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踩奶,了解一下
方兀兀2018-10-25 21:173,562

  小猫崽装模作样地继续按了一会儿,就跳下来,跟着清琅的脚步到处跑。

  清琅去收拾猫砂,小猫仔就在脚边“咪呜咪呜”的跟着。

  客厅的阳台上一左一右放着猫爬架,爬架不远处就是两个半封闭似的猫砂盆。

  清琅拿着小铲子,在绿茶味的豆腐砂里面刨来刨去,“咦,怎么回事儿呢?”

  之前,清琅准备好的两个猫砂盆里,已经换上了新的猫砂,两天过去了,现在依旧干干净净,一点儿结块的迹象都没有,甚至还保持着猫砂原本的香气。

  要知道,猫都是肉食动物,埋了粪便的猫砂多少都是有点儿臭臭的,就算没有粪便,只要猫尿在里面,也会有一点味道。

  属于神仙水的粉色猫砂盆里,粉色的铲子没有铲到任何东西,属于花露水的盆里,蓝色的铲子也毫无收获。

  神仙水看清琅拿着小漏铲子划拉过来划拉过去的,以为这是在跟自己游戏,一骨碌跳进猫砂盆,小小的猫崽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玩儿。

  清琅抱起小猫,仍旧一边翻猫砂,一边纳闷出声,“两天了,两只猫,一点儿排泄物都没有吗?”

  说着,自己也觉得不对劲,“就算没有拉臭臭,喝了那么多水,总得尿尿吧。”

  奇了怪了,连结成一团的尿块都没有。

  清琅脸色凝重,以前的花露水,虽然拉的很少,可是隔两天也会需要铲一次,可是现在,两只猫,好吃好喝的养着,却一点拉出来的迹象都没有。

  清琅留了个心眼儿。

  之前关注养猫科普文章的时候,好像有兽医说过,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平时舔毛频繁,导致毛球太多,便秘了,化毛膏刚好可以缓解一下。

  于是给两只猫轮流喂了化毛膏。

  小猫崽神仙水非常配合,一如既往的捧场,清琅给什么就吃什么。

  花露水一脸嫌弃,但还是吃了一点。

  喂完了,依旧与两只猫一起玩儿。

  在决定养猫之前,她配备了几乎所有的设备。

  从必需的猫砂、猫粮、猫碗,罐头、猫窝,到玩耍用的抓板、布制小老鼠、电动小狗,鸡毛掸子……

  听说猫对激光很有兴趣,她还买了好几只激光笔。

  奈何把花露水接回来才发现,这哥们儿不配合。

  管你多好玩的猫玩具,到了他这里,只会得到冷冷的一瞥,仿佛在用眼神告诉她,“智障。”

  本来这些东西都被收起来了,在神仙水接回来之后,清琅不甘心的又翻了出来。

  果然,每个猫都有他的脾气。

  大白猫不屑一顾的玩具,神仙水倒是玩儿地风生水起。

  小小的一只,还没有脚大,跟着激光扑来扑去,看见逗猫棒更是超级捧场。

  清琅左手激光笔,右手逗猫棒,跟小毛团子双双兴奋,玩得不亦乐乎。

  就在清琅一上一下的牵引着逗猫棒的时候,突然窜上来一道白影,等她回过神来,发现手里的逗猫棒还在,但是拴在上面的小鱼儿不见了。

  凝神一看,小鱼玩具带着断了一截的线,正在花露水的爪下被摁变了形。

  清琅好笑的走上去,“大爷肯赏脸了?”

  大白猫抬头凝视着她。

  清琅看他乖顺的样子,忍不住把他揽到怀里,开始顺毛。

  另外一边,小猫崽发现红色的光点消失了,荡来荡去的小鱼儿也不见了,正纳闷儿的在地上找呢。

  找着找着,发现诶,有团黑乎乎银花花的东西一直跟着自己,自己走到哪儿它就走到哪儿,神仙水停下了脚步,发现那个东西也跟着停下了。

  有意思!

  神仙水边追边咬,十分兴奋地跟这个新玩具玩起来了。

  清琅看着小猫天真又傻萌,追着自己尾巴也玩儿得遍地打滚。

  而自己怀里的花露水呢,早就闭上眼睛,依偎着睡着了,并随着她抚摸的动作,开始惬意地打呼噜。

  清琅难得见花露水这么给面子,恨不能拿出自己的所有技术,一会儿抓抓头,一会儿挠一挠下巴。

  在平时,小猫崽神仙水,天真烂漫手感极佳,但软萌可欺,所以清琅碰到神仙水,从来都是想撸就撸。

  但是,花露水就不一样了。

  养了这么久,每一个月,总有那么二十几天生人勿进。

  清琅把花露水面对面的抱在怀里,他的爪子就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从头到尾地给他顺毛。

  大猫还是有点重,慢慢的清琅抱着觉得吃力,于是坐了下来。

  两个白白的爪子,搭在她的胸前。习惯性的做出了踩奶的动作。

  清琅身上散发着羌化已经很熟悉的阵阵馨香,爪下大片软软的突出部分触感极佳……等等,什么突出!

  羌化漫无目的地按了很久,才发现自己这个潜意识的动作按到了哪里。

  顿时“喵嗷”地一声,从她身上跑下来了。

  清琅被他突然一脚蹬开,让这一惊一乍的动作给弄得莫名其妙,手还缓在半空中,“咋了,嫌我手艺不好?”

  大猫不言不语,带一点儿小情绪地爬上了自己的猫爬架,又变成一个“谁都别理我”冷漠无情的花露水,甚至把头埋在角落。

  清琅见大猫跑了,从善如流捞起脚边玩儿自己尾巴的神仙水,“幸亏我养了两只猫,一只不理我,这不是还有另外一只么?”

  神仙水被拎起来,先是一阵茫然,然后很快配合地翻了个面,露出肚皮,四脚朝天,粉粉的小肉垫就放在脑袋旁边,时不时的勾清琅耳边垂下的头发,后肢还调皮的跟清琅的手互动,又软又甜。

  让清琅摸得一本满足。

  而刚刚逃走的大猫,则在暗中观察。

  观察了好一会儿,羌化想着自己,无论如何都要讨得她的喜欢,迈着视死如归的步子,走到清琅脚边。

  他早就认识到了,学猫叫这一招可能不管用了。

  躺下,露出肚皮,收起前肢,瞪圆眼睛。

  大白猫生硬的第一次撒娇一气呵成。

  奈何清琅一手撸猫,一手玩手机,正忙得没眼看他。

  没办法了。

  羌化咬咬牙,站起来,紧挨着羌化的拖鞋,再次躺下,露肚皮,撒娇X2。

  清琅终于注意到了,但跟羌化想象中的反应不一样。

  平时,遇到神仙水做出这一套动作,清琅肯定就吱哇乱叫的扑上来了,但是此刻,清琅正用一种略带探究的眼神看着脚边初次卖萌的大白猫。

  这太不正常了。

  怕不是个假猫吧?

  清琅伸出手试探性的抹了一把,早有准备的羌化,立刻放软了肚皮,触手都是暖软。

  清琅神色略严肃。

  这更不正常了,花露水那么刚,怎么会做出这么娘唧唧的动作!

  性情大变,到底是什么原因?

  清琅百度了一下,发现理由很简单。

  平时高冷的猫咪变得粘人,叫声奇怪,多半就是出于同一个原因——发情了。

  “原来如此,”清琅一脸了然地看着还在卖萌的大猫,顿时伸手继续摸肚皮,手下动作也放心了很多。

  羌化不知道她看了什么东西,但是仍旧配合着她,学着神仙水的样子,时不时伸头去蹭清琅的手。

  清琅摸得格外开心,一边顺毛一边暗自打算,

  还想着怎么继续手术呢,上次没成功,这一次换一家医院试试把。

  清琅想到这里,兀自点点头,“行,赶早不如赶巧,我得赶紧约好时间。”

  说话间,一脸慈爱的抚摸大白猫的脑袋。

  羌化只觉得阴风阵阵,一股寒意。

  怎么突然脸色变得这么奇怪。

  本来乖巧躺着任摸的大猫,突然直觉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不配合地一骨碌爬起来跑远了。

  清琅望着离开的花露水,一脸深意,小声嘀咕,“听说割了之后,脾气会好很多。”

  羌化远远听见了脾气两个字,以为是在说他脾气变好了,顿时觉得妖力有望早日恢复。

  当天晚上,羌化顺势故技重施,撒娇带耍赖,奈何清琅怎么也不答应了。

  羌化被抱着请出卧室,神仙水小尾巴似的跟着出来了。

  清琅把羌化放在猫爬架上,用打商量的语气跟他说,“这几天情况不一样,我担心你尿床,等过些天了,再带你一起睡觉好吧?”

  嗯?

  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羌化反应了半天,才意识到她说的“尿床”是说自己。

  但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跟他有任何关系,他又不是神仙水那个小蠢货。

  无辜躺枪的神仙水,被一同丢出门外。

  丝毫不在意的跳上自己的猫窝睡觉。

  接下来的这两天,清琅发现花露水变得格外粘人,早上从打开门就蹭着腿跟着走来走去,直到送她出门,晚上从一进门就凑上来,一叫也不叫,无声地看着她,用眼神求抱抱。

  清琅怀里搂着一个,手里还逗着一个,享受着这难得的齐喵之福。

  这天晚上,清琅正在找牧天辽答疑解惑。

  很奇怪,清琅之前觉得两个猫砂盆里面都没有屎,于是喂了化毛膏,好一点了之后,发现只有一个猫砂盆里面有。

  难道两只猫好得一起蹲坑,只用一个盆子?

  不经意听到的羌化顿时瞄了一眼神仙水。

  神仙水委屈巴巴地“咪呜”一声。

  早在羌化发现两只猫都不拉屎,不正常开始,所有的任务都交给了神仙水。

  可怜他一天胡吃海塞,才勉强创造出足以糊弄清琅的份量,万万没想到,以后是要独自一猫承包两个猫的KPI?

  电话里面,牧天辽立刻解围,“猫科动物的警觉性都是很强的,说不定他们压根都不在你眼皮子底下解决呢?”

  清琅想想也是,“花露水可能经常跑出去,不在家解决倒是正常。”

  神仙水松了一口气。

  清琅却引起警觉,成天往外跑,说不定就是外面有猫了,得赶紧绝育,割以永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对九尾猫始乱终弃之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