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what the fxxk的神器
洛神画长安2018-10-16 10:542,482

  “疼……”修在卫生间的地上爬起来,脑袋上一阵疼,用手碰碰,更疼,照照镜子,看看严重不。

  这什么梦啊?那么逼真……唉呀我去,这个包,又红又大的在我额头上,也太影响我绝世的英俊了吧?

  嘢?这是什么!?修猛地看到左手上的手镯……难道不是梦!?嘢?嘢?我灵异了?

  摸了摸,扣得很紧,压根没法子抠下来,手镯泛着铜绿,像是青铜打造的,但是上面的刻纹却是非常现代化的科幻电子风,和商的兽面纹以及周的雷纹完全不一样。

  哎呀,我去……这……不是真的吧!?啊?不是吧?我真要……收集英魂?不然下地狱永不超生?不要这样,大神,你这是逼良为娼啊,我没有同意的,我以为是个梦而已,我反悔行不行?

  修伸手就去抠弄手镯,希望能把它掰下来。

  左抠右扳下,也不知道摸着了哪儿,手镯上的几何纹路闪出了蓝光,慢慢的沿着线路亮满整个手镯。

  还装有LED?修好奇的看着,这哪是上古神器啊?这是现代化科技吧?

  光芒一下形同波纹般炸开,穿过修的身体,带给他一阵触电的刺激感,穿过墙往天外的地平线外扩散去。

  “终于等到天命之相诞生了。”中海市繁华的市区里,一幢高楼顶层的办公室中,一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张开了眼睛,嘴角上扬起来,他看着眼前的女人:“鸦鹊,去把天命之相找出来。”

  女人穿着黑色的长披风,黑长直的头发下是美艳却毫无表情的脸,紧身的皮衣让她的身材更加的凸显。修长而纤细的手指上没有指甲油,素若白玉,而这双手却握着一把唐刀。“是,家主。”翠音回答。瞬间,她就消失在了办公室里,无影无踪,除了一抹馨香,她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中海市最豪华的别墅区,花红柳绿,芳草如茵,多少人倾尽一生所得也买不到这里的一间厕所。而在一个独立的江南院落内,一个正在绣着手帕的少女,她手里的针忽然掉了。她看着稀薄的光芒从她身体穿过,飞向远方。

  “天命之相……竟是真的?”她有些不可思议,一直以来,她都以为只是传说而已。“哈哈,真是太好了。”她站了起来,拉了拉身边的红线,红线的另一头连着屋外廊沿下的铃铛,铃铛响起,一个侍女推门而入。

  “小姐,有什么吩咐?”侍女低膝问道。

  “命乌云卫,找出天命之相。刻不容缓。”少女说道。

  “喏,即刻通知。”侍女万福后退出门去。

  “这一刻,中海又有多少人疯狂了?”少女冷笑的看着天空。真是可笑,不自量力,天命之相,只属于我!

  奔腾万年不息的大江上,一艘豪华的游艇飘在江面,一个少妇撑着纸伞,看着天空中层层的波纹,轻轻吟诵:“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凭阑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笙歌未散尊前在,池面冰初解。烛明香暗画堂深,满鬓青霜残雪思难任。春天总是万物生长之际,今年会有个好收成的。你说是不是,邓三少?”

  她的身后,一个年轻的男人浅笑着,一身白衣,相貌堂堂,轻点首道:“是,夫人。”

  “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少妇婀娜的身姿转回来,看着她的得力助手。

  “本少,从不失手。这中海,还没人能走过我三策之算。”邓三少的笑容总是温润如玉。

  “好,我们霸剑山庄的力量,你都可以调动。我等你的好消息。”少妇望向江面,这天下,终是热闹些,才有趣。

  “五日内,本少为夫人献上天命之相。”邓三少纵身一跃,蹬萍渡水,这宽阔的大江瞬间而过。

  被电得浑身酥麻的修又一次从地板爬了起来:“这是什么?古代的防狼电击器吗?”他看着手镯,再也不敢乱摸它了。今天好衰,尽是弄得一身伤,还莫名其妙的接受了这种任务,生不得爽,死不得安啊!

  管他呢!好死不如赖活着,走一步算一步,过一日high一天。修挤出牙膏,开始刷牙,“擦,擦,擦。”对了,忘了撒尿,涨死了,修叼着牙刷走去马桶,脱裤子,掏出鸟儿,开始放肆。

  嗯?这肆无忌惮的目光?嗯?有人?修眼睛的余光看到旁边竟是站着一人。不对啊!我家只有我一个人啊!

  “哇!你谁!”修大惊而起,速度的停住水流,关上命门,一气呵成之后,他满嘴泡沫的惊慌而视。

  一个小女孩站在一旁好奇的看着修满嘴的泡沫,她穿着一身华丽的宫装,很有盛唐奢华精致的风格,繁复的镂空金纹,宽大的水云长袖,拖地长袍的质地瑰丽神奇,透着一种极富质感的柔软飘逸,一眼看过去,这一套宫装并不像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的服饰那样有着明显的时代,文化烙印,它更像是某些游戏里边具有仙侠背景的boss级人物的装扮,或者说是高等级装备的感觉。

  小女孩很美,看她的肌肤,看她的五官,无一处不美的让人心悸,那散发着圆润光晕的肌肤,仿佛是橱柜里的瓷娃娃似的,在灯光和饰品的衬托下,唯美华丽不似真人的人偶。

  看不出来有任何化妆的痕迹,这样的小女孩让修感觉美的有些虚幻而遥远……正常人不可能完美无瑕,她的肌肤怎么可能这样细腻的没有一点毛孔和汗毛,怎么可能有人的眼睛像真正的水晶一样通透而散发着寒冷的气息,怎么可能有人的嘴唇能够这样小小地紧抿着还没有一丁点的皱起来,湿湿润润的好像时时刻刻被水色包裹浸润一般的娇嫩。

  不对!现在不是沉迷美色不可自拔的时候,再说,这小女孩最多十二三岁。

  “你是怎么弄出这满嘴的泡泡的?”小女孩的声音轻灵,天籁般动听。

  “牙膏,你谁?别叉开话题!”修很惊讶,自己有安全感缺乏症,每天睡觉都会反锁门窗的,她怎么可能进的来?

  “我是烛九阴给你的神器啊。”小女孩笑了,出云见日般的炫丽。

  “whatthefxxk!?你是神器!?”修惊讶不已,这神怎么还拐带人口的?“那我手上的是什么!?”修举起手腕上的手镯。

  “哦,一个小玩具,送你玩的。”小女孩得意的看着修,然后目光流转,开始好奇的打量着卫生间里的一切。

  随后她就不感兴趣了,开始扩大了,她的搜索范围,在修两房一厅的屋子里打转。

  这明明是个活生生的人,怎么可能是神器呢!?天呐,我到底造了什么孽啊?要碰着这稀奇古怪的事。我说烛九阴大神,你这是找保姆吧?我堂堂正正的一个985大学的名牌大学生,怎么可以自甘堕落做保姆呢?起码也得给月薪啊!

  修赶紧关门洗漱,今天,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不可!他尿尿时下定了这个决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转千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转千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