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慕罹2018-10-19 19:002,854

  车门自外打开,早有人抬手遮在门边,弯着腰恭敬地等待陈末下车。车门正对着的陈氏大厦是这片CBD最好的地段,陈末下车站定时,抬头望了一眼,将三十几层玻璃墙面上潋滟的无数日光收入眼底。

  他人长得俊逸潇洒,穿着一身剪裁得宜的定制西装,勾勒出颀长挺拔的身形,眸中精光闪动,别有一番领导者的气派与魄力。此时他理过袖口,扣好西装的第一粒纽扣,走进公司。

  工作时间正忙碌的员工们见了他,无不顿下脚步朝他微微鞠躬致意,恭敬道:“陈总早。”

  一时间“陈总好”、“陈总辛苦了”之类的话语,此起彼伏,如密网般在这幢大楼里交织。

  陈末略略颔首,一一回礼,“同志们辛苦了。”

  他乘的是专用电梯,一路无阻,升上二十六层。电梯门开时,便看到不苟言笑的助理,已经在等着他了。

  他的办公室是建筑师计算出的整座大楼采光最好的一处,视野开阔,色调明亮。此时在办公桌前坐下,他眸光一抬,看向站在一旁的助理,“除了刚才汇报的,今天还有什么事情么?”

  助理面无表情:“您的高中母校下个月建校80周年校庆,给您发来了邀请函,校长表示希望您可以作为校优秀毕业生,积极参与到学校的建设中。”

  陈末一侧眉毛挑了挑,发出一声气音,分不清是嗤笑还是嘲讽亦或是其他的什么,就听他道:“有钱了就是优秀毕业生。捐一百万好了。”

  助理点头记下。

  “哦,对了,”陈末又补充说,“跟校长说我有个请求,希望他把当时说我一辈子都没出息的,那个变态班主任开除了。”

  助理表示:“78周年校庆,您捐款的时候就开了。”

  陈末“啊”了一声,改口成:“那就换数学老师吧。”

  助理:“75周年校庆的时候开的。”

  这就有点尴尬了。陈末沉吟半晌,考虑许久:“那、那就换成教导主任,或者学校保安吧。”

  助理点头,安静地记好后,开始说起下一事项,“陈总,还有几位应聘者,在等您最后的面试。都是清华北大毕业的。”

  陈末蹙起一点眉头看他,“等等,你为什么非要强调清华北大呢?难道名牌大学毕业有那么重要吗?我们要的是有能力的人,不是有毕业证的人。”

  他正说得严肃,耳畔忽然传来一声清晰过一声的呼唤。

  “喂,喂!这位面试者,你怎么走神了?”

  “啊?啊。”陈末从美好的畅想里回神,终于意识到自己在等待面试的漫长时间里开了小差,神游太虚,他哪里是什么精英老总,不过是抱着简历四处求职的小可怜罢了。

  果然现实和理想的差距不是一般般的远。

  “别愣着了,快进去吧。到你了。”旁边好心人见他怔忡,提醒了一句,陈末赶忙拿着简历推门进了一旁的面试厅。

  他进门时,面试官抬头瞥了一眼,不算什么好脸色。陈末俯身致意,麻利坐到应聘者该坐的位置上,将简历朝对面递了过去,同时简单自我介绍说,“张总,我叫陈末,这是我的简历。”

  被他称为“张总”的面试官随意地拿起简历,打了两眼,问他:“你才毕业两年,怎么有三年的工作经验,这多出来的一年哪来的?”

  陈末正色回他:“加班,来的。”

  面试官大概没料到会有这么一朵奇葩,愣了一下,无语地看着他。

  陈末面不改色,进一步推销自己:“张总,虽然我不是名牌大学出身,但是我知道,相对于实践能力,学历并没有那么重要……”

  面试官赶忙打断眼前的年轻人,“不不不,还是很重要的。我们公司有学历规定的,你这大学是985吗?”

  陈末:“不是。”

  面试官:“211?”

  陈末:“学校好像正在申请,应该过几年就是了。”

  面试官再度无语,两只鼻孔因为出气太急,已然变大一圈,看向他说:“那你过几年再来吧。”

  这就轮到陈末尴尬了,只得顺着对方的眼色起身离开。转身时他没忘把对方手里的简历一道抽出来带走,总归省点打印钱也算及时止损了。

  陈末垂头走出写字楼,仰头望了望暗淡的天色,感觉自己的明天比这天空还远。天色已经不早,跑了一天也实在疲惫,他挤上公交,辗转回了出租屋。

  进楼道,掏钥匙,站定,开门。不需要大脑做任何转动,身体早有记忆,陈末伸手摸到墙边将灯打开,对着一眼能看全的小屋子,叹了一口气。

  出租屋不过十来平,集卫生间、厨房、客厅、餐厅、卧室于一体,努力践行着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小到他坐在马桶上都能数清最那头的床单上有几朵小花。那碎花还是艳丽的玫红色,是半年前楼下小超市搞促销时他从若干大爷大妈手下费了大力气才抢回来的。

  他进屋关门,拿暖瓶里的开水泡了碗面。等待的功夫,顺手开了电脑,将简历又投了一圈儿。

  窗外天色已经黑了,有三五成群的学生正吃着小吃说说笑笑,从楼下经过。陈末看了一眼又一眼,忽然就想起自己读书那会儿。

  那时候他虽然不爱学习,但心气儿却高,总觉得自己将来能赚几个亿。作为学渣的他,不忘忧国忧民,常为成绩好的学生感到担忧,心话:他们的人生只剩下读书,这么无趣,以后上社会了可怎么办啊。那些早就辍学打工的同学,也在他操心列表范畴,每每生怕人家过得太苦,人生没有希望。

  可是,多年后的这一天,他发现自己才是最该被担心的那一个。白天收拾得人模狗样,穿梭在市中心的CBD,晚上却要回到一个狭小逼仄又简陋的出租房里,如此周而复始,一日一日。或许,最该忧伤的就是像他这样高不成低不就,却还对未来不肯死心的人。

  面已经泡得有些过头,他也不计较,大口嗦了两口,任软绵绵的口感在味蕾滑过。忽然又想起早上出门时马桶有些堵了,一会还得动手修修看。上门疏通服务太贵,与其花大头钱,他倒是习惯了亲力亲为。

  坐在电脑前吃面的间隙,他随手点开了头版的娱乐新闻。报道的是周杰伦结婚的消息。

  播报员的声音听起来也挺激动:“北京时间1月17日晚,周杰伦在36岁生日前夕与昆凌在英国selay Abbey教堂进行了浪漫童话式的婚礼,他们在牧师见证下,以中、英文宣读誓辞,约定会彼此爱着对方,照顾对方一生一世……”

  陈末记忆里的周杰伦是装酷耍帅玩儿个性的高手,原来也会在这样的时刻,无比感性地热泪盈眶。周董还为婚礼谱写了一首浪漫的主题曲,将自己幸福人生的新篇章昭告天下。

  新闻下方的评论区早已被网友们留下海量祝福,有许多人默契地保持着队形,一遍遍重复着:昆凌,请照顾好我们的青春!

  对于许许多多的九零后而言,周杰伦已非一个单纯的偶像,更是一代人的青春、一段永不褪色的时光记忆。

  在陈末的印象里,与Jay Chou 音乐为伴的那些日子,仿佛还在昨天。晃过神来才突然发现,原来已经那么远。当初那个拽拽的周董,已经出道了十几年,变得低调内敛,早淡出公众视线。当初假装睡觉,偷看女同桌的那些时光,同样只存在于多年前的日历牌上。学校的桌椅早已换新,闻起来有崭新的油漆味道,曾经承载着少年们白日梦的那一间教室,只在回忆里才能找到……

  新闻播到尾声,自动响起音乐,是周杰伦的那首《回到过去》。陈末不禁闭上眼睛,轻轻和起节拍,那时校园里憧憬自由的自己,原来也会厌倦长大。在熟悉的旋律中,纷飞的思绪和清晰的记忆汹涌相撞,在这一刻,那些回忆好像真的带他回到了过去……

继续阅读: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教室的那一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