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孽念情生(8)
幻小化2019-01-27 20:473,937

  走进房间,禾子渊没法装不懂,水中天怎可能不懂,于是说道:“这是你曾经的房间,你现在还时常来这里怀念过去。”

  “它们需要我照顾。”具良轻抚一个盆栽里的绿叶。

  “其实你在怀念曾经照顾的弟弟。”禾子渊只能顺话说下去。

  “你懂我。”具良朝水中天展露温柔的笑容。

  禾子渊赶紧快步走到窗边眺望,借机平复心绪。房间里没了动静,禾子渊忍着没转身,竖起耳朵仔细听。

  紧密注意着水中天,具良看到水中天微动的耳廓,心里好笑:真是个傻小子,心还不诚实,明明期盼着哥哥,却再三闪避。

  沉寂,依旧沉寂,禾子渊难耐地伸了个懒腰:“站得高,看得远,空气也好,生活条件真不错,我明白你为什么怀念这里了。”

  不是嘲讽,不是安慰,水中天是想结束寻找亲情之旅。傻小子退缩了,可他已寻到,绝不放弃。具良走到一个角落,朝水中天喊道:“你看这是什么?”

  这个房间他再熟悉不过了,除了盆栽和一大块布盖着的不知是什么的东西外,房间里的布置就是记忆中的样子。禾子渊转身靠着窗,好奇地看向角落被布遮盖的东西。东西约有他身高的一半,不太宽,具良动了它一下,那东西晃个不停。真有闲情,做这么大的不倒翁,禾子渊笑了笑。

  突然,一样东西浮上心头,禾子渊不受控地挪动双脚,缓步走过去,在具良的眼神鼓励下,抬手揭开布,这是良哥哥亲手制作送给他的十六岁生日礼物——木马!

  他还记得弟弟慕聪的嘲笑:丑陋的猪骡。

  良哥哥回了一句:也有你的份。

  他为良哥哥冲弟弟大吼:比你的东西好。

  弟弟推了他一下,他撞在木马上,良哥哥顺势抓住他的腰,他欢喜地不再理会弟弟,在良哥哥的帮助下骑上木马。

  “这是弟弟最喜欢的玩具。”具良又摇了摇木马。这只木马原本摆在小木头房间门旁的过道上,是他亲手制作送给小木头的首件称得上礼物的礼物,慕聪不过削了削木块,递了下工具,组装时帮忙钉钉子。

  “我不是你心中那个弟弟。”禾子渊苦涩地说道。具良已把话递到这份上,水中天只能直接表达。

  “是不是,我说了算。”具良决定点明底牌,“我是你心中的哥哥吗?”

  禾子渊不得不装出呆愣的样子,然后快速反应过来似地:“你查我?”

  “是你自己说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

  “你喝醉了酒,拉着我的手要哥哥的温暖。你是奔着我的亲情来木华国的,不是吗?”

  否认不了,不能让具良深探水中天千方百计到木华国跟国君套关系的真实目的,但承认也不妥,禾子渊只能沉默。具良当他默认无妨,反正他没有亲口否认或承认,将来也算有个说法。

  “我的国君身份是我们之间的障碍,是吧?你明知心求的人是谁,还是来了木华国,主动给我借口留你在身边,到了最后一步却不进门,水中天居然是这么胆小懦弱的人?”具良冲动地紧抓着水中天的双肩,紧紧盯着那一脸难过,他的心更难过。

  具良失控了?!禾子渊垂眼不敢对视,良哥哥对小木头的渴念大大超乎他的预期,恐怕父亲也没料到。

  “我的弟弟走了,儿子死了,你出现了,既然给我希望,我也给你温暖,就不要彼此错过,我不想再失去。”具良再也忍不住泪水,痛泣出声。

  禾子渊大吃一惊,猛地抬头,在看到具良眼泪那一刹那,他的泪水夺眶而出:“慕梁王子……”父亲告诉过他,慕梁的天生恶疾难治。为什么具良隐瞒儿子死亡的消息?难道不是病亡,而是他杀,具良想抓到凶手?会是琼云吗,琼云怎么可能狠心地害死自己的儿子?若不是琼云,相应地也不可能是琼吉,凶手会是什么人?

  具良心痛不已,在泪光中看着水中天的泪水,情真意切假不了,他的感觉不会出错:“陪我,让我们像兄弟一样相伴。”

  良哥哥不顾君王之态向水中天恳求亲情,换成其他任何一个人,假装小木头装得再像,一定都不可能得到良哥哥半分真情,曾经的相伴之情深入良哥哥的心骨,深刻的感觉不会出现错误信号,水中天已被识破本质,因为水中天就是小木头。禾子渊哽咽着点下头,良哥哥声泪泣求的心愿,他怎忍心拒绝。顺从良哥哥幻缈的希望,是他唯一能给良哥哥的补偿,他是良哥哥心中的弟弟,但更是慕载的儿子、慕聪的哥哥。

  具良狂喜,放开水中天的肩膀,胡乱抹了一把泪,看了看木马,想起什么,飞快冲到床边,掀起床铺,揭开床板上两块木条板,拿出两把剑,转身对水中天说道:“小天,哥哥送你一件礼物。”

  具良手上的两柄剑形状相同,剑鞘颜色不同,一柄系有慕氏徽结,一柄系着木头雕花穗子,好像兄弟剑,这就是具良让传圣之库重新铸造的君剑——雁塔和离宫。禾子渊情难自控,又几滴眼泪落下,他将用良哥哥送给他的兄弟剑攻击良哥哥心中最柔软的地方,那里往往是致命处。

  “这叫‘雁塔’,是哥哥;这叫‘离宫’,是弟弟。”具良把离宫递给水中天,“‘离宫’这个名字可以改,传书给传圣之库即可,你觉得叫什么名字好?”

  “就叫‘离宫’,好名字。”禾子渊接过离宫,抚摸剑鞘,一直摸到剑柄,抽出利剑竖举在眼前,寒光闪刺双眼。离宫,他会再一次从良哥哥身边离开,将来的那一次,是他和良哥哥的永别,他也好,良哥哥也罢,都会永远离开这个王宫。他会带走离宫纪念这份兄弟情,但不知雁塔会在哪儿,无论如何,雁塔都是孤雁遗塔,只能遥望离宫远去的兄弟。

  “你说好,那就好。”具良把雁塔配挂在腰间,“雁塔和离宫是传圣之库铸造的君剑,佩戴之人到五洲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享受君家礼遇。鞍不离马、甲不离身,小天,以后离宫不离身,我也会随身佩戴雁塔。”

  禾子渊不再推却,含泪带笑地把离宫配挂在腰间,然后说道:“我跟琼策结拜了,他看到这把剑会怎么想?”

  “你们的结拜非正式,你自己都不承认结拜关系,琼策看到离宫就会明白你的选择,不敢为难你,再说,谁敢逼迫大名鼎鼎的水中天。”具良拍拍水中天的肩膀。

  “那是,水中天有多狂,谁不知,发起狂来连木华国国君喜欢的花瓶都敢摔。”禾子渊活泼起来。

  “日后,私下叫我哥哥吧。”具良看着水中天,等待一声亲密的称呼。

  “哥。”禾子渊低喃一声。

  “重新熟悉哥哥这个称呼吧。这里没有酒,走,跟哥哥回宫喝酒。”具良朝门口走去。

  “不能灌我酒。”

  “喝醉酒的你很可爱。”

  “不仅趁人之危套我话,还偷看我的睡颜。”

  “我在你面前正大光明地看。”

  “那夜你就对我情根深种啊?”

  “还要早。”

  “哦,你对我一见钟情。”

  “还要早。”

  “你居然像琼策追求怡珺那样,听闻我的大名就憧憬我了。”

  “或许吧。”

  次日,禾子渊醒来,头下微有起伏的软软的“枕头”臊得他不敢睁眼。他和具良在寝殿喝了兄弟交杯酒,三杯酒下肚,虽然他不是五杯倒,但确实酒量不大,三杯酒已提起酒兴,又喝了三杯才假装醉倒,贪恋地疯喊“哥哥”,把埋藏在心底的真情感激喷发出来,还有歉意。

  良哥哥喊了他几声,然后把他抱起来放在床上。他感觉到良哥哥抱得很吃力,良哥哥完全可以叫人抬他,但硬是自个儿把他抱起来,像小时候抱他一样。良哥哥放得很小心,挪动他为他摆个睡觉好姿势也很小心。他内疚地不想让良哥哥为他那么小心翼翼,双臂双腿一张,摆了个舒坦的“大”字。他真忘了,这里是良哥哥的寝殿,他占了国君的床。

  感觉到良哥哥坐上床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睡在良哥哥的床上,只能借着翻身腾出床位,让良哥哥睡得舒服些,而他完全睡不着,紧张又激动,听见良哥哥低喃“小木头”。他的鼻子酸溜溜地,害怕良哥哥继续看他的脸,看到他的泪水,又一个翻身胡乱动了几下,头滑下枕头,脸朝下抵靠着良哥哥的胸侧。他暗自松了口气,这样,已躺在床上的良哥哥就看不到他的脸了,也不方便挪动他。他感觉到良哥哥缓慢地向上移了移,手轻轻抬起他的头,身体又朝他靠拢,然后轻轻把他的头放下。多年后,他终于又枕在良哥哥温暖又柔软的肚子上,温情的味道逼得他紧咬唇吸吞泪涕,借由呼噜声掩饰。呼噜声催眠了自己,他安逸地睡着了。

  醒了还装睡,傻小子不好意思呢,自己还是给声名鼎鼎的龟爻老祖水中天一点面子吧。具良微微一笑,伸手轻轻抬起枕在自己肚子上的脑袋,身子朝外挪了挪,然后小心翼翼地放下,轻手轻脚地下床。

  听见关门声,禾子渊一个腾身跳下床,胡乱扒拉几下头发,痛苦地抱头蹲下。他将要给出的每个建议都会把良哥哥推向众叛亲离的深渊,他怎么向良哥哥下得了手?不是他击中了良哥哥最柔软的地方,而是良哥哥击破了他最害怕被触及的深处。

  具良面无表情地朝膳房走去安排早膳,琼云小碎步紧跟其后。具良突顿脚步,转身冷眼看着琼云:“我从不重复第二遍,唯现在一次,我重复一遍,我跟水中天的关系很正常,别说同住一个屋檐下,还能同睡一张床。”

  这叫正常吗?琼云不敢再跟行,含泪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自水中天开始接受惩罚起,具良和水中天的关系就有异。昨日,女侍看到,具良带水中天朝禁地方向走去,久久才同回国君寝殿,彻夜未出。最大的问题是,具良又重新配挂君剑雁塔,备剑离宫在水中天身上。

  女人的直觉,那两个男人之间的情谊与其说像朋友、兄弟,不如说更像恋情。具良去禁地只可能是怀念慕慧,他带水中天去那里悼念慕慧,就像丈夫带新恋人去拜祭亡妻。慕慧死的那天,具良就拖拽着她去了那里,命令她给那具尸体跪下。她和水中天得到的待遇截然不同!

  离宫应该由国君亲自保管,或交由君家其他人使用。她最有资格得到离宫,她是君妃,具良却把离宫给了水中天,昭示水中天是木华国国君最亲近的人。若仅是这样,表示具良正式认水中天为兄弟,没有正式之名的琼策、水中天、荣诚三人结拜就没有意义了,可是禁地之行和彻夜共眠表示具良和水中天是以兄弟之名行恋人之实。

  丈夫喜欢上一个男人,叫她情何以堪,那个男人是水中天,她该怎么办?对,还有舒美,得让舒美知道这个情况。琼云转身朝自己的寝殿急行,准备给舒美去一封书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颖皇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颖皇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