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芭比东海王
甜酒2018-10-15 17:062,162

  商煜将那个桃木玩偶变成我最喜欢的芭比之后,我就看刚才那个人偶就顺眼多了,只叫什么,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因为我对芭比的喜欢,所以,我也对附身在芭比里的商煜也格外的关心,走到哪也想要带着这个芭比。

  商煜似乎也愿意卑被我带在身边,因此我打算带着他出地宫的时候,他并没有拒绝,反而还默许了。因此,没有任何的阻拦,我带着商煜顺利地出了东海王墓。把商煜带回了我的宿舍,之后,我便似乎和商煜形影不离,走到哪里也会带着芭比在身边。

  回到学校后,我在上课的时候碰到过海蓝,海蓝似乎看不见我般,再也没有和我打过一次招呼。身边的同学见我和海蓝之间的气氛如此差,不免会去猜测我们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当然,也有不少爱八卦又直性子的人来直接问我和海蓝怎么了,是不是吵架了什么的。对于这些人的疑问,我从来没有给出过正面答复,都是笑笑不说话,随便他们去猜测。

  我的内心有些煎熬,海蓝之于我来说是朋友,是亲人。而我之于海蓝来说,只是一枚棋子,一颗就萧南的解药。心里不禁泛起阵阵苦涩,没想到我们两个人结局就是这样的,说不难过是假的,但是我心中的更多的却是失望。没想到,一个我付出了真心的人,最后对我居然是这样的决绝,当然说不生气也是假的。我怎么可能不生海蓝的气,简直气到颤抖。但是对海蓝的气远远不止失望来的浓烈。

  海蓝没有搭理过我,当然我也没有搭理过她。说实话,我的心里还是有点害怕的,我害怕海蓝会不会再对我肚子里的孩子起主意。所以,我尽量避免和海蓝单独相处。

  下课了,我走出教授,看见萧北站在门口,看见我走过来,便对我点头微笑,很显然,萧北是在等我,但我不知道萧北等我是因为什么。之前萧北等我是因为要让我救赵钰,虽然我至此也不知道萧北要我救赵钰的目的是什么;第二次,萧北等我是,问我对救赵钰这件事考虑的怎么样了,希望我能赶紧给他个答案。这次,我不知道萧北是因为什么原因,来教室门口等我,但我却能隐隐约约猜到,可能是因为上次海蓝那我肚子里的孩子祭祀的事情。

  “怎么了,有事吗?”我装作一点都不知道他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方便借一步说话吗?”萧北的语气和姿态放得很低,说罢便指指我们之前讨论事情的那个小林子。他见我点点头,便走在前面带路,走路期间,我们没有交流过一句,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甚至也不清楚我的内心活动是什么,总而言之,乱的很。

  “之前海蓝拿你肚子里孩子祭祀的事情对不起。”果然如此,和我猜的一样,我并没有表态是不是要原谅他,只是挑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海蓝拿你肚子里的孩子练还魂丹事情真的是对不起,她是因为我大哥,才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举动。当然,我们萧家也是有一部分责任的,希望你能够原谅!”萧北道歉得很诚恳,“你放心,萧家和海家不会再对你有任何的伤害之举了!”萧北和我保证以后萧家和海家不会再对我动手。

  说实话,我听见此话时,内心涌现出一丝放心,因为他对我的保证,对我来说一方面是对我安危的一个保证,另一方面,我不用在面对海蓝要对付我这个事实的煎熬。天知道,我是有多么不想和海蓝的关系闹的那么僵化。

  正在我暗自松一口气的时候,萧北继续说道:“不过你还是要小心,你知道东海王的儿子这个鬼胎对于天地间的众鬼来说诱惑力有多大吗?”听见萧北的话,我的内心不禁咯噔一下,“什么?”我懵了,示意萧北继续往下说。

  “东海王的孩子,在胚胎发育时对天下众鬼来说,是他们修炼的至上的宝物。你知道,你知道一般人的阴胎对于平常鬼来说诱惑就有多大吗?更别说是东海王的阴胎,那诱惑力,简直是比毒品还要让人去追逐!”我听了萧北的话,内心不禁害怕起来。

  “你难道忘了海蓝要拿你的阴胎来练就还魂丹吗?你知道为什么一样是阴胎,海蓝不去找别人的阴胎,而是要来找你的,你以为她真的想违背她和商煜的交易吗,要不是万不得已,海蓝肯定不会那么傻!”我突然意识到了,我现在身体里的阴胎是多么重要,现在有多少鬼怪盯着我肚子里的阴胎。

  “因为东海王的孩子有着一般阴胎所没有的特点,一般的阴胎只是可以用来提升法力而已,但东海王的阴胎却是可以令死人起死回生,令鬼魂的法力增长不是一点点,不止是普通阴胎的一倍两倍,而是可以直接提升几个阶段。所以,对他们来说,你肚子里的阴胎的诱惑甚至让他们宁愿魂飞魄散,也想要去尝试能不能得到你肚子里的阴胎。”我听了萧北说的这些话简直是目瞪口呆,现在才意识到我怀的阴胎居然这么多人惦记。

  我的内心忍不住一阵恶寒,我又开始烦躁,不知道接下去要怎么办,商煜不可能一直跟在我的身边保护我,他也是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做,不可能在我需要他的时候,就出现在我的身边,我忍不住为我肚子里的阴胎发愁。这么多人惦记的阴胎,我要怎么样才能很好的保住他呢,我似乎没有一点能够保护阴胎的能力。

  “我要怎么样才可以保住我肚子里的阴胎?”我似乎是将死马当做活马医,我竟然在向萧北求救,希望他可以给我一些建议。但很显然,萧北也帮不了我。

  萧北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意思显而易见就是我也没有办法的意思,“我觉得保险的办法就是,你最近还是不要出门了,你就在这个地方不要乱走,这样可能稍微相对于外面安全那么一点。”萧北只能给出比较保守的建议。

  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对萧北的方法表示同意,我打算按萧北的这个方法先过一段日子,等到时候有办法了在说。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下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夫迷你萌萌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