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萧北
甜酒2018-10-15 17:062,725

  苏苏拍拍她的肩膀,上前来扶我,“颜颜,你还好吧?怎么了?”

  她一边说话,一边伸头去看浴室,面色如常,不像见到什么鬼东西的样子。

  我紧张地缓缓转头去看里面的镜子,镜子毫无异常,只有几滴我不小心甩上去的血渍。

  “对不起,我刚才被一条蜈蚣爬到脚上了。”

  “吓死我,我还以为你见到鬼了。”赵钰咂咂嘴,转身去收拾上课要用的东西,看上去再正常不过。

  苏苏却忽然转头看我,“对了,颜颜,你知道海蓝请假的事吗?她都已经快一星期没出现了。”

  “她男朋友可是萧南,能有什么事?”

  “不过萧南好像也失踪好几天了吧?”

  “难不成私奔了?”

  耳边是苏苏和赵钰的调笑声,我却觉得浑身冰凉,赶紧收拾好东西跟着他们一起出宿舍,我现在没胆子一个人呆在封闭的空间里。

  大型的阶梯教室,零星地坐着几十个人,老师根本懒得点名。

  我们照例选了最后的位置,用苏苏的话说那是晒太阳长高的最佳地段,最适合我这种一米六人群。

  我特意把中间最晒太阳的位置让给赵钰,想看看她的反应,都说鬼是最怕阳光的。

  “阳光真好,我要好好补一觉,这几晚总是睡不好!”

  我看着她把脑袋埋进阳光中,周身丝毫无损,反而享受地喟叹一声,很快就睡着了。我转过头,脑子里一团乱麻,要不是千寻真的失踪,我差点就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精神病。无论是昨晚,还是镜子里,赵钰都像是鬼物一般,可是我身边的她却又这么真实。

  烦躁地叹气,单手一下子没撑住下巴,身子一下子就向里面的位置倒下去。我慌乱地抓住桌子,手却滑脱了。电光火石之间,好像撞上了一个胸膛。

  我的身子瞬间定住,以一种没有支点的姿势定在位置上。

  “蠢女人……”

  是他!

  我瞪大眼睛,动也不敢动,就这么倒在这只千年老鬼怀里!

  按照我对东海王墓棺的推断,里面的东西至少也有两千多年,那他必定也是死了两千年了。

  千年的老鬼,不知道煞气有多重,难怪我的驱鬼符对他毫无用处。

  他的手从后面环上我的腰,缓缓下滑到我的小腹,突然就不动了。

  这种姿势,倒像是电视剧里男女主角拍婚纱照最合适的姿势……

  “离这个女人远一点,她很危险。”

  我咬紧牙关,壮着胆子开口,压低声音,“为什么?”

  他冷笑一声,“死了的人,却还活着,远胜厉鬼。”

  我何尝不知,昨晚赵钰掐着我脖子的时候,那种力度,是真的想要我的性命。只不过奇怪的是,她好像放缓了动作,明明可以用力地掐死我,却要慢慢地来。

  她当时盯着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等一个垂涎已久的猎物。

  “棺中棺,不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碰的,碰了,那就该付出代价!”

  他冷冽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很有磁性,有些蛊惑人心的味道。

  棺中棺,自从三年前就一直封锁在天宁大学,在考古系的大楼研究所。

  我知道那件东西也是属于东海,他也属于东海,那这两件事情是否有联系。碰过棺中棺的那些老教授还都在人世,为什么死的是赵钰这么一个毫无干系的人。

  “还想再孤的怀里躺多久?”

  他一句话提醒我,这在才发现自己竟然安安静静地在他怀里想事情,后背一阵发毛,赶紧坐直身子。

  身边空位置空无一人,完全没有气息存在,我突然萌生大胆的念头,念头一旦出来就开始心跳加速。看着那一片空气,我缓缓伸出双手,试探性地摸过去。

  然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就连刚才的触感都没有了。

  他又走了?

  我用力地挥舞了两下,结果动静太大,吸引了前排男生的注意。他看了我一眼,默默地又转过头去。他的眼神让我头脑一晃,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同样的眼神,

  “颜颜……救我……”

  身边的赵钰忽然发出声音,惊得我立刻看向她,然而她紧紧地闭着眼睛,就像是在说梦话一般。

  刚才的声音,就像是昨晚传进我耳中的声音,而且更加哀怨,是从喉咙深处传来的挣扎。

  我伸手想要去叫醒她,忽然前面的男声传过来,“别动她,否则就没救了!”

  下课的铃声忽然响起,身边的赵钰朦朦胧胧地醒来,猛地看向我的眼神空洞无望。我被她一看忘记了去注意前面的男生,结果再抬头的时候就不见了人影。

  这时候是人流的高峰期,我根本挤不出教室,好不容易出来的时候早就看不到那道身影了。我敢肯定刚才那人一定知道些什么,必须赶紧找到他才行。忽然,走在角落里的白影在我眼前一晃,正是刚才的男生。

  我立刻追上去,一路快步向前,没有发现身边的环境变化,慢慢地就到了阴凉无人的地方。

  大夏天的,这么凉快的地方还真少。

  我微微一抬头,“校史馆”三个大字就在头顶上,白字黑底,看上去阴阴森森的,倒像是灵堂上的“奠”。

  忽然,一阵阴风在耳边刮过,我下意识地觉得是千年老鬼,僵在原地不敢动,暗骂自己怎么这么蠢,竟然跑到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追了我一路,现在倒不敢回头了?”

  咦?

  我心一定,缓缓转过身,果然看到刚才那人悠哉地靠在对面的墙上。

  白衬衫,牛仔裤,运动鞋。很普通的学生打扮,偏偏这人长相清秀,一双眼睛狭长好看,倒有几分惑人之感。

  我走近看他,心跳如擂鼓,“你知道赵钰的事?”

  他微微挑眉,慵懒地拍拍嘴巴,“昨晚不就是你们俩在五楼上鬼叫吗?搞得我一夜都没睡好。”

  没想到他竟然可以看到昨晚的赵钰,那他究竟是人是鬼。这两天发生的事已经彻底颠覆了我对鬼的认知,什么鬼不能出现在阳光下全是鬼话,那只千年老鬼都能坐在我身边晒太阳了。

  “放心,我是人,只不过开了阴阳眼。”

  他双手插兜地走上前来,抿唇看我,“你那个室友,已经死了一半了,你救不救她?”

  “死了一半?”我不解,赵钰的事实在是太诡异了。

  “她三魂七魄少了一魂,随时有魂散的可能,到时候连地府都去不了。”

  魂魄,地府。

  这些词从他嘴里说出来好像很随意,却让我冷汗涔涔,不免后退一步,离他远远的。

  “你怎么知道这些?”

  他眯眯眼,长舒一口气,“知道这世上有种职业叫道士?”

  “你是道士?”

  我看他的模样怎么也不像是道士,痞里痞气的模样和仙风道骨的老头完全沾不上边。

  “不是,我祖上是……”

  “不是,你问这么多,到底想不想救她?”

  我瞪了他一眼,“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相信你?”

  刚才那一节课是选修课,我和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班的,连面都未曾碰我。

  “我叫萧北!”他随意说出自己的名字。

  萧北?

  我在心里咀嚼这两个字,脑海里忽然窜出来一个名字。

  ——萧南!

  “你和萧南什么关系?”我立刻问他。

  他面色如常,耸耸肩,“他是我哥。”

  萧北竟然是玄学世家的人,那海蓝的失踪又是怎么回事。我不免想到那天下墓的时候海蓝的神情,她难道早就知道下去会发生什么。

继续阅读:第八章 芭比有问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夫迷你萌萌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