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灭族
白马公爵2018-10-09 16:153,437

  司空痕站在空地中央,脚下四周满是尸首,东方家的人再也没有一个站着,没有一个活着。司空痕沿着台阶拾级而上,来到东方家祖祠门前,身边跟着的是万古辞。他静静地看着,良久,准备伸手想推开那扇关着的门。

  “大少爷,这祖祠里可都是东方家列代先辈,我们沾满着鲜血进去怕是不敬,况且这么闯进去,若是日后查起来,谁都定然会不相信这是蛮夷的袭击。”万古辞出声道。

  司空痕右手停在空中,听了万古辞话,把手又收了回来,看了一眼,转身看着下面。万古辞看着牌匾,叹了口气,也回身跟在司空痕身边。

  一个司空家的暗卫队长走上前,禀告道:“启禀大少爷,人数我们清点后,发现少了东方家最小的孙子,还有跟在东方仞身边的贴身正副队长。”

  “你可查仔细了?”司空痕心中一惊,问道。

  “属下亲自点了两边,确实没有。”暗卫队长肯定道,想了又问道,“他们会不会躲在这祖祠里面?”

  “不会的,以他们的血性是不会躲在里面做缩头乌龟的。他们一定是跑了,追!在城中给我搜,一个活口的都不能留下。”司空痕脸露狰狞的说道。

  “是。”暗卫队长便下去了。

  “大少爷,这事可得斩草除根啊,不然日后你我可都得有麻烦。”万古辞一旁道。

  “万教主放心,这事我们司空家会解决。感谢今日万教主的一臂之力,他日另再谢。”

  “既然如此,那万某就先行告辞了,日后有事再联络。”万古辞对司空痕抱了抱拳,下去了。

  看着万古辞远去的背影,司空痕露出了一丝冷笑。

  相府。

  司空痕推开大门走进大厅,里面依旧烛火燃灯。主座上坐着自己的父亲司空白,自己的儿子则坐在下首。看见司空痕进来,司空释站起身道:“父亲。”

  “恩。”司空痕答道,便不再看他,看向司空白。

  司空白的眼睛原本闭着,从司空痕走进屋子便睁开眼睛看着他,道:“事情办得怎么样?”

  “一切都按着计划进行着,但是清点人数时发现少了东方家最小的孙子。我已派人去追了,请父亲放心。”

  这时,暗卫队长敲门进来道:“禀家主,我们在东方家后山发现一批逃跑的东方家余孽,皆以被我们了结,只是我们还未发现东方寻。刚才属下接到手下回报,东门守卫被人打伤打死,城门开着,应该是从东门逃走了。”

  “给我追,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司空痕吩咐道。

  “是。”暗卫队长退了下去。

  “好了,那小子绝对不能放过,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既然这边已定,那么接下来便是明日朝堂之上了。”司空白道,“你们都下去休息吧,明天还有关键的一步等着我们。”

  “儿子(孙儿)告退。”司空痕与司空释对着司空白齐道,便退了出去。

  上官府。

  “怎么样,情况如何?”上官洪问着属下。

  “司空家人已全部撤出,我们的人进入查看,已是无一活口。”

  “好狠啊,可惜了。”说完这两句,上官洪闭上了眼睛,属下也退了出去。

  秦家。

  秦明听着下属报道:“……司空家人全部撤离,我们的人过了好一会才进去,从外院到内院,一直到祖祠,一路上全是尸首。东方老将军与东方轩将军战死祖祠前。据报告,司空家一伙人朝着东方家后山去了,那里好像还有东方家幸存者。不过等我们跟上时也晚了一步。”

  “哎,看来天不佑东方家啊。东方仞这老家伙一世英名死的如此不甘啊。”秦明感叹道。

  想了下,又问道:“那东门那边有情况么?”

  “东门那边有消息,人是从东门走的,已按照我们的安排帮他们出去了。”

  “那便好。”

  “只是……”

  “只是什么?”秦明问道。

  “只是司空家已得到消息,怕是派人去追了。”

  “接下来就看他们的命了。我们也只能帮他们到这了,外面总比这王城容易躲藏,进了林子的猎物,猎人也是很难抓住的。另外派你搜集的情报怎么样了?”

  “这次行动不单单是司空家单方势力,还有魔教渗入。”

  “什么?还有魔教?可属实?”

  “具体情报还在收集显。”

  “给我仔细查,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是。”说着准备转身离去。

  “等等,城外的消息,你也密切注意下。”秦明吩咐道。

  “是。”

  看着属下离去,秦明盯着烛火喃喃道:“魔教,老狐狸,你究竟想干什么,朝野勾结可是大忌啊,小心玩火自焚。”

  东方寻一行人自东门逃出后,便一路向南,天渐渐地亮了,众人还是不敢大意,虽说路上来往客商行人众多,但谁又知道其中是否有奸细呢?

  为了不显眼,东方寻一行找了一个农家休息,中间乘此在村中购买了些衣物,把身上的军服换下,又令人前往远处填埋。

  在吃饭时,东方寻问张翰:“张叔,我们这是要前往何处?”

  “分别前老将军安排好了,让我们前往终南山,找玉清道人。玉清道人年轻时曾受恩与老将军,他曾对老将军说,日后有难,可前往终南山,他定拼命相助。当初老将军以为是一句戏言,想不到东方家今日竟真有那么一天。”张翰解释道。

  “终南山么?那我们大约几日能到达那里?”东方寻问。

  “以我们现在的速度,得需一个半月。但我们得抓紧时间,毕竟我们出逃这事是瞒不了多久的。等下我们便立刻启程,加速前进。”张翰说道。

  王城,皇宫朝廷。

  “什么?你再说一遍!”皇上龙颜大怒。一大早起来,便听太监报众朝臣有大事启奏,开始还以为是边关急报,一上朝便被这消息惊呆了,甚至不可相信。

  兵部尚书满头大汗的,战战兢兢的又报了一遍:“皇上,清晨微臣接到急报,东方府昨日被贼人所侵,东方府上下无一幸免,东方老将军他……他……他也不幸遇难。”

  “荒唐,天大的荒唐,在这王城,在这一夜之间,朕的重臣,国家的栋梁,赫赫有名的东方府就这样被人给入侵?”皇上一把把折子扔向兵部尚书,向他咆哮道:“你这兵部尚书是吃什么的?这城防你是怎么在管的,今日有人敢刺杀朕的老将军,明日是不是可以进这皇宫刺杀朕啊?还是你串通贼匪一同谋反啊?”

  兵部尚书一下子跪在了地上,不停地磕头:“皇上息怒,微臣不敢,实在是贼人太狡猾,让城防一点察觉都没有。”

  “怎么,难道还是朕说错了?这么大的动静,屠杀整整一府人,难道你们一点察觉也没有?”皇上怒道。

  “皇上,真的不是微臣不尽职啊,实在是贼人做的太狡猾了,皇上。”兵部尚书苦苦解释道。

  “哼,失职还有这么多借口。来人,把兵部尚书拖下去,压入天牢,择日斩了。”皇上下令道。

  言毕,两个禁军进来拖着兵部尚书出去了。

  “皇上,饶命啊,开恩啊,皇上!”一路上兵部尚书拼命叫喊求饶。皇上不为所动,下面站着的其他大臣此时也不敢开口,生怕在此时触怒了龙颜。看着兵部尚书被拉下去了,皇上一甩手,冷哼得道:“你们说说,这事怎么办?”

  众大臣皆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自从早上听说这么大的消息,大伙一时开没从中缓过来,所以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皇上看着一群站立着像木头的臣子,怒道:“别像一根根木头似的杵着,都说话啊,平日的想法都到哪去了?”

  看了看,对着司空白说:“丞相,你先说吧,这事怎么看。”

  司空白理了下衣服,出列道:“皇上,老臣觉得此事甚是蹊跷,昨日便是东方老将军大寿,这晚间便连着上下嫡庶所有人都被灭口,这满门之灾,怕是有人事先安排好的。况且这一点动静都不让我们发觉,显然要么其势力之广,要么武功之高。早上老臣接到消息,便立刻派人去查,发现东门守城侍卫,二死一伤,料想定是贼人行凶后破门而出。老臣便派人追出,希望可以有所收获。同时老臣有又命守城军全城搜查,一旦发现有行迹可疑之人立即抓捕。事出突然,老臣未请示皇上便擅作主张,请皇上降罪。”

  皇上听了,脸色缓了缓,道:“丞相做的很好,这些事安排的合情合理,又及时,接下来有什么好的安排你便去做吧。希望丞相能查出真凶,还东方家一个真相。”

  “老臣领旨。”丞相道。

  “东方家世代忠良,为国效力,老将军又是铮铮铁骨,国之栋梁,想不到才过完大寿便遭此毒害。父皇临终前命朕多向老将军请教,可是如今……哎,真是苍天断我一臂啊,天不佑我龙腾啊。老将军……”皇上提起东方老将军,想到遭遇,心中甚是悲痛,不禁感叹流泪。一旁的太监忙上去扶着。

  下面老臣们齐声安慰道:“请皇上节哀,保重龙体。”

  这时刑部尚书徐忠站出来道:“皇上,臣认为尽快抓住凶手这才是当务之急,才能给天下一个真相,以慰东方老将军在天之灵。”

  “徐爱卿说的有道理,朕便命你们刑部协同丞相速查此案,其他各部极力配合你们。”皇上听完道。

  “微臣遵旨。”众大臣皆道。

  “你们都退下吧。”

  “是。”大臣们便退朝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情江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情江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