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予珺2018-10-15 12:482,155

  眼前女子冷眼望着段尧,这样的情形她心里有数,三年前就已经是这样了,从她答应了母亲从此以后作为林粲活下去的那一刻,她林家大小姐林萱便已经死了。

  “她呢?你是谁?”段尧猩红着眼,失去了一如既往的冷静。

  他本不喜厮杀,不喜战场上的你死我活,不喜那尘土飞扬金戈铁马,甚至连恢宏浩荡的战曲,他都听的脑仁疼。

  他虽武艺卓群却只想携眷侣浪迹江湖,什么功名利禄名留青史,于他而言不过过眼云烟。

  可是多年前,常胜将军林皓璟在丘谰国暴毙,下嫁林皓璟为妾的丘谰国神女冉青歌,被当做妖女押回京城,而他们的女儿林粲,从小在靖州长大的林粲,自此和段尧分离。

  冉青歌死后,段尧曾去找过林粲,住在林府的林粲,因为是妖女之后,皇上命人严加看管,并限制其出府自由,这样的重重防备下,段尧无计可施,只得悻悻作罢。

  靖王有三子,其中段尧最有卓群,但生性闲适,不喜争斗。深谙于此的靖王许诺,如若段尧统领靖州将士,护靖州安定,日后必定传位于段尧,而段尧成为了靖州王,成为了北方不可或缺的军事防线重要力量,和天子抗衡要人,便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如今的少年将军,攻城略地不再话下,骁勇少年可堪匹敌当年的林大将军,他想快点见到她,为此他整整十年都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从一个小兵冲到前锋,从泥潭里混血厮杀到大帐里运筹帷幄,他一点点成长,手中长剑断刃在常年噬血后,光芒愈发凌冽,断刃出,非见血不收。

  此时的断刃,正架在林家大小姐林萱的脖子上,林萱知道,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无论如何也要走下去,因为自己早就没有了回头路。

  “说。”少年咬牙,从唇边挤出一个字。

  “我是林萱,林粲的姐姐。”林萱望着段尧,神色里有慌张害怕,可是她强撑着镇定回答。

  “她呢?”段尧死死盯着林萱,剑在林萱白净的脖子上,映出一条浅浅的血印,但是只是这一点浅浅的血,根本不够祭断刃。

  林萱望着眼前少年不容辩驳的神情,沉默之间,脖间清凉更甚,林萱渐渐撑不住了,眼中的惊恐展露无疑。

  “她……她死了。三年前就死了。”林萱颤抖着答道,段尧望着眼前女子神色,多年审死囚的经验告诉他,她不是在说谎。

  段尧收剑瞬间,断刃顺风反转无人控制,一道寒光,恍惚间林萱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溅到了自己脸上,再等她回过神来,瞪大了惊恐的双眼,望着段尧的小臂,一串血珠顺就而下,断刃也已平常掉落在了地上。

  段尧找出白布,单手缠着受伤的小臂,断刃出鞘,非见血而不落,本是不喜嗜杀的他,一般绝不会动用断刃,只是刚才失控之下,才拔出来它。

  得知了林粲死讯,段尧控制住了自己暴走的冲动,他眸色冷冽低沉,望着面前林萱,这个眉眼间和林粲有着几分相似的女子。

  他阻止了想来帮忙包扎伤口的林萱,压低嗓音抑制着心里那蠢蠢欲动喷薄而出的怒火问道:“怎么回事?”

  林萱咬咬牙,深吸一口气,回答了他的问题:“三年前天子降恩大赦天下,因而舍妹终于可以出府,于是她便去天鸾峰顶祭拜她娘,然后回程时不幸坠崖了。”

  段尧一声冷笑,林萱以为自己失言了,慌忙噤声。段尧望着她示意继续,三年前的段尧,一直以为林粲还被囚在林府,所以当得知被赐婚时,欣喜若狂,敢情那时起,他段尧朝思暮想的不过是一幻影罢了。

  天鸾峰陡峭险峻,一座座立峰拔地而起,云海散布,深不见底,林粲马车失控,坠入悬崖,如坠深渊,尸骨无存。

  而皇上圣旨却在此刻送到,不明所以的林夫人接了圣旨,而后方知林粲已经不知所踪。

  这样一来,如若拒绝,定然是欺君,林家如今只剩下林夫人和大女儿林萱,母女相依为命,这罪名不是二人可以承担的。

  日思夜想多天,林夫人终于决定,让林萱顶替林粲,为林萱举办了葬礼。

  林府也因此遣散了原来的仆人,从近京搬到了远京,众人只当是林皓璟去世后,林家没落只得远迁。

  “从此我便一直以林粲身份活着,只为了三年后的今天。”林萱渐渐带了些哭腔,她望着面色清冷的段尧,不知如何是好。

  “你已经抢走了她的身份,就不能抢走她的人了。”段尧望着林萱答道,“明日我派人送你回林家。”

  林萱脸色大变,跪倒在段尧脚下,抓着他的衣襟,声音颤抖而嘶哑的问道:“你的意思是休了我?”

  段尧默不作声,算作默许。

  “你不能休了我,你不可以!”林萱站起来,面色有了些狰狞。

  她千辛万苦嫁入将军府,她连自己堂堂前将军大家千金的身份都不要了,她以一个妾生罪女的身份嫁来,又这样被送回去,她绝对不能回去。

  “那你这是想欺君么?”段尧不理会眼前女子的哭腔,依旧冷冷的说到,伤口包扎好了,他一边穿好平日便服,一边将红色的婚袍扔在了地上。

  段尧准备转身离开,林萱望着段尧的背影,狠狠地说:“你说我占了她的身份,你又何曾对她全心全意过。”

  段尧闻声停下走向门口的脚步,林萱望着段尧背影接着说道:“少年将军好生痴情,倾慕林粲的那份感情到底有多真挚,只有你自己知道。”

  段尧不理会言语间已经有些癫狂的林萱,继续向门口走去,林萱见状,着急起来喊到:“我知道是你,杀了林粲她娘。”

  仿佛千斤灌铅从头到脚注到了段尧体内,这么多年来,他对林粲的感情光明磊落,坦坦荡荡,唯独这一点,是他永远没有办法释怀的痛。

  段尧回眸,望着林萱许久,声音低沉缓缓说道:“你住下吧,不过记住一点,你永远不是她。”

继续阅读:第四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仙铺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