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女神的愤怒下
洛神画长安2018-10-21 10:292,427

  修站起来,一脸赔笑的挡在越来越近的焮牲和安菽中间。“大哥,您怎么了这是?”

  “嘭!”的一声,焮牲挥手,直接把修打出了玻璃凉亭,掉进了湖里。“谁,都不可以阻挡我,得到你。”

  “谁说的!?”四象长老推开饭厅的门,长公主信步而入,看着焮牲。“开启天命之相的神器于何处!?交出来!”

  焮牲没想到他们竟然来得如此之快,鬼谷的阴符七术阵竟困不住他们十分钟。焮牲眯眼说道:“天命之相属于我鬼谷,陇西王庭上门来讨要是否欺人太甚?”

  “能者居之,天命之相何时又成了鬼谷囊中之物了?”长公主的目光扫过,凉亭有一处破口,而正中桌上,一个小女孩旁边堆了几十个高高叠起的空盘,正在吃最后一碗炒饭。这么能吃?她到底什么东西?

  “长公主,那个小女孩有古怪,应该就是神器了。我在她身上感觉不到活人的气息。”老阴长老传音给长公主。

  “真想不到,天命之相的关键神器,竟然是一个人。”长公主很吃惊,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神奇的事情,她一直以为天命之相是一个……物件或者别的什么。

  焮牲挥手,身形如风,一掌击出,带风直袭长公主面门。

  掌风凛冽,带着破空呼啸,“啪!”的一声,站在长公主身后的少阳长老出拳维护,劲风四散,长公主连发簪上的步摇都纹丝未动。

  焮牲一击即退,他皱眉,负手而立,身后的手掌一阵巨疼,微微颤抖着,这四象长老竟是强到一派掌门都无法撼动的地步了。

  “哈哈哈,何必挣扎呢?”长公主放肆的大笑。“带上来,还给鬼谷掌门。”她抬手示意。

  被掐住颈后的鸦鹊和邓三少被带进了凉亭,老阳少阴两位长老朝焮牲一甩,两人重获自由,于半空中转身,卸下冲劲,站稳脚跟。

  “干嘛放了他!?”鸦鹊瞪了邓三少一眼,他又不是鬼谷的人。

  “谢长公主大度。”邓三少朝长公主拱手,他的目光却看向了安菽。

  “焮掌门,给你俩帮手。若服就让我带走天命之相,若是不服,今日留下尔等三人性命。”长公主好看的眉挑了挑。

  焮牲笑了笑:“威武不屈,长公主杀上了门,我鬼谷怎可以低头?”

  鸦鹊张手,巨大的铁箱再次凭空出现在她的身后,火花闪耀,纯白刀柄的唐刀回到她的手中,家主要战,鬼谷不怯。

  邓三少左右看了看,挪了挪脚步,向安菽靠近两步,依旧空着手。“长公主,我是霸剑山庄的人,你们两派的事,不方便我加入的。”

  “今日所在的各位,都是为天命而来,谁能例外?邓三少,如果你不离开,或者抵抗,一样杀无赦!”长公主暴戾得很。

  四象长老并成一排站在长公主身前,肃杀的气息扑面而来。

  “叮当。”一声轻响,安菽放下了,最后一个碗,拿起面巾,擦了擦小巧的樱唇。

  她抬眼,明眸善睐,四下顾盼,笑了。

  邓三少的心神晃了一下,他在安菽微笑的一瞬间产生了顾盼生辉的感觉,他皱了皱眉,看来她很危险啊。

  “你们真是胆大妄为,居然敢大言不惭的来分配神的归属。”安菽站起身,小巧的她,面对着鬼谷,霸剑,陇西王庭的所有人。“大胆凡人,藐视神威,还敢打伤神侍!今日,本神就重新教会你们对待神,是需要怎样的信仰与谦卑!!”

  一股无形的压力向众人逼来,如同一台巨大而无形的推土机将众人推离。

  “护住长公主!”老阳长老大喊,推手顶住这无质无形的力量,力量太大,推得他直直后退,脚下慢慢的滑出一道石痕。

  “我帮你!”少阳长老推手,但是毫无作用,不容置疑的力量依旧在把两人顶得缓缓的后退。

  “家主,快退!”鸦鹊张手,唐刀化为花火消失,再于身后凝形,铁箱换到身前,做为盾牌挡住无形的神威。“啪,啪,啪!”如炒豆般的声音响起,巨大的铁箱正在一步步的溃缩,根本顶不住。

  邓三少手指掐动口诀,瞬间传送到鸦鹊的身后,“离开凉亭!要塌了!”

  声音刚落,整个凉亭被巨大的压力撑破,化成泥粉,四下飞散。

  四象长老护着长公主飞到园中落地,四长老心有余悸的看着烟尘弥漫的凉亭,这压力不是人力能够承受的。“长公主!”五行卫,二十八星宿,纷纷从大屋中奔出来,围在长公主身前。

  鸦鹊,焮牲都逃了出来,也落在园中。

  邓三少动作更快,在另一边,远远的看着还在跌落砖块的凉亭,他刚刚碰了一下那无形的墙,里面蕴含的力量是那么的狂暴和强大,远远超过他的理解与见识,这是任何的典籍和密书都没有过记载的力量。

  砖块砸跌入湖,尘埃落定,安菽漂浮在空中,她的身体长大了许多,不再是十一二岁的模样,如今是一个十五六岁的豆蔻少女,她的脸上不再稚气十足,而是庄严肃穆的容相。

  日落时分,黑暗慢慢笼罩而下,安菽泛着浅金色的圣光,目光如炬的看着散落在园里的众人。真正的神,眼神都让人无法直视,本来已臻人力之穷境的四象长老在内心里都涌起一种莫名其妙的畏惧,纷纷避开目光。

  怎么回事?长公主都无法再维持她的高傲,目瞪口呆的看着漂浮在半空的安菽,她的手在微微的颤抖,她的心里在害怕,害怕自己陇西王庭的力量根本不足以让她自保。这是神啊,人,怎么可能去挑战神呢?自己是失心疯了吗?来自寻死路吗?

  焮牲看着安菽,他刚刚竟然想囚禁她?是什么让自己有了这种想法?是贪婪无止的欲望吗?鸦鹊被挤扁的铁箱躺在一边,无声的告诉他,他的狂妄是多么的可笑。

  “走!”四象长老纷纷朝四方跃起,老阳长老携着长公主向最远离安菽的北方逃去。

  “咔啦!”四象长老于半空同时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墙,倒折而回。

  “糟了。”邓三少看了一眼空无一物的天空,估计这天上有类似保护罩之类的东西挡住了,谁也出不去。

  “今天,你们谁也走不了了。”安菽的声音四面八方的响起,回音阵阵。

  “哗啦。”水里升起一个人。晕迷的修湿答答的耸拉在安菽身边。

  “神侍乃神之仆从,代表着神的威严与身份,岂容亵渎!?”安菽的声音震得众人耳膜欲裂,巨大的心理压力丛生,让所有人的心惊不已。“去吧,我的神侍,让这些忘却了尊卑与祖宗的凡人从新体验,安菽,创世之神的愤怒。”

  晕迷耸拉的修,忽然立正,身上蒸腾起蓝色的光芒,眼睛睁开,两道蓝光射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转千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转千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