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人族有剑
愤怒的小工2018-10-20 11:382,930

  “刚刚我提的几个问题有谁能够答得上来?”武长陆盯着书舍里的学子道。

  一直比较低调的南宫宇站了起来道:“先生,第四个问题我大概清楚,曾听族中高手提过此事。当年人族于甲山城外大败妖族后,却有一人挡住北伐的路,所以北伐就没有能进行下去。”

  南宫宇说到此处,书舍里顿时议论纷纷。

  “谁能挡住人族的大军的脚步,难道是皇帝陛下,就算是皇帝陛下他能挡得住这个世界的声音?”

  “怪不得当年人族和妖族会在洛水匆匆签了洛水和议,这阻挡人类北伐不是人类的大敌吗?”

  ……

  书舍里的议论声没有影响到南宫宇,接着道:“因为那个人是逍遥侯楚天阔,所以北伐就没能进行的下去。”

  顿时,书舍里一片寂静,众人皆是一脸惊讶和,神情茫然,如果那个人真的是楚天阔,那北伐肯定就进行不下去,但他是人族逍遥候,整个天下都在按他的意志运行,他为什么会这么做呢?

  商无极盯了盯秦无忧,看他没什么反应,就站了起来道:“南宫宇,你不要诋毁侯爷,若没有侯爷,你南宫家恐怕早就成了孤魂野鬼了。”

  南宫宇理都没有理会商无极,抱拳向武长陆道:“敢问先生,不知学生所说是否属实?”

  “没有想到南宫世家如今对侯爷还有如此成见。”

  武长陆握了握手中的戒尺,盯着南宫宇道:“不过从真相上来说,你说的是事实,但也可以说不是事实。”

  “不可能,侯爷怎么会是人类的叛徒,若连他都背叛了人族,恐怕人族早就灭亡了!”

  即使这事是从武长陆的口中说出,台下众学子仍旧不相信这件事,因为楚天阔不仅是人族的逍遥王,他更是天下人的偶像,上至耄耋的老人,下至七八岁的幼童,在他们心中,他便是神,一直守护着人族。

  “我武长陆活到今日已八十余载,经历过了世事浮华星辰变幻,世间之人能让我佩服的不多,逍遥侯却是我最为佩服的两人其中之一。现在我把当年的情形告诉大家,至于大家心中如何评判,那就要看大家心中的一杆秤了。”

  武长陆捋了捋思绪,仿佛再次回到二十多年前一样道:“众所周知,妖族与人族在谜语森林外苦战了近十年,为什么在中宗四十五年人族会连丢燕云十八洲?因为有人从谜语森林走了出来,不对,应该说是一位绝世大妖,那位绝世大妖就是山海楼的楼主。至今世人都不知道他真正的名字,只称呼他为楼主!”

  “当时山海楼楼主走出谜语森林时手中提了一物。”

  “不知楼主手里提的何物。”一直没有表情的洪三突然插口道。

  武长陆听完表情十分尴尬道:“那一物就是我书院前任院长的头颅。”

  一时书舍竟鸦雀无声,无不为此事而震撼,武长陆调整了下情绪道:“那时的人族可不是现在的人族,当时书院是整个人族的精神图腾,而院长就是人族的精神领袖,就算现在楚天阔也未必比得上他。众将士见到楼主手里的院长头颅,顿时战意全无,竟未曾交战就全线溃逃,这一逃,竟直接逃到了洛水的甲山城。”

  欧阳菁站了起了道:“先生,有一个问题我不明白,既然是溃逃,为何当时的士兵没有逃过洛水呢?不是我质疑战士的品格精神,如果是溃逃基本没有人能拦得住士兵的行为,这是一个军事事实。”

  武长陆对欧阳菁一副赞赏的模样道:“说得好,的确当时所有流兵和流民都想逃过洛水,但洛水旁却站着一位青年,手握一剑,挡住了所有的退路。那人一剑斩断了洛水,并在甲山城外开始杀人。逃出甲山者,不论军士百姓妇孺,皆杀!这不仅是那位青年对所有的流兵及流民说的。更是他对整个天下的警示。此举震慑了当时逃到甲山府所有的人,既然逃跑会死,而留在甲山城拿起刀剑反抗未必会死,所以所有人都留在了甲山城,从此溃逃的形势才被制止住了。”

  “先生,这人就是楚天阔楚侯爷,对吗?”商无极问道。

  武长陆朝商无极点了点头,继续道:”几日之后,洛都,人族的京城,在一个早晨发生了一件极不寻常的事,宫内的丧钟响了起来。当时在洛都的大人物都纷纷赶往皇宫,当时他们心里十分的困惑,难道是时至壮年的燕中宗驾崩了?“

  “众大臣及贵族、洛都各大世家及宗门驻洛都的负责人纷纷赶往皇宫,他们到崇明殿的时候,只见中宗双手被绑住,头发凌乱嘴中不住咳血,朝天跪在崇明殿上,龙椅上却坐着一持剑青年。”

  武长陆仿佛忆起了一些伤心往事,眼角湿润了起来,停顿片刻又讲了起来:“众人进崇明殿看见中宗一身颓废的跪在殿中,龙椅上坐着一青年,还以为有乱臣谋朝篡位。这时却有人认出了这青年,因为前两年在飘渺山的婚礼上这个青年便是主角,缥缈仙阁阁主的女婿楚天阔。”

  “楚天阔,你要造反吗?你想过没有,这样会给缥缈仙阁带来什么后果?”

  “年轻人,还不赶紧下来,我以书院名义保证,只要你自废修行,我定保你一命!”

  ……

  一时崇明殿热闹非凡,缥缈仙阁虽是世间大派,但弑君之罪却也是它担不起的。

  楚天阔理都没理会众人,径直走到中宗的身前,抓住中宗的头发把他扯了起来,中宗竟被他扯得哀求痛哭了起来。

  众人虽高手众多,但未曾想到楚天阔敢如此大胆,扯弄皇帝,一时竟没来得及出手。

  “大燕中宗,昏庸无能,骄奢淫逸,以致山河破碎,国土丢失,实乃我人族万古未有之耻辱,今有青年天阔,代天罚过,欲以中宗之血敬献天地,以告万民所流之血。”

  “尔敢!”两道身影同时向楚天阔扑去,原来是书院的首席教习陆无双及停旨寺的慧明和尚。

  只见楚天阔拔出腰中之剑,挥向了陆无双和慧明和尚,陆无双和慧明和尚乃是当世高手,竟一剑都未接住,不断后退躲避剑气。再出一剑,只见中宗人头落地,接着楚天阔一腿踢去,中宗的人头就已挂在了崇明殿前。

  “没想到,你竟入了冬!但你滥杀人皇,难道不怕人族因此灭亡,你可担得起这万世的骂名?”陆无双怒吼道。

  楚天阔道:”陆先生,人族已病入膏肓,若不刮骨疗毒,如何能再延续下去?”

  陆无双双眼死死盯着楚天阔,不住摇头道:“你虽到冬冽之境,但你还是太年轻了,绝不是楼主的对手!”

  “先生放心,已有高手出手对付楼主,人族一时亡不了。”

  陆无双紧紧盯着楚天阔,仿佛想要再次确认刚刚楚天阔的话,楚天阔向他认真的点了点头。

  “谢谢!”陆无双说完此话就直倒下去,就此死去。

  陆无双不过是秋收大成境,但他硬接楚天阔一剑,已然生机全完,本该立即死去,但他却凭意志活着。因为他想确认人族的未来,人族既能延续,那么自己心愿也就了了,死后也放心了。

  “慧明,虽说你修为至秋收大圆满境,但在我眼中,你及不上陆先生毫毛,陆先生到死都没有埋怨你一句,在他的心目中人族的未来是比他生命更重要的事。你一个出家人,却如此贪生怕死,不知你有没有胆量再接我一剑?”楚天阔一脸鄙夷道。

  原来楚天阔只想把陆无双和慧明击成重伤,并未想过要了这两人的性命,刚刚慧明看见楚天阔的剑势无比凌厉极速后退,一剑的威力有八成是被陆无双承担了。

  慧明极为愤恨的看了楚天阔一眼,自己已经多久没有遭到此等侮辱了,但刚刚楚天阔那剑已经让他丧失了战斗的意志,实没胆量再接一剑,捏了捏佛珠道:“楚天阔,你杀害中宗,我回寺一定请师兄出山主持公道。”

  一道佛金光显现,慧明向殿外逃去,使用的竟是佛门的绝学“浮光掠影”。楚天阔冷哼了一声,走到那金灿灿的龙椅前,持剑斩开了身前的书案。

  “我欲立五皇子商影为帝,何人反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忆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忆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