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谁是淫贼?
愤怒的小工2018-10-20 11:322,084

  当秦八抱着少女之后,仍处于一种如梦的感觉。好在虽然他被这少女的容颜所摄,楞在当场,却能因多年血探的经历保持一点清明,及时封住少女的天府,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抱着少女柔弱的身体,鼻内传来阵阵体香,脑中一片混沌,不知该怎么办。秦八虽出身卑微,但为人豪爽风流,昔日在血探之后也接触不少“佳丽”,也接触过不少名门闺秀,不论人族妖族,竟无一人拥有这等倾城的容颜。

  终于,秦八想起这般抱着他不放,落入少女眼中,那自己本不是淫贼也变成淫贼。于是,他很是不舍将少女放在绣床上。

  那少女刚推开房门便被眼前这浑身肮脏的男人封了天府,方才又抱住自己放在床上,傻子也知道他想干什么。登时魂飞魄散,偏偏身子又无法动弹,心内不由羞愤欲死,难道自己会被这个肮脏的男人玷污了吗?两行清泪沿着少女的脸颊流了下来。

  秦八看着少女幽怨的眼神,知道对方一定误会自己是个采花贼,却也无法解释,谁让自己今天所作所为真的很像采花贼?但是世间有如此落寞的采花贼吗?

  秦八微微叹了口气,伸手抹去少女的眼泪,拉过床上的丝被,轻轻的给少女盖上。

  现在该如何是好?此时出去,离边军所驻的诛仙镇还有一段距离,若被那群人追上自己必无可生还可能?想到鬼无常这等修为的高手追杀自己,自己现在还活着是何等的侥幸!但如不出去,一旦发现必将毁了这少女的名节,秦八苦笑一声,走到窗前便欲纵身而下。

  正在此时,忽闻门外传来一阵喝声:“大家小心,有贼人上船上,保护小姐。”

  这声音犹如滚滚春雷一般,竟是一位秋收境的高手。

  秦八一愣,自己气息藏匿之术乃是血探最为擅长之术,自己用此术躲过多次追杀 ,今居然被人发现,难道就真的这么倒霉让自己遇到如此高手?

  还没从自怨自艾的情绪中走出来,舱门已被人推开,进来的是一位娇俏可爱,身披绿衫,年约十六七岁的姑娘,口中嚷道:“小姐,贼人上船了,跟伍大伯在前舱打起来了……咦,你是谁?”

  那姑娘一见房中还有一男子,不禁大吃一惊。心神一动,已发现自家小姐被人封了天府,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当下不再说话,拔出佩剑,向秦八攻去,口中喊道:“快来人,小姐房里还有一个!”

  秦八听这少女进来时所说,知道这少女必是这女子的婢女,自己也并未被发现,是他人攻上了船。等这婢女喊话时,终于明白自己又从淫贼变成了强盗了。

  在短短的几息间,自己从一名身以为豪的血探变成淫贼,又从淫贼变成了强盗,这下是名副其实的上了贼船。

  什么船不好上,非得上这艘,上船还以还一番判断自豪,现在却是后悔莫及。

  无奈之下,秦八只好拔刀应战。谁知几招过后,秦八几乎是只守未攻,若非是这丫鬟没有战斗经验,自己早已被这丫鬟要了命。

  秦八自加入血探以来,跟随师父也算东征西战数载,被血探誉为年轻一辈第一高手,在妖族就算全军覆没的情况下仍能保全自己,阅历可说极为丰富。但这么多招下来,居然没有看出这丫鬟剑法出自何门何派。他的剑招凌厉无比,剑中隐含风雷,可姿态却曼妙无比,轻盈动人,犹如舞蹈一般。

  秦八越打越急,眼见这丫鬟的剑法层出不穷,偏偏自己又无法摆脱,再这样下去,等到其他人前来增援,自己恐怕就变成死强盗了。

  “喂,死丫头,老子又没得罪你,干嘛这么拼命?老实说,若非我怜香惜玉,未使出真本事,早就要了你的命,如果你再这样下去,我可不管你的死活了。”

  那丫鬟没有理会秦八的威胁,剑势竟更加凌厉了几分。

  秦八明知自己非这丫鬟的对手,若再打下去,自己的一条命非搭在她的手上不可,只有先分散其心神,然后控制住她家小姐威胁她,才能有活命的机会。

  自打秦八加入血探第一课学的就是如何活命,不论什么处境,活下来是首要目的,生命是自己的,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就是对血探不负责,所以秦八也没顾忌什么侠义精神准备劫持床上的少女。

  想毕,秦八右手横刀一挥,挡住丫鬟的攻击,接着左手欲向少女抓去。

  突然一声巨响,船舱硬生生被撞破一个洞。只见一个胖胖的中年人走了进来,撞破的洞口竟无一块木片,那中年人神情却似闲庭信步,毫不在意早已停战的秦八和绿衫丫鬟。

  那丫鬟见中年人如此惊人的一手,知道自己万万不是敌手,忙跑到床前持剑横胸保护小姐,心里早已打定主意,就算死也要保护自家小姐,只是这么久了,怎么还不见其他人来支援?难道对方另有高手绊住了他们?

  秦八却想到,此人修为如此之高,恐怕不在前几日所见李响鬼无常之下,这几天自己是走狗屎运还是太倒霉,常人几十年也难遇到的高手,自己这几天已经遇到三个,加上刚刚发生喝声的那位,一共四位。此人拇指上的扳指晶莹翠绿,实乃价值连城之物,他的目的也绝非一般财物,难道是那枚玉佩?秦八紧紧握住了厚背刀,心想即使身死也不能将玉佩给这胖子。

  但中年人并未理会秦八,走到床前,看也不看横剑的丫鬟,微一拱手缓缓道:“在下易怀秋见过公主,我家少主人久慕公主艳绝天下,内心思念的紧,日前听得公主途经此处,特命在下在此久后,希公主能一移玉驾,一解我家少女相思之苦。”

  说毕,一掌拂开绿衫丫鬟就欲抢人。

  秦八一听,内心暗笑,原来淫贼不是自己,另有其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忆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忆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