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兽
啵啵复啵啵2018-12-16 09:463,392

  临到河马的獠牙自老冯的肛门刺入又从右侧的锁骨戳出,他都没有想明白这只河马为什么可以跑的这么快。愤怒的河马需要宣泄它的怒火,老冯的尸体在它的嘴中仿佛一个劣质的磨牙棒,只不过三两下便给咬成了一堆烂肉,不过微微领先几步的长腿男见此更是吓的屁滚尿流,几乎所有的血液在这一刻都供给了双腿,玩命的往前奔逃。

  远处的谢春秋看着这预料之中的一幕,只能无奈的感叹这两人作死,要知道河马的奔跑速度可是能达到每小时四十公里,虽然它们的耐力不是特别强,不过相比较更差劲的人类,也是绰绰有余,更何况这还是一头洪荒巨兽一般的变异河马。

  枪声在这时终于再次响起,所有的人不得不为他们的愚蠢举动付出更多珍贵的子弹,只是此时慌不择路的长腿男却无脑的奔向了远处的草丛中,无奈,众人的子弹只能打在河马的屁股上,只见它小尾巴一甩一甩的,仿佛这些子弹是惹人厌的蚊蝇。

  慌不择路便代表着失去理智,而失误理智边代表着更容易犯错误,长腿男在面对夏日里争先生长的茂密藤蔓与杂草时便犯了一个致命的小错误,只见长腿男一时不慎便在刚刚踏入草丛后被一串长有倒钩的野藤蔓给刮伤了脚踝,随着一道血痕出现,脚下也随之失去了平衡。

  接着只听身后枪声更响,显然所有人都想要竭尽全力的阻止惨剧的继续发生,不过发狂的野兽最为恐怖的,便是它会不顾一切的杀死那些胆敢挑衅的人,感受着身后夹杂一股恶臭与血腥味的热气喷在他的脊梁上,长腿男的鸡皮疙瘩在这一瞬间便布满了全身,或许当年他还是个五岁的孩子时,用石头砸碎别人引以为傲的水晶奖杯,却反而获得了夸奖后,这番因果便已经埋在了他的命中,感受着巨大的牙齿从脊椎处穿透自己的身体,随着整个身子被挑起来,他看到的最后一幕是那些被顶出来的脏器。

  短短几十分钟竟然已经死了三个人,眼看着长腿男如同一颗饱满的葡萄,在河马的嘴里炸开,而后涌出无数鲜红的汁水,刘哥率先松开了扳机,其余的人也紧随其后停止了射击,看着惨死的二人,众人这才后知后觉的感到了恐惧,这河马的速度极快,说不得先逃跑的那个人便会成为河马的下一个目标,于是众人顿时陷入了僵局当中,谁都想逃却都不敢第一个逃。

  心知河马随时会再次攻击,谢春秋急忙向四周打量,直接硬悍是不可能的,即便给他们更好的武器也不可能,力量与体型上如此大的差异,并不是靠着晶体或者武器就能够弥补的,归根结底人类最厉害的永远都是智慧。

  空旷的河滩上并不适合与河马战斗,于是谢春秋很快的便看向了二百米开外的树林,而与此同时刘哥也心有灵犀的看向了那边,随着河马打了一个响鼻,再次闷叫着朝众人冲来,两人几乎同时大喊:“往树林跑!”

  早已按奈不住的众人闻声而动,仿佛男子短跑的决赛现场,谁都不甘心屈居人后,吸取了方才长腿男的教训,大家在跨入草丛中后,都如同跨栏一般每一次出脚都会抬的很高,只是这样连蹦带跑的动作却极大的影响了他们的速度,于是乎只不过跑出去五十来米,河马便已经逼近了最慢的一人身后,只要有人垫底,那么死的永远不会是自己,抱着这个心态的人不在少数,所以见到垫后的人即将被河马追上,他们不但没有开枪还击,反而跑的更加快了。

  相较于这些人自顾自的想法,即便如此危急的时刻杨凯还是在从大局出发,如今已经损失三人,假如照这个样子跑下去,恐怕跑不到林子里又得有两人牺牲,这样一来别说是继续完成侦查任务了,恐怕能不能对付得了这头河马都是问题,于是别无选择他只得硬着头皮端枪射击,好借此吸引一下河马的注意力。

  河马奔跑时的动作小还有一个好处,便是它身体的晃动幅度也小,这无形中为杨凯瞄准那一对短小的耳朵提供了便利,随着一阵枪声响起,鲜血瞬间自耳朵处涌出,疼痛使得河马不停大叫,进攻的脚步也不得不暂时停了下来,使劲的甩着硕大的脑袋。

  见到攻击奏效,杨凯不敢多停提着枪扭头就跑,心知这番举动只是在沸腾的大锅里浇了一瓢凉水,换来的安全会在随后的狂暴中加倍奉还。

  果不其然仅仅几秒种后,河马便再次吼叫着冲了过来,而且相比较于之前,此时的它似乎跑的更快了,一片片的野草与藤蔓都被它带的飞了起来,当中更是夹杂着许多湿润的泥土,这一刻它仿佛一台全速前进的推土机,在身后留下一条宽阔的道路。

  此时当中跑的最快的刘哥已经快要摸到树林的边缘,而谢春秋则一直不紧不慢的吊在队伍的中间的位置。

  面对一台迎面冲来的推土机是什么感觉,这一刻的杨凯深有体会,并且这台推土机还会咬人。

  眼看着树林近在咫尺,杨凯却悲哀的发现,依照现在的速度,恐怕等不到他跑进去便会被暴怒的河马给追上,面对生死每个人的表现不尽相同,有些人会崩溃,甚至腿软失禁,丧失战斗力,有些人则会爆发出比平时强大几倍的力量,将自己推向人体的极限,而杨凯则是属于第三种,这一刻他仿佛灵魂出窍一般,精神游离于事件之外。

  “谢兄弟,带着其余的人完成侦查,然后告诉首领,就说我托你向我父亲转达遗言,你大可在那时打听想要的消息!”冷静的交代后事竟然还有空替谢春秋想办法,杨凯俨然已经做好了准备,死两个还是死一个,早在他开枪时便已经有了答案!

  听到杨凯没头脑的一句话,谢春秋一边继续紧张的奔跑,方向却是慢慢的向那边靠拢,且不说他的想法有些异想天开,就是身后的这只河马不解决了,那一切都将是浮云。

  随着河马的临近,粗重的喘息声似乎已经近在咫尺,松软的土地没有完全隔绝地面的振动,一切感官都在疯狂的告诉杨凯,河马就在他身后!而一侧的谢春秋眼看河马已经张开大嘴,他便脚下发力,整个人的速度突然上升了一大截,紧接着只见他对着河马发出一声爆喝,而后手拿两把砍刀,从河马的侧面高高跃起,当空,左右手高扬,砍刀的刀锋在阳光下闪过一道寒光,随即在河马的牙齿即将穿透杨凯后背的前一刻,他顺着河马的右侧肋排重重的刺了下去。

  略显圆润的刀尖其实并不是很适合刺,不过谢春秋之所以费这么大力这样做,目的则是为了对河马造成更大的伤害,借着当空前冲的力量,谢春秋手腕拿稳,两把砍刀以最佳的角度自上而下斜刺入了河马的体内。

  厚实的皮肤抵挡了绝大多数伤害,虽然砍刀刺入的很浅,不过这足够他实行接下来的攻击了,不顾河马吃痛后剧烈的摇摆,谢春秋先是双脚在河马身上一蹬,借此卸去最后一点前冲的力道,而后整个身体借着重力往下用力,仿佛武学招式中的千斤坠,只见锋利的刀锋迅速的在河马的右侧拉出两道长约一米多的伤口,鲜血立即自当中渗了出来,只是这一下虽然看起来破坏力惊人,不过放在河马巨大的身躯上却只多算是被浅浅的砍了两刀。

  一旁的杨凯等人,看到谢春秋气场十足的一击,都是情不自禁的放缓了脚步,只是正当他们以为谢春秋会以如此凶猛的气势,用他们之前所见的霸道刀法一口气解决掉这只巨兽时,他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扭头就跑,前后落差之大,让众人不顾危险石化当场,未了看到他们都站在原地,谢春秋大声呵斥道:“还tm不赶快跑!”

  被这一吼,众人才反应过来,再次全力向树林中跑去,而此时,河马早已因为刚才的那两刀改变了追击的目标,用任何表达愤怒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河马的心情了,被人接二连三的伤害已经让它处于完全的失控状态,充血的右眼看起来更像是一只丧尸。

  只是谢春秋全力奔跑的速度奇快,以至于本来跑在最后的他却率先冲进了树林当中,粗细不一的树木生长的极其茂密,既遮挡了灼热的阳光,也想试着阻挡发狂的河马。

  眼看着谢春秋钻入树林当中,河马不但没有就此放弃,反而脚下一用力便准备冲进去,完全不顾两侧已经被它追平的其他人,一片成林的树木品种总是大体相似,往往由当中最粗壮的那一棵向四周扩撒开来,越是边缘位置树木便越是细小,于是,壮观的一面出现了,只见河马微微低沉着脑袋仿佛一头公牛一般便撞在了外围的小树上,随着咔嚓咔嚓的响动,树林当中仿佛放起了烟花,无数的小树连带着泥土与根茎四溅飞起,从空中望去,这一片绿色树林的边缘位置正迅速的出现一条竖直的黑线。

  谢春秋在踏入深林的时候便已经注意到这些树木的问题了,所以穿梭于树木之间的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反而闷头朝着树木更加粗壮的深处奔去,周围的人也早已被河马的破坏力给震撼到了,而当中最先钻进树林的刘哥则在一棵树上冒出了冷汗。

  看到谢春秋带着河马往树林的深处跑去,杨凯对着其他人大喊道:“还愣着干什么,都TM上去帮忙啊,他要死了下一个遭殃的就是我们!”未了还威胁了一番那些心生退意的人。

继续阅读:弱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