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女神的愤怒上
洛神画长安2018-10-18 10:032,669

  “鸦鹊大人,有人开车硬撞开了大门,冲向大屋去了!”耳麦传来急呼声。鸦鹊脸色一沉,好大的胆子!敢闯我鬼谷的龙潭!

  焮牲抬眼,他自然也从耳麦里听到了。“鸦鹊,出去看看,招待一下新的客人。女神是贵客,我无暇再见任何人。”

  “是,家主。”鸦鹊面无表情的提着唐刀走出饭厅。

  “怎么回事?”修和死党说拜拜的时候,鸦鹊正好从他身边走过,在他鼻尖留下一缕幽香。

  “没事,她去办点事。小友既然不饿,就请品品这三万昌洞庭碧螺春,都是新茶,望入眼。”焮牲抬手,侍女奉上香温缭绕的茶杯。

  “谢谢,谢谢。”修连忙点头,哎,知识到用方恨少,他平常都浪惯了,对这种礼仪一点也不懂啊。

  鸦鹊走出大堂,统一着装的百多名鬼谷弟子手握利刃严阵以待。鸦鹊呼:“开启阴符七术阵,入大屋者,斩!”

  “喏!”齐声回响。各弟子分散各位,拉下机关,大屋各处裸露的机关纷纷转动,发出咿咿呀呀的噪音,门窗被断龙闸隔断关闭,墙壁落下钢板,各处屋顶翻出弩箭,走廊升出木人阴兵,整个大屋变成了一座钢铁的要塞……

  鸦鹊站在唯一洞开大门处,挥手一招,身后浮现一块比身还高大的铁箱,铁箱没有固定,漂浮着,跟随着鸦鹊,亦步亦趋。鸦鹊放手,白色的唐刀亦飞往她身后漂浮,如同背负起来一般,鬼谷的六道奇术在鸦鹊的身上显露无遗。

  十多辆纯黑色的大型的SUV车辆围着一台沉稳而驰的防弹版奔驰S600冲至大屋门前。脸上,手上,大腿上打着绷带和石膏的魏山河一马当先,带着人从SUV上下来,冲至大门,与鸦鹊相隔十米而望。

  “鸦鹊,天命之相呢?交出来!不然别怪我陇西王庭今天灭了你们鬼谷。”魏山河的喊声依旧高亢有力,并没有因为受伤而减弱。

  魏山河的底气很足,二十八星宿全员到齐现在大堂内,成扇形围住鸦鹊。屋外车里,慢慢的下来五个穿着唐装中年人,红,金,绿,蓝,黄,五色俱全。

  “有请长公主。”五人走到居中的奔驰旁,红衣的男人拉开车门,恭敬的说道。

  优雅的绣鞋,大红的齐胸襦裙,繁复的顶翎花冠,凤簪玉步摇。高贵之至的装扮让闹哄哄的环境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看着步下豪车的少女。

  很少有人能把齐胸襦裙穿得体态优美的,而这位少女可以,她的美和她的花冠一般的繁复,丹凤眼里有着成**子的媚态,而眼角却又勾勒出未成年少女般的稚嫩。远山的画眉,带着自然健康的腮红,嘴角含笑,少女双手安静的交叠在小腹前,如同洛神下凡一般的优雅。

  “长公主。”二十八星宿齐声恭敬,让开一条道路,由她缓步走入大堂,而五行者亦步亦趋的护在她的身后。

  “鸦鹊,让焮牲出来。你,还没有资格和本宫对话。”少女看也不看站在堂中的鸦鹊,目光反而流转到梁顶上那一排弩箭。

  “回长公主,家主现在招待贵客,无暇顾及其他,您请回吧。”鸦鹊不卑不亢的说。

  “天命之相,传说了千年,这客之贵,怕是你小小鬼谷承受不起的,福重压腰折,焮牲可得三思。”长公主看向鸦鹊,她不是很有耐心的人,尤其对下人。

  “不劳长公主费心,鬼谷自古藏龙卧虎,这龙潭之内,什么都容得。”鸦鹊回道。

  长公主嘴角上扬,身后五行卫一跃而起,纷纷出招攻向鸦鹊。

  “噹!”的一声巨响,鸦鹊身后的铁箱动作更是迅捷无比,横在鸦鹊身前,挡住五行卫的拳脚,根本没有看起来的笨重。

  “嗖!嗖!”破空声不绝于耳,梁顶的弩箭纷纷冲向拥挤的人群,直取长公主。

  “护驾!”魏山河提着机械阻力棍大喝,内劲提发,手如疾风,拨开不少羽箭,二十八星宿同样也非是庸手,聚合起来更是威力倍增,顿时将长公主护在中央,守得水泼不进。

  “小小姑娘,不知死活!”看到长公主被攻击,五行卫焰方大怒,大喝一声,全身爆起火焰,双手一推,如冲击波一般的朝鸦鹊打去。

  鸦鹊回手抽刀,身后的唐刀消失,直接出现在她的掌中,没有了刀鞘的唐刀锋芒毕现,随着刀式破开火焰。

  挥舞,唐刀锋利如风,焰方不敢掠其锋芒急急后退。鸦鹊飞跃转身,旋转的离心力灌入刀中,将唐刀甩出,冷冽寒锋直奔焰方胸膛。

  “喝!”高大的土行卫离山臂化为黑岗岩石,横在焰方身前,“叮!”的一声弹飞唐刀。唐刀倒转而出,半空中散为火花,聚集飞回鸦鹊张开的掌中重新化成唐刀。

  “好!鬼谷六道奇术当真名不虚传,本宫很是赏心悦目。五行卫!拿出尔等本事,莫折了陇西王庭的威名!”长公主眼光都透露出兴奋,鸦鹊的确不负鬼谷首卫之名,如此强者,才有打败的价值。

  五行卫应喏,金鹏率先发难,大喝一声,手凝成刀,一跃而近鸦鹊,举刀劈下。

  “金行卫金鹏,双手所持乃本家科研所研制的液态金属手套,可自由凝结成各种形状,其形比刀锋,比金固。鸦鹊姑娘,你可要小心了。”长公主张开小巧的折扇笑吟吟的看着与金鹏缠斗在一起的鸦鹊,解释给她知晓五行卫的用兵。

  “呀喳!”缠斗中金鹏大喊一声,双手大张,近乎透明的液态金属如同爆炸一般,形成放射面朝鸦鹊奔去,如此近的距离,如此快的速度,常人无法避免要被戳成筛子。

  鸦鹊挥刀,刀锋与液态金属摩擦溅起无数火花,但却丝毫不减速度,瞬间逼到鸦鹊眼前。锋利如针的液态金属“噗!”的一声扎了个空,无数金色火花被击散。金鹏一愣,随即翻悟,糟!是假身瞬移!

  鸦鹊的速度更快,如黑色的风绕至金鹏身旁,唐刀朝金鹏手臂斩去,眼见要当时削下。

  “嘭!”的一声,鸦鹊被巨大的水浪击飞倒退而去,落地前再次在空中违反物理规则的折身,黑风立正,鸦鹊身形未倒。

  水行卫及时出手保住了金鹏的手臂。

  土行卫离山立即欺身而上,举起石化的臂膀当头砸下:“鸦鹊,有本事斩断我的臂膀!”

  鸦鹊收势,拔刀术抽出唐刀,应击而上!

  唐刀太小,任谁都看得出,无论你是什么材质做的,都顶不住锤式的重击,必断无疑。五行卫的配合太好,鸦鹊能反应的时间太短了,她只能硬着头皮用刀挡离山这致命一击,若挡住,舍弃武器,没有了武器的鸦鹊,还能拦得住陇西王庭的步步紧逼吗?肯定不能,那么,胜负已分了。

  就在所有人都定心之时,鸦鹊手中的唐刀忽然化为火花飞散消失,瞬间又再次凝聚,一把巨大的陌刀出现在了她的手上。

  陌刀,击人斩马,人马俱碎!

  “嘡!”的重物撞击声回荡在大堂里,震得人耳膜生疼。

  离山被打的倒飞而回,一双黑岗岩般的双手上,满是裂痕。

  鸦鹊立定,巨大的陌刀轻如鸿毛般的在她手里翻转一圈,刀尖对敌。“近者鬼谷者,死。”鸦鹊说话的声音不大,却意外的洪亮。

  武器能在瞬间变化,由轻变重,由削改劈,这种本事,谁能应对?五行卫都皱起眉头,顿时感觉这个二十出头的漂亮丫头非常的不好对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转千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转千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