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孤会很温柔
甜酒2018-10-16 10:401,506

  “海蓝……”我小心翼翼地叫她。

  话音刚落,掌心忽然烫的厉害,已经开始有疼痛的感觉,海蓝明明已经松了手,然而我却觉得手好像粘在了上面一样。

  突然,一阵凉凉的触觉环上我的脖子,我呼吸一窒,甚至连呼吸都忘记继续。

  这是一双手,一双冰冷地毫无温度的手。

  我敢保证,这不是一个人该有的皮肤和温度,他的手就像是一件瓷器,光滑且冰冷。

  我不可抑制地颤抖,明显感觉到他在慢慢收紧手,然后,突然——用力!

  “海蓝,海蓝……怎么……”我费力地转头,发现海蓝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不见了。

  我伸手想要去掰开那双手,然而那双手就像是无形的空气一样,我根本就无法触及。

  大脑里的空气已经越来越稀薄,我感觉胸腔有一种炸裂开的疼痛在升腾,身体的四肢百骸都开始僵硬。

  死亡的恐惧慢慢从我的瞳孔扩散,脖子上的力度忽然猛地加大。

  一阵电光火石之间,我的身体好像冲破了一道屏障。

  脖子上的紧张感好像瞬间消失了,脚下也轻盈不少。

  我长舒一口气,靠在一冰冷的物体上歇息片刻,还没有从刚才的恐惧中缓过神来。

  然而刚刚定下神来,对面的一具身体却让我瞪大了眼睛。

  这是一个女人,身上还穿着宫装长裙,容颜绝色,是我从没见过的美,娇艳的就像是法老墓前的鲜花,神秘蛊惑。

  我伸出手,想要戳戳她,忽然,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

  靠!

  她不会是死的吧?

  心下一个咯噔,我缓缓后退,背后忽然碰上一层冰凉的阻隔。我身子一颤,这才看清楚周围的环境,狭小的空间,只够我躺着。

  我吞了一口口水,不敢置信,浑身颤抖地憋了半天。

  终于控制不住,一声尖叫。

  啊——

  眼泪在眼眶里乱转,我胡乱在周围拍打,也不知道摸到了什么,忽然周围又开始震动,吓得我连声尖叫,脑子里一片嗡嗡嗡的声音,理智已经完全不在。

  身下一轻,出现下坠的感觉,重重地一沉,周围的震动又恢复平静。

  我睁开眼睛,迅速地看周围的情况,然而周围的环境好像没有任何变化。

  唯一的区别是——女尸没了!

  我忽然想到,海蓝说过这棺椁有两层,再加上刚才的下坠感,难道这就是棺中棺的第二层?

  我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而周围冰冷的环境让我没办法思考,伸出手来用力拍打脸颊,让自己清醒一点。

  手打在脸上,感觉有点特别,有点钝痛。

  我睁开眼睛,看面前的手,这双手修长白皙,中指上还带着一枚戒指,闪着幽幽的宝石光芒。再往下看,我身上竟然穿着宫装,一双绣花鞋正套在我的脚上。

  浑身都僵住,我一动不动,脑子里迅速转动,闪出那个可怕的念头。

  这具身体不是我的……

  “九儿……”

  一声暗哑的声音,忽然窜到耳边,惊得我瞪大眼睛,嘴唇发抖。

  肩上忽然压下一股力道,随后是身上,明显是一个人的重量!

  我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衣服被一点点解开,从腰带到里衣,衣服就像是自动松开一样,一件一件,直到我可以明显感觉到肌肤与空气接触的感觉。

  这一定是梦,不是真的,不可能是真的。

  正在我走神之间,双腿之间被强行挤入一个滚烫的物体。

  我浑身一震,发抖的唇齿在巨大的惊吓中定了下来,大吼一声,“住手!”

  我觉得一定是在做梦,怎么可能会有鬼非礼人这种事,而且这还是在棺材里面,我几乎疯狂地开始挣扎,然后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的手脚不听命令地自己停了下来。

  脑中的反抗欲望还是很强,却只能瞪大眼睛干着急。

  那双瓷器一样的手,正在我胸前缓慢的移走,仿若游戏一般。

  我用力从从喉间挤出几个字,“别……我……”

  耳边是他温柔却霸道的嗓音,“九儿,他们终于把你带来了,别怕,孤会很温柔……”

  ……

继续阅读:第四章 孤的女人你也敢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夫迷你萌萌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