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力量
长颈鹿菇凉2018-11-02 22:553,256

  一出包间大门,齐妙妙全然变了脸色,加快步伐往前走着。

  这个该死的赵菲菲,明知道自己哺乳期不能喝酒,非要跟郭总推杯换盏,眼看到了自己的底线还是不停的喝,分明就是在给她齐妙妙示威嘛!

  “妙妙姐,咱们就这么走了,合适吗?”跟在齐妙妙身后一路小跑才追的上苗小蕊担忧的问,“毕竟咱们方案报过去了,这时候得给郭总留个好印象啊……”

  “什么好印象,你没看那郭总的眼睛都长在赵菲菲身上了嘛!咱们的特长是品牌推广,可不是陪酒小姐!”齐妙妙气哼哼的说着,“哎呦!”

  齐妙妙只顾着回头跟苗小蕊讲话,却没留神转弯的时候跟一个障碍物撞了个满怀,整个身体没稳住,向后踉跄了一下。

  “哎,齐小姐,小心……”对方赶紧伸手扶住齐妙妙,伸手的瞬间不小心把手里的卡片掉在了地上,“您这么早就离席了?”

  齐妙妙稳了稳心神,看了一眼自己眼前高大的身躯,脸上即刻恢复了标准的微笑:“哦,李助理啊,我女儿还小,得赶紧回家,今天就先走了,改天再去拜访郭总……”

  说着,齐妙妙的眼睛往下瞟了一眼地上的卡片:城际酒店 A305

  是一张房卡。

  “那好,要不要我送您和苗小姐……”小李看着齐妙妙的眼神所在那张掉在地上的房卡上,不动声色的弯腰捡了起来,脸上依旧恭敬。

  “不了不了,我自己开车过来的,我送小蕊回家就好了,您去忙吧。”齐妙妙点点头,客套的跟小李道别。

  夜凉如水,齐妙妙不禁裹了裹自己身上单薄的针织裙,在地下停车场钻进自己小高尔夫的时候,不禁打了个寒战。

  “妙妙姐……看样子,这个单子非赵菲菲莫属了……”苗小蕊也跟着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上,把安全带系好,迟疑着来了这么一句。黑暗中,齐妙妙听出了她的沮丧和八卦。

  是啊,房卡都送来了,今晚赵菲菲必然逃不过郭总的手掌心了。

  齐妙妙只觉得自己心里一阵烦躁,下意识的用力踩了踩油门,呜……一阵猛烈的发动机轰鸣声,齐妙妙和苗小蕊的身子在这剧烈的推背感下不自觉的向前一倾。

  赵菲菲不是那样的人,至少,曾经不是。

  齐妙妙和赵菲菲共事5年,一直处于竞争状态,从实习生到团队主管,两个人的私交并不算好,甚至有那么点针锋相对,但齐妙妙一直相信赵菲菲是磊落的。

  这种相信,是熟悉之后的了解,尽管带着那么点不服气的轻蔑。

  齐妙妙也很明了,这种轻蔑,无非是看不惯赵菲菲没有自己的才华,却拿坐着和自己一样的位置,拿着甚至比自己高的佣金,成为酒桌上的一颗明星。

  这是女人和女人之间的小别扭,不亲近,但绝不会到去害人的地步。

  以往,赵菲菲在酒桌上多么的游刃有余啊,她知道自己的酒量底线,即便是把一桌子人都灌倒,自己也绝对要保持清醒的回家。偶尔是有几个难啃的骨头,需要牺牲一下色相,也绝不会把自己搞的如此谄媚。甚至有几个没眼色的冲着赵菲菲开几句黄腔,讲几个荤段子,也都被这个女人装傻充愣的一句:“哎呀,人家可还小呢……”撒娇的混过去。

  可今天,全然不同。

  “玲……”

  就在齐妙妙脑袋里混乱如麻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是了,这饭吃了两个小时,蓝智肯定急了。齐妙妙从包里摸出手机,来不及连蓝牙,直接举到耳边:“喂?”

  “妈妈!妈妈!明天就是我生日了,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呀,我好想你啊……”电话接通,对面传来一个轻灵的童音,但音量有些刻意压低,仿佛怕被人听到一般。

  “妈妈?”齐妙妙一头雾水,把电话听筒从耳边移开,看了一眼屏幕,备注显示:儿子。

  儿子?

  什么儿子?

  我什么时候多了个儿子?

  齐妙妙的脑子一阵短路,再低头看了一眼手机。

  “妙妙姐!小心!”

  “滴——————”

  伴随着苗小蕊的一声尖叫和对向车辆狂闪着远光灯,齐妙妙下意识的猛然向右狂打方向盘。

  “砰!”一阵剧烈的摇晃,齐妙妙的悬在嗓子眼的心算是落了地。

  幸亏,撞在了路牙石上。

  齐妙妙长长的吁了口气,刚刚拿在手里没有来得及挂的电话里突然传来一阵粗暴的男人喊声:“你这个小兔崽子,怎么又偷偷拿手机给那个女人打电话?当心老子揍死你!”齐妙妙的心紧张了一下,赶紧拿起电话,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妈妈!妈妈!呜呜……我想你了!啊!别打我了,爸爸……呜呜呜!”电话那头的小娃娃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只不过这次还伴着哭声和巴掌的拍打声。齐妙妙感觉到自己的心都被揪了起来,那一声声的脆响,难道真的是落在那个小小的身躯上的吗?

  “你住手!不准打孩子!你再打我就报警了!”齐妙妙没忍住,急急地在电话里制止。

  可谁知话还刚喊出口,电话就已经断线了。

  怎么办?齐妙妙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下意识的用指纹解锁打算回拨电话。

  可手机却怎么也解不开。

  “妙妙姐,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拿错手机了?”苗小蕊看着紧张兮兮的齐妙妙,赶紧提醒道。

  对啊!齐妙妙反应过来,赶紧打开车里的灯。橘色的灯光骤然亮起,齐妙妙在黑暗中紧张了半天的心也忽然舒畅很多,刚刚压抑又紧张的心情略略放松了一些。她赶紧把手机举在眼前仔仔细细的观看,是新款的玫瑰金色iPhone没错,但屏保却是赵菲菲硕大的自拍照。

  居然是赵菲菲的手机!

  齐妙妙在自己的脑海里回忆了一下,是了,当时蓝智打来电话,郭威和赵菲菲一起把她的手机抢了过去。

  这款手机是刚上市的时候蓝智送给齐妙妙的,结果齐妙妙刚用的第二天赵菲菲也从包里拿了出来,当时还把齐妙妙气的不轻。

  “妙妙姐,一定是你刚刚一时着急没看清楚,错拿了赵菲菲的手机。可是,赵菲菲不是未婚吗?她哪里来的儿子?”别说齐妙妙了,副驾驶上的苗小蕊也是一脸的狐疑。

  难道……齐妙妙的脑子里又回忆出来刚刚那个粗暴的男声,难道说那天齐妙妙遇见的男人,压根不是什么人贩子,而是赵菲菲的老公?!

  齐妙妙被自己脑海里的想法吓到了,她下意识的看了苗小蕊一眼。

  “小蕊,咱们得回去接赵菲菲!”齐妙妙无比坚定的说。

  “啊?妙妙姐,为什么?”苗小蕊一脸不可置信。

  “我不能让赵菲菲成为郭威的猎物。”齐妙妙一脸坚定,发动了车子。

  “虽然这业绩可能是赵菲菲的,但咱们毕竟是一个部门,即便是赵菲菲不想让您升职,到时候的业绩也会有你一部分。无非是跟林蓉总监说说好话,帮您跟大区求求情就可以了。您要是现在冲过去,郭威一定恼羞成怒,到时候咱们做的一切努力就白费了!”苗小蕊急急地说道。

  “可是之前张莉总监在公司的时候,咱们每次出去应酬,她必定要把咱们安全的送回家。薇安虽然是个合资企业,但对个人作风看的还是很重的,要是被大区知道赵菲菲今天的单子是用身体换来的,她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呆不住了!”齐妙妙没理会,把油门踩到了最底。

  “妙妙姐!你可想清楚!我们费了这么多力气,不是为了去得罪郭威的啊!再说了,这都是赵菲菲自找的,你看她今天在饭局上,根本就是故意在勾引郭威!你和赵菲菲不早就不合了吗?只要赵菲菲把郭威拿下,我们再想办法让公司知道赵菲菲是用这种肮脏的办法拿下的单子,到时候咱们不但得到单子,还成功的把赵菲菲赶走,岂不是一举两得?!”苗小蕊愤愤不平。

  吱——

  齐妙妙猛地刹住车,侧过头来,盯着苗小蕊一字一句的说:“小蕊!咱们是一个部门的同事!是,我的确一直看不惯赵菲菲那种油滑和事故的样子,甚至动动嘴皮子,在酒桌上出出风头就能拿下一个单子,而我却要靠着我的创意、不断的跟客户,才能获得和她一样的佣金。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可以揣着明白装糊涂。今天我是很讨厌她对着郭威卖弄风骚的样子,可是刚刚那个电话突然让我清醒了,我是她的竞争对手,可我也是一个妈妈,我不希望在未来的很多年里,提起赵菲菲这个名字我有的只是愧疚!她可以自愿的爬上郭威的床,但绝不能是因为我把她一个人丢在酒桌上!”

  齐妙妙一口气说完,心里那种愤懑和激动仿佛一个巨大的气球,终于在这瞬间被引爆。

  “好了,你打车回去吧,我自己去。”齐妙妙叹了口气,伸出手来帮苗小蕊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妙妙姐……”苗小蕊不解的看了齐妙妙一眼,叹了口气,拿起包包赌气下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吾家有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吾家有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