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乡
啵啵复啵啵2018-12-17 16:393,728

  热水浸润着谢春秋多日来被污垢包裹的皮肤,典型的中式大澡堂,中间的水池早已枯竭多年,即便是周围的花洒也已经坏了大半,不过勉强还可以使用,地上的马赛克瓷砖也是残缺不全,若不是脚上穿着麦秆编制的拖鞋,恐怕单单是在这里走上一遭便会将脚底板划个稀烂,虽然此时整个大浴室内就只有他们两道淅沥沥的水流声在回荡,可是谢春秋与杨凯都默契的享受着热水从皮肤上流过的舒适感,并没有要互相交流的打算。

  许久,浴室门外穆凝香的声音才打破了沉默:“你们的衣服太脏了,我已经找人给洗了,一会出来的时候先换上我给你们准备的这个。”

  “知道了!”杨凯乖巧的答道,并且率先关掉了热水走了出去,谢春秋见状也只得紧随其后,浴室外那一排排早已干裂的皮制更衣凳已经被人重新用破布给缝补起来了,上面则整齐的摆放着两身做工粗糙的短袖短裤,看到这身衣服谢春秋已然知道,今天恐怕是要在这里过夜了。

  浴室的门口穆凝香端庄的站在那里,待见到洗的干干净净的二人后,才感叹道:“男孩子还是干干净净的看着最舒服。”随即又很自然的挽上了杨凯的胳膊。

  跟在两人身后,他们之间的一颦一笑,动作神态都与一般的情侣无异,亲密而又不过分亲昵,如果忽视两人的年纪差谢春秋真的会这么以为,可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孩会爱上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女人吗,杨凯会吗?他呢?

  就这么胡思乱想的走着,七拐八拐的走廊雷同的装饰,差不多一个样,几下便将谢春秋给绕糊涂了,待到穆凝香将他安排在一间只有一张床的小房间时,谢春秋还有些懵,不知什么材料做的隔断并不能很好的阻止声音的传播,隔壁房间内的声音清晰的在他的耳边回荡着。

  于是乎惴惴不安的情绪在心头萦绕,就在他内心左右摇摆,考虑着要不要出去找穆凝香推掉这档事时,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了,只听门外一个略显无力,软乎乎的沙哑女声传来:“我可以进来吗?”说罢还不等谢春秋回答,却已经自行开门走了进来。

  二十多岁的样貌,却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沧桑眼神,当看到谢春秋时却露出了一丝庆幸,一头极短的碎发反倒凸显了她的巴掌脸与精致的五官,给人以别样的美感,简单的紧身短袖衬托着她的身材,不大但很性感,一块红色的圆形胸牌则挂在上面,一双美腿在热裤只下显得笔直袖长,圆润的大腿与翘挺的屁股也十分引人眼球,假如一切的一切到这里,那么便是一副年轻女性的美好肉体,可偏偏女孩左腿上包裹到膝盖下面的晶体,以及脖子上的项圈破坏了这一切。

  “你……你好”看见这么火辣的晶人女孩,谢春秋就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有些人不能理解男人为什么可以有媳妇了还会外出寻找艳遇,其实这个事很简单,爱情是心理活动,而性欲只是生理活动,这两者虽然互有交织,但也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这或许听起来有些荒谬,其实雄性动物这种奇特的生理构造早便已注定了这一点了。

  所以这一刻,虽然谢春秋依然爱着百洁,甚至还不忘牵挂谭淑媛,可这并不会影响谢春秋欣赏眼前的异性,如果此时有人站出来指责他是一个渣男,那么他也无可辩驳,因为心里怎么想只有自己才清楚。

  看到谢春秋如此拘束的表现,女孩婉转一笑,而后扭着屁股走了过来,随后不等谢春秋再说话,已经坐在了他的腿上,接着双臂轻轻的往他的肩膀上一搭,居高临下的盯着他的双眼,不知道是不是幻觉,这一刻谢春秋隐约闻到了一阵奶制品的香味。

  发给谢春秋的短裤并不长,所以当他坐在床边上时,大半的腿都露在了外面,皮肤只间的直接接触,显的很真切,那是温润丝滑的触感。

  迎着女孩充满暗示的眼神,谢春秋却突然道:“等一等!”就在即将陷入情欲旋涡的最后一刻,谢春秋通过狠狠的咬舌尖强行让自己恢复了冷静,随即小心翼翼的推开了女孩,迎着女孩不解的目光,谢春秋道:“你走吧!”

  女孩并没有走,她在这里已经干了好几年了,自从十九岁被发现腿上长了晶体以后,她便被逼无奈离开了父亲,这里的生活并没有让她感到不适应,得益于父亲的言传身教,她的技术很快征服了无数的男人,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加成熟的身体更使得她在这里如鱼得水,而这次是第一次有男人拒绝她!

  “为什么,难道你不行吗?”用挑衅的眼神看着谢春秋,这种刺激男性心理的话往常都对那些伪君子很奏效。

  看着眼前女孩做作的表演,谢春秋的内心却生出一股莫名的沧桑感,虽然两人年龄相仿可他怎么都觉得眼前这女孩年轻的有些傻,心甘情愿的成为一个任人发泄的工具,并且貌似还以此为荣,难道穿越之后还有心理年龄增长的后遗症?

  只见谢春秋轻轻的一笑,摇了摇头并没有理会女孩的挑衅:“走吧,我需要休息。”

  虽然内心感到不甘,不过再用言语刺激便会违反这里的规定,女孩只得无奈的收起了她的媚态,抱着最后一试的态度,她最后一次开口道:“现在出去,被穆姐知道要挨打的。”言罢便可怜楚楚的看着谢春秋,不得不说女人真的都是戏精

  挑衅的言语或许谢春秋无动于衷,不过想到下午那个挨鞭子的男性晶人,他终究是狠不下心来让这个漂亮的姑娘出去了:“那你待一会再走吧!”言罢谢春秋便躺在了柔软的床上,不再理会身边的美人。

  女孩闻言悄悄的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带着胜利者的姿态走向了谢春秋,轻轻将他的脑袋放在自己嫩白的大腿上,缓缓的用指头按揉着谢春秋的太阳穴,抓挠着他浓密头发之下的头皮。

  这次谢春秋没有拒绝,闭着眼睛淡然的享受着这一切,内心当中一片平静,适宜的温度,偏暗的灯光,柔软的床铺,女孩刚刚好的手法,这一刻他渐渐忘了自己的目的,忘了谭淑媛,忘了雯子,忘了白洁,忘了一切与他有关的因果,最终遁入虚无。

  次日清晨当谢春秋再次见到杨凯时,他正顶着一对大大的黑眼圈,身形有些佝偻的坐在一张小桌子前,吃着泡在热水里的饼干,这种由基地制作,工艺粗糙的食物,是一种对于普通人难得的奢侈品,不过并不包括杨凯,他吃的很慢,眼神呆滞的看向一个方向,显然在想些什么,甚至于都没有发现已经近在咫尺的谢春秋。

  “在想什么。”谢春秋拉开一旁的椅子,随口问着。

  杨凯听到声音才终于回过了神,随即看向神清气爽的谢春秋,有些羡慕的道:“晶人是不是那方面也很厉害,感觉你一点都不累!”

  谢春秋笑了笑并没有讨论这个问题的打算,这次北上探查的行动理论上他可以不参加,因为这与杨凯之前的协定无关,不过一方面谭淑媛尚下落不明,其次既然梁大师去了,恐怕雯子也会随同前往,想到那夜在一枝梅基地看到的亮光,冥冥之中他总觉的在那里会发生些什么。

  见到谢春秋没有回话,杨凯只得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才道:“谢兄弟,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喝了口热水,谢春秋装模作样的问

  “昨晚我和首领的谈话你也听到了,这次的行动十分重要,或许攸关生死,欧阳靖不相信你们晶人,他觉得晶人都是疯子,可是我相信你们,我需要你!”杨凯的语气诚恳,眼神真切,说话时的语气仿佛一个求贤若渴的君主。

  可是但凡一个世俗点的人都明白,当别人有事求你的时候,切不可一口答应下来,这样不但没有给自己留有余地,也会给别人留下这事很容易的错觉,导致的结果就是不管最后事情成功与否那人都不会太在意这份恩情,所以谢春秋虽然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可还是得装模作样一番。

  只见他面露难色,有些不情不愿的道:“咱们之前商量的合作可不包含这个吧!”

  “对对,之前咱们是这么说的,可是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恐怕眼前的问题不解决,我也不可能有精力去解决我父亲的事情,毕竟暂时来说他还是安全的。”说这话的时候杨凯却是有些耍无赖了,他的父亲救不出谢春秋便无法获得百洁的消息,这等于是在变相的逼他。

  谢春秋闻言自然不会顺了他的意,于是眼睛一眯针锋相对的道:“那我可以在这里等你,这里的姑娘很漂亮,所以其实我也没那么急。”

  杨凯被说的一时语塞,这才心知自己说错了话,于是语气缓和的道:“是我不对,这事按说是你在帮我忙了,这样吧,我已经委托穆姐去找浩叔准备枪弹了人手了,如果你愿意去到时候任务时分给你的那套枪就当送给你了,我可是知道你们晶人都缺少有效的远程攻击手段的。”说道后面杨凯已经俯到了谢春秋的耳边。

  不过谢春秋对此并不买账,只见他摇了摇头道:“你要是继续拿这种态度糊弄我,那么咱两也就没必要合作了。”

  谢春秋的话虽然说的迷糊,可是杨凯显然领悟了其中的意思,于是一咬牙道:“这次行动能剩下多少子弹全给你!”

  谢春秋闻言继续摇头道:“不够,万一打完了呢?”

  杨凯没想到这个谢春秋竟然如此的精明,于是颇有些为难的道:“那你说吧,可别狮子大开口,不然就算我答应下来,首领也不会同意的!”

  谢春秋到此才露出一抹笑意道:“除过刚才所说,再给我加二百发子弹,然后还要一把好刀。”

  杨凯闻言就是一阵揪心的肉疼,于是气愤的道:“不可能,这么多子弹你就算杀了我也给你要不来!”

  谢春秋耸了耸肩道:“那算了,看来我只能自己想办法打听消息了!”言罢便准备转身离开。

  杨凯本想着讨价还价一下,没想到这个谢春秋竟然直接就走,气的他是七窍冒烟,可是此次行动事关基地安危,为了大局着想他只得将气给闷了回去,张嘴道:“行行行,就按你说的来!”

  至此一场谈判以谢春秋的大获全胜而告终,而杨凯则只得将无处可撒的闷气发泄在面前的食物之上。

继续阅读:出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