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风月街的二白
许负2018-10-14 12:553,169

  我站在小荒山的山顶观望着整座山的脉络走向。果不其然,这山势连绵极为古怪,风水原本恶到极致,却又隐隐透出一线生机,源源不绝。

  整片山顶都笼罩着一层极为邪恶的气息,就连这天边的残月都给染上了几分杀戮和血腥。然而从上次五叔等人所打的盗洞深处却升腾出一股清灵之气,宛如盘古初分时这天地间最为纯净的造化灵气。

  一念即可杀人,能够瞬息间就致人绵软无骨而死,这是禁魇之术。

  难怪师师会从一个普通魂魄转化成禁魇婆,在这样的地方还不知道会滋生出多少山精灵魅出来。

  想起昨天在忘忧馆对我跪倒在地,哭得似带雨梨花的师师,连带着我们家那位花魄小姐也跟着眼泪像不要钱似的往下掉,声声句句都是对我的控诉,“爷,你好狠心,你好无情好无义好无理取闹……”

  我摇了摇头,这花魄八成又是琼瑶剧看多了,要知道那种电视剧是会带坏小孩子的。

  最后的最后我到底没忍心把师师给超度了,而是把她送回了原本的石洞,让她可以继续去等待恋人归来。她之前害死那几个盗墓贼和收藏家,就是为了能够重新回到石洞。她始终相信着宋徽宗对她的承诺,无论轮回多少世都一定会来接她。

  哪怕不管要等多久,千年万年甚至是亿万年,永远停驻在那里,站成一个永恒的姿态,相信着当初爱人对自己许下的承诺。

  我不会承认,最终把我感动的还是那种类似于《盗墓笔记》里小哥和吴邪的承诺,“十年后,带我回家。”

  噢!吴邪!~~噢!我的小哥!

  ……

  刚回到风月街,我连忘忧馆的门都没进,就先绕道去了趟白胖子开的那家书刊店。

  要知道风月街有二白,大白和小白。

  大白指的就是白胖子,我曾经形容过他底下是发了面的大白屁股,上面是蒸好的一张大白馒头脸。

  而小白则是我。

  说起白胖子,那绝对是狐朋狗友中的狗友,属于风月街三教九流中下九流的那一类人。

  平日里靠给妓女和嫖客拉皮条,和售卖色情杂志及A片发家致富的,绝对是半夜翻窗偷寡妇内裤,大街上摸未成年小女孩屁股的那种怪蜀黍。

  我一跨进书刊店,就看见白胖子冲着店门高高撅起肥硕圆润的屁股,正埋头在箱子里翻着什么……我坏笑着不吱声偷偷靠近,这才看清楚原来白胖子绷紧的裤子边沿上方露出的半截内裤上居然绣着两只小黄鸡。

  我顿时怒了!……靠!居然敢穿和我偶像张起灵同款的内裤,这种内裤只有我一个人能穿。忌妒攻心的我用两根手指狠狠拉起白胖子内裤的松紧部分,再恶意一松手,“嘣……”的一声,白胖子整个人如弹跳球般随着内裤弹力一蹦多远,捂着屁股哀嚎不已。

  “白瘦子!……你她娘的打老子的主意干什么?”白胖子在怒骂完后,又摆出一脸娇羞不依的架势,扭捏着肥胖的身躯,娇嗔着翘起兰花指,“死鬼!早就知道你觊觎人家的美色已经很久了啦!想要脱人家的小裤裤就直说了啦!人家又不是不依你的啦!何必偷偷扯人家的内裤了啦!……”

  我被这白胖子的几声加叠的“了啦!”给腻歪的够呛,这白胖子真可谓是越来越不要脸了啦!

  “爷对您这朵越老越茁壮的老菊花可不感兴趣,喏……”我从背后提出一袋臭气四溢的东西出来,“爷请你吃老王家臭豆腐给你赔罪行了吧!”

  “我说白瘦子,爱吃老王家臭豆腐的人是你不是我啊!嗬……可真够臭的,我说你咋一进来我就闻见一股屎味儿呢?”白胖子挤兑我说。

  我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白胖子店里的书刊桌上,我俩一人拿着一个竹签戳着臭豆腐吃得不亦乐乎,“我说……你来找我不会就是为了请我吃顿臭豆腐吧?”白胖子一边不断往嘴里塞着臭豆腐,一边含糊的说。

  “没听说过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我文绉绉的摆出一句古言。

  “……礼下于人,没听说谁送臭豆腐的……?”

  “靠!有种你别吃得那么香啊!”我眼瞅着最后一块臭豆腐都被白胖子给抢走了。

  白胖子忙不耶的将最后一块臭豆腐往下咽着,“爷是替你吃,免得你将来变得和胖爷我一样胖……是吧!到时候就不是传言风月街有二白,而是传言风月街有二胖了!”

  “你当我不知道,你小时候的名字就叫二憨!”我气哼哼的说。

  吃饱喝足的白胖子躺倒在躺椅上,拍着大大的肚皮说,“怎么着,这次又想要谁家头牌的微信号?上次你和肉丝儿小姐聊得咋样了?”

  “是ROSE,不是肉丝儿,你个文盲!”我摆了摆手,“咱今儿先不提这个,我要你帮我找个古玩行家。”

  “你小子也开始学会倒腾起古董来了,要说古董老板……嘿嘿!别说胖爷我还真就认识一个。”白胖子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笑得一脸猥琐。

  昨天将师师的那架天女屏风送回小荒山的石洞内,就在那扇古怪的石门旁,我拾到了断成两半的封泥,看着封泥上面古怪的篆字。想着这应该也算是一个古董,听说有些古玩商就专爱收藏这种封泥,虽然断裂成两半,但修复一下应该还是可以拿来卖的,顶多打个折扣。话说,到了年底又要交保险费了,当然能赚一点是一点。

  之所以今天会来找白胖子,是因为他虽然是风月街最下九流的人,但其实像他们这样的人门道才是最多的,因为无论什么样的人他们都能与其打上交道。

  他们在风月街里拥有像小强一般的顽强生命力和庞大的繁殖力以及无孔不入的个性。

  “……唔…啊……恩…这个……”一个晴天的下午,风月街一家老字号古玩店铺内,我百无聊赖的右手托着下巴,坐在古董太师椅上几近昏昏欲睡。

  眼前这个六十多岁,穿着民国中山装,并且戴着高度老花眼镜的老山羊胡子古董老板,已经坐在柜台后面对着我捡来的那个封泥“呃嗯啊啊”了好一会儿了。

  连白胖子都有几分不耐烦了,他大掌一拍在桌面,“我说,老宋爷……您老看了半天,到底看出个什么门道来了?我兄弟已经坐这半天了,您倒是给句话儿嘿!”

  “呃……”古董店掌柜老宋师傅摘下老花眼镜,有些不满的道“年轻人这么急躁干什么?你听我这个老头子说,这个封泥你朋友拿来说是宋代的,但经过我刚才仔细盘看,……这封泥绝非宋代之物。”

  “什么?”我一下坐直了身子,不是宋代的?当年周邦彦将师师的天女九蜕屏风放进了宋徽宗在民间的隐蔽行宫,然后将石洞封锁住。一直到五叔及壬老六和阿勒这伙盗墓贼闯入才将封泥破开,怎么可能不会是宋代的?

  白胖子一听顿时也急眼了,“不是宋代的……那是哪朝哪代的?能值多少钱?”

  老宋师傅抚了抚山羊胡,“唔……以我多年的眼力来看,可以断定这个封泥乃是清王朝时期之物。”

  “这怎么可能?”再怎样跨越,也不可能从宋代一下子跃到清代啊!这中间可是足足差了好几百年,难不成还穿越了!

  “很多收藏家和学者认为在清代前就已没有封泥了,因为那个时候火漆早已取代了封泥的地位。其实我倒认为并不尽然,火漆用来封缄书信的确方便,但若是用在其他之处,或许就没有封泥来的实用些了,而且……”老宋师傅眉头紧皱,思索了一会儿才道“这个封泥上面的字貌似是满文。”

  “……满文?”我惊讶的叫了起来,居然会是满文!难道说……是有满人曾经进入过那个石洞?!还烙下一个封泥留在上面。

  我迫不及待的追问,“那这满文究竟刻得是什么词?”

  “清王朝的满文乃是由金代的女真文演变而来,其源头可追朔致回鹘,说起这里头的历史来那可说之不尽的……我老头子虽然平日里闲来无事也爱钻研个一二,我虽看出它是满文,但若要我详情解释其词义,还是颇有些困难的。不过,我倒是认识一个在大学讲堂的历史教授,他对于满文那可是研究颇深啊!”老宋师傅偏过头来看向我,“年轻人,你若想知道这封泥上面的词意,不若你就将它留在我这,我好请那位老教授看一看,他应该会很有兴趣。”

  我点点头,有人能看懂当然好,我也很想知道这个封泥上到底会写着什么?不过,在这之前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必须要提前搞清楚,“那什么……”闻言,白胖子和老宋爷的视线全都聚集在我脸上,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抓头笑了笑,“他帮人看东西不收费吧?”

  刹时,古玩店内老宋爷和白胖子皆满脸无语的看着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月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月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