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血裂乾坤
愤怒的小工2018-10-20 11:292,532

  熙帝现唯一的皇子、如今的太子殿下耶律洛,此时已不知喝了多少酒。平生第一次饮烈酒,而且是和平生敬若天神的父皇对饮,他的心内说不出有多兴奋欢喜。在他的记忆力,父皇的脸常是冰冷,虽然父皇望向自己的眼神总是有些期待,但极少跟自己说话,像如此与自己对饮,更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再过两天就是耶律洛五十八岁的生日,自三十四岁被封为太子,在熙帝眼里,耶律洛虽为自己的太子,但却并非自己心中完美人选,想到自己其余儿子皆战死沙场,熙帝眼中已布满了泪珠。熙帝深知自己身体已每况愈下,神智不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前余时间竟杀害跟随自己多年的皇后,准备在耶律洛生日当天将皇位禅让于他,自己专心疗伤。

  “当年那一剑是多么的绚丽,实属惊天地泣鬼神,若非当年楼主给予我的护身法器,我恐已死于二十多年前。这二十年来我饱这剑伤的困扰,竟无法治愈。当年那一剑不仅要了我许多妖族高手的命,也阻挡了我妖族一统天下的路,我给你取名洛,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人族洛都也匍匐在我妖族的脚下。”耶律熙叹到。

  大厅内的巨烛给绛紫沙笼罩住透出的虹影是迷梦般的暗紫色。耶律洛在听着父皇叹息声中恍恍惚惚醉倒在紫色的案桌上,一片昏暗中也不知过了多久传了熙帝的一生尖锐的一吼:“谁?”耶律洛神智给这声喝声震得一清睁开了万分沉重的眼神。

  寝宫的门殿突然被人撞开一股冷清的风卷着雪花打着旋灌了进来,耶律洛的眼睛拼力一睁却见门外涌进一群人来。他瞧不清那群人来只是恍惚觉得这群人的衣襟上都布满了血红的颜色。

  正当他准备清醒下神智却袭来一线刀光,耶律洛翻身后转欲躲开了这一刀,饶是耶律洛机警,闪电般的刀光划破了自己的裘衣,脖子竟火辣的疼痛。

  “宁不凡,你知刺杀太子是何罪名?”熙帝怒吼道。

  ”刺杀太子当然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但是杀一个昏庸无度的君王,那是对社稷有功,是为我族中除去害群之马,应为我妖族先。“兴王耶律楚一马当先的站了出来。

  “原来是你,我就说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行刺于本太子,叔父难道你竟敢造反?“耶律洛怒吼道。

  “陛下及太子殿下请看我身后这群人,全是我族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如今人心不服陛下,难道陛下觉得自己还有能力统领我族,为了妖族之大业,请陛下及太子殿下归天!“耶律楚突然半跪道。

  “请陛下归天“姬山牛仔天等人跟随耶律楚跪下一起道。耶律洛见自己的父亲直愣愣盯着这群人,狞笑一声道:”好,竟连侍卫长和圣京统领也背叛父皇,怪不得你等行至此处竟毫无生息,兴王你的确好手段。”

  耶律洛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一群人等,心知今日必定会血溅皇宫,继续道:”今日你等想要我父子姓名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听闻叔父师从楼主,正好本太子也自幼在楼主的教导下长大,叔父可算的上我的师兄,师弟想领教一下师兄的修为。“

  突然耶律洛单爪向耶律楚抓去,耶律楚单臂反手一掌,爪掌相击,耶律楚退了三步。耶律楚背后宁氏兄弟眼见主子一击不力,已拔刀攻向耶律洛。

  “刚刚你二人偷袭本太子,我就先要你两的命,让你知道天海绝学是如何享誉天下的!”耶律洛左手如弓般弹出,宁氏兄弟拔刀相迎,双刀一阴一阳,刀光四射,相交数招,宁氏兄弟额上已布满汗珠,双刀突然刀光长盛,合二为一,攻向了耶律洛,只见耶律洛不慌不忙,双掌合一,突然周身布满气息。

  只听砰的一声后,宁氏兄弟的双刀已落入耶律洛的手中。“原来侄儿修行的乃是铁树开花的绝学,本王小看了你,你竟已然修至大成境界,恐在场所有人已不是侄儿你的对手。“耶律楚望了望满身血迹躺在地上的宁氏兄弟道。

  原来耶律洛自小被送往山海楼修行,修的乃是“铁树开花”的绝学,此绝学在未修至大成境界无任何威力,也无人能看出其修为。耶律洛本本性聪慧,加上其醉心修行,竟已将铁树开花修正大成境界,连熙帝也不知道。宁氏兄弟虽出自名门,但修为离耶律洛相差甚远,仅仅保住性命而已。

  “太子殿下好深厚的修为,就由在下领教下铁树开花的威力”一直在兴王身边的黑衣人说道,耶律洛眉目紧促,盯着黑衣人,抢先出招,只见黑衣人身体竟如泥鳅般在空间跳跃,数招过后,耶律洛竟守多攻少,凭着铁树开花的绝学封锁气息与黑衣人游斗。

  “陛下,听闻当年修为深厚,仅在楼主、刀神之下,本王想领教一二”耶律楚盯着熙帝道。“哈哈,耶律楚,你真是个小人,若不是当年我在与人族大战中深受重伤,今日岂有此等场景?”耶律熙没等耶律楚等人回应继续道:“想当年我妖族偏安东北谜语深林,自我登基自后,励精图治,南征北战,大败魔族与兽人族,打破人族千年以来的霸主地位,没想到现今却被你们这帮奸佞之辈谋逆,真当辜负先生当年的期望。耶律楚我不求你放过我,我只愿用我的功绩换我一脉的姓名,你若答应,我现在就可以班下禅位诏书。”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有生,等我打败人族会到你的坟前告祭你的”只见耶律楚说完,身形如电向耶律熙闪去,只听一声惨叫,耶律熙的天灵盖已经被耶律楚震碎。原来耶律楚这些年勤学苦练,一身修为仅次当世的大宗师,而耶律熙虽修为高深,但当年身受重伤一身修为不增反减,这几年靠酒精和果精麻醉自己,修为更是日渐衰退。

  “父皇”只见耶律洛一声惨叫,远远遁去,黑衣人向后退了两步,嘴角一丝血迹。

  “殿下,太子天府已毁,必无生还可能”黑衣人向耶律楚拜道。

  “现熙帝已崩,太子已废,但国不可一日无君,为我妖族千秋大业,请兴王以天下大事为重,顺应天命,即可身登大宝!”圣京统领耶律德推着一把衫木雕龙坐骑,只推到耶律楚身前道。

  “昏君虽已死,但我们还有三件事要做,第一:封锁消息,我即刻动身前往山海楼面见楼主,向他说明一切,相信楼主必定会已大局为重,支持于我;第二:牛在天、耶律楚立即代兵逮捕耶律楚一脉,如有反抗立即格杀;第三:姬山长老负责联络耶律宗贤、族中贵族,向他们讲明一切。不知大家有何异议?”

  “谨遵陛下旨意。”姬山、牛在天等人跪道。

  耶律楚的双手紧握木椅扶手才不致得兴奋打颤,泛红的双眼却忍不住模糊了起来,他就势呜咽道“非是寡人性淡冷薄,若非主人嗜酒乱性,动摇社稷,我辈焉能做出此等事,待我从山海楼归来,就是大封天下之时”匍匐在地上的众人急忙称陛下是为了江山而大义废绝,实乃仁义明德之举。

  此时已是妖族兴统原年元月初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忆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忆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