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几多风雨落入江
洛神画长安2018-10-17 14:082,595

  中海,巨大的城市,于整个世界都数一数二。这里汇聚了太多的人,太多事,钢铁的丛林里,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和财富。

  盛华会,中海会费最高的俱乐部,以极大的占地坐落在中海中心地带,外围是盛載历史的弄堂,隔断着超级都市的喧嚣,也隔绝着普通人的来往。里面则是宛如被现代时光遗忘的古镇,石板路,白墙青瓦,池塘,运河,翠竹,茂密的树木,是极好闹中取静之所。而位置交通便利,周围又满是商圈,自然的成为了整个中海贵族们都喜爱的谈事休闲娱乐之地。

  盛华会的老板,不太露面,据说是帝京里的,至于是何来头,没人说得清楚,不过富豪们也不是太八卦的,各自生意都忙。管事的,倒是挺熟的,叫李三金,中海本地的黑道的传奇人物,三十多,十多岁就开始在街道上混了,收保护费,打打杀杀的。

  说他传奇,不是他有多厉害,而是他运气特别的好。这出来混啊,除了要身手不错之外,这运气也讲究,李三金的运气就非常不错,每次帮派让他出去办事的时候,警方就严打,每次严打也都捞着一大批的黑社会份子,等李三金做完了事回中海了,严打一般也结束了,这帮派里也都空出了很多位置,李三金就如此顺利的上位了。直到最后一次,他出去办事,他老大被抓了,等他回来之后,群龙无首,他也就成了老大。

  很多同行都怀疑他是卧底,不然怎么每次好事都你捞着啊?这行当,本来就是歪门邪道,猜忌心很重,于是中海的黑道们都绕着他走了。没了人脉,赚钱自然不易,赚不到钱,谁跟你啊?于是,李三金做为一个黑道大哥也失业了。

  不过,他的运气真不是盖的,不知怎么,盛华会的帝京老板就看上他了,让他去盛华会当保安队长,其实也就是看场子的。这个位置好,一人之下,老板直辖,另外手下人比他当黑社会老大时多多了,非常专业,一水黑西装,深墨镜,跟黑超特警队似的,带出去,前呼后拥,有面儿。李三金也机灵,对这个得来不易的机会那是万分落力的,不仅对保卫工作尽心,而且耳聪目灵,油嘴滑舌,善于结交三教九流,上至富豪,下至混混,他无一不识,见人能言人语,见鬼能谈鬼话。久而久之,他的耳目也就满了中海。

  李三金在盛华会,涨的不仅仅是耳目,还有眼界。到了这,他才真真的见到了市面,他原来以为这个中海是那些电视上报道的某某首富的的世界,以为是钱的世界。然而在这里,钱,只不过是这个世界众多资源中的一种,单单只有钱的主,到了外围的弄堂区,就不能再往里走了,内部的这个小镇,是……另一群人的世界,他们掌握的不止单单是钱那么简单的资源了。

  例如,李三金眼前这个拿着唐刀的黑衣女子,他只见过她几次,每次她都是跟在厚德集团总裁身后的。这个厚德集团,明面上是做投资的,区区十几个亿的规模,比外面弄堂区的某些那些有钱人都不如,这种体量的公司,在中海比比皆是。

  但是厚德集团水面下的实力却无比强大,不单在国内,国外的百强企业里他们都有不少的股份。而且,厚德集团还有另外一重实力,千古名门:鬼谷。这才是他们能进入盛华会小镇的最大身份。

  “阿猫,这几天,中海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你都要告诉我。”黑衣女子说道,正眼也没看李三金,直呆呆的看着暗色的天空和霏霏细雨。

  阿猫是李三金的绰号,“是,是,是。只是……是哪方面的异动呢?”这个风吹草地的范围太广了,怎么找啊?

  “任何。”

  “啊?”李三金有些目瞪口呆。

  “你只管收集消息,时间到了,我会来问你。”黑衣女子星眸转望向李三金。

  “是,谨遵姑娘吩咐。”李三金连忙低头应道,老板交代,无论小镇里的客人有任何的要求,不惜代价,都要办到。

  黑衣女子笑了,目光又望回天空,她总是带着生人勿近的冷漠。

  女子很美,是李三金长那么大以来见过的最好看的女人,但是他却不敢多看,无论她是什么身份,能进到这,就不是他可以染指的了。

  “姑娘还有什么别的吩咐吗?如果没有,我就去召集人手,为姑娘办事了。”李三金浑身不自在,这个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太大了。

  “听说阿猫在这?”院外传来男人的声音,接着是一阵的脚步声,人数不少,统一划齐,直奔而来。

  李三金赶紧去开门,在这,他谁也得罪不得。

  “哟,这不是魏爷嘛,今天一早就来贵客了,有何吩咐?”李三金的脸色在开门时瞬间从拘谨到笑开花,他挤出门来,手在背后掩门。这院是厚德集团包的,算私人财产,这厚德集团的人在不在,都不能让他人进去。

  来人是荣华集团的董事,魏山河,身后跟着十几个男人,一色的蔵青色西装,身材精瘦,肌肉鼓起,一看就是练家子的。

  “闪开!”魏山河一把推开阿猫,“看住他。”对身后的人说。上来两人,一把架住李三金。

  “哎,魏爷,怎么回事?如果盛华会有得罪您的地方您言语,我马上改!”李三金慌了,连忙搬出盛华会的名头来,这的人要弄死他,真的泡都不会冒一个。

  “先没你的事。”魏山河走进门,手里多了一根机械阻力棍。“鸦鹊。”他看着房里望着天空发呆的女子。

  壮汉们纷纷进屋,手持棍械,一会就把本来宽敞的客厅站得满当了。

  “是老魏呀,我以为是谁,怎么,一个人不敢来见我,要带上乌云卫啊。”鸦鹊收回目光,看着满屋的大汉。

  “呵呵,小女子大口气,我听说你把阿猫招来了,就知道你要找天命之相。可惜,你是白费力气。大小姐说了,天命之相只属于我们陇西王庭!”魏山河踏前一步,稳重而厚实。

  鸦鹊喝了一口茶,微笑着,不搭话。

  “你的口气,也很大。陇西王庭什么时候能够在这诺大的天下里,一言九鼎了?”院外的说话声和敲门声一同传来。

  窗外望去,白衣的邓三少打着伞微笑的看着屋里的一众乌云卫和坐着的鸦鹊。

  “霸剑山庄没人了吗?来了个外来户。”魏山河笑了。“刚好,也懒得到找你了,就在这,一块,绝了你们天命之相的念想!”哑光的机械棍在冷冷的反射着。

  “陇西王庭,总是活在自大中,不可自拔。”邓三少收起纸伞。“乌云卫四象五行二十八星宿若是都在此,本少让你三分。如今只有十六星宿,怕是给不了本少教训。至于鸦鹊姑娘……本少倒是很想领教她鬼谷第一卫的本事。”

  “我很忙,你们玩吧。”鸦鹊起身,曼妙的身形在众目睽睽中凭空消失不见,只有阵阵微风慢慢的吹淡她留下的幽香。

  “好本事。”邓三少都有些莫名其妙,她怎么不见的?

  “既然鬼谷退出了,那么,我们就玩玩吧。”魏山河提棍而出,乌云卫慢慢的扩散开出,将邓三少围在中间。

  “那就,玩玩。”邓三少负手而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转千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转千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