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在至极的美丽中谢幕
苍寂2018-10-09 14:063,292

  程秋冰轻轻一笑,张古默默的看了她一眼,从认识这只女鬼到现在,她还是第一次笑呢。

  “放心吧,你不会有事,南争也不会有事。那家伙的手段可比我们多多了。”

  张古淡淡的说道,程秋冰点点头,转头看着兴奋的青泉和害怕的白苏儿,嘴角再次带上了笑容。

  这些妖怪真的很可爱呢!

  “让开,我要进去!”门外突然传来了嘈杂声,张古身影瞬间出现在门口,只要门外的人敢进来他就在第一时间出手!

  “不行,这是执事吩咐的,除了他以外谁都不能进出这个房间!”

  石源看着拦在门口的两个道士,皱了皱眉头从口袋中取出一枚小巧的玉牌丢给他们。

  “这是你们外坛执事的令牌,有什么事情找他说去,让开!”他粗暴地将这两个道士推到一边,在猫眼处晃了一下,接着手中亮起柔和的光芒,他轻轻一推,房门就自动开了。

  “我是石源,不要动手!”

  他说了这句话之后才走进房门,顺手将房门再次关上。

  张古静静的看着走进来的石源,眼神之中满是疑惑,这家伙不是刚刚才走吗?怎么又来了?

  “别紧张,我这次来只是想和小冰聊聊天,没其他意思”石源耸耸肩,淡淡的说道。

  张古点点头,虽然石源有点法力,但是与修行四百多年的张古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所以张古也不怕他在这房间中搞什么花样。

  石源走到程秋冰身边,坐下来,静静的看着她。

  “小冰,这一辈子是我欠你的,我不奢望你能原谅我,我只是希望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能够看着你。”

  石源轻轻的说着,程秋冰豁然回头,有些震惊的看着他,声音颤抖的说道:“你,你说什么?”

  石源笑了笑,“这很正常不是么?那些人压根就没打算让我得到什么,我做这一切无非是能最大程度争取到我的利益。刚刚我已经请人黑进了那家伙的银行账户,我母亲已经收到了一大笔钱,足够她养老了。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我也不想再与这些家伙有什么交集。我知道我做了很多错事,现在一并补回来吧!”

  石源说着脸色渐渐苍白,眉头不断地蹙起,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你,你……”程秋冰慌了,她听完石源的故事之后已经不再恨他了,只能怪自己命不好。她就想着结束了自己这一生,下一辈子好好找一个心爱的人,共度余生。

  但是现在石源的一番话彻底打乱了她的思绪,让她无所适从。

  “我真的很累了,在这个城市打拼了好几年了,该经历过我全都经历了,该享受的我也都享受了。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的母亲。”

  石源的气息渐渐微弱,脸色也逐渐转向了青白之色。

  他缓了一口气,艰难的转过身,对着张古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

  “我,我知道我的请求很唐突。但恳请你看在我母亲,她,她已经年过七旬的份上,帮我,照顾好她。求你了!”

  石源的声音越来越虚弱,最后已经是在呢喃了。他说完之后一头磕了下去,再也没有起来。

  房间里所有人都愣住了,还是青泉最先反应过来,她大叫一声急忙开始为石源疗伤。

  但石源一心求死,服用的毒药太多已经无可救药了,就算是法术也无能为力。

  程秋冰呆呆的望着跪在地上,已经逐渐僵硬的石源,一时间感觉真个世界都崩塌了。

  “你是傻子吗!你就是一个大傻子。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程秋冰抱着石源的尸体嚎啕大哭,肝肠寸断,原本就不凝实的身体开始剧烈的波动,并且渐渐的开始消散。

  张古一群人沉默不语,静静的看着这一对苦命鸳鸯。

  程秋冰跪在地上,她的泪已经干了,只是呆呆地抱着石源的尸体,茫然的望着周围。

  她感觉这个世界突然变得好陌生,好害怕,她所知的世界在这一刻完全崩解。

  张古青泉和白苏儿两只妖怪一只神兽看到了整个过程,直到这一刻他们才知道南争口中的“复杂的人类”是什么意思。

  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前一刻还是那么坚定的石源为什么下一刻就自裁在了自己最爱的女人面前。

  张古看着已经僵硬的石源,若有所思,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妖精鬼魅想要修成正果,必须要学会做人的原因吧。

  残阳如血,缓缓的向下沉去。

  程秋冰眼珠突然动了一下,她缓缓站起来,抱着石源的尸体走到窗前,扭头对着张古等妖怪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谢谢你们,善良的妖怪们。我知道你们想让我活下来,我也相信你们有这样的能力,但是我真的不想活着了。我所熟知的世界已经不在了,这不是我的世界,所以请原谅我的自私。”

  张古向前踏出一步,伸了伸手,但最终还是没有再做什么。

  程秋冰站在窗前,绚丽的阳光打在她的身上,便如落入凡尘的仙女,美艳不可方物。

  我就像那一朵神明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间,一旦有看到我的绚烂便就意味着我生命的结束。

  我宁愿在这极美之中凋落,也不愿意在这污浊的世间同化。

  我这一生便如那风中的桑相,随风而起,在那至极的高度展现我的美丽。但是一旦风停了,我就会落下,摔落在污泥之中。

  我不愿做那悲哀的结局,所以我选择死亡,在我最美丽的时刻,谢幕!

  程秋冰的声音她的身体随着灿烂至极的阳光,渐渐消失,便如她所说的,在这至极的美丽中,谢幕了!

  白苏儿和青泉站在原地,眼泪不知何时已经挂满了面容。

  “她真的,是一个奇女子啊!”张古想来想去似乎也只有这个词才能形容程秋冰了。

  “原来爱情的结局并不是唯一的,也不是注定的。”

  白苏儿喃喃的说道,青泉却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只希望他们能在下一世做成情侣吧”,白苏儿再度叹息一声,双臂抱胸,静静望着那一抹残阳。

  不久之后南争回来了,他静静地走到窗边,轻轻的说道:“都死了?”

  张古点点头,长长出了一口气,心中翻腾不息。

  残阳落下,黑色主宰了这个世界。

  “来吃饭吧”,白苏儿招呼了一声,几人坐到餐桌前,但是谁也没有胃口,额,似乎一只妖怪除外……

  “吧唧,吧唧,这个里脊真好吃!苏儿你怎么做的啊,吧唧吧唧。”

  南争一边狂吃一边说着,白苏儿勉强笑了笑,扒拉着碗里的米饭,没有食欲。

  “怎么了,怎么了这都是?一个个垂头丧气呆头焉脑的,不就死了两个人吗,这个城市每天要死多少人,怎么没有见你没每天都这样呢!”

  南争一边吃一边不满的嘟囔着,青泉没好气地瞪着他。

  “喂,你是不是冷血妖怪啊?怎么一点同情心也没有啊?”

  南争耸耸肩,咽下一口菜喝了点水淡淡的说道:“如果每发生这样的一件事我就要难过一次的话,现在我已经死了。”

  张古默默地拿起碗筷也开始吃饭,南争满意的点点头“看见没,张古这样的都比你们脑子灵活,真是的。”

  “我是不喜欢说话,不是傻”,张古瞥了一眼他淡淡的说道。南争耸耸肩,径直将一大块肥遗肉塞进嘴里。

  夜风习习,一道身影不紧不慢地在街上走着,这个人的装束很奇怪,一身破旧的道袍似乎风一吹就要离身而去了。他脚上蹬着草鞋,不仔细看还以为是那座古墓里挖出来的古尸呢。

  这个人走到一座酒店之前,抬头望了一眼霓虹灯上的名字,径直走进酒店。

  豪爵酒店,8880房间。

  三个道士正坐在沙发上,每个人都露着一个浓妆艳抹衣着暴露的妙龄女郎,一群人不断喝酒聊天,气氛好不热闹。

  吱呀!

  突然房门被推开了,一道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那三个道士看到这个人之后脸上瞬间露出惊慌的神色,急忙起身,手忙脚乱的想要收拾这里的残局。

  “玉通,玉明,玉静。我就是这么教你们道法的吗?”

  那个人淡淡的说道,三个道士脸色苍白,齐齐下跪。

  “师尊,我们错了,求求您,饶我们一命吧!”

  一个道士不断地磕头求饶,涕泪齐下,另外两个人也是不断的告饶。

  那个人看着这三个他最得意的弟子这副摸样,心中痛惜不已,眼神中满是恨铁不成钢。

  “来不及了,从今天起你们三个与我再无半点关系,也不准再打着正一道的名头做什么违背人伦纲常的事情。你们的这一身道法也就不要再留着了,往后各安天命,无量天尊!”

  这个人拂尘一挥,顿时三人体内各飘出一枚浑圆的光珠,这个人拿着三枚光珠逐渐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星光隐隐地洒了下来,老道的一头银发发射出淡淡的光芒,如此悲凉,迷茫与萧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怪生活大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怪生活大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