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鬼生往事(2)
苍寂2018-10-09 14:053,276

  “后来我就昏迷了,醒来的时候我在太平间,我看着另一个自己,当时觉得真的很可笑。”

  程秋冰嘴角挂着不知是苦涩还是什么的笑容,眼神之中充满迷茫。

  “那你男朋友呢?再也没见过他吗?”南争挑挑眉,轻轻问道。

  “他啊,这段时间一直在寻找我,我能听到他的呼唤,但是我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程秋冰的脸上露着浓浓的哀伤。

  南争眼神突然波动了一下,脸上依旧带着那种不招调的笑容。

  “怎么样,想不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死的?”他倚在墙上随意的说道。程秋冰抬起头,眼神之中一片迷茫。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要真正想要知道这个答案,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事先告诉你,这件事情可能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美好,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啊”,南争油腔滑调的样子让人很难相信他说的是事实。

  南争和张古都静静的望着她,等待着她做决定。

  程秋冰咬了咬嘴唇,点点头,南争脸上的笑容更浓了一些,啪地打了个响指。

  下一瞬间两妖一鬼就出现在一间酒店豪华套房内,程秋冰好奇地打量着这里,但是当她看到沙发上的两个人时却是彻底呆住了。

  “嘿嘿,小宝贝,那个老家伙可算是死了,从今天以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一个年轻的男子仰躺在沙发上,头枕在一双雪白的大腿上。

  女子娇声一笑,轻轻拍了拍男子的头。

  “石源!”

  程秋冰失声惊呼,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沙发上这一对打情骂俏的“情侣”。

  “白晴,是她!”程秋冰感觉自己整个人变得飘飘忽忽,所有的景色都离她远去,整个世界变成了灰色。

  南争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右手一挥,两妖一鬼现出真身。

  “啊!鬼啊!”

  当他们出现的一瞬间白晴尖叫一声急忙将石源推出去,自己一边尖叫一边飞快地跑向门口。

  南争抱着手臂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只不过他眼底的嘲讽越来越浓。

  砰!

  就在白晴抓到门把手的一瞬间,一道闷响在房间中轰鸣开来,接着白晴的身子猛然一顿,不可置信的回过头死死盯着石源。

  “嘿嘿,你以为你的那些小招数我不知道吗?在酒里下药,在床上的时候撒图钉。可是我告诉你,知道程秋冰这个婊子是怎么死的吗?那是道长交给我的法术弄死她的!告诉你,就算你今天你死了我也不会被判刑,嘿嘿!”

  石源脸色狰狞,眼神之中闪烁着癫狂。

  “石源!”当程秋冰听到石源对她的称呼时忍不住大叫一声,双眼已经完全变成了死灰色,再无半点光彩。

  石源转过身看着程秋冰,“别装了,你还真以为自己是贞洁烈女啊?你跟我在一起三年,那三年前呢?你只不过是别人玩剩下的东西,我也只不过是逢场作戏,你真的以为我喜欢你我爱你啊?啊?我是为了你老子的钱!”

  看着陷入癫狂的石源,程秋冰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蹲在墙角无力的哭泣。

  张古和南争都静静地站在那里,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人类的事情还是他们自己解决的好。

  “石源,这三年中你对我说的话全都是假的吗?你一点都不爱我吗?”好半晌之后,程秋冰抬起头,轻轻的问道。

  长发遮住了她的脸看不清她的表情,石源嘴角抽搐一下,但脸上狰狞的表情依旧没有散去。

  “我爱你啊,我当然爱你!在床上你那么火辣开放,桀桀,真是没看出来啊,平时装的高高在上,在床上那么开放啊!”石源脸上带着淫笑,一边说一边舔了舔嘴唇。

  程秋冰默不作声,静静地蹲在那里。

  房间中的气氛陷入死寂,而石源就像看不见南争张古二人一般,静静地站在那里,眼神混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程秋冰站起来,径直走出了房间。南争张古也跟着她走出房间消失不见,石源静静地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眼中的泪花渐渐涌起,缓缓划过脸颊。

  从房间出来之后程秋冰再次回到那个巷子里,无论南争怎么喊怎么叫也再没有出现。

  努力无果之后南争和张古只好走出巷子,站在街灯下张古轻轻问道:“南争,石源的表情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南争点点头,轻轻叹息一声,仰头望着深邃的星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豪爵酒店,8880房间。

  石源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他手中的枪掉在地上他也没有去捡。他的身子像是在一瞬间被抽走了脊梁骨一般,软软的瘫倒在沙发前。

  一道金光突然出现在他面前,金光缓缓凝聚成了一道人影。

  “今天做的不错,放心吧,时候我给你再加半成的利。”

  那道人影很苍老,但很洪亮。石源抬起头,看着这道金光,眼中木然无神。

  “石源,在爱情和面包之前你已经选择了面包,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就不要扭扭妮妮的。”

  人影淡淡的说道,石源轻轻点点头,长长呼了一口气。

  石源站起身来,看着这座繁华的大都市,看着下方行色匆匆的人们,嘴角涌起一抹苦笑。

  三年前他也是这些人中的一份子,每天为了生计奔波,为了那可怜的一点加班费工作到晚上十一二点。他每天早上要跑一站再坐公交车,就为了挤出一块钱。

  这个城市是排外的,没有户口,没有房子,没有存款,你就不算这个城市中的一分子。

  它冰冷冷的杵在你的面前,用漠然和冰冷驭使着这城市中的人们。

  石源在这座城市中生活了七年,大学四年他都是班级里最沉默寡言,最刻苦努力的,成绩最好的。

  他原以为他努力就一定会有回报,但现实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

  毕业的时候看着其他同学一个个打电话叫哥,叫爸爸,叫老婆。看着他这些人轻轻松松做上了月薪五千的白领工作,而他优异的毕业成绩也只给他带来了两千月薪,不包吃住的技术员工作。

  他颓废了,终日流连在各个酒吧,将自己灌得烂醉。很快他身上最后一笔钱也花完了,他只能流落街头。

  他记得很清楚,那一天鹅毛大雪铺天盖地的砸下来,他只穿着一件保暖衣,在街头冻得瑟瑟发抖。他缩在墙角,不断的搓着手想给自己带来一点温暖。他的双脚已经僵硬了,脸色也已经铁青,身体不断的颤抖,意识已经逐渐消失了。

  就在半昏半睡之间,他感觉到一股暖流从脸上蔓延到全身,求生的意志使他立刻抓住这股断流,疯狂地索求着。

  不知道多久之后他醒过来,当他看到自己所处的这个陌生的房间,看到床头放着还冒着热气的粥,一时间他愣住了。

  “你醒啦,感觉还好吗?”温柔的声音从一旁传来,他扭头看到一张精致的脸庞。

  那是程秋冰的脸!

  不得不说有时候朴实不是坏事,他的朴实很快就争得了程秋冰从未打开的芳心,他们恋爱了。

  恋爱的时光总是美好的,郎情妾意甜蜜无限。程秋冰也帮助他找到一份工作,月薪四千,虽然不是很多但他真的很满足了。

  原本他计划得很好,自己升职加薪之后肯定能达到六千。自己还年轻,奋斗几年在这座城市有了自己的房子,到时候就跟小冰求婚。

  但有时候厄运总是会不期而至。

  那一天他发了薪水,他开心的买了肉买了酒想要庆贺一下,当他路过一家高档餐馆的时候随意的瞥了一眼,而也正是这随意的一瞥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

  他看到小冰坐在里面,和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谈笑着,看起来两人的关系很亲密。

  当时他的脑子嗡的一声,脸色瞬间涨红,他想要冲进去大闹一番。但是从小贫穷的家境让他平息下心中的怒火,想到万一自己将那个男人打坏了,各种各样的赔偿不说,自己的工作肯定是丢定了之后他还是决定忍下这口气。

  但至此之后他的性格变了,原本还算阳光健康的奋斗心态逐渐消沉下来,上班也变的敷衍了事,没过多久就被开除了。

  程秋冰得知此事后很认真的找他谈了谈,但那时候的他已经认定程秋冰是在怜悯他,现在玩腻了,想要一脚将他踹了。

  那一天他们第一次吵架,吵得很凶,他摔门而去。他在酒吧里包了两个小姐,将自己一个月的工资全都花掉了。

  当他醉醺醺的回到家时,程秋冰什么也没有说,依旧为他熬粥,用娇嫩的双手搓洗他吐得一塌糊涂的衬衣。

  后来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很微妙,虽然生活回到了正轨,他也再一次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但是心中的那条裂痕却怎么也抹不掉了。

  直到那一天,一个道士找到了他,声称能给他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他动摇了,就算是以自己心爱的人的性命做代价,他也动摇了。

  在这个城市想要生活有多艰难,他体会到了,他不想再做这样的人,所以他动摇了,从此彻底与程秋冰站在了对立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怪生活大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怪生活大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