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温柔的他
八月暖阳2018-10-19 16:462,232

  可儿从小在蹂躏中长大,身子自然没有这般娇贵。

  她深吸一口气,撑起身子,看向眼前的男人,鼓起勇气轻声道:“哦,我去门口超市买几包泡面,先将就一下。”

  可儿此时已经饿得前胸帖后背,一向不挑食的她,填饱肚子才是王道。

  程燃轻抚她黑色的长发,嘴角上杨,露出一抹笑意:“乖乖等我!”

  可儿微愣几秒,幽幽的看着他,这男人还真是穿上军装一个样,脱掉军装又是一副模样,难不成,他是有两副面孔?

  她环绕着房间四周,卧室的大小是她房间的四倍,温馨的布置是她喜欢的类型,她曾不止一次的幻想过,与心爱的人住在这种房子里,结婚,生子,度过余生。

  程燃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男人,时而温柔体贴,时而愤怒暴躁。

  两人在一起才两天不到, 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现在想想,还真是好笑,二十岁的自已结婚了。

  门外传来沙沙的脚步声,可儿吓得立刻窝进被窝,紧闭双眼。

  程燃来到床边,轻抚她的发丝,在其耳边轻喃:“可儿,下床吃饭了。”

  声音低沉而温柔,扣人心弦。

  可儿睁开双眼,将身子扭到一旁,轻轻点头,从床的另一侧下床。

  她低头一看,自已还穿着程燃的军装,湿漉漉的头发已经将军装打湿,她知道,对军人而言,军装是无比庄重神圣的,不可以随意亵渎,更不是什么人都能穿的。

  她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惊慌,小心翼翼的开口:“军装脏了,我这就脱下来洗一洗。”

  生活在程燃身边,她无比小心,因为除了这里以外,她已无家可归。

  她若离开了程燃,娘家纵然是回不去了,程燃神通广大,有权有势,还会欺压自已的家人,所以,她只能妥协,只能倍加小心,才可生存下去。

  程燃深吸一口气,拧着眉头在思考:这个女人以前过的有多灰暗,为何总是如此小心,实在让人心疼。

  程燃从背后抱住可儿,轻闻她黑色发丝。

  “这身军装只有你配的起。”

  几次话到嘴边又欲言又止,很想告诉怀中的女人,三年前的她早已住进自已心底。

  坐在红木餐桌前,可儿再次惊呆了。

  外表冷漠的程燃还有居家的一面, 他还会做饭,而且做的有模有样,虽说只是再简单不过的西红柿鸡蛋面,卖相相当不错。

  可儿大口大口吃起来,已经饿到不行,哪里还顾忌什么淑女形象。

  一大碗面下肚,可儿打了一记响亮的饱嗝,她忍不住红了脸,咬着唇尴尬至极。

  程燃顺手拿过一份资料,放在可儿面前。

  “没有意见的话,签了吧。”

  可儿一脸错愕,结婚时不是已经签过各种文件吗?为何还要签?难道这是一份卖身契?

  看完文件后,可儿尴尬扯了扯嘴角,他以为自已是天王老子吗?还订了一份结婚契约,大大小小的约定一共107条。

  第一条写的清清楚楚,万可儿无论任何时候,都不可以离家出走。

  还有不能抽烟,不可以喝酒,不可以穿暴露的衣物,不可与旧情人联系,不可单独与男人出门,不过后面还有个括弧(万大林除外)……

  可儿实在看不下去,这也太扯了,不过,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上面还有一条,万可儿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与程燃分床睡,这样的条款也要写上去,他是有多幼稚。

  从头看到尾,所有的条约全部是约束万可儿的,她若违背要罚款一千万,可儿提出离婚,将不会分得任何财产,还要赔偿违约金一千万。

  程燃刚刚给可儿一点好的印象,偏偏在这时又拿出一份鬼扯的一百零七条婚约,她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嘴角微垂,心中的怒火燃烧。

  “我现在说离婚还来得及吗?”

  这种男人不离婚,难道还要留着过年吗?注册结婚第一日,就已经开始宣布主权,各种鬼扯的条约,还有高额的违约金。

  程燃摊摊手,冷冷一笑,笑眼凝视着眼前的女人:“万可儿,你这辈子都是我的,我程燃的女人,休想逃掉。”

  可儿小脸暗沉,将合同扔置一边,双手插腰,开始理论:“程燃,你太过份了,为什么只有我的条约,却没有你的?这不公平。”

  “公平 ?和我程燃结婚就那么差吗?讲什么公平?我是少将,身份有诸多不便,签下这些条约也是为你好,记住,我程燃从不会亏待我的女人。 ”

  “真是过份,霸王条约……”

  万可儿小声嘟嘟囔囔,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大男子主义的男人。

  她已经下定决心,决不签约, 和这种男人不知能过到什么程度,离婚是铁定的,她可不想赔上一千万的违约金,她十辈子也赚不来那么多钱。

  “我听说,你们家马上面临拆迁,你家住的是公租房,这次拆迁没有你家的名额,你若乖的话,我可以帮你!还有,你妹妹想进全市最好的私立高中,你乖的话,明天你家就能收到转学通知,所有的费用我来出,还有,你母亲的墓地问题,我会解决,会让老人家入祖坟。”

  程燃一字一句的说着,他说的每一件事全部是万可儿最为在意的,没错,拆迁问题正是他们全家最头疼的事了,父亲万大林辛苦了一辈子,人到中年,却没了房子,全家还要面临无家可归。

  妹妹万星儿太过调皮,已被三所高中开除,家中想尽办法,让她转入一所比较好的私立高中。

  母亲的墓地问题,最让可儿头疼,以前母亲葬在南山,葬在万家的祖坟,后来南山改造,所有的墓地需要转迁,后妈陈云却不同意母亲与祖坟一同迁移,她说自已死后要与父亲同葬,带上母亲的话,三个人太挤。

  于是,母亲的骨灰被送至骨灰堂存放,这件事一直是可儿的心病,她本想长大后努力工作,多存些钱,在祖坟附近给母亲买一块墓地, 让母亲入土为安。

  可儿的心脏狠狠的一阵抽搐,程燃是自已肚中的蛔虫吗?为何把所有事了解的如此透彻,没错,这些事是可儿最担心,最在意的,他却用这些来威胁自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将的,第一百零七条婚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