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鹿吴山的聚会
杨翠2018-10-17 11:046,282

  那是九月第一个星期五的傍晚,天空晴朗高远,空气中弥漫着热气,可是没有一丝风。这是因为夏天雄心未泯,想在离开之前,最后一次炫耀自己的力量。放学后,知宵和同学柳真真结伴来到妖怪客栈,今天,他们准备去拜访太奶奶的一位老朋友。

  真真和知宵一样是五年级的学生,她个子高高的,喜欢梳丸子头,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和知宵不一样,真真永远生气勃勃、风风火火、不知疲倦。她和知宵一起跟随龙子螭吻修行,又喜欢凑热闹,嚷嚷着要跟知宵一起去妖怪家串门。

  山羊妖曲江正在客栈主厅里等着知宵。远远地,知宵就看到了曲江脑袋上那对弯弯的山羊角。走近之后,知宵闻到了曲江的胡须里散发出来的浓烈的香水味。他发现曲江的头上全是发油,还穿着熨得异常平整的礼服。知宵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曲江打扮得也太隆重了!

  “曲江,你怎么了?难道是中暑了?”知宵关切地问。

  “没什么,我很好。我只是不想给相和留下不好的印象。”曲江有些不自在地回答道,看来他也不太习惯打扮得如此正式、拘谨的自己。

  “相和”就是今天大家要去拜访的妖怪,她是太奶奶的朋友。听说太奶奶还是一只小雪妖时,曾在相和家住过一段时间,受过相和很多照顾。以前逢年过节时,知宵的爷爷和爸爸也会去探望她。今天是相和的生日,知宵当然也该主动前去拜访,这是应有的礼节。

  “知宵,这是今天早晨收到的包裹。”曲江指了指茶几上的木漆盒子,漆黑的盒身上描画着朱红色的抽象花纹,“这是你太奶奶寄来的,说是送给相和的礼物。她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我还一直在想要替你准备什么礼物送给相和比较好呢!”

  知宵和真真都凑到了木漆盒子面前仔细观察。它是长方形的,大概可以装下三本书的样子。

  盒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呢?

  虽然礼物是给相和的,但是知宵满心好奇,还是忍不住想要打开盒子瞧一瞧。不过,这盒子似乎被某种法术锁住了,怎么都打不开。看来太奶奶也猜到知宵可能想要打开它,所以预先做了防备。知宵只好放弃。

  歇息一会儿之后,天气没那么热了,知宵、真真便和曲江一起出发。他们三个穿过中庭,来到妖怪客栈的侧门。曲江打开门,他们便消失在一片模糊的光景之中。

  原来,这扇门外就是仙路。这些路四通八达,错综复杂,有时候能在数分钟之内把你带到几千里之外的地方,或者是人类不能踏足的仙境。瞧,如果你了解仙路,去外地旅行就会变得异常方便。当然,仙路是属于妖怪的路,入口大多非常隐蔽,一般的

  人类很难发现它们。仙路里面,不像白天也不像夜晚,光线总是

  有些昏暗,时不时地,会有仙境或是人类世界的影子投射到这条路上来。有时候影子太多了,令人眼花缭乱,产生自己正在逛集市的错觉。

  相和住在鹿吴山上,那座山藏在离海很近的森林里,但它离妖怪客栈很远,如果不借助仙路,恐怕大家今天晚上没办法到达那儿。曲江非常高兴,他的激动与兴奋全都化成难听的曲子,源源不断地从嘴里飘出来,折磨着知宵和真真的耳朵。歌声里时不时地还夹杂着几声“咩咩咩”的山羊吼,真不愧是山羊妖!

  “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相和究竟是什么妖怪呢!”真真说,“曲江,您能说说关于她的事儿吗?”

  曲江终于不再唱歌了,说道:“相和是一只伤魂鸟,她家就在风来山庄旁边的鹿吴山上,她也是鹿吴山的山神。你们知道风来山庄吗?”

  “我知道!”知宵抢着说,“那是蒲牢的家。”

  蒲牢是龙王的第四个孩子,也是螭吻的姐姐。半年多以前,知宵成了螭吻的弟子,多多少少调查过自己师父的家庭成员。身为龙女的蒲牢似乎不喜欢大海,也不喜欢海底的龙宫城,长年生活在陆地上。蒲牢乐善好施,关心弱者,亲切温和,是龙宫九子中人气最高的一个,有很多崇拜者和追随者。

  “听说风来山庄也是一家疗养院,那些生病的、心情不好的、感觉很疲惫的妖怪,都喜欢在那儿住上一段时间,调养身心。”真真补充道。

  曲江点点头,说道:“没错。相和一直跟随在蒲牢大人身边,

  在风来山庄中长大,像蒲牢大人的女儿一样,相和以前还在风来

  山庄工作过。伤魂鸟天性慈悲,怜悯逝者,有时候她们会出现在坟头,为死者唱悼歌。古代人还为她们创造了一个凄美的传说——有一位女子被老虎吃掉,悲惨地死去,她的灵魂化成伤魂鸟徘徊在坟地里,用悲凄的歌声诉说心中的伤痛。不过相和不仅会唱悲伤的歌,也会唱欢快的歌。她的歌声有打动人心的力量,让人欢喜,让人忧愁,让人痛哭,让人如释重负。伤魂鸟是天生的歌唱家。我年轻的时候有幸听相和唱过一次歌,也不怕你笑话,我当时感动得涕泗滂沱。这个世界上有相和,实在太好了!之后,我一直以相和为偶像,让自己的歌声更动听。”

  曲江那双有些浑浊灰暗的眼睛里,似乎快要冒出星星来了。知宵也好奇极了,想要亲耳听听相和那神奇的歌声。

  “相和有一首最拿手的曲子,听完它的妖怪,无论多么沮丧,都能找到勇气,是名副其实的‘生之歌’呢。来,我唱两句给你们听听。”曲江忍不住又唱了起来。

  真真赶紧堵住了耳朵。知宵却担心如果他也堵住耳朵不听,曲江可能会难过。于是,他悄悄地加快了脚步,拉开自己和曲江之间的距离。

  “求求你快点唱完吧,曲江。”知宵小声嘟囔着。

  真真追赶上知宵,气呼呼地说:“我觉得你应该召集妖怪客栈所有的房客,让大家好好说说对曲江歌声的真实感受。”

  “但是,唱歌是曲江最大的爱好啊。”知宵无奈地说。

  “那也可以劝他只在自己的客房里唱!”

  知宵没再说什么,因为他很清楚,要在争论之中胜过柳真真

  难度太大。幸好这首歌并不长,知宵和真真很快就解脱了。不一

  会儿,他们就走出了仙路。

  放眼望去,四周尽是郁郁葱葱的大树,薄薄的雾气缭绕在树与树之间。不远处,有一个草绿色的大湖,清澈的湖水倒映着周围高低起伏的墨绿色山岭。湖岸边露出高高低低的青色屋顶和白色的墙壁,看起来有些神秘,不像是人类居住的地方。

  曲江指着大家左前方的那座小山,半山腰上有一座醒目的乳白色尖塔。

  “那儿就是鹿吴山了。”曲江说。

  “湖边的房子是蒲牢的风来山庄吗?”知宵问。

  “没错。”

  风来山庄里会是怎样的情景呢?此刻蒲牢在不在家呢?她正在做什么呢?知宵真希望有一天螭吻能够带他和真真去龙宫参加龙族的家庭聚会。知宵想亲眼见见螭吻的兄弟姐妹们,而不是通过上网和看书查阅到的资料,猜测他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

  这样想着,知宵跟着曲江走上了去鹿吴山的蜿蜒小路。脚下的落叶发出细碎的响声,如果你仔细听,会发现有些像下雨的声音。四周真安静啊,偶尔听到的一两声鸟鸣,似乎都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乍看之下,鹿吴山没什么特别之处。可是,这座山上种满了松树和柏树,遮挡住了所有的阳光,显得异常阴森昏暗。明明没有风,树叶也不停地摇来晃去,似乎随时会苏醒过来。此外,时不时有细弱的歌声钻进知宵的耳朵里,听得他浑身发冷。知宵赶紧跑到曲江身边,抓住曲江的手臂。

  “别害怕。相和有些像小孩子,喜欢弄些小把戏,故意吓唬上山的人和妖怪。”曲江说。

  可是,知宵还是觉得鹿吴山和相和好像都不欢迎他。他转头看了看真真,发现她瞪大了眼睛,手拿着毛笔,警惕地打量着四周的情况,似乎随时准备对付来自任何方向的敌人。那支毛笔是柳真真的外婆送给她的,它能感受到邪恶的妖怪气息。不过,它不太喜欢服从命令,需要真真对它说不少奉承话,才肯勉为其难地工作。

  “不过,你们俩警惕性高,这是好事。 ”曲江捋了捋胡子说道。

  说着,他们已经到了鹿吴山山顶。落叶堆积而成的小路一直延伸到白色石塔下方,这座石塔总共有七层,每一层的屋檐下都挂着风铃,这时候风铃正轻快地摇晃着,丁零丁零地响,发出悦耳动听的声音。山顶上树不多,橘红色的夕阳照射在白色的塔身上,一切显得如此温暖亲切。一路上落在知宵身上的阴森和他心里的担忧,全都消失无踪了。知宵突然心里一动,停下了脚步,目不转睛地望着石塔。

  “我以前好像看到过这座塔。”知宵说,“曲江,我是不是来过鹿吴山?”

  “原来你还记得啊!没错,你很小的时候,你爸爸带你来过几次。”曲江说。

  “那后来他为什么不带我来了呢?”

  “我也不太清楚,可能因为他来鹿吴山的时候,你都在上学吧。”曲江说。

  知宵没再继续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妖怪们的吵闹声和欢笑声从石塔的大门里飘出来,赶走了所有的静谧,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今天是鹿吴山山神伤魂鸟相和的生日,看来,这座石塔里有许多妖怪客人。

  知宵有些紧张,忍不住伸手抓了抓自己那一绺儿翘起来的头发,想让它们服帖一些。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跟在曲江和真真身后,昂首挺胸走进石塔里。

  迎面而来的是一束强烈的阳光。真奇怪,这座石塔的窗户明明那么狭窄,但外面世界的阳光像是长了脚一样,都从窗户挤了进来。

  一个庞然大物矗立在知宵面前,那是一尊大红色的雕像。雕像有两米多高,是一个穿着道袍的人,拿宽大的袖子遮住了半张脸,露出两只圆滚滚的眼睛和额头上那条竖着的伤痕。

  “咩,各位,打扰了!”曲江高声说。

  没有人回答,曲江和知宵绕过雕像往前走,知宵仿佛听到雕像奶声奶气地说了一句:“福寿双全。”

  雕像也是妖怪吗?知宵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雕像的袖子,冰冰凉凉的。雕像一动不动。他小跑几步跟上曲江,发现这间屋子里还有许多大小不一的雕像和陶瓷玩具,有人,有动物,有长相滑稽的怪兽,看起来是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有趣的藏品。最里面的墙壁上有一扇窗户,一丛藤蔓从窗外爬进来,覆盖了墙壁的一大半,还缠住了几尊雕像,伸得最远的枝条绕在了楼梯扶手上。这些木楼梯盘绕而上,通往二楼。

  莫非这鹿吴山的山神相和还是一个收藏家?知宵一时间忘了自己来这儿的目的,仔细打量起相和的收藏品来。

  “哪里来的人类气味!”

  不知谁突然吼出这样一句话,打断了知宵的思绪,也吸引了其他正在吃喝谈笑的妖怪的注意力。大家纷纷把目光投向知宵和真真,很是警惕,在心里揣测他们俩到底是什么人。

  “大家别担心,我们不是坏人。我是山羊妖曲江,住在名叫金月楼的妖怪客栈。这个男孩是李知宵,也是现今客栈的小老板,雪妖章含烟的曾孙。这个小姑娘名叫柳真真,是李知宵的同学。这两个人类孩子都是螭吻的弟子。今天我们特意前来拜望山神相和,为她庆祝生日,也希望能与诸位结识。 ”曲江大方又礼貌地说。

  柳真真大大咧咧地冲大家挥手,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知宵也赶紧照做。可是这么多目光都停留在知宵身上,让他感到很不自在。无论是挥手还是微笑,他都显得异常僵硬。

  众妖怪又开始窃窃私语,可是他们的目光久久不愿意挪开,似乎不太相信曲江的话。这能有什么办法呢?妖怪客栈的大多数房客都是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妖怪。这时,一位穿着花衣裳的妖怪走出来,说道:“他们说的是真话。前不久,在下曾在妖怪客栈借住过一晚,见过这位小老板,在下可以做证。”

  知宵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妖怪。他的身体圆滚滚的,脑袋也很圆,头顶光秃秃的,脸蛋红通通的,像是从年画里走出来的胖娃娃。此外,他的背上还挂着斗笠,又像是刚刚干完活儿回家的农夫。要不是他开口说话了,知宵可能会把他和周围的雕像混淆。然而,知宵对这位先生的脸毫无印象。妖怪客栈里客来客往,要记住每一位房客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不过,这位先生的声音很有特点,知宵似乎有些印象。

  “我也听说过螭吻大人近来将两个人类孩子收入门下的事

  儿。”一个长相甜美的妖怪姐姐说,她没穿鞋子,露出两只鸟爪子。

  她看了看知宵,目光又转向真真,说道:“如果这个小男孩是妖怪客栈的小老板,那你应该就是那个小小的捉妖师。你应该是咱们妖怪的敌人,跑到这儿来做什么?”

  “警察会把人抓起来关进监狱,难道他们就是所有人的敌人吗?他们只是坏人的敌人。只有当你们做出伤害人类或是其他妖怪的事情时,我们捉妖师才会对付妖怪。其他时候,我们应该是朋友。”真真说。自从开始和妖怪们打交道,她已经被问过许多次类似的问题,她早把答案倒背如流了。

  “别把自己的工作说得这么伟大!不过,就凭你的法术,恐怕也对付不了我们。螭吻大人怎么可能把你们两个没天分的普通小孩收入门下呢?别想骗我!”长着鸟爪子的妖怪姐姐笑了一声,朝不远的地方努努嘴,“不过嘛,如果是螭吻大人的弟子,肯定有勇气尝一尝这种妖怪喜欢的饮料。”

  离她不远的一个绿头发妖怪伸出手臂来,他的手臂可真长,至少有两米!长臂妖怪的两只手里分别握着两小杯饮料,他来到知宵和真真面前。饮料分别是深蓝色和深紫色的,看起来很漂亮。可是瞧瞧长着鸟爪子的妖怪姐姐的表情就该明白,这些饮料肯定像毒蘑菇一样,越鲜艳越恐怖。知宵吸了吸鼻子,没闻出饮料有什么气味,他感觉更糟糕了。

  “快喝下它来证明你们的身份吧。”长着鸟爪子的妖怪姐姐微笑着说。

  “没错,尝尝看!”长臂妖怪嚷嚷道。

  其他的妖怪客人都跟着起哄,知宵有些为难地看着眼前的饮料,又看了看眼前这些一脸坏笑的妖怪。这时,知宵看到了一个梳着道士发髻的男人,竟然是姑获鸟金银先生!他再仔细瞧了瞧,果然又看到金银先生旁边有一张熟悉的苍白面孔。那是李知宵的同班同学沈碧波。

  沈碧波不仅是知宵的同学,还是姑获鸟首领十九星的养子,最近还成了龙王三女儿嘲风的弟子。他的头发总是梳得整整齐齐,大风也吹不乱,鞋子上永远不会沾上灰尘。无论何时何地,他看起来都不太高兴,似乎整个世界的人都在惹他生气。

  看来,鹿吴山山神相和的生日聚会,也少不了邀请姑获鸟家族呢。

  知宵忍不住说道:“沈碧波。”

  “说什么呢?”长着鸟爪子的妖怪姐姐一脸诧异,“这饮料就是波波发明的呀!”

  沈碧波点点头,得意地说道:“知宵、真真,你们也来啦?快喝吧,这是我新调配的饮料,味道应该不错。”

  其他的妖怪客人又开始起哄,真真使劲瞪了沈碧波一眼,说道:“我才不会输给你!”然后她仰起脖子,一口气喝干了那可疑的液体。真是豪杰!知宵有时候怀疑填充柳真真身体的不是血和肉,而是胆量。不过很快,柳真真的脸皱成一团,痛苦又生气地大叫起来,仿佛下一秒钟就会变身成妖怪了。

  知宵不太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他深吸了一口气,把饮料灌进自己的喉咙里。真奇怪,这饮料像水一样,没有任何味道。

  长臂妖怪有些失望,嚷嚷道:“波波,怎么这杯饮料一点效果也没有,和人类的饮料有什么区别?”

  “再等一等,效果很快就出来了。”沈碧波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妖怪们的目光一齐投向知宵:只见两行眼泪不由自主地从知宵的眼睛里滚落,滑过他的脸庞掉落在地上,啪嗒啪嗒,怎么也止不住。知宵一脸茫然,因为他根本不想哭。

  金银先生掏出一块手帕递给知宵,眼神里充满歉意。每次知宵被迫成为沈碧波的试药小白鼠时,金银先生都会满怀歉意,可是知宵更希望他阻止沈碧波。谁让金银先生是沈碧波的管家呢?

  知宵擦干眼泪,不服气地说:“我才不会被这种奇怪的药打败,我马上就恢复正常了!”

  “好吧,别生气了,算你们俩过关了。”长着鸟爪子的妖怪姐姐忍住笑说,态度柔和了不少。

  知宵突然反应过来,他们上鹿吴山是为了庆祝相和的生日。但是,这里到处都是喜欢恶作剧的妖怪,相和又在哪里呢?于是知宵擦掉眼泪问道:“莫非您就是鹿吴山的主人相和吗?”话一说完,眼泪又掉了下来。

  “当然不是。她从刚才就把我们扔在宴会上,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长着鸟爪子的妖怪姐姐笑着说,扯开嗓门叫道,“相和,快出来吧!”

  “看哪,她在那儿!”

  长臂妖怪伸手指着知宵的右后方,知宵再一次擦干眼泪,转过头去,目光经过二楼和三楼的木栏杆,最后停在四楼那个宝蓝色的身影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怪客栈3·伤魂鸟之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怪客栈3·伤魂鸟之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