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面包与爱情
苍寂2018-10-09 14:063,230

  “错的不是我们,错的是这个城市,是这个世界!”

  白苏儿正在看的一部电视剧中传出了这样的怒吼声,被带回这里的程秋冰愣了一下,怔怔的望向窗外。

  叮咚!

  白苏儿家的门铃响了,照例是张古开的门,他看着门外的石源微微沉吟一下将他请进了房子里。

  程秋冰看到石源走进来之后情绪波动很大,南争好说歹说将她劝了下来,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石源。

  石源笑了一声,仰躺在沙发上,淡淡的开口说道:“你们一定很疑惑吧,我竟然还敢上门。其实我那天并不是看不到你们,只是我故意装的。因为我知道无论哪一方面我都不会是你们的对手,和你们硬拼那只能是找死。”

  “你们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吗?很简单,你们体验一下读大学回家的时候还要和自己的母亲挤在一张床上的感觉。我大学很少回家,因为家里根本没有住的地方,回去之后还要加重家里的负担。所以我大学四年只回过家里一次。”

  “我知道我被人当枪使,但我能弄到钱,我需要钱,很需要。我母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会离开这个世界。有段时间我甚至都盼望着她早一点离开这个世界,这样她就可以不用受这样的苦了。”

  石源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只不过这笑容是如此的苦涩。他顿了一下,抬眼看了看一团虚影的程秋冰。

  “我觉得我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是那么虚假,只有钱是最真实的。相对于爱情的飘渺,金钱更能给我安全感。是,我知道我在别人眼中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垃圾,但是我不后悔。现在我的母亲已经住上了小洋房,家里有保姆伺候,牺牲掉爱情换来最基本的生活保障,我觉得值得。”

  石源静静地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房间之中再一次陷入了死寂。

  白苏儿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她发现没有什么能够反驳的。如果这两个选择摆在她的面前,她也不知道自己会选什么,但隐隐约约的,她觉得自己并不会选择爱情。

  “你走吧,我不怪你,只怪这个世界不公平,只怪这个世界太残忍了吧。”

  好半晌之后程秋冰沉沉叹息一声,声音如那窗外的残叶,孤凉,凄涩。

  石源什么也没有说,站起身来径直走了出去。

  听着门锁撞进了锁框中,程秋冰真实的感觉到自己与石源的最后一点情愫被斩断了。

  她怔怔的望着窗外,久久未语。

  时间是最大的恶魔,它冲淡了一切,冲毁了一切,冲洗了一切。它是那样的残忍,将这世界上最丑陋最黑暗的事情一一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这么说来应该是那些道士找到了石源,然后一拍即合,是这样吧?”

  南争轻轻的说道,但是房间里并没有回答他的声音。

  “我去找那个老不死的”,他站起身来很快消失在房间内。

  郊区,依旧是那座破旧的道观。

  啪!

  南争再一次将“新门”踹成了一堆碎木头,大喇喇的走了进去。

  “喂,牛鼻子,你怎么回事啊,怎么还没有把你那些徒子徒孙搞定啊?”

  南争坐在石桌上大声嚷嚷着,但是这一次房间里却并没有传出声音,南争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爪子悄无声息的弹了出来,眼睛之中不断闪烁着血红色的光芒。

  “牛鼻子,你不出来我可走了啊”,南争一边说着一边悄悄的向着房间中靠近。

  砰!

  南争化出原形,撞开了房间的门,抬手就是一爪。

  铛!

  他的爪子重重的拍在了一支桃木剑上,震得他爪子生疼,而南争也借此机会一个翻滚来到窗前。

  他扫了一眼床上的人冷冷的一笑,再看向面前的人,眼神之中露出了然的神色。

  “真是好徒弟啊,为了利益能将自己的师尊都杀了,你们这些道士可真是有人性啊。”

  南争冷冷地说道,他面前站着的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道,看样子已经土埋半截身子了。此时这老道手中擎着一支桃木剑,桃木剑的剑柄已经被磨得很光滑,显然是有年头的老物件了。

  “少废话,原来就是你这个妖孽一直在蛊惑师尊,看我今日替天行道!”

  老道大喝一声身子一跃来到南争面前,南争脸上还是带着那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一弯腰躲开道士砍过来的一剑,一侧身躲过一道法术。

  “哎呀呀,你这道行不够啊,要不然你跟着我学吧,这老牛鼻子简直是误人子弟啊。啧啧啧,你看看你,今年有五百多岁了吧,道行还不如一只八百年的妖怪,是不是觉得特别憋屈啊?”

  南争一边躲一边气死人不偿命的挑衅着,但这个老道并没有被他的言语所刺激,一板一眼的进行着攻击。

  很快南争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他心中感到糟糕,使了一个法术身子就要冲向外面。

  砰!

  当他撞到门框上的时候,一道金光突然闪现,重重地将他反弹了回去。南争面色阴沉,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眼睛死死盯着房门之上不断游走的金光。

  “你们还真是舍得啊,葛洪天尊的经书你们都舍得用,我们真是受宠若惊啊。”

  南争冷冷地说道,老道嘴角掀起笑容,“南真人的大名九天十界谁人不知?如果不是有着半页经书,我们还真没有这胆量来找你的麻烦。”

  南争面无表情,心中一叹,葛洪天尊留下的经文就算是他也没有把握能破出去,只能祈祷张古和苏儿机灵一点,不要也被堵在家门中吧。

  很不凑巧的是,现在张古白苏儿几人的的确确被堵在了家们之中,他们也没有能力能破掉葛洪天尊留下的后手。

  “我知道你背后有人,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只是要委屈南真人在这里呆一段时间了,你的那些同伴们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只要将那只女鬼叫出来,我保证你们全都平平安安的。”

  老道摆出一副“和蔼”的表情,淡淡的说道。

  南争嘴角掀起嘲讽的笑容,懒洋洋地靠在床头,淡淡的说道:“别给自己找借口了,苏儿和张古你们敢动哪一个?白泽虽然性格很温顺,但如果激怒她那可不是一下两下能解决掉的事。蛊雕一族虽然这几百年一直在内乱,但你相不相信,只要张古出事了,蛊雕族一定不会放过你们。到时候引发了妖道两界的战争,你确定你能但得起这个责任?”

  老道笑了笑,“他们我们的确惹不起,但是那两个孩子我们可是惹得起啊。”

  南争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眼神之中闪烁着杀机,这是他第一次起了杀意。

  “如果你们敢动他们一根汗毛,我敢保证你们这一支分支将不会有任何一个道士存在,你最好相信我说的。”

  南争的声音极度冰寒,老道没来由的一哆嗦,但还是强自镇定下来,强装出一副坚定的神色。

  “只要你不动,这两个孩子自然会没事。”

  南争嘴角掀起嘲讽的笑容,看来这些家伙并没有搞清楚形式啊,这两个小家伙背后站着的不光他一个人,还有一个人比他还要更加恐怖……

  “苏儿,别怕,他们不敢把我们怎么样的。”,张古一边紧紧盯着窗外和门外的敌人一边安抚着害怕的白苏儿。

  “他,他们想干什么?”白苏儿怯怯地躲在沙发垫后,委屈地问道。

  “这还不明白吗?围魏救赵!肯定是南争那边遇到麻烦了,他们想围困我们来牵制南争。”

  青泉兴奋的说道,张古嘴角一抽,看着这只没来由兴奋起来的泉先,一时间心中叫苦。

  “他们这样是因为我吧”,许久未曾说话的程秋冰轻轻说道。张古一愣,点了点头。

  “这样啊,那一切就都解决了,我走出去之后你们就自由了。谢谢你们,你们都是善良的妖怪。”

  程秋冰笑了笑,站起身来向着门口走去。

  程秋冰的手已经握住了门把手,白苏儿眼巴巴地看着张古,希望他能将程秋冰挽留下来。

  咔嚓!

  唰!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张古右手搂着程秋冰再度回到沙发上。

  他叹息一声,静静的说道:“他们现在找到你就是为了让你在股份转让授权书上签字,而你已经成了鬼不可能再签字和按手印。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你的鬼灵抽出来,熬炼七天,最后会形成一个你独特的印记,这样他们就可以用这个东西签字了。而在熬炼鬼灵的过程中你的神志是完全清醒的,你将受到可怕的巨痛。”

  白苏儿和青泉长大了嘴巴,感觉到后背一阵阵的发冷,人类真的是好残忍啊,这样的手段都能使得出来。

  “我虽然不算是好妖怪,但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受这样的煎熬。”张古淡淡的说道,程秋冰微微一愣,脸上绽放出由心的笑容。

  “这么说起来,你们这些可爱的妖怪要比人更像人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怪生活大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怪生活大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