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女神的愤怒中
洛神画长安2018-10-21 10:292,875

  “好威风。”大屋内阴兵密布的走廊里走出一袭白衫,他一路走来,木制的阴兵随着他的脚步一路垮塌,铁制的兵器乒乒乓乓落了一地。

  他怎么进去的!?鸦鹊的眼睛睁大。自己一直守着大门,其余入口和门户都用钢板隔断,整个大屋形成钢铁的密室,邓三少是什么时候进入那么深处的?

  “真不愧是鬼谷阴符七术阵,千古一绝,在下逛了许久,硬就是找不到进入内部的路。”邓三少无奈的笑了笑。“没办法了,只好折返,还劳烦请鸦鹊姑娘为在下带带路了。”

  “你怎么进来的?”鸦鹊问道。武力强盛者皆自信,不会想太多的弯弯绕绕,毕竟他们信奉在绝对的武力之下,阴谋无用的理论。

  “山人自有妙计,鸦鹊姑娘的鬼谷六道奇术,在下同样也参悟不透。”邓三少看着鸦鹊。

  “那就见出高下再言。”鸦鹊把刀锋转向邓三少,不再理会陇西王庭一行人。

  “嗳,在下可没有兴趣与你动武。”邓三少笑着。“在下只想看天命之相一眼罢了。”

  “上下翻飞一张嘴,手无真章,岂容你说了算?”鸦鹊不甩他,陌刀泛着寒光,刀意直扑而来。

  “别急呀。”邓三少抬起手来,掌心中是一台不大的手机,屏幕正播放着天空俯瞰鬼谷大屋的画面,屏幕中心一个醒目的十字标志正对着屋顶。毫无疑问,那就是一个遥控的瞄准器。

  鸦鹊停下脚步,“你想干嘛?”

  “见到天命之相。”邓三少再次重申他的要求。“这是翼龙2无人机的控制器,只要我按下按钮,这里将夷为平地。相信,你不会这样选择的吧?”

  鸦鹊站直身子,垂下了刀锋,在现代化的武器面前,再神奇的武术和道术都不能化腐朽为神奇。

  霸剑山庄作为一直活跃在军工界的大企业来说,邓三少拥有一台全天候全副武装的无人机是现实的,而他的威胁又是最直接和致命的。

  “家主,霸剑山庄的人用无人机进行威胁。”鸦鹊无奈,只能汇报。

  “是邓三少吧?”焮牲叹了口气。“大屋有多大把握顶住导弹的攻击?”

  “如果是一架,大概三成左右。”鸦鹊不敢小看满载的弹药的无人机。“如果两架,一成不到。”

  耳麦那头良久的沉默。

  “咭咭……”一阵阴笑声若有似无的回荡在走廊里,很小声,却惹出了阵阵回响。

  邓三少忽然全身一僵,失去了行动力,他感觉除了眼睛和耳朵,自己的身体都不属于自己了。

  “真是嚣张的小辈。”低沉的声音在走廊的阴暗里响起。“墨家的子弟现在也是不懂规矩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拿出来用。”

  “是啊,墨家败落,都是咎由自取,好好的人不做,去做他人的一条狗。”另一个声音再更远处的黑暗里传来。说话声不大,却阴沉得可怕。

  脚步声起,黑暗中凭空出现一只枯瘦衰老的手,只有手,仿佛黑暗中长出来的一般。手很轻易的就拿走了邓三少的遥控器,所有人都看出来了,邓三少一动不动的背后就是被制住了。

  枯瘦衰老的手一握,手机顿时化为碎片。“小辈,不要狂妄自大,你的手段,压不住所有的力道的。尤其是阴阳。”

  “呵呵……”长公主发出轻蔑的笑声,很刻意的嘲笑,升调拉得老长。“你们呐,以为自己是年轻一辈的好手,就目中无人得很。”

  长公主从二十八星宿拱卫的防御圈里走出来,直行到鸦鹊的面前。“把天命之相交于本宫,饶你不死。”

  “大胆!”鸦鹊举陌刀劈来,那么近的距离,陇西王庭的人根本来不及回护,先拿下长公主才能制住陇西王庭。邓三少一招未出便被制服,显然,陇西王庭在这里还有其余的高人在。

  “噹!”的一声,陌刀才出两寸,便被无形的硬物卡住,巨大的吸力稳稳的咬住陌刀,鸦鹊出尽全力也抽不回来。

  “到底……是……什么……东西!?”鸦鹊咬着牙才能拉住自己的陌刀不被抽脱出手。

  又是一只手出现在陌刀的刀身上,却不枯瘦衰老,而是肌肉暴凸的,青筋毕现的,媲美健美冠军的手。人形轮廓慢慢在空气中浮现,如同隐身人一般出现在鸦鹊面前。

  “量子隐身衣!?”鸦鹊没想到这种技术现在居然有了!?她撤手放弃陌刀,急急后退。那人手中的陌刀哗地一下化成飞舞的火花消失无形,火花再现在鸦鹊的手中凝成陌刀。

  隐身衣的效果撤走,一个高大壮硕的老人站在长公主身前,难怪她敢一个人出来,原来秘密在这。而在邓三少背后也走出来两个老人,他们枯瘦如柴,容貌一模一样。

  鸦鹊连忙驾刀,严阵以待。忽然她颈后忽然一阵收紧,全身麻痹,和邓三少一样不能动弹。一只壮硕的手掐着她柔软的后颈,隐身衣撤去,另一个与挡在长公主身前的健硕老人一模一样的老人出现,他提着失去抵抗的鸦鹊走到长公主面前。

  “呵呵……真是可怜的小朋友。”长公主无情的嘲笑邓三少和鸦鹊。“在我陇西王庭的四象长老面前牛逼不得了吧?”

  邓三少和鸦鹊只剩下眼睛和耳朵是能动的了。只能纷纷给出白眼。

  “陇西王庭的儿郎们,陪本公主去见见,这天命之相。”长公主一马当先走进走廊,身后被拎着的邓三少和鸦鹊也被带着跟随而去。

  耳麦里传来的声音让焮牲知道了一切前屋发生的事。他放下茶杯,命左右退下,看着眼前依旧吃喝不停的安菽。

  “怎么了?”修奇怪的看着本来养眼的妹子们纷纷退下,有些不明所以。

  “小友可曾听过天命之相?”焮牲看着修问。

  修摇头,“没有。”他哪懂?他就一个普通的大一学生。

  “中原历史,延绵流长,上古时,开天辟地,万物初生,我们的祖先也诞生其中,青帝伏羲,创造八卦,以为民祈福之用。八卦天威,上算国运,中驱神兽,下使民生,实在是威力无穷。其中有一卦便是天命之相,此卦乃神符,逆天改命,发动乾坤,操控阴阳,一可改民族大势,二可改国运昌隆,三可改家族兴盛,四可改人命福泽。”

  “挖槽!”修咋舌不已,“这是神器吧?”忽然他看向安菽,似乎明白了什么。

  “纣亡周兴,那时同时也是封神立榜之时。大量的神和精怪都不知所踪,八卦也丢失了最重要的部分,只留下一些龙文作为线索。”焮牲站起来,目光炙热的看着安菽。

  “龙文不就是甲骨文咯?这个有人看的懂?”修觉得焮牲的眼神太过于邪性了,充满了占有欲。他拉了拉凳子,靠近了点吃得心无旁鹭的安菽。不管怎么样,安菽还是个小孩子,她是烛九阴托付给自己的,修总不能放着不管,听这个成功男士说得那么玄乎,安菽有什么具体作用,修不管,安菽的外貌只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他不可能让一个中年大叔去伤害她,这是人之常情。

  “龙文不是所有的人都看不懂的,至少在春秋战国时便还是通用的上层语言。诞生于那时的流派都一直私藏天命之相卦象的译文流传,而要发动天命之相的卦象,就要有神器,这个神器出生之时,便会发出电光。这种电光,我们修炼道术之人,都会看到。如果没有神器,那就是一个宝藏,空可见而不可得。这太残忍了!多少门派在岁月的流沙里,拿着卦象,却没有钥匙,看着自己被时间的长河掩埋其中,消失不见。”焮牲一步步的靠近。

  “大哥,您坐下说,坐下说。”修明显的感觉到了焮牲身上散发出来的暴戾之气了。欲望果然可以让人失去理智。

  “有了神器,就能发动天命之相,从而让我鬼谷重振旗鼓,回到当年四擎天下的辉煌!”焮牲笑着,他的笑容透露着贪婪,安菽就像一个闪闪发光的宝石,捧在修这个孩子的手里,那么的吸引他,诱惑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转千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转千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