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
啵啵复啵啵2018-12-13 02:514,163

  穆凝香来的时候,只看到两人一团和气的吃着早餐,对于这个杨凯突然带过来的男人,她还是很好奇的,毕竟很久没有看到他和一个陌生人如此亲近了,往常 ,对于基地里那些有一口饭吃就只懂得打架交配的人,他总是不加掩饰的瞧不起,昨晚的事情她也已经听说了,面对天上人间的头牌,还能管的住下半身,不会简单。

  “你要的,浩叔已经准备好了。”穆凝香笑的依旧温润如微风,不过看在谢春秋的眼中却敏锐的发现了一些不同,依旧是昨天的那身旗袍,只是除了双腮多了两抹粉红外,眼睛中更是春波荡漾,仿佛一夜之间年轻了十岁!

  “走吧!”杨凯闻言起身就朝外走,显然他早就等不急了。

  跟在身后,谢春秋随二人走出了天上人间,早晨的阳光斜照在路上,在他们身前拉出好长一道影子,路两旁一群群的晶人正如同鸭子一般被主家驱赶着走向城外,他们扛着各式各样的农具,准备进行一天的辛勤劳作,当中还穿插着很多扛着农具的普通人,要区分他们很简单,普通人穿的多却晒的黑。

  “这次行动的主要目的是调查,所以我不准备带太多的人,更何况浩叔的人本事大脾气也大,有点不太好用。”杨凯对着谢春秋阐述着自己的想法,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将谢春秋放在了与他平等的位置上。

  谢春秋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那你这次准备带多少人?”

  “十个足够了。”杨凯自信的答到,他的自信很大程度源于谢春秋,一枝梅基地北侧围墙内的那堆尸体他看过,那些额头上均匀的三道伤口,正是谢春秋造成的,细细一数,一共四十三具,杀了这么多丧尸还能全身而退,战力可见一斑。

  只是谢春秋却不这么想,上次在晋岭附近遇到的变异豹让他至今记忆犹新,强大的个体带来的压迫感与尸潮完全不同,于是他担忧的道:“十个人是不是少了点?”

  杨凯闻言摇了摇头,继而自信满满的道:“大家都是精兵强将,那几人拿起趁手的武器不会比晶人差!”

  杨凯话里的意思谢春秋听懂了,穆凝香在旁边也不好再多说,以杨凯目前的表现来看,谢春秋还是决定信他一次,这个话题到此为止,闲来谢春秋便开始打量起了两旁的建筑,以他的眼光来看,除去那个高耸壮观的门楼之外,其实源火基地的格局真的不大,即便是之前顶着冒县的名字而存在时,这里也不过是老城区而已,他们脚下这条双向四车道的马路已经是狭长的城内最宽的道路了,而周围高矮不一的建筑更是旧上加旧,许多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房子甚至已经出现了触目惊心的巨大裂纹,当中杂草丛生看起来随时会倒塌。

  斑驳陈旧的印象生起还没多久,随着谢春秋拐过一栋四层的小楼,眼前却是豁然开朗,只见一片约有六七千个平方的空地上,除了当中用钢制脚手架做的看台外空无一物,再朝远处望去一栋白色的高层写字楼耸立当中,约三十几层的高楼上,爱存不存四个大字醒目可见,在这里盖如此气派的大楼,也只有银行了。

  “基地的守卫,我们联防大队都住在这里,重要的物资也存放在这里。”快步往大楼的方向走去,杨凯还不忘给身边的谢春秋解释着。

  跨入大楼,宽广的一楼大厅正中央是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光线的折射让它闪耀着细微的光芒,即便是上面的尘土都不能遮掩。

  此时前日在城楼见过的浩叔已经站在了那里,见到他杨凯依旧恭敬的打了招呼,而这位五十多岁的男人则依旧冷淡的回应着,随后视线在谢春秋身上停留了几秒才道:“走吧,都已经准备好了。”言罢他率先朝大厅的北侧走去,沿着墙一直朝里走,一扇上面打有铆钉的钢制小门出现在了众人眼前,进入小门,谢春秋才发现里面竟然还有一道门,而此时这道门也早已被打开,往内看去可以看到狭长的空间内有一排办公桌,而右手边则是一整面透明的玻璃墙,这场景谢春秋自然熟悉,正是银行的柜台。

  此时柜台内的三张桌子上早已摆满了各种枪支刀具,谢春秋对枪一无所知,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枪的热爱,这玩意与性一样似乎生来就刻在男人的基因里,只见浩叔拿起一把步枪,咔嚓拉了一下枪栓道:“95式自动步枪,弹载三十发,有效射程六百米,不过那个只是理论射程,还有,我给你们配了刺刀,以防万一。”说完又拿起那把手枪道:“92式手枪,这版是5.8mm的,穿透力强一些,弹载二十发。”最后又拿起那把带有锯齿的砍刀道:“这刀是前段时间我叫人打的,刀刃比较厚,在一般的骨头上随便砍都不会卷刃,后面的骨锯用途比较广,锯树割头都没问题!”

  浩叔简练的介绍后,杨凯便拿起一把步枪在手里试了试,看那动作定然也是个用枪的老手,只见他一边尝试着瞄准,一边问道:“那子弹呢,是不是给我们多配点?”

  “子弹不……长枪四十发,手枪二十发。”前面的话说到一半被浩叔给咽了回去,不过谢春秋还是隐约能猜到一点的,失去了基础工业的支撑,子弹与汽油这样的消耗品会很快被用光,即便当中通过搜寻物资还有补充,但十几年下来也肯定是处于油尽灯枯的地步,而且陷于这种境况的恐怕还不止某个单一地区。

  而杨凯显然没有想到这点,只见他皱了皱眉道:”浩叔,就这么一点子弹,万一碰到情况怎么办!”

  浩叔看了杨凯一眼道,冷淡的怼道:“你是去侦查,又不是去打仗,遇到危险大可转身逃跑,要是觉的有难度,你交给我的手下就好了!”

  说完,不等杨凯再回话丢下一句“我去叫人”便转身离开,这可把杨凯气的不轻,待浩叔走出去后,狠狠的一捶桌子,嘴里更是小声的骂着脏话

  一旁的穆凝香连忙走过来劝道:“别生气了,估计那晚你说不放心别人办事的话,传到他耳朵里去了,你也是的何必多这一嘴呢!”

  杨凯闻言摇了摇头道:“他对我们父子有成见不是一两天了,一个老混混带着一帮小混混能有多大出息,就这么几个人还整天想着争权夺势!”说罢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

  穆凝香忧心忡忡的看着杨凯道:“他跟了首领二十几年,深得信任,现在基地里所有的守卫都是他的人,你行事说话理应小心,得罪人的话千万别再说了,太亏!”

  不过杨凯并不赞同穆凝香的看法:“我干事从来都是为大局考虑,如果今天因为怕得罪他浩然,就放任一帮只会打架的混混去干这么重要的事,那么源火基地离覆灭也就不远了。”

  “咳咳,来了!”听到隐约传来的脚步声,谢春秋适时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其实在他看来,两个人的观点都没错,错的是方式罢了,只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自然不会多这个嘴。

  不一会浩叔便带着九个壮汉鱼贯而入,随后指着桌子上的装备道:“一人一套!”

  随着浩叔的话音落下,那几人早已如饥似渴的围了上去,这么好的装备平日里他们最多也就是摸一摸,只是这样一来谢春秋就有些尴尬了,这里一共十套装备,如此一来显然并没有给自己准备,而一旁的杨凯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连忙询问浩叔:“浩叔,我不是说准备八个人就行了么,我这位兄弟也要去的!”

  浩叔闻言便转头打量这谢春秋,相比较于这几个人浑身黝黑鼓胀的肌肉,谢春秋的身形要显得瘦弱一些,只见他悠悠的道:“北边已经接连下来两拨丧尸了,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谁都不敢保证,你这位兄弟应该是联防队的吧,前天我可是见过他,浑身都是伤!”接着目光转向杨凯道:“现在不是讲哥们义气的时候,咱们应该以大局为重,派有实力的人去!”

  杨凯闻言自然不服,谢春秋什么实力他最清楚,不过碍于他是晶人又不好直说,所以只得苍白的解释道:“这位是我请来的帮手,实力毋庸置疑!”

  浩叔闻言也不与杨凯继续争辩,而是看向谢春秋道:“你叫什么?”

  “谢春秋”

  浩叔接着问:“你枪法很好?”

  谢春秋摇了摇头如实回答:“没摸过枪。”

  众人闻言哄然大笑,浩叔也是露出一抹讥笑:“既然杨凯那么推崇你,这么说你的身手很好咯?”

  谢春秋想了想,应该不算差,便点了点头:“身手还可以。”谁知话音落下众人又是一阵哄笑,只见浩叔乐的声音都在打颤:“那要不是这样吧,我给你两把刀得了,到时候遇见丧尸,你就提着刀上去一展身手!”

  话说到这,嘲讽的意味已经非常浓了,看到火已经烧到自己身上,谢春秋心知做人不能一味忍让 不然只会让人以为是个好欺负的软柿子,从而变本加厉,于是只见谢春秋面色平静的从桌子上拿起一把砍刀,而后在众人嘲弄的眼光中,将刀高高举过头顶道:“杨凯求我帮他一次,答应事成之后武器装备送我,还得加上二百发子弹!”说到这里右臂猛然发力,手中的砍刀向下劈去,速度之快竟然发出响亮的破风之音,众人只觉面前一阵大风刮过,这风刚烈如刀,竟隐隐将脸刮的有些疼,随即还在众人愕然之际,只见随着大风所致,眼前的桌子阵咔嚓声瞬间被一份为二,随着桌子的倒塌,上面的东西落了一地,接着只见谢春秋将手中的刀递到眼前,一边仔细的端详,一边淡淡的道:“现在我要加价,事成之后三百发子弹,还有这刀不错,我要两把!”

  回应他的是周围人的一片死寂,只见众人此时都是表情夸张的瞪着眼前的桌子,仿佛下一刻眼珠子就会滚出来一般,其实他们会有这种反应实属正常,这种双人办公桌可是有半米多宽,中间还有一个立起来的挡板,银行采购东西自然会挑着好的来,所以整张桌子是用整块的实木板材做成的,一般的刀看下去最多也就留下一个几厘米的口子,想要一刀两断是万万不可能的。

  看着那平整的切口,若不是亲眼所见,任谁也不会相信这是被人一刀砍断的,面对这气势十足又破坏力惊人的一击,此时任何人也不敢再嘲笑谢春秋了,许久只见原本冷酷的浩叔勉强咽了一口唾沫,表情有些尴尬的看着谢春秋道:“这位小兄弟,之前是我老眼昏花看走了眼,给你赔个不是,别往心里去。”浩叔倒也洒脱,一看谢春秋如此生猛也不顾及面子,客客气气的给谢春秋道了歉。

  谢春秋也是一笑,客客气气的道:“没事,按我刚才说的来就好。”

  浩叔闻言脸上一阵抽搐,不过本就不占理,谢春秋又如此厉害,再出声讨价还价难免落了下成,于是乎他只得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吐,至于刚才哄笑的那几个大汉,此时更是低着头,仿佛害羞的少女一般。

  而一旁的杨凯则是扬眉吐气的对着浩叔道:“浩叔,我说了吧,这位谢兄弟实力毋庸置疑,待会你留下八个人就好了!”

  这次浩叔没有再反驳,点了点头后便带着其中一人走了出去,待谢春秋将枪刀佩戴整齐后,杨凯才目光一扫众人道:“情况浩叔应该都给各位说了,各位都是基地里枪法身手的佼佼者,不过梁大师尚且至今未归,希望各位还是要小心谨慎,且不可大意,咱们争取安全的完成任务!”

  见到众人神情肃穆的点头,杨凯看着窗外渐渐升起的太阳道:“出发!”

继续阅读:河流之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