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云朵
长颈鹿菇凉2018-10-15 10:041,816

  齐妙妙的眼泪,很快流干了。她觉得自己的脑袋晕眩无比,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转轮,在牵引着自己左右摇摆。齐妙妙用力扶住自己的脑袋,却发现其实自己的头根本没有晃动。

  “别伤心。”

  齐妙妙吓了一跳。

  她睁眼环顾一下自己的身边,没有人。这间是双人病房,隔壁床的产妇今天上午就已经出院了。

  不对,那三个字,不是从自己的耳边传过来,而是在自己的脑海里,仿佛有人把这三个字刻成一种说不清的形态,塞进了自己的脑海里。

  “是我自己在跟自己对话吗?”齐妙妙自言自语。

  “不是,是我。”

  那种感觉又来了,这次是四个字。

  齐妙妙感觉自己的寒毛全部竖了起来。

  “你…… 是谁?”齐妙妙试探着问,她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那一团看不见的空气。此时,医院病房里的白色墙壁,在白色节能灯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惨白。医院的消毒水味道似乎淡了些,有几个夜里新来的产妇小声的呻吟着,带来了家属和护士的一阵骚动。

  “是我呀!”

  “你……蓝云朵?!”齐妙妙震惊,爬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蓝云朵,“不可能!蓝云朵明明在睡觉啊!我们怎么能交流呢?!”

  蓝智走了很久都没有回来,齐妙妙赌气没有打电话,这期间她哄了好久蓝云朵,还呼叫护士帮忙冲了奶粉,为什么她醒着的时候没有交流啊?

  “我们曾经有脐带呀,你开心和伤心,我都知道。我开心和伤心,你也都知道。”蓝云朵睡得正香,圆圆地小脸上,轻轻的展露了一个笑容。

  就那个瞬间,简直是迷你版的蓝智。

  想到蓝智,齐妙妙的心里感觉堵了一下。以往吵架,都是蓝智先低头,可这次……难道女人真的不能拿自己跟婆婆相提并论?

  “我在你肚子里的时候,无论你醒着或者睡着,我都知道。”

  “你都知道?”齐妙妙脱口而出,心想,完了完了,那我拜托白医生保大的事情她岂不是也知道了?!

  “对,因为你是我的全部。”

  听了这句,齐妙妙的心里忽然不那么怕了,她甚至接受了这就是蓝云朵发出来声音的事实。她刚想开口说些什么,门却忽然被打开了。

  是蓝智。

  齐妙妙看了蓝智一眼,躺在床上背过身去,把被子使劲扯到头顶上来,闭上眼睛。

  哼,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回来还不哄我,就算你开口哄我,我也得让你跪三天三夜榴莲壳才会考虑原谅你。

  嗯?先去看蓝云朵?好,你等着,再跪三天!

  嗯?居然还没有来哄我,也不说话?

  屋里一点儿动静都没有,齐妙妙的内心总算是煎熬不住了,悄悄的拉下被子偷看。

  靠!好家伙,非但不哄我,居然还睡了?!

  每次有病人出院,床上用过的都会送去清洗消毒,现在床单被罩都没有了,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床板。蓝智就躺在那张床板上,背对着齐妙妙的方向,一点动静都没有。

  就在齐妙妙气呼呼的准备再次躺下的时候,对面床上的蓝智猛地回过身来,一个健步蹿到齐妙妙面前,一脸得意的笑:“哈哈,怎么样,这回可是你先忍不住的哦!”

  “啊,臭蓝智!你吓死我了!”齐妙妙被吓了一跳,伸手要去打蓝智,却被伤口牵扯的痛的躺在床上。

  “老婆,你没事吧?”蓝智赶紧伸手来扶住齐妙妙,“我错了还不行嘛,我刚刚送咱妈回他们家了,明天我就去联系月嫂,咱妈那边我已经跟她说好了,她不会真的放在心上的。”

  “算了,蓝智,今天是我不好,还是继续麻烦咱妈吧。”齐妙妙靠在蓝智的怀里,感觉到刚刚被抽空了的踏实感。

  刚刚的话,就那么喊了出来,齐妙妙知道自己伤害了婆婆,但骄傲让她低不了头,这是跟蓝智在一起五年惯出来的骄傲,也是蓝智真正走进齐妙妙心里的骄傲。

  齐妙妙猜到蓝智追出去的用意,既是为了安抚婆婆,也是为了让婆婆宽心,不在心里存于芥蒂。可毕竟跟婆婆隔着那么一层,她是否真的生气了,齐妙妙反而没有那么在意,她在意的是蓝智,会不会是自己让他为难了。

  齐妙妙和蓝智是大学情侣,因为老妈在是宣城大学的老师,他俩接受的反对比其他家长来的要早那么一些。

  但蓝智那不屈不挠的深情,还是感动着齐妙妙的。所以在毕业两年,齐妙妙再次把这个被老妈深恶痛绝的男人领回家的时候,也扔下“只要他非我不娶,那我也非他不嫁”的豪言壮语。

  作为一个大学教授,齐妙妙的妈妈保持了她良好的风度,只是让老爸扔出了一句话:“只要你忍受蓝智所给你带来的一切,我们绝不拦你。”

  所以,齐妙妙愿意退一步。

  为了这个自己依靠的男人,为了仍用隐形脐带链接着的蓝云朵,更为了当初那句不知道算不算赌气的“我愿意。”

继续阅读:全职妈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吾家有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