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一 宝蓝色的梦
杨翠2018-10-17 11:041,689

  群山像波浪似的,一重又一重,连绵不断。云雾缭绕在山间,被树染上了淡淡的绿色,扑到脸上时,还夹带着树叶的清新气息。

  一只巨大的宝蓝色长尾鸟儿飞翔在这片雾海之中,和一般的鸟儿不同,她有两对翅膀,宽大的羽翼包裹着小小的身躯,仿佛是天空中一颗纯净的蓝宝石。她飞得太久,身上漂亮整洁的羽毛都被雾气濡湿了。可是,无论她怎么飞,群山和浓雾都似乎没有尽头。

  “还是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吧。”宝蓝色的鸟儿自言自语。

  这时,鸟儿来到了悬崖上空,一眼便看到了悬崖边上的橙衣人。雾气阻断了鸟儿的视线,她根本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可不知为什么,觉得有些熟悉。

  为了弄清楚,鸟儿悄悄地靠近地面,落到橙衣人身后。在与地面接触的一瞬间,鸟儿的爪子变成了人类的双脚,接着,她的尾巴消失了,身上的羽毛变成了一件带花纹的蓝色衣服,然后变出了人类的脸庞。这个过程只持续了几秒钟,鸟儿最终变成一个长着丹凤眼的蓝衣女孩,看上去不过十岁的样子。

  橙衣人觉察到身后的声响,转过头来。蓝衣女孩吓了一跳,没想到那橙衣人竟然是母亲!母亲冲她笑了笑,她才回过神来,报以同样的笑,然后扑进了母亲的怀里。

  “太好了。”蓝衣女孩忍不住说道。

  “怎么了?”母亲轻声问。

  “没事。”

  蓝衣女孩不愿意把自己的担忧说出来,她害怕心里的想法一说出口,就会变成事实。只要好好享受母亲在身边的此时此刻就够了。她的心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平静,上下眼皮不由得开始打架,她很快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之中,她似乎听到了母亲的歌声,那熟悉动听的旋律像丝绸毯子,温柔地将她和这个世界隔开,她知道自己是安全的,就睡得更香了。

  不知过了多久,母亲叫醒了她。天色暗了,母亲要走了。

  蓝衣女孩没有说挽留母亲的话,目送着母亲的背影一点点在雾气中与黑暗融合。突然,她大声问道:“母亲!我孤孤单单地留下来,该怎么生活呢?您指引我去往蒲牢大人身边,那我是不是只要一直追随着她,就能获得幸福呢?您教给我的歌,我也一直唱不好,您会放心吗?您一定要走吗?”

  母亲有些悲伤地点了点头,似乎想开口说话。一阵风卷着云雾靠近,吹散了母亲的话语,也慢慢吹散了母亲的身影。蓝衣女孩冲上前去,拼命抓住母亲的衣服,可母亲还是消失了,她的手中只留下一片宝蓝色的羽毛。蓝衣女孩无力地瘫坐在地上,终于忍不住哭起来。

  这时,她醒了。梦里的悲伤影响了现实中的她,她的心脏像

  被撕裂了一样难受,她的眼角还残留着几滴泪水。蓝衣女孩坐起

  来,呆呆地望着墙壁,望着石塔外的天空。又是一阵风吹来,她总算回过神来,明白自己并没有去悬崖,更没有见到母亲。悲伤被失落代替,她像个老人家一样长长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蓝衣女孩点亮油灯,感觉闪烁跳动的灯火里只渗出了寒意。她转头看到了插在花瓶里的宝蓝色羽毛,便起身拿起来插在头发里。奇怪,真奇怪,她感觉这宝蓝色的羽毛像铁块一样沉重,压得她直不起脖子来。于是她摘下羽毛放回花瓶里,抬眼望着窗外天空中那些稀疏的星星。

  这儿太冷了,她只想离开。可是石塔外的世界也并没有她想去的地方。她想了想,纵身跃出窗外,倏忽间化成一只宝蓝色的长尾鸟儿,用有力的翅膀划破黑暗,笔直地朝着最亮的那颗星星飞去。直到天边出现亮光她才回来,看着自己居住的山头上那高耸的七层白色石塔。拂晓的风摇动着塔檐下的风铃,丁零零、丁零零地响,像是在欢迎她归来。

  可是这家中也只有她一个成员,冷冷清清的。她坐在窗边对着油灯,一秒、两秒、三秒,在脑子里计算时间的流逝。可是星星迟迟没有隐去,太阳迟迟不肯出来。只不过一个晚上,几个小时罢了,为什么这么漫长呢?今后的生命里,还有多少个这样的夜晚?

  她又回到床上躺下,可还是睡不着。她突然想到:最后的最后,梦里的母亲到底想要说什么呢?

  下一次母亲再入梦,说不定就会把话说完了,那时候得好好听清楚。

  可是,后来她再也没有梦到过母亲。那就只好努力地活着,自己寻找答案。于是,她重新把宝蓝色的羽毛插在头上。这是母亲留下的羽毛,即使再沉重,她也要和这片羽毛一起,努力奔跑在新的生活里。

  不知不觉中,一百多年过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怪客栈3·伤魂鸟之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怪客栈3·伤魂鸟之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