮的成年人几乎给生吞了的河马,他自然不会傻到拿着两把刀就冲上去,其实当它张口的时候谢春秋便已经知晓这是一只河马了,那露出水面的巨大嘴巴,下颚上两颗前伸像铲子一样的门牙,以及那两颗硕大的犬牙都是标志性的,要知道哺乳动物当中能长这么一口凶残牙齿的仅此一家!

  不同于其他人尝试性的射击,谢春秋并没有急于开枪,要知道,即便是没有变异的河马其皮肤也有最少五厘米厚,所以与其浪费子弹不如耐心的寻找它那隐藏在水下的眼睛,这是他所知道用枪械最可能重伤它的部位了。

  透过准心谢春秋一直在水面与河马的大嘴之间来回徘徊,一只正常体型的河马,它脖颈到达嘴巴最前端的这段长度会占到身体的四分之一,而中鼻眼耳又因为特殊的构造在一个水平面上占据了前段的百分之六十,所以只要找到任何一个标志性的器官 谢春秋便可以依着比例大概猜测到眼睛的位置,到时候即便河马继续保持现在的状态,他也大可对着预估的位置进行扫射,这样命中的概率或许不高,但也比现在这样强很多,所以当他投过准心看到嘴巴前段那个黑洞洞的大鼻孔时,嘴角便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此时河马已经死死的咬住了那个男子,并且已经将他拖离了岸边,即便男子忍着剧痛摸出了腰间的手枪,可也没能对河马造成什么像样的伤害,反倒是惹得它用力的甩了甩头,使得男子在剧痛与失血之下几经昏厥。

  见此情景,谢春秋心知时间不多,于是赶忙在河马要完全没入水中之前扣动了扳机,只是他毕竟从未进行过射击,对于枪的后坐力完全没有认识,所以虽然他力气很大,但手中的步枪还是一路向天上打了出去,若是此时有只飞鸟经过上空,有极大的可能会被他打下来,不过谢春秋并不气馁,晶体赋予他的不只有更加强壮的身体,亦有更加好的肌肉协调性,回味着方才的感觉,谢春秋这次对着河马大嘴后面空无一物的水中再次扣动了扳机。

  随着枪声响起,目标位置很快的溅起了一片细长的水花,不过河马依旧毫无反应的拖拽着那名男子往水中退去,此时男子因为长时间的挣扎以及失血,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到这时候即便是刚才还自信满满的谢春秋都有些慌了,这很明显与他的预期不符,此时其他人也已经陆续停止了射击,既然无法阻止也没必要浪费子弹,很残酷但却也很现实。

  就在大家已经暗自放弃之时,水面上突然弹出一对小巧的耳朵,只见它们以极快的速度来回甩了两下便再次没入了水中,而谢春秋见此情景却眼前一亮,随即快速的端起步枪,沿着准心瞄准了方才河马露出耳朵的位置,随即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这次他没有再吝惜子弹,随着枪口不间断的喷出火焰,带来的后坐力也十分巨大,不过在谢春秋强悍的身体支撑下依旧稳稳的全部落在了目标水域,不知情的众人见到这一幕,只当他是在打那一对耳朵,却忘了河马在水中并不是原地不动的,只见它依稀露在水面的棕红色嘴巴正在缓缓退如河中央,随着后退的轨迹几秒钟后一声粗重似牛的沉闷叫声响起,谢春秋刚才射击的水域也很快的浮起了一片血红,接着之前被死死咬住的男子也随着大开的巨口甩向了一边,一旁早有几个反应快的准备冲上去将他拖回来,此时再看河马,正因为疼痛而在河中剧烈的翻滚着,带起的浪花就有两三米高,而隐约露出的身形更是看的众人倒吸一口冷气,目测之下紧紧是体长便有七八米,肥硕厚重的身躯只是露出水面的高度便有一米三,四的样子。

  如此一头庞然大物,给众人的冲击是极其巨大的,尤其以准备入水拖拽那名受伤男子的几人感受最为深切,巨大的身躯带来视距上的错觉,仿佛近在咫尺的巨兽逼的他们不敢再前进一步,正当他们犹豫不决的时候,枪声再次响起,只见刘哥对着那名昏死在水中的男子便是连开数枪,其中两枪更是直接打爆了他的脑袋,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的谢春秋等人瞠目结舌,而杨凯更是第一时间调转了枪口大声的呵斥:“你TM干什么!”

  即便被枪指着,刘哥也并不在意,面容平静的对着水边的人喊:“都TM赶快给我回来!”

  有了刘哥的指示,再加上那人已死,早就有了怯意的几人立马连滚带爬的跑上了岸,没有了深不见底的水流,自然也不会有那些水面之下未知的危险存在,从新站在陆地上的几人,这才感受到了作为一个陆生动物的好处。

  此时刘哥才一边盯着狂躁的河马一边道:“玉兴被咬成那样,救上来也是死,我们还有重要的任务,不能因为他再耽搁更多的时间,何况那头河马可不是吃素的,万一其他几人因为救人也被河马攻击,就真的得不偿失了,那一枪是我送他一程。”刘哥的语调沉闷,仅仅只是站在纯粹的理性角度在叙述这件事情,说的有理有据让杨凯无话可说,可是任谁听到他的解释都会在此之外生出一个念头“这人真冷血!”

  河中有这么一只巨兽在翻腾,不用说,大家都赶忙背起背包准备远离这里,就在这时似乎是察觉了这些胆敢伤害它的人准备逃跑,河马再次发出一声低沉的长鸣,与之前的凄厉不同,这次的叫声中夹带的是无尽的怒火与战意。

  随后只见它飞快的往岸边游来,大幅度的动作更是搅动着脚下的河水都变成了黄色,见此情景离的最近的那几人也是脸色骤变,连背包都顾不得背,提在手上撒腿就跑,此时身后的河马终于踩在了岸边的鹅卵石上,仿佛猪一样的蹄子上只有四根短粗圆润的脚趾,踩在稍薄一点的石头上便会发出一片炸裂之声,接近八米的身长以及近三米的肩高,更是蔚为壮观,仿佛一头来自远古的洪荒巨兽,与这样的体型相比较,那人脑袋大的蹄子便显得有些纤细了,肥而圆润的身体让它看起来没那么具有攻击性,唯独那颗将近半吨重的硕大脑袋给人以巨大的压迫感,准备逃跑的几人在看到它的全貌后,都是渐渐的停下了脚步,相较于肥硕庞大的身躯这只巨型河马的腿看起来实在是短的可怜,让人不觉产生出一种笨拙的感觉,至于为什么黑州大草原上的动物会出现在华国境内,却是没有人会有疑问,全国那么多动物园,当中珍禽异兽无数,出现什么动物都不足为奇,更何况当初依靠晋岭建立的野生动物园更是遍布各个省市。

  此时只见当中一个个高腿长的男子停下脚步,一拍身边人的肩膀满脸轻视之色的道:“老冯我告诉你,这玩意在水里面就是王,上了岸我看它就是一头走不动路的大肥猪,莫说我了,估计连你都跑不过!”

  而老冯虽然仍旧有些紧张,不过眼看着河马的外形也还是略微宽心的笑了一笑道:“那我肯定比它跑的快!”

  而此时河马已经稀烂的左眼处仍旧在往外冒着鲜血,疼痛使它越来越狂躁,四肢蹄子更是跺个不停,似乎想要将这痛感发泄出去,只是那些鹅卵石却遭了殃,六七吨的体重下,这每一脚的威力都是惊人的,一时间地上的石头碎片飞溅的到处都是,只是这一幕看在远处的几人眼里,却当做了河马因为无力追赶他们而无奈的发泄。

  于是作死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个个高腿长的男子竟然从地上摸起几块石头,而后用力的朝着河马丢了过去,这只河马的体型如此巨大,即便隔着十几米,丢来的石头也几乎一个不落的全部砸在了它的身上,更有一块还砸在了它的脑门上,于是河马的愤怒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随着响彻河谷的一声长鸣,河马脚下猛然发力,朝着那几个胆敢挑衅自己的杂鱼便冲了过去,因为力量太大,甚至带起脚下一片石头向后飞去,仿佛子弹一般,在湍急的水流里打了十几漂才沉下去。

  站在侧面的谢春秋早在他们丢石头的时候便想要阻止,不过却已经来不急了,眼看着河马朝那几人冲了过去,谢春秋只能面露惊惧的大喊:“快跑!”相较于那几位作死人的无知,谢春秋清楚的知道河马的奔跑速度有多快,因为它的形体而轻视它的人最后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眼看河马冲向他们,长腿男与老冯怀着轻松的心情开始往远处跑去,河马奔跑时的动作很笨拙,太短的腿不足以支撑他们进行跨步较大的奔跑动作,所以与其说是跑不如说是快步走,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着河马的动作,起初长腿男与老冯还怀着轻松的心情,可是不过几步出去他们却惊讶的发现,这只河马与他们的距离竟然近了很多,料想是因为跑的太慢才导致的,于是他们甩开步伐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的向前奔跑着,因为速度快连头发都被吹向了脑后,耳边更是响起了呼啸之声,这种速度之下那只河马恐怕只能干瞪眼,想到这里自信满满的老冯再次回头看向了身后,而这时却只能看到一张近在咫尺的巨口,以及那一嘴锋利的獠牙。

继续阅读:斗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