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鬼生往事(1 )
苍寂2018-10-09 16:383,226

  南争坐在院子中长长舒了一口气,这些人类道士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现代人真的很奇怪,明明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隐私,还偏要装上玻璃墙,难道他们喜欢这种在办公室中偷情时被别人看着的刺激吗?

  此时张古正在思考着这个问题,他怔怔的望着窗外,看着外面不断路过的飞机,看着留下的那些燃料痕迹。

  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人类说过的话:活着,究竟是否在活着!

  仔细回想起来从族里来到人世界也有七八年了,每天工作,生活,忙忙碌碌,庸庸碌碌。

  他甚至都想不起来自己上一次说修成正果是在什么时候了,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否也被这人类世界同化了,成为平日间他看不起的那种人类。

  嗯?

  张古正在出神的想事情时,下方传来了异动。

  那一对一老一少的情侣从豪爵酒店的房间走了出来,说说笑笑的向着前走去,张古静静的看着他们,嘴角微微掀起一抹弧度,看来今天有事做了。

  “张先生,您现在持有里湖集团百分之七点三一的股份,但是您的股份持有率要远远低于程小姐持有的百分之十八的股份。按照目前的状况看,您这一场战斗不可能胜利。”

  律师站在张江面前,精准的报出了双方持有的股份,并且明确表示这场战斗对他相当不利。

  张江微微一笑,喝了口茶水淡淡的说道:“现在程秋冰已经死了,她的股份我们可以通过收购来吞掉吸收。”

  律师再次摇摇头,“程小姐持有的里湖集团百分之十八的股份按照现在股市的股价,大概价值七亿元,这样庞大的金额如果您全部收购的话将会被警方跟踪调查。毕竟现在程小姐的死因尚未调查清楚,任何一点小小的改变都有可能影响到整个局面。”

  张江点点头,他一旁的女人急了,急忙推了他一下并说道:“我可告诉你,如果这笔钱你拿不到手,别说我不顾及情分!”

  张江笑了笑,眼中闪烁一丝轻蔑,但脸上还是装出一副讨好的笑容。

  “宝贝你先别急,马律师,我已经凭请了专业的操盘团队对这部分股权进行最专业的吸收消化,所以这一方面完全不用担心。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用尽你的才学,让我的上位在别人看来合理合法。”

  马律师点点头,旋即告辞。

  “老公你好厉害啊,真棒!”,女人吧唧在张江脸上亲了一口,眼神中满是兴奋与贪婪。

  张江冷笑一声,女人啊,总是这么无知。

  张古就站在他们身边,听完他们的对话之后若有深意的笑了笑,看起来他还卷入了一场人类之间的利益争斗之中啊。

  程秋冰,应该就是那只女鬼吧,看样子她的死与张江脱不了干系。

  张江从这间咖啡馆走出来之后直奔南阳路,他也很好奇,想要见一见这只女鬼。

  显!

  张古走近巷子里,没有废话直接使了个法术让程秋冰现出真身。他看着程秋冰眼中的厌恶和冰冷揉了揉鼻子,真是的,好不容易做件好事还被人这么盯着,真是不爽啊。

  “你应该认识张江吧,想不想知道你是怎么死的?”,张古向来不是一只喜欢多说话的妖怪,一句话将目的全部讲了出来。

  “这句话那只妖怪也和我说过,但是他不认识张江,你是怎么认识他的?”,诚求冰淡淡地开口说道。

  “没有为什么,他们今天刚来到这里,我对那种奇怪的情侣组合很感兴趣,所以就盯上了。”

  现在程秋冰沉默了一会,身上的雾气不停的翻滚着,很显然她在做巨大的思想挣扎。

  “哟,张古,你喜欢美女鬼啊?真是没想到原来你的口味这么重呐”,南争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笑嘻嘻的说着。

  张古没有搭理他,站在原地看着程秋冰。

  “你们真的是两只善良的妖怪,有兴趣听听我的故事吗?”

  半晌之后,程秋冰似乎放下了什么,声音之中带着温暖。

  南争和张古点点头,两只妖怪和一只鬼这样奇怪的组合来到了白苏儿家的楼顶,鬼不能见阳光,所以南争特意带了把遮阳伞。

  “我父亲是里湖集团的董事长,第一大股东。可以说我从一出生就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从小别人有的我全有,别人没有的我也有。还好,我不像其他富二代一样败家,我喜欢古诗,喜欢古音乐。家里有这么多钱也够我这辈子衣食无忧了,所以我一直也没有碰生意上的事,直到那一天,我的命运彻底被改变……”

  “爸爸,爸爸,你醒醒,你醒醒啊!你睁开眼看看女儿,看看你最疼爱的冰儿啊!”

  程秋冰跪在程夜的病床前,哭的撕心裂肺。但无论她再怎么哀求,怎么哭泣,父亲的眼睛终于是没有再睁开一下了。

  程秋冰感觉整个世界都塌了,所有的景色全部变成了灰色,心里空落落的。自己仿佛变成了那枚秋叶,飘啊飘,无依无靠。

  “秋冰啊,你也不要太难过了,你爸爸走了,还有张叔叔保护你。你放心,只要张叔叔在世一天,你就永远活得无忧无虑。”

  程秋冰看着张江那种恶心的脸,心中却是连厌恶都升不起来了。她扭头看着自己母亲眼中的窃喜和如释重负,感觉这个世界自己好陌生。

  程秋冰虽然没有接触过生意场,但是饱读诗书的她一眼就看出了这件事情的猫腻。父亲的身体一向很好,五十多岁了还每天坚持锻炼,平时连发烧感冒都很少,更别说诊断书上可笑的胃癌了。

  “妈,爸的病是什么时候检查出来的?”程秋冰淡淡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说道。

  她母亲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还算镇静的说:“就在一周前,你爸爸吃饭时突然吐血,送到医院时医生说已经是胃癌晚期了。今天早上你爸爸悄悄的走了,没有惊动任何人,他走得很安详。”

  “是么?他真的走的很安心,很安详吗?”程秋冰紧紧盯着母亲的眼睛,死死地追着问。

  “好了好了,冰儿你今天太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吧。你爸爸的葬礼有我们布置安排,你好好休息一下。”

  张江适时地打圆场,程秋冰嘴角掀起一抹不知道是悲哀还是厌恶的笑容,头也不回地走出病房。

  隐隐约约的,她听到病房中传来的声音。

  “嘿嘿,美人儿,这下你可彻底归我了吧。还有你的女儿,啧啧,真水嫩啊……”

  “张江,我告诉你,我绝不允许你碰我的女儿!”

  “好好好,不碰她,嘿嘿,那我们是不是在这里……”

  “你,你真讨厌”

  接下来就是不堪入耳的谈话,程秋冰捂着自己的耳朵,眼泪朦胧了眼前的世界。她疯狂的在雨中奔跑着,任凭瓢泼大雨浇灌在自己身上。

  她现在只想一个人缩在角落中,再也不想看那些人恶心的嘴脸了。

  “小冰,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去找你”,程秋冰刚刚打开手机就接到电话,接起电话之后是熟悉的声音。

  眼泪顺着她的眼角缓缓滑落,原来这个世间任何一种感情都是相等的,这一刻她才明白,原来亲情也是有保质期的。

  程秋冰静静的蜷缩在凉亭座椅的角落里,雨点不断打在她的身上,冰冷了她的心,冻结了她的心。

  不知何时她的头顶再也没有雨滴落下,温暖的橘黄色在灯光的照映下是那么的美好。

  “傻瓜,喝点奶茶吧,如果你的身体垮掉了,那才是让那些坏人得逞的最佳时机。”

  温和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程秋冰抬起头,静静的看着那一张并不是很帅但是棱角分明的脸庞,看着他壮实的身躯。她迷茫了,她曾以为家庭永远是她最可靠的伞,但是现在发生的一切彻底打翻了她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傻子,我现在一无所有了。我不能在你的事业上帮助你,我除了会写诗作画,其他家务什么都不会,你跟我在一起会拖累你的。”

  程秋冰嘶哑着声音,喃喃的说道。

  她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一只火热的嘴唇贴上了她的唇,带给她温暖和依靠。有力的臂膀紧紧握着她,同时坚定的声音响起在她的耳边:“小冰,从一开始你母亲就不同意我们在一起,认为我穷,认为我想贪图你们家的钱。这些我不在乎,我有信心可以在几年内拥有那些东西。我喜欢你也不是因为想让你做一个全职太太,我就是喜欢你的温婉,你写诗作画时内敛的静雅。”

  “或许我们会吵架,我们会生气,但是请相信我,如果我要在这个世界上找一个人和我共度余生,这个人一定是你!”

  程秋冰此时脸上带着笑容,虽然她知道现在不应该笑,但她还是忍不住。

  爸爸,如果你在天有灵,也会祝福我的吧。爸爸,请您放心,女儿有人照顾,有人疼。

  程秋冰紧紧将自己的身体缩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享受着这一份难得的温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怪生活大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怪生活大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