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决断(下)
白马公爵2018-10-09 16:143,062

  “这些都是我们东方家的列祖列宗,他们每一个都为这个帝国流过血出过力,为了家族的荣耀拼过命,你好好看看,记住他们的名字,永远不能忘。”

  东方寻认真的看着牌位上的每一个名字,郑重的道:“爷爷你放心,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身体里流淌的是东方家的血,家族的的荣耀我会记住一辈子的。”

  东方仞看着牌位,缓缓道:“很好。寻儿,你是我们东方家最后的希望,你的潜质也是东方家最好的,甚至还在你父亲之上,只是当年他不愿戎马一生,却偏爱浪迹江湖,哎。”

  东方寻听了出声安慰:“爷爷。”

  缓了缓情绪,东方仞继续说道:“今夜我们东方家遭此劫难是被奸人所害,他日一定要让他们偿还这笔债。”

  东方寻连忙道:“爷爷,等会我定不辜负我们东方家的威名。”

  东方仞听了点了点头,转过身看着这个最疼爱的孙子,也是东方家唯一的血脉,良久,开口道,只是语气中充满了更多的慈祥:“寻儿,东方家的威名不可以堕了,但是却不是现在。”

  “爷爷,难道你想让我走么?我不……”东方寻感觉到一丝不对,匆忙开口。

  东方仞却打断了他的话,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日后,无论如后,一定要再回这祖祠一趟,记住。”

  “可是……”东方寻急着还想说什么,突然看见爷爷快速出手打向自己,一时间被打晕了。

  在晕过去的一瞬间,眼前还是东方仞慈祥而沧桑的脸,耳边传来最后的声音却是:“寻儿,好好活下去,为了东方家……”

  最后眼前一黑,便不知所觉了。

  东方仞看着倒在自己怀里的孙子,伸手抚摸了下孙子的脸庞,喃喃说道:“寻儿,别怪爷爷,只是,你是东方家唯一的希望了。”

  良久,喝令:“来人。”

  门外十数个东方仞的贴身侍卫推门而入,整齐的站在东方仞前面,等候他的吩咐。

  “老张,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对你很放心,现在这件事无论如何都要成功,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让寻儿活下去。”东方仞看着侍卫队队长说道。

  张翰行礼保证道:“将军,属下誓死保护小少爷。”

  东方仞听罢走到牌位的供桌前,掀起帘布,因为很久没有清扫这地面,上面已积着一层灰尘。东方仞拂去灰尘,打开一块地板,露出了一个一人通过的地下通道。

  东方仞把东方寻交给张翰,吩咐道:“这是先祖留下的通道,通往东门方向的一处民宅内的枯井,你们就从这里出去吧。”

  “将军,那您……张翰想说什么,却被打断:“我是族长,不能在这时候抛下族人独活。”

  说罢,又深深的看了一眼东方寻,对张翰挥挥手道:“走吧。”

  张翰率侍卫队恭敬行了军礼,齐声道:“将军,保重。”

  然后便决然的带着昏迷的东方寻进入了地道。

  相府。

  司空白看着眼前的属下问道:“怎么样了?”

  “禀大人,大公子已率领人杀入内院了,那边也协助着,一切进行顺利。”

  “好,吩咐下去,让他们动作快点,结束后扫尾时一定要仔细,不可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是,属下这就去。”

  上官府。

  上官洪静静听着密报,等汇报完了,问道:“你是说这里面有可能有魔教参与?”

  “是的。”

  “这老狐狸,原来勾结了魔教,难怪……人都死了?没有活口?”

  “是的,他们所过之处都没留下活口。”

  “看来东方家今晚真是在劫难逃啊。”上官洪不禁同情的说道。

  秦家。

  “安排的怎么样了?”秦明问道。

  “爷爷,一切都按您的吩咐安排好了,只等他们露面了。”

  “那就好,接下来看天意了。”

  “还有,爷爷,最新消息,他们带人已经杀入了内院,东方家有死无伤……”

  秦明靠着椅子,闭着眼睛,静静的没说话。

  东方轩打退了又一名黑衣人,左手臂冷不防被另一个黑衣人划伤,幸亏副将在一边将其斩杀。副将护着东方轩边打边往后撤,向着东方轩道:“将军,前面人太多了,挡不住了,往后撤吧,老将军那里传来消息,人已经转移了。”

  东方轩提着剑喘着气问道:“都已经转移了么?”

  “是的。”

  “叫人往后撤。”东方轩下命令道。

  一干人等边战边退,慢慢向祖祠方向撤去。

  祖祠前面除了家族的守卫,已再无其他家眷了。耳边的打斗声越来越近,将士们不禁握紧了手中的剑。

  东方仞看着东方轩率前方的士兵撤到祖祠,放眼望去,每个人身上都挂着彩,衣服上沾着血。东方轩走到东方仞跟前,道:“父亲。”

  “我都知道了,先让你的人下去休息吧。”东方仞吩咐道。

  东方轩回头手一挥,那些士兵便散开找地方休息去了。

  “你也辛苦了,先去休息吧。”东方仞对东方轩说。

  东方轩应了一声是,便有人上来为他包扎伤口了。

  看着东方轩下去了,东方仞的护卫队副队长上来汇报道:“将军,都已经安排好了,前面人已经上来了。”

  东方仞看着四周静悄悄的,但从前方飘来的杀气和血腥味越来越凝重。他对副队长点点头道:“走吧,别让祖祠沾染了血。”

  言罢,领着众人走下阶梯,来到阶梯下的一片空地,看着四周黑暗说道:“出来吧,都到这里了,也让我见识见识你是谁了吧。”

  四周一片安静,不论敌方还是己方,都没有一点声音。

  东方仞一皱眉头,哼道:“别藏头缩尾的,怎么,敢做不敢当了?也不怕堕了你爹的名声!”

  片刻,四周传来一声轻笑:“不愧是老将军啊,如此形势之下还能泰然若素,在下佩服。”

  说着黑暗中走出了一行人,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手持一把鉄扇,方脸清秀,眉目儒雅的男子,身边一行黑衣人蒙着脸看不清面目。

  东方仞想了片刻也想不起此人是谁,出声问道:“阁下是谁?我们可曾相识?我们东方家究竟在何处得罪了阁下,要如此兴师动众。”

  “老将军哪里的话,在下万古辞,一介无名之辈,东方老将军怎么会认得我呢。至于说这般兴师动众,我可担当不起啊。”

  “能在王城,天子脚下,做到如此隐蔽,血屠我东方家,又岂会是无名之辈。我东方家乃国之栋梁,你这般歹心,不怕被陛下查出株连九族么?”

  “哎呀呀,这罪名实在是太大了,万某人可承担不起啊,大少爷,你可得出来为我做主啊。”说着中年人对着另一侧黑暗处说道。

  此时另一侧黑暗处走出另一群黑衣人,全身夜行衣,只有为首的摘下了面罩,月光下,众人看清了容貌,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司空家的大公子司空痕。

  虽然猜到这么大的局,能在天子脚下这么做的必定是有司空家的,但见到时不免还是一愣。

  司空痕对着万古辞道:“万兄谦虚了,这次没有你的帮忙还真不好走到这里,多亏了你的那些高手。”

  万古辞也不想把这么大的事都往自己这边揽,便道:“大少爷谦虚了,这局能布置的如此滴水不漏,不都多亏你们司空家么?”

  东方仞看着万古辞思量片刻道:“想必阁下就是魔教教主万古辞吧?”

  万古辞冲着东方仞微微躬了躬身,道:“想不到老将军还听闻过万某的微名,实在有幸。”

  “你们朝野勾结,是想把我们东方家斩草除根吧?”东方仞冷哼道。

  “老将军,都这种时候了,你觉得我们能留下活口么?”

  东方仞怔怔的没说话,转眼看向司空痕喝道:“想不到你们堂堂司空家也会勾结魔教,司空家的脸都被你们家的老家伙丢尽了。”

  司空痕哼了一声道:“只要利益一致,与魔教合作又有何不可?”

  “为了扳倒我,你们还真是煞费苦心啊。不过,是蝎子终会蜇人,你们别太得意。”

  “这就不劳你老将军费心了。我看时辰也差不多了,该送老将军上路了。”司空痕看了看月色道。

  众人一听,黑暗中便有人握紧了武器,如饿狼一般虎视眈眈露着獠牙看着空地上的人,而东方仞这一方的人则不自觉的相互靠近了一些。不可避免的却又在料想中的一战,一触即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情江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情江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