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裂
二理2018-10-18 09:301,854

  不能睡觉!我知道一旦睡着我一定会惨死在梦中。

  清醒剂的药效过了之后,我疲乏不已。启明死后五天,我将自己埋在档案、梦境录像中,争分夺秒查找控梦者。第一个哈欠打出,我吓了一跳,去厕所将自己浸在水中,直到憋不住气,以此驱赶睡意。

  这世界上最重的东西,一定是困意袭来之后的眼皮。我用电击棒电自己,将自己一次次从坠落中拉起。

  “孙诺,你这几天将自己关在房间,到底在干什么!”芷琪敲门。

  我开门,“芷琪,别管我,我有急事。”

  “你的样子好吓人,黑眼圈这么重。”芷琪忧心忡忡,“你这几天都没睡,去睡会儿吧。事情可以之后再做。”

  “我不能睡!”我对她喊,她吓了一跳。

  “对不起。”我跟她道歉,“我有个很紧要的事,现在不能睡。你帮我冲杯咖啡可以吗?”

  接过芷琪的咖啡,我重新锁上门,喝了一口咖啡。

  不对,有问题。我停下来回想。

  这几天我一直锁在房间内没有出去,我的房间也有床,芷琪怎么断定我这几天都没有睡的?一般人看到黑眼圈重,只会联想到休息不够,睡眠不足,但不会说出“你这几天都没睡”这样绝对的话。

  这个想法不亚于是一个炸弹,震得我耳鸣目眩。如果芷琪是控梦者,要如何解释她脑中那些被清除的回忆?

  我走到房间的阳台,打电话向老师请教。

  “心理学上倒是有个症状,跟你描述的有点像。”老师在电话中答我,“癔症性遗忘,患者不能回忆起受害事件的经过,甚至会粉饰、美化灾难,用以减轻心理上的痛苦。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就是这类心理症状的变形,人质原谅、甚至爱上罪犯,是避免将这段往事变成痛苦的回忆,可以说这是人类自我保护的本能。”

  “癔症性遗忘,一个人为了保护自己,自行清除掉曾经的受害回忆,用梦境学的角度以此类推,一个人也是有可能进入自己的梦境实施自我治疗的。”我说,声音颤抖。

  “对。”老师沉吟一会儿,“有癔症性遗忘的患者,普遍都有双重人格的特征,一般多发在年轻女性患者身上。”

  在肖重程的梦境录像里,我看到伺机烧掉手工室的芷琪,是左手拿打火机点燃纸堆。我回忆之前在芷琪的梦中看到的暗区回忆,她在学校跟毁坏她黑板报的的男生打架,是用左手拿木棍。张姝用刀刺死彭望的那天,我去调查,对她做口供,她去厕所洗脸,将刘海用左手往左侧撩,用发夹定住。

  刚才,她拿给我的咖啡,也是用左手。

  我深知,她本人是右撇子,跟我交往的时候,她的刘海也是一直往右梳的。

  有另外一个左撇子人格,藏在她的体内。那个人保护她,爱她,清除掉芷琪的暗区回忆。那个人进入我的梦,想要杀掉我。

  我打了一个哈欠,妈的!我拿起桌上的小刀,往大腿上狠狠地扎了一道,血顺着裤腿流了下来。

  我开门,芷琪在客厅转头看我,发现我大腿扎了一把小刀,血流如注,脸露惊慌之色,欲站起。

  “坐下!”我用枪指着她,一瘸一拐走到她的面前。

  “孙诺,你发什么疯!”

  “别他妈演戏了!”我喊,“把一切都说出来,不然我一枪杀了你!”

  她用左手将一缕头发撩到左耳上,露出天真的表情,“孙诺,你怎么了?”

  “芷琪不叫我孙诺!她只叫我诺!你到底是谁,快说!”我往沙发开了一枪,她身体颤动了一下。

  “小嘉。”她嘴角上扬,“我叫小嘉。”

  “张姝和彭望都是你杀的吗?是你控制我的梦,想让我死的吗?是你清除掉芷琪的暗区回忆的吗?”我用枪指着她,晃了晃头,眼皮很重。

  “对。”

  “为什么?”我问。

  “为什么。”她笑了,“当然都是为了保护芷琪啊。”

  “你他妈的,”我气息不稳,太困了,“我必须杀了你!”

  “你杀了我,芷琪也会死。”

  “死就死!我进过她的梦,我清楚她人生的缺失,她矫情、柔弱、公主病、无知、缺乏父爱,我对症下药,轻而易举让她爱上我。我就是要利用她找出你!我不在乎她。”我用枪往我左臂开了一枪,强烈的疼痛让我不至于昏睡过去。

  “你最好在你睡前开枪杀死我。”她直视我,缓缓说道。

  “你说什么?”

  “刚才给你喝的咖啡里面加了安眠药,你已经连续五天没有睡了,已经不行了。你最好在你睡前开枪杀死我,否则,”她露出笑脸,“你会在梦中生不如死。”

  我将枪管对着她的额头,头上的冷汗从眼皮流下,我眨了一下眼,“我成全你。”

  我扣动扳机。

  并没有听到枪响,我看到枪管如同融化的奶油一样软了下来,房间都在下陷、起伏,我再连续扣动扳机,枪整个从我手上融化成一滩黑油,滴到地上。

  沙发上的小嘉抬头看我,露出一个夸张的微笑。

  “杀人不眨眼,你眨眼啦!”

  作者;二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镜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镜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