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原来只是做朋友啊
洛神画长安2018-10-23 14:212,837

  第二十章:原来只是做朋友啊。

  “逛得挺无聊的。”张杼君抬头看着灰扑扑的天空。

  “嗯,是啊。”修应和着。

  “我也说没有什么有趣的,可是我爸爸非要我来看。”张杼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向修的眼神带着歉意。“不好意思,让你跟着无聊了。”

  “不会,不会。”修连忙摆手。其实和你在一起,做什么都好。这句话,他没敢说。

  “这里不远有个必胜客,要不,我们去吃下午茶吧。”张杼君再一次主动的邀请,她的目光带着些许的期待和少女怯怯的情怀。

  “好。”修觉得自己嘴好笨了,碰着了她,再也不能随心所欲的胡说八道了,这大概也是喜欢上了一个人之后的通病吧?太过于注重自己的形象,反而让别人觉得他很闷,不有趣了。其实,旁人哪里会知道,此时此刻的当事人的心情是多么的激荡和勃发。

  两人默默的在绿茵道上走着,修脑子像浆糊,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低着头,眼睛的余光是她光洁的小脚,套着一双镶有宝石匹配的凉鞋,没有涂指甲油,粉嫩嫩的脚趾像珍珠排列着。她的脚很干净,让人觉得赏心悦目,上面没有沾染路边的灰尘,也没有阳光晒过的鞋痕,很多人过了一个冬天都还存在着去年夏天时留下的晒印。

  “知道……我为什么会约你吗?”张杼君同样也低着头,在这个没有多少路人,也没有多少汽车经过,安安静静的路上,少女的矜持在她心理慢慢的被打破掉。

  “不,不知道。”修想调侃,可是说不出口,怕自己在她眼里显得轻浮。

  张杼君抬起头,深呼吸了一下,似乎下定了决心,“修,你还记不记得,刚开学的事?”

  修愣了一下,摇了摇头,他还真记不起来了,一年多前的事了。

  “我就知道,虽然平时能说会道的,但是你也挺迷糊的。”张杼君笑的时候会把手放在唇前,很有古时大家闺秀的风范。“不过,也傻得可爱。”

  傻的可爱,通常只出现在恋爱和极其亲密关系的人之间。如果一个陌生人在路上忽然和你说,你傻得可爱,你多半得破口大骂。而你女朋友,你父母甚至是朋友这样说你,多半是因为太爱你,太喜欢你,你的一举一动都牵动了他的萌点。

  张杼君和修说,你傻得可爱,这意味可就非常深长了。

  修不是木头,这么明显,他会不懂吗?“那个……我是真的不太记得是什么事了,你可以提示一下吗?”

  张杼君的表情并没有出现失望或者难过,她靠近了路边的长凳,委婉的坐了下来,捋了捋鬓边的青丝。女神的称呼不是来自恭维或者吹捧,是她的一颦一笑,是她的一举一动。具备了精雕细琢,具备了学识修养,才是女神。而张杼君毋庸置疑,她美得可以让很多人望而却步,是屌丝梦里都只能仰望,不可亵渎的女神。

  “九月的中海,可是闷热得很,那时,我刚从帝京来,很不习惯这边的天气。中海大学每年的入学都闹哄哄的,人山人海,我想躲开人潮,就去了思贤湖边。”张杼君看着修,慢慢的勾起他的回忆。

  岸边的杨柳摇曳,在九月初的时候,秋日最后的炎热还没有将柳叶炙烤的发黄,依然是一色的清脆,轻轻地摆动着,杨柳下的湖水,波纹起伏着,有着细碎的粼光,顺着一条条湖岸边的长凳,走入了一串长廊,灰色的大理石地板,细密镶嵌着碎石的墙壁,带着花的蔓藤垂了下来,中海大学的校园很大,也有诸多很美的景致,思贤湖更是在诸多小说和故事中渲染过的情侣圣地,勾勒出了许多诱人的氛围,信步而行,除了诸多带着稚气的新生,来来往往的老生更多,三三两两的情侣牵手挽腰,行走在校园间并没有什么避讳,偶尔可以看到他们亲昵的小动作,便有一些新生羡慕而期待的眼神投来。

  修记得,当时,他也在,坐在湖边的树荫里,假装是在看着风景,其实都是在用眼睛的余光,看着那些情侣们的小动作,刚刚经过了残酷高考的修,对异性也有着合乎年纪的渴望。

  情侣们的肆无忌惮让人容易脸红心跳,他们也太不讲究了,这毕竟是公共场合啊,怎么可以那么过分的公开虐单身狗呢?修可不要什么脸,没什么非礼勿视的概念,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情侣们亲热。

  修看得一阵口干舌燥,年轻的男孩,谁不想和异性如此的亲近?越看越是生气,修就想弄点什么打断他们。扔石头吧?吓他一大跳,吓成阳痿,也算为民除害了。只是可别扔着女孩,怜香惜玉的心理,是个男人都有的,捡个小的,就算扔错了,也不会伤着那个女的。

  就在修举起手来要发射出手里的小石子的时候,一块只有一半的红砖头直接精确的砸在男人的头顶。

  “哎哟!”男人一声痛呼,连忙从女人衣服里抽出手来,站起身,破口大骂:“妈了X的!是谁干的!”

  男人很高,很壮,手臂上的肱二头肌正在雄壮的燃烧着,眼神盯住了不远处手里拿着小石头的修,一脸杀气。

  而修的身后,一个人影,猫着腰,戴着太阳帽和口罩,鬼鬼祟祟的正在逃跑。

  “臭小子!”男人看见修举着手,手里拿着石头,就觉着是修干的,大步过来就要抓他。

  反正都被发现了,不管是不是自己扔的,打断了狗男女的目的达到了,管他呢。

  修大叫:“就是爷爷干的,爷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大三的王重阳就是老子!”说完再扔他一石子就跑。“不服来大三法学院找老子,老子捶死你丫的!”

  修嘴里狠得像混社会的,脚底下却是兔子,跑得很快,专往人堆里冲。男人体型壮硕,也庞大,没有修灵活,一下子就失去了修的踪影。

  而树丛里,那个戴着口罩的人,一双大眼睛闪亮亮的,看着修消失的方向。

  “也许,有人喜欢细水长流,也许,有人喜欢脉脉含情,也许,有人一见钟情,而更有人喜欢日久生情。”张杼君看着修,顽皮的吐了一下舌头,“而我,更喜欢……有默契的一块恶作剧。”

  似乎这才是张杼君的本性呀,她学习好,又是班干,更是学生会代表,可她,似乎更是一个爱做坏事的小恶魔。

  “可以和修,做好朋友吧?”张杼君眨了眨眼睛,笑眯眯的看着修。

  原来是做朋友啊……修很失望,溢于言表。

  “我呀,要成为什么样子,要有什么样的涵养,成为什么样的女人,早就设计好了,我的人生,我的未来,都在掌控之中。”张杼君的明眸慢慢低垂,“那就像一个囚笼,从我懂事起,就困住了我,我很爱我的家人,可我也讨厌这个笼子。我愿意成为家人希望的模样,但是我也喜欢我心里藏起来的那个坏念头。那天,我本来豁出去了,想改变自己,开始一个完全不同的大学生活。可是,没想到,你有和我一样的念头和动作,你也替我掩饰过了我的本性。让我继续我原本的生活轨道,那天晚上见到了我爸妈,我才知道,原来,那只是我的一时冲动,我还没有做好让父母失望的准备。”

    修看着她,觉得她挺可怜的,活得没有自我,她的优雅,她的文静,她的善美,都是家庭给予她的,而在她的心里,却怀着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张杼君。

    “我每次看到你,心里的那个本性就会有本能冲动,想和你一起玩儿。我忍了一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前天晚上梦到了你,我就再也不能压抑住自己想和你一起玩耍的欲望了。”张杼君抬起头来,眼神里都是坚定。“我想,如果我们可以做好朋友,那以后,我就可以瞒着所有人,做一个真实的自己了。你和我一起做过坏事,你不会讨厌我,或者瞧不起我的,对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转千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转千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